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171719|回复: 877

[番外] 《小凤》(补全) [复制链接]

管理员

举世无双滴亲妈!

Rank: 12Rank: 12Rank: 12

UID
525119
积分
2446
威望
2361 ❤
匪币
358250 枚
好感
1183 ℃
贡献
214 ❀
精华
7

十周年1 十周年2 5周年 湖北匪徒 摩羯

发表于 2007-7-2 21:13:3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玉碎系列
详细描述: 六月生日礼
乌池的雨季阴冷潮湿,大雨哗哗的下了几天总不见放晴,屋子里的桌椅地面都生出一层础然的水意,背阴处更几乎长出蘑菇来。院子里的青砖地生了滑腻的青苔,小凤一手提着茶壶,一手打着伞,不留意就滑倒摔了一跤,衣服湿脏了不算,茶壶也摔碎了。  那只青花大茶壶还是爷爷留下来的旧物,小凤心下懊恼,把抽屉里的钱拿出来,零零碎碎的几毛几分都凑起来,盘算着买只新茶壶总得要七八块钱,不由得叹了口气。+ S6 {( l8 j3 f- E6 ~1 T- h
  雨越下越大,远处的永江在腾起的水雾里成了朦胧的一条长长白带子,江上的轮渡早就停了,无数大小的船泊在江边,星星点点,远远望去,倒象是白带子上的绣花,只不成个样子。0 p+ B, K4 X3 H5 B8 k6 C8 a
  有个人站在门外檐下避雨,因为雨势太大,一件灰色的夹长衫已经湿了大半,这几年倒是很少有人穿长衫了,除了守旧派的老先生,或是学堂里教书的先生。年青人都赶时髦穿西服,哪怕买不起西服的人家,也教裁缝做一件中间开襟的新式衣服穿。
* n2 x0 T# Y, D# x  她见那人长衫下摆都在滴水,心有不忍,于是招呼:“先生,请进来坐吧。”那人恍若未闻,屋外的雨下得正大,哗哗如倾,想是没听见。于是她从柜台后走到门口,又招呼了一声:“先生。”
- x% Z  v  N- `& x! q  那人这才慢慢转过脸来,年纪瞧着倒并不甚大,只是两鬓微霜,眉峰略略皱起,望了她一眼,倒似并无悲喜之色。
& M, B" I7 S! g# M  小凤道:“这样大的雨,先生屋里坐吧,等雨下小一些再走。”
7 i6 G# N* a3 i' f0 [  他见屋子里摆着几张桌椅,收拾的很干净,原来是间小茶铺,于是点了点头,转身走进来,拣了临窗的一张桌子坐下。小凤见他神色恍惚,怕他是受了凉寒,于是将灶下的炭挟了几块放在火盆里,端来放在他足边,说道:“烤一烤衣服吧。”又去沏了一壶滚茶来,替他斟上一杯:“喝杯热茶,驱驱寒气也好。”& ^) J# A% Y* U5 P+ p
  他没有动,只说:“我没带钱。”% a- f# ^5 Y# x
  小凤笑道:“不要紧,行路在外,谁都有个不方便的时候。这茶我请你喝,不要钱。”# ]2 W) k% U/ c6 h: L, R% u
  他漫应了一声,说:“那你这样做生意,岂不亏大了。”
2 h( e8 w3 [, Q4 g/ e3 \- L  小凤说道:“这点小生意,平常多亏左邻右舍照应,再说几分钱的事情,就请你喝一壶茶,我也不亏什么的。”
4 ]* c( x! p2 _2 b& X8 k& p  他端起茶来没有喝,倒将茶杯在手中细细的看着,茶壶茶杯倒都是旧物,虽然不过青花写意菊花,疏疏的描上几笔,但碗中洁净雪白,洗刷得并无半点茶垢,看着很是干净清爽。忽然问:“这是清平瓷?”
# v% k% S1 ?& g& y6 S1 s4 ~  小凤笑着说:“是啊,这几套茶壶杯子还是我爷爷从清平老家带过来的,用了好多年了。”
) T. P: r$ ^: n! m$ K  那人望着窗外的大雨,似是自言自语:“清平出好瓷……”
5 v& r/ Z" @9 i# V+ T' e  小凤说:“我生在乌池,爷爷在的时候,总是念叨叶落归根,要带我回去看看老家,结果到最后也没能带我回去一趟……”说到这里,忽然觉得好生难过,便拿了抹布来,随手将柜台又擦拭着。
9 v- @. d) Q) P& f8 e  那人默然不语,望着窗外迷茫的大雨出了一会神,忽问:“你父母呢?”* C$ q0 C7 o4 J0 [( m
  小凤说:“我很小的时候他们就都不在了。”. O% O9 S' K! o4 O! l( O
  那人甚是歉然:“对不住。”+ a4 a9 Q# r0 _- f
  小凤说:“没啥,我那时还不大记事呢。”1 a2 D' J9 K& }( v; x$ q  h
  火盆里的火渐渐旺起来,烤得他衣摆上腾起细白的水汽,她又替他斟上一杯茶,说:“下这样大的雨,先生是要往哪里去?”1 u& G# w. Q" _  y& [
  他叹了口气,说:“哪儿也去不了,就出来走走。”
9 a; ?) g7 [: J  小凤听他这一叹之中,似有无穷无尽的怅然,不由问:“先生莫不是跟家里人闹了别扭?”* M/ W4 B$ L3 r" ^
  他摇了摇头,小凤见他神色郁郁,似有满腹的心事,不由道:“世上事不如意十之八九,什么都得想开一些才好。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各人有各人的缘法,万事都强求不来的。”
* n9 W8 p, y( U2 F$ j9 c3 N) a  他倒笑了笑:“你小小年纪,倒开导起我来。”
9 t; G" q1 [: ]6 ]2 F  小凤笑着说:“先生莫笑我,我没读过书,都是爷爷在的时候教我几句古话。他老人家辛苦了一辈子,可是成天乐呵呵的,从来不苦愁眉脸。我长大一点,他也总教我要放宽心,把吃苦当享福,怎么过,不是一辈子呢?”
: Y4 u" s/ m! m  他嗯了一声,慢慢的说:“怎么过,不是一辈子呢……”' ^' J# _/ B1 j& g4 z* M
  这两人说着话,雨倒是越下越大,一时也走不得。小凤见他神色稍颐,举止甚是温和有礼,虽然只是闲谈,但言语间颇显见识渊博,于是问:“先生是在大学里教书吗?”
4 t2 F# B3 p- c) m9 t# m$ B: n; q* _5 Y, x  他问:“你怎么这样猜?”
0 J) c7 I8 z0 C7 a7 p9 p  小凤道:“我看先生是个斯文人,真像是在大学堂里教书的先生。”4 m8 i5 @% G% d6 o
  他笑了笑,说道:“我年轻的时候行伍出身,一点也不斯文呢。现在老了,才假装斯文些。”
3 }( \, K9 s( E  P, Q( t4 A  小凤问:“什么叫行伍出身?”; D: F! B6 _1 z  A: z
  他说:“就是当兵的,老兵侉子。”他此时话语间才带了几分北地承州的方言,有意将腔调加重,引得小凤直笑:“我可想不出来,先生您这样子,真不像当过兵的。”2 Z6 ]3 q4 a1 _/ F: s2 g) `
  店里这半日都没有别的客人,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下来,他往窗外看了看,说道:“我要回去了。”小凤与他一番言谈,甚是相得,她自幼丧父,虽然每日茶客来往,但皆是无甚知识的左邻右舍,从没人陪她这样谈过话,不知不觉生了一种儒慕之心,说道:“坐了这半日,已经误了吃晚饭的时辰了,我正要去煮面,先生吃了面再走吧。”
9 |* a6 N) \( i2 Z  X  z6 d( u  他问:“也不要钱?”7 @5 f8 t9 h8 P! v9 G
  小凤说:“也不要钱。”5 U/ o: K1 A8 ?* f8 m9 O
  他说:“那好,我就吃了面再走。”
5 s- B2 a7 q6 k  小凤果然去厨房煮了面,两人一人一碗,虽然是清汤寡面,上面只撒了一点细细的葱花,但他吃得甚是香甜,不仅把一碗面吃完了,将碗中面汤也喝掉大半,才说:“好吃。”7 A, p8 f1 L! _' Q% }, q/ L
  小凤笑道:“您爱吃下回再来就是了。”, E7 Q5 x2 d& ^0 F& x" x& e; P
  他点了点头,说道:“我下回一定来。”( E1 S- }' t- U. G% \( F9 m
  倏忽过了十余日,这天傍晚,快打烊的功夫了,店里的客人都走了,小凤正预备打上铺板,忽然看到他从外面进来,依旧是一袭半旧的长衫,浆洗的十分干净,显得温文儒雅。她欢喜道:“我以为您不来了呢。”1 G) i. x8 w& E% S7 y
  他笑着从口袋里摸出十块钱来,放在柜台上,说:“这回我带了钱来。”
" [1 L; ]2 K( w" Q( t3 J) F  小凤不肯要,说:“就是一壶茶,一碗面,不过几毛钱的事,先生您这样就太外道了。”
$ m9 P9 ?# g8 M  他说:“你这是小本生意,怎么好总让你请客,这十块钱你收着,我以后来喝茶再慢慢算吧。”
- R3 c; o+ G( M& V" R. k  街坊邻居也是这样,存几块钱茶水钱在这里,或者记帐,一并收的也有。小凤见他执意如此,只好把钱收下来,问:“还没有请教先生贵姓。”  |0 M8 d- S* ?8 t3 _$ D2 Q7 V
  他想了一想,说:“我姓封。”
# U% @. O6 F/ H  小凤便请教他“封”字怎么写,认认真真一笔一划的记在账本子上了,他看着有趣,问:“你叫什么名字?”
* P! E! z: @* ~  “小凤。”
, L; B: E5 q1 `1 \. {  P+ k  他又问:“你想不想念书去?”
- f& m! ^1 G4 x) Z& O  小凤摇了摇头,说:“爷爷说啦,咱们这样的穷人,没有读书的命,再说了,读书认字也不见得是好事。”
: y! Z1 p; U6 E& t$ K# j7 ^  他问:“怎么不是好事?”
* R" m5 A% k2 X. N' x, g( M  小凤说:“爷爷说,懂得越多,烦恼越多。”" C; [$ u5 m! L4 n, x
  他怔了一下,方才点了点头:“老人家这话说得很对。”
. x4 |' u; ~* n0 A/ c6 u6 L  两人就这样说着闲话,最后小凤又煮了面条来,他依旧吃得很香甜,对小凤说:“过几日等有空了,我再来。”
4 x% K) H7 g7 S$ ?  从这日之后,他却再也没来过。到了年底腊月结帐的时候,小凤记着这位封先生还存着钱在柜上,到了第二年端午节再算帐,这九块多钱依旧存在柜上,只不见他来。
" B% P1 _8 H* I  @) u  J  乌池的夏季最为漫长,等雨季一来,每日都霪雨缠绵,方是入了秋。! p& V4 v1 g# J1 H' C  h4 ?
  这日又是大雨如注,街上行人断绝,连车都看不见一辆,小凤独自在店中,正给炉子换煤,忽然有客人进来,她抬头一看,认了半晌才认出来,不禁十分欢喜:“封先生!”4 X- Y' u# n5 W5 P. R3 K( Q
  不过一年不见,他两鬓的白发似乎多了许多,也似乎瘦多了,向她慢慢点了点头,倒还笑了一笑,依旧拣了靠窗的桌子坐下,小凤给他沏上茶,问:“先生还是吃面吗?”
/ C4 L9 Q3 p) @2 D4 ~$ k  他摇了摇头,问:“你这里有酒么?”! u- d; c6 l" s$ [) Y* M& k
  小凤说:“没有,先生若是想喝酒,我去隔壁陈生记买一壶,他们家倒是小槽坊的高梁酒。”
( f- g% `% |5 H+ P# V* _( M  他拿了十块钱给她打酒,她不肯收:“先生还有钱存在我这里呢。”解下围裙,揩了揩手,打着伞去隔壁酒坊,果然买了一壶酒回来。, K) l  k! h5 ?, \7 ~- d
  他接过酒去,闻了一闻,说:“这个倒真是高梁酒。”问:“有大碗没有?找两只来。”, [9 w) d8 I+ a1 \
  小凤去找了两只大碗来,他慢慢斟着酒,她就去厨房里炸了一点花生米,又把自家泡的咸菜盛了一碟子来,摆上桌子,说:“今天下这样大的雨,早上没有去买菜,先生将就着下酒吧。”
/ ]- Z7 w3 H9 e* a/ E  他指了指凳子,说:“你也坐。”! r+ S  L6 K& {/ j7 J0 c. H' o, v0 I
  小凤不肯,他说:“我一个人喝闷酒没有意思,你坐下来,陪我说说话。”! y9 T/ Q1 B; K( y; Q
  她只好答应着坐下来,他问:“你会喝酒么?”
  x+ y& `# R' o9 a' R; a9 d  小凤摇头,他就将两只碗都摆在了自己面前,端起来先呷了一口,又叹了口气。
# D4 I. u$ [4 M5 j! f3 Z% J  小凤见他落落寡欢,不知该从何劝起,他却慢慢的又喝了一大口酒,拿起筷子,却又在半空中停住,问:“小凤,你有没有什么事情特别的后悔?”9 z/ {/ m8 ?4 F3 p+ l9 k  W# R
  小凤想了想,说:“爷爷走了之后,我很后悔,有时候我不听他老人家的话,没有好好对待他。”( N4 d" e. k/ U8 {' p- J+ B
  他点了点头,说道:“你是个孝顺的好孩子。”4 i# S5 O, T. s3 W( w8 ?, `
  小凤说道:“先生也有孩子吧,一定也很孝顺听话。”
4 P4 W6 ~$ s- }) T/ t7 }9 ?  他默然无语,过了片刻,忽然流下眼泪,小凤一时慌了手脚,惊惶失措,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4 K( B9 `! k% T$ t, J( t7 g
  过了好久,他才说:“从他懂事开始,犯了错总不轻饶,不是打就是骂。他跟我也不亲近,我一直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考上了外国的一间学校,我不让他去,那是他生平第一次顶撞我,把我给气着了。打得那样狠,他也不吭声,最后只问我:‘父亲,我到底是不是你的儿子?’一直到最后,我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到底喜欢什么……愿意做什么……我竟然都不知道……”
* x7 R  o4 {6 e6 Q8 J  他含着眼泪看着大雨中的永江,端起酒碗来,忽然一口气就将酒喝干了,拿过酒壶来,又斟上一碗:“我这一辈子,除了另一个人,就只对不起他……连他出生的时候,我都不在家里,一直到他快半岁了,我才回去,他从小就没看过我的好脸色,有时候明明不是他的错,我也算在他头上,拿他出气。他其实一直很听话,哪怕他自己心里不乐意,还是很听话,按我的意思去参军。是我害了他,是我对不起他。”
' D. `7 k8 J1 y$ `$ D  他慢慢的将碗中的酒喝得干了:“他在我面前,笑的时候很少,这二十几年,我都没见他笑过几回……”
. @5 M: V: Z+ C% K  小凤说:“已经过去的事情,您就别想了,凡事都要往前看的啊。”
/ M1 d% ?$ ]2 l8 Q  @4 k  他凄然摇一摇头,又喝了一碗酒。/ I" H' U) G- h. G7 A* V
  小凤见他喝得这样急,怕他喝醉,一直劝他吃菜,他喃喃说道:“我每次看到他,我就想起我们的孩子,我心里难受。我真的难受,我对他不好,是因为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咱们的那个孩子,所以我总不待见他,我心里其实是恨他,我更恨我自己……我这样对不起你……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谁也不敢在我面前提你……我就像是真忘了你……但我知道,我总痴心妄想你还活着,哪怕你活着恨我也好。你恨我也好……”
: L. _" I( c. y+ j9 V5 h  他泪流满面,伏在桌上,终于酩酊大醉。3 }+ M  D8 N. x0 u6 ?

9 P( l7 ^: v) I9 @7 G3 X2 G8 f8 p/ T& M: W2 P  m
————————————————————————我是补充的分割线——————————————————————
* x3 v# o. h$ w: M* z& _! y- _2 B( A8 G1 H5 Z: [
! D' Z4 G% X. f) s8 |6 q; Q
  小凤见他醉得如此,于是去里间拿了一件爷爷的夹衫,这件衣服是爷爷最好的衣服,一直没舍得穿。爷爷去世后,她把这件衣服留下来作念想。簇新的夹衫浆洗得很干净,她把长衫披在他肩上,看他两鬓的白发,如同秋霜一般,她想起自己的父亲,父亲死的时候自己还小,连样貌都记不清了,若是自己父亲还在,应该也是这位徐先生的年纪了吧。3 B, ?2 x& e8 i( u5 x" B$ Q
  她叹了口气,把桌上的酒菜碗筷轻轻收拾了去。她在厨下洗了碗出来,看他还伏在桌上沉沉睡着,于是拿了针线小箩,坐在店门口补一件旧衣裳。
6 N, T. x* b$ @" Q3 R4 P  等她把两个补钉缝完,天早已经黑下来。她起身去点上油灯,虽然从隔壁铺子里牵了有电灯过来,但她舍不得那电钱,所以没有客人在的时候她总是点油灯。店门虽然掩上了一半,可是风仍旧有些大,吹得那油灯的火苗忽闪忽闪,她连忙把玻璃罩子扣上了。刚点好了灯,忽然外头有人走进来,她以为是来喝茶的客人,连忙又站起来开电灯。4 U& q; x; K+ f5 r% T3 b) q: |
  电灯一开就雪亮雪亮,照见那人一身笔挺的西服,小凤吓了一跳,顿时知道这人不是来喝茶的——店里还从来没有来过这样时髦的人物呢。
1 D5 U/ X. T! E  那人打着一把伞,把伞收了,小凤才看到他乌黑的头发,从中间分出一条雪白的发线,衬出端正的一张脸。这人不仅穿着西服,脚下更是一双黑亮的皮鞋。小凤听隔壁铺子里的老板娘说过,这种皮鞋要一百多块钱一双。这人竟然对她笑了笑,这样的人她从来没有见过,只觉得像电影院门口贴的明星,可是明星也不能笑得这样好看。他回过头去,似乎在招呼什么人,只说:“找着先生了。”3 j2 g: @/ J4 a+ M
  他的声音也好听,说的是乌池官话。小凤看着外头又涌进来好几个人,都是穿着西服黑皮鞋的。斯斯文文都仿佛是读书人模样,可是一进来都不说话,有人去搀扶徐先生,有人就说:“我去叫司机。”
1 q$ B" a' ~: ?3 u) s& \6 h  小凤眼花缭乱的看着,他们扶起徐先生,那徐先生似乎睁了睁眼睛,看着这些人,忽然的问:“叙安呢?”他声音并不大,可是屋子里安静,小凤只觉得那些人似乎都打了一个哆嗦似的,都站定了不动,连搀他的人都定住了,仿佛他一开口就像施了法似的,这些人都不敢再动弹。
. M4 Y& ^- _$ U2 n0 F  终于有人毕恭毕敬答:“何先生在汪主任那里等消息,我们已经出来半日了,只怕连卫戍那里都已经急了。”4 S9 T* j  L! X# n( O. k5 M
  那徐先生道:“让他进来——先让他坐。”
3 g0 j/ N/ j8 @  那些人这才知道他是真醉了,于是大着胆子哄着他:“先生,先回去洗个澡,何主任在等您呢。”一边说一边搀住,汽车早就停在了门口。那些人搀着他上了车,小凤这才如梦初醒,追上去问:“你们是徐先生的家里人吧?是接他回家吗?”
' K& |. q+ D% f) C  那人回头对她笑笑,说:“我们都是徐先生的学生,姑娘你放心吧。”( G, ], w, i1 \$ L
  小凤只觉得这事处处透着古怪,那徐先生明明跟她说过,他不是教书先生。可是她也不敢多问,只担心这些人是坏人。于是又轻轻唤了声:“徐先生……”  ?8 ?5 Q% n* O, h1 P7 P
  那徐先生睁开眼睛,看了看她,似乎累得很,声音也很低:“去上学吧,别耽搁了功课。”, X8 M! A% a* `. O7 R" ]. k
  小凤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莫明其妙站在那里,看着这些人关好了车门。先前那个穿西服的人却又走过来,特意递给了她一个小包,说:“听先生的话,去上学吧。”
/ n* x; o% [+ A! X3 C" d6 }6 Z' h& V  等到汽车开走,小凤还站在那里,街头的煤气灯早就亮了,照见雨丝斜斜的,织在天地间。风吹在身上都觉得冷了,她才把店门掩了进去。手里还拿着那纸包,不知道里头是什么,于是随手撂在茶桌上。" H+ Y, g# |' f6 O! _% y/ m1 o
  等她把铺板都下了,才把那纸包打开看,里头竟然全是一百元的票子,小凤数了数,足足有十张,那就是一千块了,足够把隔壁的铺子都买下来了。她心里又慌又乱,因为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她把钱包起来,想着,这可不能要,得还给人家。
  X) K) D: x" @4 @$ e6 A+ t$ k  从这天开始,她每天都在店里等,可是那个穿西服给她钱的人一直再没有来过。不仅那人没有再来,连那位徐先生也一直没有来过。
; ?! H8 v: f7 U& T" }2 r& G  到了年底算帐的时候,她看到帐簿子上记的,徐先生还有四块钱存着。她想起那天晚上的事,就觉得像是放电影一样,那些人真像电影里的人,又斯文又好看。不过徐先生随口一句话,他们就给她一千块钱,想必徐先生也是位有地位的人,不过有地位的人,为什么喜欢吃自己做的粗茶淡面呢?
* Z8 P8 V7 O4 ]+ `  小凤想不明白。% o# R# {, W: }
  那一千块还被她压在箱底,她也并不着急,她想他上次也是隔了一年才来,所以想,明年那位徐先生总会来的。. e, f2 v" J% T- ?, m
  第二年,那位徐先生仍旧没有来。
7 Y3 ]4 I2 ]6 _2 r  第三年,徐先生还是没有来。- @9 f! F) `8 V% L1 L2 k
  等到第四年春天的时候,有一天街上乱轰轰的,都在吵嚷着买报纸来瞧,说是慕容沣逝世了。小凤虽然不大认得字,可是见隔壁老板娘买了报纸,于是也过去瞧了瞧热闹。报纸上头登着慕容沣先生的照片,小凤看了好大一会儿,只觉得面熟,她想了半晌,才想起来这慕容沣先生的照片,倒有点像那位徐先生,不过白头发更多点,样子更威严些,她也没见过几位有地位的人,想必这世上有地位的人,都长得差不多吧。
( p8 R/ m- ~, S$ }8 H! r: @6 _& n  于是小凤想起来,那位徐先生还有四块钱存在自己店里呢,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再来吃面。还有那压在箱底的一千块钱,他如果不来,自己要还给谁呢?( H+ {: L, m4 E5 F$ ^
  
# ~: `8 d1 |2 R/ }6 S, n; g) V0 A) t+ A. v* u( o# c0 e

2 n! X0 A; N! ~; U0 n& i, o7 ?(全文完)
2013年好运滚滚来!

vip

Rank: 8Rank: 8

UID
525161
积分
827
威望
813 ❤
匪币
2858 枚
好感
20 ℃
贡献
35 ❀
精华
0

LOVE 苹果 罐罐 HSH

发表于 2007-7-2 21:22:3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唉...不知是否又是坑
曾经滄海難爲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管理员

传说中和三少闹了绯闻…… ... . ...

Rank: 12Rank: 12Rank: 12

UID
525297
积分
3064
威望
1409 ❤
匪币
3291 枚
好感
2076 ℃
贡献
86 ❀
精华
0

十周年1 十周年2 5周年 冬菇 罐罐 上海匪徒 双鱼

发表于 2007-7-2 21:27:0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板凳....我的....我的!!~
一个萝卜一个坑,没有萝卜只有坑……

Rank: 3Rank: 3

UID
525195
积分
488
威望
627 ❤
匪币
1682 枚
好感
51 ℃
贡献
1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7-2 21:27:4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未来,让我伤感吗?最近都在发疯中.........

匪帮骨干

官网RAP小天王

Rank: 5Rank: 5

UID
528222
积分
1854
威望
2332 ❤
匪币
9882 枚
好感
31 ℃
贡献
43 ❀
精华
3

冬菇 慕容 HSH

发表于 2007-7-2 21:28:1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怎么又是乌池,想起了小六555:'(

水果军团!

vip

Rank: 8Rank: 8

UID
525161
积分
827
威望
813 ❤
匪币
2858 枚
好感
20 ℃
贡献
35 ❀
精华
0

LOVE 苹果 罐罐 HSH

发表于 2007-7-2 21:34:4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原帖由 geniusgu2999 于 2007-7-2 21:28 发表& g7 U& A0 a+ |$ `/ D1 j( x& v* B+ N
怎么又是乌池,想起了小六555:'(

- X3 P6 Y1 r& r  n2 n/ w的确又想到了小6
曾经滄海難爲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Rank: 1

UID
528224
积分
24
威望
40 ❤
匪币
96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7-2 21:42:3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写的不是小六吗,不是吗?感觉是啊

vip

水果军团之菠萝昭

Rank: 8Rank: 8

UID
526867
积分
1908
威望
2033 ❤
匪币
9247 枚
好感
160 ℃
贡献
89 ❀
精华
4

众芳瑶珞 LOVE 苹果 冬菇 慕容 HSH 莲蓉 十周年1 十周年2

发表于 2007-7-2 21:44:27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就是六儿啊~:'(

Rank: 3Rank: 3

UID
525195
积分
488
威望
627 ❤
匪币
1682 枚
好感
51 ℃
贡献
1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7-2 21:44:3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小六被虐了,这儿子应该是老三吧?:lol :lol
未来,让我伤感吗?最近都在发疯中.........

Rank: 1

UID
527093
积分
25
威望
47 ❤
匪币
100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7-2 21:47:5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沛林啊~~~~~~~~~~~~~~:'( :'( :'(
白云千载空悠悠
弹指间已恍如昨日

Rank: 4

UID
525498
积分
689
威望
645 ❤
匪币
2408 枚
好感
57 ℃
贡献
1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7-2 21:49:0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我想知道乌池在哪儿?真想去看看......
这样华丽,这样热烈,这样让人觉得轰动而隆重,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爱情。

vip

Rank: 8Rank: 8

UID
525161
积分
827
威望
813 ❤
匪币
2858 枚
好感
20 ℃
贡献
35 ❀
精华
0

LOVE 苹果 罐罐 HSH

发表于 2007-7-2 21:49:5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倒,真是6啊,虐死他,儿子是不是杨清邺?
曾经滄海難爲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Rank: 1

UID
527133
积分
38
威望
53 ❤
匪币
145 枚
好感
18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7-2 21:50:5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听说很虐所以来望一眼...: l5 f0 w# v$ u' B8 S
感觉是...
8 l9 l3 ]. Z, d* d; s8 @3 Z完全是小case嘛....# ^' A% V4 S- c1 u! ?8 z
不够不够...

vip

水果军团之菠萝昭

Rank: 8Rank: 8

UID
526867
积分
1908
威望
2033 ❤
匪币
9247 枚
好感
160 ℃
贡献
89 ❀
精华
4

众芳瑶珞 LOVE 苹果 冬菇 慕容 HSH 莲蓉 十周年1 十周年2

发表于 2007-7-2 21:54:2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是清鱼啦!~~
0 S$ O) I& N* M2 @0 \( M; K( f' d! l4 c7 z! m. N+ ^
还有~人家是故意写这个“鱼“的哈~

匪帮骨干

孟和平老婆明小月夫君

Rank: 5Rank: 5

UID
525303
积分
1614
威望
1986 ❤
匪币
6057 枚
好感
83 ℃
贡献
25 ❀
精华
3

LOVE 苹果 芋头

发表于 2007-7-2 22:29:1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是小六讲清渝,封嘛,就是沣啦。
dear dennis, dear dennis

Rank: 2

UID
528013
积分
58
威望
64 ❤
匪币
111 枚
好感
19 ℃
贡献
7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7-2 22:38:1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年老的小六,模糊模糊再模糊,唉!
我的幸福由谁做主?

Rank: 2

UID
525259
积分
93
威望
110 ❤
匪币
236 枚
好感
22 ℃
贡献
7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7-2 22:56:4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生日礼,嘿嘿  c* \( ~. e6 Z7 Y

6 ]9 x0 M6 N' z乌池,觉得有点上海的感觉,不晓得是不是。

Rank: 2

UID
525259
积分
93
威望
110 ❤
匪币
236 枚
好感
22 ℃
贡献
7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7-2 23:03:3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小六啊小六,你现在后悔至死又有什么用:Q
8 a6 x* x# b, g8 F# @9 q1 z/ q2 ?0 W% ^% z/ r( R: l# J* G
支持匪,继续虐

Rank: 4

UID
525498
积分
689
威望
645 ❤
匪币
2408 枚
好感
57 ℃
贡献
1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7-3 00:25:1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清平!!一起战斗过的地方。。。。。。
5 C& t) v1 ~% Y- P4 Z. d2 I/ `+ i" `9 x" B
是不是清渝死了,小六这么伤心
这样华丽,这样热烈,这样让人觉得轰动而隆重,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爱情。

Rank: 2

UID
527033
积分
102
威望
139 ❤
匪币
170 枚
好感
22 ℃
贡献
7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7-3 00:49:0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
4 j2 A4 u* f) w- \* d- V六啊,长情
千江有水千江月 万里无云万里天

Rank: 2

UID
526086
积分
153
威望
133 ❤
匪币
526 枚
好感
15 ℃
贡献
13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7-3 01:20:4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恩~~的确是小六
- m% a1 \, b2 n  s% m估计那会儿清榆死了,& `$ f7 G2 ~' H6 @( J6 V
在悔恨呢……
妈妈说,我从小就是个不简单的孩子!

Rank: 2

UID
526086
积分
153
威望
133 ❤
匪币
526 枚
好感
15 ℃
贡献
13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7-3 01:24:3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原帖由 莹莹 于 2007-7-2 21:49 发表. k; u; Y" D5 Q
我想知道乌池在哪儿?真想去看看......
4 @; b0 W3 j# V7 O
去百度搜搜~~1 T8 I6 p$ A' P7 O; g: y1 L
感觉乌池象是在安徽附近~~
妈妈说,我从小就是个不简单的孩子!

Rank: 4

UID
525498
积分
689
威望
645 ❤
匪币
2408 枚
好感
57 ℃
贡献
1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7-3 06:52:48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原帖由 稀饭稀饭 于 2007-7-3 01:24 发表
6 Q+ \! b7 U' ?8 K0 `* M4 I% j  Q) W( |6 o5 Z  q4 U
去百度搜搜~~; ?! H9 c6 x: F7 a" N
感觉乌池象是在安徽附近~~

; C1 E! b/ f' |# K1 j7 S: X1 O6 r没有:L 1 T7 V( i! t- F7 O5 s
不过还是谢谢啦:loveliness:
这样华丽,这样热烈,这样让人觉得轰动而隆重,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爱情。

Rank: 2

UID
526203
积分
51
威望
63 ❤
匪币
103 枚
好感
10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7-3 08:20:1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封先生,沣先生
" u5 o" L+ b2 f唉:(

Rank: 2

UID
525485
积分
131
威望
203 ❤
匪币
230 枚
好感
51 ℃
贡献
12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7-3 08:26:17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支持匪大,继续啊:victory:
你喜欢不如我喜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匪徒家族

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匪我思存官网 ( 京ICP备09033787号-1 )  

GMT+8, 2018-7-19 18:00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