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365490|回复: 0

[番外] 爱的路上千万里(沈公子番外) [复制链接]

管理员

举世无双滴亲妈!

Rank: 12Rank: 12Rank: 12

UID
525119
积分
2446
威望
2361 ❤
匪币
358260 枚
好感
1183 ℃
贡献
214 ❀
精华
7

十周年1 十周年2 5周年 湖北匪徒 摩羯

发表于 2012-3-10 20:55:3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两年没见,盐亭把头发给剪了。沈明觉得她剪短发很难看,起码没留长发的时候好,但是又不便说,只好泛泛的问:“怎么换造型了?”0 Q& |, h) U7 P8 }  P" ~
  盐亭当时在打电话报平安,就没搭理他的话,等挂了电话,她看了一眼车窗外,才说:“变化挺大的。”' {0 g7 T& T  G' ~. I
  不知道是说南阅市景,还是在说他。+ g2 {9 O& J" N, [9 X
  沈明这两年平心静气了一些,公子哥脾气收敛了不少,跟盐亭连架都不吵了,沈家妈妈语重心长,说:“老分着算怎么回事呢?老话说床头吵架床尾和,你们不睡到一张床上去,所以既不吵架也好不了。”* C6 v( j: }* ~/ U
  沈家妈妈是天津人,天津人说话永远有一股俏皮劲儿,要不是这俏皮劲儿,沈家妈妈大约会在沈家过得很苦,她的婆婆出身名门,对四个儿媳妇挑剔了一辈子,沈家妈妈嫁给了沈家最小的一个儿子,都说大孙子幺儿子,老太太的眼珠子。心疼小儿子,对出身寻常的小儿媳妇就更是横挑鼻子竖挑眼,那时候沈爱申还在野战部队,扔下新婚老婆独自在家应付婆婆妯娌大姑子,三个女人一台戏,何况一大家子六个女人,换个人估计早就崩溃抑郁症了,可沈家妈妈愣是把夹缝里的日子过得阳光灿烂,这也是一种智慧。
$ q$ m. Y6 A7 o- M0 Q; \! V  沈明检讨了一下自己对盐亭的态度,很重视母亲的意见,非常诚恳的打电话邀请盐亭到南阅来。盐亭那会儿正好从控制中心出来,还在翻阅一大堆数据,心不在焉的问:“怎么啦?你那边出事了?”* R- u# o& ~' \0 h
  上次沈明打电话给盐亭,还是因为他滑雪把腿给摔骨折了,她千里迢迢去了医院,其实什么忙也帮不上,就在病房里坐着回邮件玩手机发呆,呆了两三天才回基地。
' c; S# q, F; l4 T- f  “调动的事不是快办完了吗?你今年探亲假还没休,提前过来,我们适应适应。”4 z7 O; o: ]7 h8 x/ c" g7 b$ N
  调动的事是老爷子亲自过问的,跨军区跨军种,沈明也不知道老爷子怎么想的,就是有天他还没起床,突然接到老爷子秘书电话,通知他说盐亭要调到南阅来,沈明一听睡意全无,在电话里问了秘书两句,不得要领。后来绕着弯儿打听,才听说两亲家在开会的时候碰上了,自然而然提到家事,盐谨叹了口气,说:“小亭太不懂事了,虽然年轻人事业为重,但这么老分着,什么时候才能要个孩子?”
1 j& b. P4 l% r' D% c% P  沈爱申开完会就跟秘书说:“把盐亭调到南阅来。”' s! p. {: S5 r6 j, H/ K: q4 m; q- q
  秘书很快把这事给办妥了,特事特办,老爷子要把儿媳妇调到自己麾下,一路绿灯。
7 X0 `& ^% ~- J0 r9 Q  不过当事人最后才接到通知,沈明的反应是既然调动已成事实,生米煮成熟饭,还有什么可反对的呢?盐亭的反应也差不多,她温驯惯了,唯有在亲事上任性了一把,婚后生活既然一塌糊涂,她就呆在西北基地里不回家。盐谨只有一女,视作掌上明珠,到底是看不过去,才推了女儿一把。3 X0 f6 ^3 Z0 y+ z$ {
  到家之后司机把行李都拎上楼,沈明在市中心有套公寓,本来他不常住,这次提前让人打扫干净,添置了几样家具,算作是他跟盐亭的小家。沈爱申怕沈明阳奉阴违又把盐亭撂下不管了,于是事先便声明,自己要亲自每晚一个电话查岗,让日理万机的老爷子操心到这一步,沈明就算再不情愿,也打算识趣的每天应付一下盐亭。
3 X; S+ [; m- g# ?( E" e! x- ~  所以盐亭洗完澡后出来,看到沈明居然还老实坐在客厅里看电视,都觉得诧异了。她没提防沈明还在,以为他把自己送上来就走了,所以放心的洗了个泡泡浴,穿着吊带睡裙就出来了。1 Z/ Z+ o3 a- @: p
  虽说结婚四年了,但冷不丁穿得这么清凉被沈明一看,盐亭还是挺不习惯的,转身回卧室拿了件睡袍披上,心里犹豫不决,不知道是该出去,还是就呆在卧室里好了。没想到沈明说:“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5 |4 m; L- x5 C6 d% s
  每次沈明跟盐亭说话,都是这种没头没脑,不带称谓的。盐亭头发刚刚才吹干,乱蓬蓬蓬的没什么形状,剪短发是原本是一时赌气,后来发现短发利索,就维持了下来,她本来用梳子梳了两下,后来索性放弃了,算了,鸡窝头就鸡窝头,打扮给谁看呢?" H6 m3 `/ ^& T0 t1 Q0 n0 ?9 H" b. |
  沈明是个急性子,听不见她答话就走进来,正好看到她黯然低眉放下梳子。两年没见,盐亭有点变化,沈明说不上这变化是好是坏,她比过去沉静,也比过去不修边幅。原来盐亭还挺爱打扮的,气质也好,毕竟是打小优渥惯了,盐家妈妈是沪上世家出身,养女儿可以养出一颗明珠,熠熠生辉。这两年盐亭或许是在西北基地呆得久了,理工科女博士常有的那种漫不在乎就露出来了。
' e; s( y5 y) i3 ]. C0 w% q4 g& o! {  “那个……”沈明组织了一下措辞,尽量委婉:“以后吧,咱们可能要长期在一块儿生活,你也知道,我的生活规律,跟你的不太一样,所以……”
! c% h5 C/ l  m5 f  “没关系。”盐亭很平静:“你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你也照顾好你自己就行了。”
# T- `) U. m" `' g  “可是我爸说,他每天晚上都会打电话给我们,座机。”
$ \* l* X+ L7 \9 N+ v: |3 w  “呼叫转移就行了。”
/ s1 e: o' N8 y* h( P  沈明不由觉得搞笑:“盐亭,你觉得老爷子是吃素的?”
' h4 g& e2 F$ T1 P2 o  盐亭恍若未闻,沈明说:“反正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咱们不如顺应一下他们的意思。我呢,老大不小了,你呢,跟我同岁,你爸跟我爸这回是都急了,所以咱们不如釜底抽薪,既然早就有生孩子的安排,不如咱们把这个任务,尽快完成。”- v- A7 E& e5 o4 m3 T, ~5 i' B
  盐亭说:“我没有跟你生孩子的安排。”
- Y2 m0 }0 z) x: S& G4 B  “跟你”两个字,咬得格外重,沈明做了很多天的心理建设,才来跟她谈这番话,所以压根没有被激怒,他说:“盐亭你配合一下好吗?我很认真的跟你在谈这个事情,当初结婚的时候,咱们可是有约法三章的,你看这次都把你调到南阅来了,老头子是下了决心的,我这里交待不过去,你回家难道好交待?早生晚生,都是一个生,咱们把孩子生了,省得他们没完没了盯着咱们……”8 b9 z0 w+ F( V0 R4 r# T
  盐亭看了沈明一眼,沈明觉得她像小刺猥,背上的刺都竖起来了,她说:“要生你找别人生去,反正我对这个事情没有兴趣,也不打算配合。”' M* {" S7 ?' B2 B2 H9 g' X4 w. D
  沈明把嗓子眼里的血腥气压下去,他说:“好,盐亭,你非得踹我窝心脚是不是?我要能跟别人生,我用得着来求你?”
- E$ |( y4 k$ ^+ B! _, Z4 n  盐亭说:“我累了,要休息了,请你出去。”( l5 i/ O: S- l( I# ^2 T: \
  沈明盯了她几秒钟,气忿忿摔门而去。
# l2 T& u$ A' Z( \8 W# Q  沈明是真气坏了,盐亭比几年前还不可理喻呢,几年前她起码还通情达理,说约法三章,就约法三章,那时候他叛逆心重,变着法子给盐亭没脸,一会儿不惹点事端,就好像便宜了盐亭似的。3 m& @& ?8 Q: l( r/ h# s1 I/ N
  沈公子的叛逆期来得特别晚,别人都是青春期叛逆,只有他在青春期虽然谈不上十分守规矩,但也还能让沈爱申觉得睁只眼闭只眼过得去。等到沈明跟盐亭结婚的时候,沈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闹出了不少荒唐事,最过分的是盐亭刚刚怀孕那会儿,沈公子带着另一个女人找到同一个产科权威,还专挑盐亭第一次产检的那天下午,盐亭那时候年轻,从医院出来下楼的时候精神恍惚摔了一跤,就把孩子给摔没了。! }3 l) y/ L+ a) p
  盐谨什么都没说,在女儿的病房里一言不发。沈爱申气得只差没有脑溢血,拿皮带抽了沈明一顿,把他关在地下室三天,连饭都不准送。沈家妈妈眼泪哭了一大缸,沈爱申都没心软。
/ ]: X: }; B$ i9 P: H$ x  盐亭把身体养好,就申请去西北基地。盐谨知道女儿伤透了心,长叹一声,放盐亭去了西北,这一去,就是三年多,中途除了沈明滑雪摔断腿那回,小两口再没见过。) Y( \$ K* p- v3 A
  沈明气冲冲从家里出来,就跑到老巢去了,老巢是戏谑的说法,其实就是常常去的山上公馆,一帮朋友都把那里叫老巢。每天晚上总有些熟人在那里,随时去随时有麻将搭子。; C, O) o$ H" c7 z' _5 a' `
  今天沈明心情很不好,一帮狐朋狗友都看出来了,他们都是哪壶不开提壶,专挑人要害:“怎么这么不高兴啊?听说你媳妇不快调来南阅了么?”
) x5 f, P9 t- x- u" o3 `  “就是!小别胜新婚!”! p/ E9 [) z/ w, r
  “以后你可幸福了,回家就有媳妇等着你……”/ H* z, X; j$ Z; W1 c- K" s
  七嘴八舌说得沈明脸上挂不住,拍案而起叫妈妈桑召来一百个小姐。: h" P5 d0 J5 N2 _
  整个公馆都轰动了,沈公子常常有这种豪举,满场送酒或者千金买笑,但要一百个小姐,狐朋狗友都不知道他要闹什么了。  T2 m* _- f0 F: x1 W. g  K# I
  沈公子什么都没闹,只是让一百个小姐排成队,站在他面前唱“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 J1 s  Y( M8 T9 A' V$ x/ V# Z
  狐朋狗友都快要乐疯了,沈公子一本正经挑剔她们唱的不好,选出几个唱得好的,重重打赏。小姐们也都要乐疯了,只有沈公子一个人一边笑一边喝酒,自己倒把自己灌了个酩酊大醉,他酒量好,喝醉的时候少,像这样拼命灌自己的时候,就更少了。一帮狐朋狗友瞧他这模样,顿时都没了闹腾的兴致,看来沈公子是真被他爹和泰山大人联手逼疯了。% F1 D" @+ L2 |: I
  摊上一个肩膀上扛着两颗金星的爹,不算坏事。可摊上一个肩膀上扛着三颗金星的岳父,听上去就有点那么惨了。
+ `4 b9 M+ P, h$ W+ p  沈公子被司机送回去的时候,基本上已经不醒人事了。他早就提前跟司机交待过,最近三个月,天天把他送回市中心小家里去。所以司机忠诚的执行了任务,吭吭的把他扛进电梯,然后又折腾进屋。( q% }1 c# [" X! H% K( s
  盐亭都睡了,司机按门铃把她吵醒的,看着一摊烂泥似的沈明,只好帮着司机把他给弄到床上去。盐亭自己拿着枕头毯子去沙发上睡了一晚上。沈明怕老头子一时兴起竟然亲自过来视察,所以整套房子里连第二张床都没敢摆,客房改作书房,一派不跟盐亭同床共枕就誓不罢休的劲头。只是苦了盐亭,沙发太软,害她失眠。) H$ k: r( ^, y6 l- T* G, s
  沈明醉到下午才醒,头痛欲裂,爬起来去厨房倒了杯冰水,一口气喝完,才看到盐亭。她在厨房煮面,系着围裙,拿着锅盖,眼圈发青,好像也没睡好似的。: k. _( l8 k7 w
  “给我多煮份!”
% s! x7 f8 I! H# D. g4 {  沈公子扔下这句话,就回浴室洗澡了。等洗完澡出来,盐亭已经把吃完了面,正在洗碗了。  r: D: v1 n9 q! K% [; n' B& @
  沈明什么也没说,拿起电话叫订餐,点完菜还好心的把号码写给盐亭:“你以后要是懒得做饭,就打这个电话叫他们送。”
2 r/ r8 F$ L7 C; u/ a  盐亭这两年修身养性,也不生气了,瞥了那号码一眼,不咸不淡的说:“谢谢!”$ \, J/ R, h, d  j) g
  趁着送餐来了,沈明在餐厅吃饭,盐亭进屋子里去换衣服,衣帽间设在主卧洗手间的外头,早上她起床只能在客卫洗漱,当着沈明的面换衣服,哪怕他还醉得人事不醒呢,她也觉得有心理障碍。  s9 D& ]! ^6 I4 H
  她换衣服出来,沈明饭刚吃到一半,看她要出门的样子,于是问:“去哪儿?叫司机送你。”
+ M; ?. Q1 h% b$ r& u4 I9 y  Q7 d  “不用了,我去超市买点东西。”
9 h$ }* n7 Y* D: O; h% S# @+ [6 o  出小区不远就是一个进口超市,豪宅嘛,配套齐全,动静得宜。盐亭换鞋出门,她要买的东西其实挺多,她从西北直接过来,也没回北京家里,带的衣物都不齐全。而且南阅气候跟西北差异很大,起码,她要先买鞋。
, i/ ^& F! y7 s& {4 U7 B. t+ C3 l  昨天晚上上来的时候没注意,今天盐亭才发现这公寓还有一部观光电梯,正对着南阅江。沈明挑的这房子不错,南面是碧波荡漾的南阅江,背对绿树葱笼的野鹭山,透过观光电梯的玻璃,半个城市的繁华尽收眼底。
6 ]% i7 i, t; ?6 V  阳光很好,晒在人身上甚至微微发痛,她眯起眼睛看了看绿树顶上那轮太阳,伸手拦了辆出租车。
2 Y# }; Z, e/ L8 e/ {
* ?# V8 y" M" c. ^! Q( ~(未完待续)( b( M: B; m8 A" l' O" S
4

查看全部评分

2013年好运滚滚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匪徒家族

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匪我思存官网 ( 京ICP备09033787号-1 )  

GMT+8, 2019-1-22 19:41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