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164555|回复: 988

[番外] 做事要公平,虐谁看心情~再虐一次好过年! [复制链接]

管理员

举世无双滴亲妈!

Rank: 12Rank: 12Rank: 12

UID
525119
积分
2446
威望
2361 ❤
匪币
358255 枚
好感
1183 ℃
贡献
214 ❀
精华
7

十周年1 十周年2 5周年 湖北匪徒 摩羯

发表于 2011-1-31 03:49:3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众生繁华
详细描述: 大虐四方,有情皆孽,无人不冤~

朦胧听到楼下有声音,小深马上就醒过来,她在黑暗里睁开眼睛,默不作声,看着房门悄悄被推开。

郎江轻手轻脚的走进来,他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可是却迟疑了一下,走到床边,问:“吵醒你了?”

“没有,晚上看电视看着睡着了,忘了喝牛奶。”她说:“结果就醒了。”

“我去给你拿牛奶。”他转身到楼下去温了牛奶上来,端给她。

她慢慢的喝牛奶,问他:“今天喝酒了?”

“嗯,老大请客,就喝了一点儿。”他像是有点心不在焉,左手拇指下意识摩挲着食指。这是他习惯性的小动作,说明他心里正想着什么事。

她犹豫了一下,说:“十一哥……”

他抬起眼睛来看她:“什么?”

她突然没有了询问的勇气,改口说:“我想睡了。”

“那你先睡。”他接过她手中的牛奶杯,随手搁在床头柜上,很快说:“我去洗澡。”

小深怔怔的想了一会儿,然后悄悄的下床。

这世上只有她可以走到郎江的身后,而不被他发觉。她的脚步比猫儿还要更灵巧,落地无声无息。

浴室里水放得哗哗响。

郎江双手扶在面盆上,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低着头,似乎在喃喃自语:“其实你也知道……小深……我以后仍旧会照顾你,经常来看你,只是现在我想……”他摇了摇头,又换了一种语气:“小深,我们得谈一谈,师傅走了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把你当成是最亲的亲人……”他似乎下了什么决心,终于把那句话说出来:“小深,我们离婚吧。”

她的心猛然一颤,浴室里的郎江却突然抬起手来,“啪”一声,狠狠打了他自己一耳光,她吓了一大跳,却看到他已经把脸深深埋进面盆里,水顿时溢出来,沿着面盆的边缘,滴滴嗒嗒落在地砖上。

她回到床上去躺下,过了一会儿郎江洗完了澡,掀开被子也躺到了她身边。

她从后面抱住他的腰,他于是转过身来,把她揽进怀里,温和的问:“睡不着?”

她摇了摇头,问他:“晚上大哥找你吃饭,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说南边货运的事。”他轻轻拍了拍她的背,还是一惯哄小孩似的口气:“快睡吧。”

第二天她很早就起来了,没让家务助理动手,自己下厨房煎了几个荷包蛋,又烤了几片吐司,等郎江下楼的时候,早餐已经做好了。

郎江看她笑盈盈的样子,不由得问:“有什么高兴的事吗?”

“你先吃,吃完我跟你说。”

她坐在他对面,目不转睛看着他吃东西,他吃得很快,她起身给他一杯豆浆,说:“以后吃东西别这样狼吞虎咽的,伤胃。”

他喝了口豆浆,对她笑了笑。问她:“昨天你怎么没睡好,我听见你翻来覆去折腾了大半宿。”

“十一哥,我们离婚吧。”

他的手僵在那里,只听她语气轻快:“方浩回国了,听说他还没有结婚。”

“那混蛋伤你伤得还不够吗?”提到方浩他就是一脸怒容:“你别上他的当了!”

“可是我爱他啊。”她笑着说:“爱一个人总是没法子的,对不对?”

“我不答应!”

“你不答应我也要离婚。”她把一纸协议拿出来,放到餐桌上:“十一哥,你也知道,我有先天性心脏病,活一天算赚一天。爸爸当时让我们俩结婚,也是觉得有你照顾我,他也就放心了。可是现在我爱的人回来了,我想到他身边去,哪怕死呢,也是值得的。”

“小深,这不是任性的事情……”

“我没有任性,我是在为自己的幸福着想。你考虑一下。你要是拒不签字,我会请律师来,走分居三年的流程。我的时间这么少,你还要耽搁我三年吗?”

那张纸轻飘飘的放在桌子上,晨曦正好,餐厅里光线明媚,她的声音似乎挺愉快:“我上去收拾行李,从今天起,我就搬出去住了,你几时签字,几时给我打电话。”

家里的佣人她带走了一半,衣服全部带走,他给她买的首饰也都带走了,协议上关于夫妻共同财产划分的清清楚楚,十分公平,显然像她平常做事的风格,冷静理智,井井有条。

屋子里本来就冷清,她一走越发显得安静,他倒有点茫然失措。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打电话找人:“阿琨,你来我家一趟。”

阿琨来得很快,进门就发现有点不对头,坐下来等佣人给他倒上茶,他终于有点诧异的打量了一下四周,问:“嫂子不在家?”

“她搬出去了。”

阿琨吓了一跳,看看他脸上的表情似乎没什么怒容,这才笑着说:“十一哥,您跟嫂子吵架了?”

“没有。”郎江说:“从今天起,你负责跟着她,有任何事情,都来向我汇报。”

阿琨一听就要哭了:“十一哥,我可盯不住嫂子……她那身手……只有您才跟得上……”

“没让你盯着她,只是叫你跟着她,有什么大事来告诉我一声就得了。她身体一直不好,要按时进医院体检,要是她忘了,你就来告诉我。”

阿琨终于明白过来他的意思,只要不是叫他去捉奸,他就眉开眼笑了:“放心吧十一哥,我跟远点,不会让嫂子发现的。”

阿琨走了之后,郎江回到房间,重新看那张离婚协议。她的字迹隽秀端正,他甚至不知道她在什么时候,就写好了这份协议。

总归是因为不爱他吧,两个人都心知肚明,这一段婚姻,原本就是另一种样子。

师傅临终前紧紧拉着他的手,一字一句吃力的说:“照顾好小深。”

他点了头。

他是孤儿,师傅从小把他带大,教给他一身本事,师娘早逝,只有小师妹是师傅放不下的一块心病。

小师妹有先天性心脏病,小时候师傅没钱给她动手术,捱到后来,终于凑到了钱,却不能做手术了。医生都断言她活不到十八岁,可是她挣扎着活到了二十多。

她也爱过一个人,可是那个人辜负了她。

她心灰意冷,在师傅临终前答应嫁给他。

他从来就当她是妹妹,她也从来就当他是哥哥。两个人的日子过得平静似水,偶尔他也会想,要是小深没有病就好了,说不定他们两个人生个孩子,可以这样平静的过完一辈子。

没有爱情,却有亲情。

如同手足一般,相依为命。

前尘往事,那久远的早已经是上辈子了吧。

他早已经心如止水。

再次见到缓缓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爱就是爱,如同飞蛾扑火一般,身不由己,哪怕明明知道后果即将是粉身碎骨,可是也抑制不住。隔了这么久,只望见她的背影,便已经令他心碎。

缓缓瘦了很多,可是看身影还是那样年轻,举止仍旧带着点天真的孩子气,一点也看不出来已经做了母亲。那段时间她天天带孩子去海洋馆,他每天都跟着。不敢跟得太近,怕她身边的人发现。在遥远的天台上,看着她带着孩子跟海豚玩。孩子明显不对头,从来不说话,也不笑,就一直发脾气,又哭又叫,她耐心的抱着哄着,被孩子吐了一脸的口水,仍旧对孩子陪着笑脸。她那样娇气的一个大小姐,从来没有吃过半分苦,也不知道是怎么熬下来。

他专门去问过老六,老六一听他说的那种情形,就直摇头:“自闭症,没药可治。跟海豚玩是因为超声波对孩子有好处,这是目前所知比较有效的方法。”

老六那么厉害的人,都说没药可治,他也就死了心。

跟到秋天的时候她终于发现了他,仿佛是第六感,她突然抬头来怔怔的望着天台的某个角落,明明知道她看不到自己,他仍旧心都跳快了一拍。

在回去的时候,她让司机和保姆把孩子带走了,她一个人沿着马路,慢慢的往前走。

他就知道,她是真的看到他了,她在等他。

如果那时候他仍旧像从前一样,懦弱的掉头而去,那么一切就不会相同了。可是他非常非常的想她,想到觉得,能走到她面前,看她一眼,也足够他再回忆半生。

她看到他之后也没有说话,他默默的陪着她往前走,一直走到那条槐树夹道的马路尽头,胡同口只有一株巨大的香樟树,无人往来,亦无人留意他们。她才说:“我离婚了。”

她抬起眼睛看他,明明是在笑,眼睛里头却全是泪光:“你看到孩子了?这就是报应……这就是我的报应啊……”

他的心像被人攥住了一样难受,他开口问:“他就为这个不要你了?”

“离婚是我提的。”她说:“他心里比我还苦,我知道。”

“他就为这个不要你和孩子了?这算什么男人?他还是孩子的爸爸吗?”

她终于哭出声来:“郎江,别说了。”

“我去杀了他!”一瞬间他心中勃发的怒意再也压抑不住,仿佛火山岩浆一般在胸中汹涌澎湃,他转身就走,她追上来拉他,也被他挣开。

“别去!求你了!”她紧紧抓着他的袖子:“别去!”

他第二次硬掰开她的手时,她终于崩溃了:“你别去!孩子根本不是他的……”

仿佛晴天一个霹雳,就那样将他劈中,让他像石柱一样,一动不动站在了那里。

她泣不成声:“我也不知道……后来发现孩子不对劲,做检查之后血型对不上……叶慎宽来问我,我才知道……”

孩子不是叶慎宽的,那么孩子是谁的?

他整个人都傻了,她的眼泪一点一点全落在他的手背上:“他答应过我不说,他是好人。他没有错……错的是我们啊,错的是我……这是报应……孩子现在这个样子,这是报应啊……”

他抱着她,她在他怀里嚎啕大哭。

后来他一直想,该怎么办呢?

应该怎么办?

他和她相恋以来,一直发乎情,止乎礼,直到最后她要嫁人了,她才说:“我不愿意给他。”

第一次,也是惟一的一次越轨,却原来,是这样的孽因,结出的苦果。

天崩地裂,亦不过如此。

如果她结婚之后,他不曾心如死灰,如果她结婚之后,他不曾答应师傅,娶了小深,那么现在他豁出命去,也会娶她,好好照顾她和孩子一生一世。

可是现在该怎么办?

他起了离婚的念头,又忍不住了自己一耳光。

对着小深,他实在说不出口。

小深不知道还有多久好活,她孤伶伶的在这世上,最后师傅将她托付给自己,自己不应该背信弃义。

可是缓缓怎么办?孩子怎么办?

他想了大半夜,小深似乎也有心事,她也一直没睡好。

第二天早上,她就给了他这样一张离婚协议。

所有的难题统统迎刃而解,他素来了解这位小师妹,知道她性情果毅,行事十分利落,从来不拖泥带水。她说要去重新追求方浩,所以希望可以离婚。

只要他在协议上签了字,他就是自由身。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隐隐约约觉得不安。

或许是太巧了,他下午刚刚见到缓缓,所有的一切,将他砸得晕头转向,回到家来,她就突然说,方浩回国了,她要离婚。

这种第六感,无数次救过他的命,太凑巧的事情总令他觉得不安,就像太完美的总是陷阱一般。

所以他叫来了阿琨,叫他去跟着小深。

他放心不下,一定要知道她到底是不是因为方浩,还有,方浩到底对她,是什么样一种态度。一晃两年过去了,方浩是不是还嫌弃她,不能生育?师傅只有这一个女儿,自己深受师恩,还有,一日夫妻百日恩。于情于理于恩于义,他都不应该辜负小师妹。

可是缓缓呢?

一想到缓缓,他的胸口就仿佛压了一块大石,是一种钝痛,所以更加难受。

她吃了那么多苦,她一个人忍受了那么多事,她一个挣扎了那么久……她不知道是怎么样分分秒秒煎熬着过来……

他心疼。

阿琨每天都给他打电话,小深办事情还是很有条理,先租了一套市中心的大公寓,然后去医院例行体检。佣人出门给她买燕窝,煮饭烧菜,日子过得就像原来跟他一起住一样。最重要的是,小深去见过方浩,两个人在咖啡厅里长谈了一下午,最后是方浩开车送她回去的。后来方浩几乎天天都去看她,每天还给她买牛奶送去。

阿琨问:“那个方浩看上去人模狗样的,下车的时候还借机扶嫂子胳膊揩油,他在嫂子那公寓里头一呆就是好几个小时,有几次都快半夜了才走,十一哥,要不要找人把他揍一顿?”

“不,不用了。”郎江觉得放心了,跟他说:“你千万别造次,远远看着点就行了,要是姓方的对小深不好,你再来告诉我。”

阿琨明显已经糊涂了,先答应了一声又马上觉得不对头:“十一哥,那个姓方的明显对嫂子不怀好意……”

“不该你管的事,你不要管。”郎江说:“你只管盯住他们就行了。”

他几乎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了陪缓缓和孩子。

孩子叫远远。

可是不管怎么叫他,他都不会理睬,更不会答应。

他不认识所有人,包括自己的母亲。他就像在一个孤独的世界里,外界的一切对他而言,都是虚无的透明。只有偶尔的响声或者什么其它事情刺激到他,他才会放声尖叫。那尖叫的声音几乎能刺破人的耳膜,没有法子安抚他,只能一点点不停的试探,让他自己渐渐平静下来。

他陪孩子做了一下午复健,已经觉得身心俱疲。他看着缓缓瘦弱的肩,不知道这么久以来,她是怎么样承受了这一切。

他掉了眼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他欠缓缓的太多太多。

多到他用一生都偿还不清。

幸好小深跟方浩相处的还好,也许真的,这是最好的办法。

回到家之后,他就将离婚协议签了字,然后打电话告诉小深:“我签字了。”

“好,我们几时去拿离婚证?”

他说:“你很急么?”

“是啊,也许我跟方浩会赶在年内结婚。”

“他对你还好吗?”

“我跟他说,我没几年好活了,死了财产全留给他,他就对我挺好的。”

他的心又重新提起来:“这种人你要他干什么?”

“看在钱的份上,他也会无微不至的照顾我啊。”小深清脆的笑声从听筒里传出来:“大师兄,你就让我快活几年吧,钱能买到的东西,就让我买吧,谁叫我就喜欢他呢?再说他万一真要对我不好,你出手管教他也不迟,行不行?”

好久没听见她叫自己大师兄,酸甜苦辣,各种心情都有。

最后他说:“照顾好自己。”

“我会的,放心吧!”

去民政拿离婚证,一阵子不见,小深倒还长胖了些,尖尖的脸圆润了不少。看来跟方浩在一起,她心情不错。拿了证她也还很开心的说笑话:“结婚在这里,离婚也在这里,除了收的钱不一样,其它还真没什么区别。”

在小深的提议下,他们俩去大吃了一顿,小深不能喝酒,以果汁代酒,敬了他一杯:“散买卖不散交情,咱们可还是亲人,师兄,要幸福!”

他含笑答:“师妹,你也要幸福。”

小深笑得两只眼睛像月牙儿似的:“放心吧,老天给我这么少的健康,一定会给我多多的爱!”

他买了戒指,去向缓缓求婚。

缓缓呆了一呆,才说:“我家里不会同意。”

“那让我见一见你父母,我跪下来求他们也好,他们要是不同意,我们就带着孩子私奔。”

从前是他太懦弱,她说不能不嫁,他就眼睁睁看着她嫁给别人。如果那时候不顾一切带她走,怎么会让她吃了那么多的苦?

“我先试试跟我妈妈说说看。”她小声说:“自从离婚后,妈妈对我也不像从前那样严厉了,也许她心软一点,就肯答应了。”

他紧紧握着她的手,说:“他们不答应,咱们也在一起。”

过了两个星期,缓缓突然给他打电话,说:“我妈妈想见见你。”

约在一间私人会所,缓缓的母亲看上去也挺和气,问了他几个很普通的问题,就叹了口气,说:“其实前阵子你陪孩子去做复健,我就见过你了。”

“我在旁边看了一下午,你一点不耐烦都没有,对远远好,是真的,真心真意的疼他,看得出来。事情到了如今的地步,我们做父母的,还有什么要求呢?你对远远好,就行了。”她的眼中泪光一闪:“我只有缓缓这一个女儿,也只有远远这一个外孙,这辈子远远要是好不了,我就是死了也放不下心……”

“阿姨,我和缓缓商量过了,即使将来结婚,也不再要孩子了。远远好,我们陪着他,远远不好,我们也陪着他。”他紧紧握着缓缓的手:“将来医学发达,远远肯定会有康复的那一天。”

在回去的路上,缓缓问他:“要是我妈妈不同意呢?”

“马上带你们娘俩儿走,亡命天涯。”

缓缓被他逗得笑起来,笑了一半,愁容顿生:“叶慎宽要见你。”

郎江也不由得怔了一下。

“叶家听说我要改嫁,多少心里有点不舒服,估计是长辈叫他来教训教训你。而且只有叶慎宽知道远远……知道远远……”她脸色苍白,拉着他的衣袖说:“他万一要打你或者骂你,你忍忍就是了,千万千万别跟他顶嘴。他要是生气把远远的事掀出来,我爸非打死我不可……”

他也是抱了负荆请罪的诚心去见叶慎宽,叶慎宽见了他,眼皮都没抬:“给你五分钟,说服我。”

“什么?”

“缓缓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跟我妹妹没什么区别。远远是我儿子,他叫叶远远。给你五分钟说服我,我凭什么要把缓缓和远远交给你。”

“不用五分钟。”郎江坚定的说:“一句话就行,我爱缓缓,我也爱远远。”

“嘴头上说有什么用?”叶慎宽冷笑:“我治你的法子多了去了!少拿花言巧语来诳我!”

“缓缓也爱我……”才说了半句话就知道说糟了,叶慎宽站起来就脱西服,一边卷袖子一边冷笑:“你就仗着这个是不是?我告诉你,我他妈早就想揍你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叶慎宽一拳头就已经打在他脸上了,顿时砸得他鼻血长流。只听叶慎宽咬牙切齿的说:“这一下子,是为远远!”

郎江不敢躲闪,叶慎宽狠狠一脚又踹过来:“这一下子,是为缓缓!”

他被揍的鼻青脸肿,幸好叶慎宽下手极有分寸,全是皮肉伤,看上去挺吓人,其实没动到任何筋骨。回去之后缓缓看着他狼狈的样子,心疼不己:“他还真打啊?”

郎江嘴角开裂,一动就疼,只得苦笑:“我也没想到他这么大一个官儿……竟然会亲自动手打人……”

“他脾气可暴了……其实……”缓缓一边替他上药,一边告诉他:“别看他在外头从来不发脾气,那都是忍得,他工作又忙,事又多,我真担心他哪天忍出病来。”她碰到他的伤口,他不由得又哼了一声。其实不是因为伤口疼,而纯粹是因为她的口气,让他有一点点吃醋。

“三哥娶守守之前,也让他给狠揍了一顿。”缓缓说:“其实他是一个好哥哥,真的。”

他想,如果小师妹要嫁方浩,自己估计比叶慎宽的态度也好不到哪里去,只是为了免得小师妹担心,不会对方浩拳脚相交罢了。

不过幸亏有他将远远的事瞒得严严实实,就凭这个,自己这顿揍就挨得一点也不冤。

婚期订在了春天的时候,不请客,不张扬,也就是双方的亲戚吃顿饭。他这边连亲戚都没有,自然省了,他犹豫不决给小深打了个电话:“小深,我要结婚了。”

“哎呀太好了!大师兄,你竟然比我动作还快呢!”小深叽叽呱呱的说:“我给你封一大红包,不过最近我打算出国去玩,就不能来吃你喜酒了。”

“你怎么能搭飞机?”

“不搭飞机,搭船。豪华邮轮,蜜月套房,可贵了!我打算跟方浩提前试度蜜月,要不你跟嫂子一块儿,我们搭个伴?”

远远天天要做复健,他和缓缓不打算蜜月旅行,于是笑着说:“你们玩吧,我们有别的安排。”

“好,替我问嫂子好,师兄,真开心啊,你们一定要幸福哦!”

他笑了笑:“你和方浩也是,一定要幸福。”

“再见。”

郎江终于觉得一整颗心都放了下来,也许是对的,小深喜欢方浩,就让她和方浩在一起好了。爱一个人,在他身边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快乐的。

后来他陆续收到小深的短信,都是从邮轮上发来了,比如“师兄,风好大,我被吹得像梅超风似的,方浩给我拍的照片,难看死了,就不发给你看了。”要不然就是“师兄,你知道么,船上竟然有图书馆,而且竟然有整套金庸小说,这下好了,我一点也不觉得坐船闷了。”

小深就喜欢看金庸小说,郎江看着短信哑然失笑,不由得摇了摇头,觉得她还是一团孩子气。

后来小深的短信就渐渐少了,郎江以为她玩得开心,乐不思蜀,所以也没留意。

婚礼虽然不举行,但他们还是请缓缓的同事们吃了顿饭。缓缓在博物馆工作,同事们都挺友善,虽然他们不举办婚礼不收礼金,但同事们凑份子送给他们一幅画,是一幅古画的精仿图,仿得特别精致,缓缓特别喜欢,爱不释手,问他:“你知道这是什么画吗?”

“好!古有苏小妹三难新郎,现在有咱们缓缓现场出题考新郎!”一堆同事起哄,直拍巴掌,跟他们开玩笑:“新郎要是答不上来,就罚他将咱们这桌子上的酒,全都喝了!”

“这是赵佶的《腊梅山禽图》,绢本设色,纵82.8厘米,横52.8厘米。实物在台湾故宫博物院。”郎江笑着深深鞠了一躬:“谢谢大家送我们俩这幅画,画里这一对白头翁,‘山禽逸矜态,梅粉弄轻柔。已有丹青约,千秋指白头。’寓意美好如斯,谢谢大家祝福我和缓缓白头到老!”

一位同事拉住缓缓问:“他是学美术还是学历史的?”

“不,都不是。他见过的好东西多,尤其是值钱的好东西。”

“那也不能一口就说出画的尺寸啊!”同事说:“什么画藏在什么博物馆,这倒也罢了,毕竟这张画挺有名的。可他连尺寸都能清清楚楚精确到毫米?这也太神了!”

缓缓心想你没见过他最神的绝技,扫一眼钻石就知道大约克拉数多少等级多少亮度多少值多少钱……不过这招要是使出来,在座戴钻戒的女人们肯定都坐立不安。大家正说笑得热闹,忽然有人从外头大步走进来,高声叫:“郎江!”

所有人都不由回头,郎江一看,竟然是方浩。他一脸怒气,气冲冲的闯进来:“你这个混蛋!”举手就是一拳。

郎江身手极快,一闪就避过去了,方浩这一拳砸空了,心中更怒:“姓郎的!你他妈还有没有良心?有良心就跟我走!小深都快死了,你还在这里请客喝酒!你也不怕报应!”

郎江呆住了,只觉得全身血液冰凉,过了好久才觉得手上一暖,原来是缓缓握住了他的手,她担忧的问:“什么事?”

郎江却问方浩:“小深怎么了?”

“你还记得小深?我以为你早就把她忘得一干二净!”方浩连声冷笑,讥诮的说:“小深不让我来找你,我忍了又忍,一直忍到今天,医生说她真的不行了,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你要再不去,连她最后一面也见不着了!”

郎江回头看缓缓:“我去去就来。”

“我陪你一起去。”

方浩却指着她,愤恨的说:“你呆在这儿!你还有一辈子跟他在一起,小深可只有一时半刻了!”

“走!”郎江一边催促方浩,一边最后回头看了缓缓一眼:“照顾好同事们,我晚上回家再跟你说。”

方浩带着郎江一直到了医院,才说:“你一个人进去吧,医生说是回光返照了。”

到了这个时候,方浩才举手拭了拭眼泪,呜咽说:“你哪怕哄哄她,也让她高兴高兴……”

郎江放轻了脚步,走进病房里,小深躺在床上,脸色发青,插着氧气,眼睛半闭半睁,可是触觉仍旧敏感,身子微微一动,看见他进来,轻轻的“咦”了一声,说:“大师兄,你怎么来了?”

他握住她的手,只觉得心里难受到了极点:“你怎么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一定是方浩不好……他去找你了……”小深喃喃地说:“我跟他说,死了随便他,我活着的时候,不许他去找你……”

“为什么要瞒着我?”

“嫂子怎么没来?我真想见一见她。”

“我给她打电话,叫她来。”

小深轻轻的摇了摇头:“不啦……她不在也好……师兄,你抱一抱我……”

郎江将她轻轻的抱起来,小深伏在他肩头,微微的喘了口气:“离婚的那天,我真想最后抱一抱你,可是又怕自己忍不住哭……”

郎江慢慢抚摸着她的背,就像小时候,轻轻哄着她睡觉。

“其实我真想自私一点,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了……就算是不离婚,将来我死了,你和她也可以在一起,对不对……”她将脸贴在他衣上:“可是我做不出来……我做不出来啊……你在浴室打自己一耳光的时候,我就想,算了吧,我有过你两年,也够了……”她微笑:“大师兄,嫂子漂不漂亮?”

他用了很大的力气忍住眼泪,才说:“漂亮。”又说:“小深也漂亮,你们不一样的漂亮。”

“师兄你学会哄人了……那张照片,是我偷走的。”她声音虚无飘渺,只有他懂得她在说什么:“师兄,你别生气啊……”

“我不生气,我永远都不生气。”

“永远那么长,也许你变卦了……”

“不变。”

“那你不生气我瞒着你?”

“不生气……”

“师兄,你别哭啊……”她的手指无力的抚过他的背心:“跟你在一起,我好高兴的……后来这段日子,我也高兴……你觉得幸福,我就觉得,好高兴……”

“我太大意了,我应该自己盯着你,我不应该叫阿琨……”

她轻轻摇了摇头:“大师兄,你盯不住我,你身手没我好,咱们比试过无数次,你总是输……我可以把东西从你身上偷走,你可从来不能……不能从我这里偷走东西……”

他忍住眼泪:“是啊,你一直比我厉害。”

“可是你把我的心偷走了,我可是输了一辈子了。”她的声音却渐渐轻快起来:“幸好我这一辈子很短,不然,多不划算。”

“小深……”

“大师兄,小时候看金庸的小说,我说我最喜欢岳灵珊,你说岳灵珊太傻,为了一个林平之,连性命都送掉了。可是后来我才知道,爱一个人的时候,原来就是不要命的……”她笑了两声:“大师兄,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岳灵珊吗?因为大师兄最喜欢她……我不喜欢林平之,我就喜欢大师兄。”她的眼神渐渐涣散:“可是现在大师兄有任盈盈了……”

“小深……”

“师兄,你别伤心,我一直庆幸你不喜欢我,这样将来我不在了,你也不会像令狐冲一样,伤心欲绝。”

她伸出手,努力拭去他脸上的泪痕:“好好活,替我把将来的幸福,好好活。”

郎江再忍不住,握着她微凉的手指,泪如雨下。

“我都打算临死之前不要见你呢,省得让我自己伤心。”她声音渐渐低微:“方浩真是多事,可是大师兄,你别生气,别怪他一直没告诉你,是我……是我不许他说……他一直帮忙……”

“我不生气。”他抱着她:“你别想太多了,你还年轻,一定会好好的……”

“大师兄,你喝酒了?”

“嗯。”

“你身上好暖和,你跟谁喝酒了?方浩说你今天的结婚,是喜酒吧?他们送了什么礼物给你和嫂子啊?”

“一幅画,赵佶的画。”

“《腊梅……山禽图》?”她声音渐渐散漫,问:“是不是?”

“你怎么知道?”

“徽宗的画……”她声音更轻微了:“只有这幅好送给新婚夫妇……”

他含泪笑:“小深最聪明,谁也比不上你。”

“绢本设色,纵82.8厘米,横52.8厘米……实物在台湾故宫博物院……画里一对白头翁……”她的声音越来越低微,气息也越来越薄弱,如果不是贴在她唇边,几乎已经听不出她到底在说什么:“……‘山禽逸矜态,梅粉弄轻柔……已有丹青约,千秋指白头。’……大师兄,你和嫂子……一定要白头到老……”

“好,都好。你也要看着我们白头到老……”

她微微笑了笑,似乎是在努力想要答应他,最后一颗眼泪从她眼角落下来,掉在他的手背上,慢慢的阖上了眼睛。

她枕边还放着一本金庸的小说,阳光照在书页上,那一页正讲程灵素救了胡斐,她自己却中毒而亡。

“胡斐在那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心中思潮起伏,想起了许许多多事情。程灵素的一言一语,一颦一笑,当时漫不在意,此刻追忆起来,其中所含的柔情蜜意,才清清楚楚的显现出来。

小妹子对情郎——恩情深,

你莫负了妹子——一段情,

你见了她面时——要待她好,

你不见她面时——天天要十七八遍挂在心……”

% a5 n# l* G# z' x0 I% ~3 G

1

查看全部评分

2013年好运滚滚来!

Rank: 1

UID
609897
积分
29
威望
28 ❤
匪币
10 枚
好感
44 ℃
贡献
0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1 03:51:2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难道是沙发
为什么要禁用代码,这是为什么捏~

Rank: 1

UID
609897
积分
29
威望
28 ❤
匪币
10 枚
好感
44 ℃
贡献
0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1 03:52:37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匪大这么晚了还不睡呀,要注意身体啊,身体好了才能继续虐呀
为什么要禁用代码,这是为什么捏~

Rank: 3Rank: 3

UID
564498
积分
239
威望
362 ❤
匪币
83 枚
好感
267 ℃
贡献
21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1 03:56:3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phillisyz 于 2011-1-31 19:44 编辑 : ?6 n; y! F" {4 e
- i# r6 \( X0 |( r8 d6 R2 I3 O0 ]
先占楼看完文再来编辑
& _* o7 a' P3 e2 q! W! [. U过年好欢畅+ Z4 E2 F: |  d" \5 v& h6 c2 s( \) }! |
虐虐更健康" [  i. o4 K3 ~7 s& ?; Z
————————————————————
7 r/ d, F$ W9 d1 R4 v2 h, Z4 P; @. R9 H
9 i9 G. D' r/ |& _5 P& q: Q
金庸笔下的每一个女子都是不一样的,但又是相似的。他们爱着不同的人,或爱着相同人的不同地方,然后全心全意投入到这段感情中,不求回报。像公孙绿萼,像程灵素,像钟灵,像小昭。他们遇到了那个传说中让人终身误的男人,却不是她们的良人。可是故事往往就是这样,飞蛾一直在扑着火,姑娘们总是执拗的奉献着自己的感情。* z# b! l! b  |- ]/ m; q
所以说他笔下的姑娘都是傻子,对爱情这个虚无缥缈的东西有着执念的傻子。! w6 U' d1 N  v+ a' p
在这场故事中,九江是傻子,遇到陈卓尔后也算活了回来,一个了了又一次让她陷入这样窘迫的局面;余缓缓是傻子,她带着这样一个孩子,无助而彷徨,但是她还是再次遇到了郎江,找到了最后的幸福;小深是最大的傻子,她明明可以自私一点,但她没有。她这样执着的傻着,就像金庸笔下的那些姑娘们,就像海的女儿,最后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却还在嘴角挂着满足的弧度。

Rank: 2

UID
619600
积分
112
威望
43 ❤
匪币
60 枚
好感
239 ℃
贡献
2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1 03:58:3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smile叶叶 于 2011-1-31 04:08 编辑
5 t8 B, Q9 U  N  Z$ A
- m5 [2 S% H% {4 a; k! V+ ^板凳~~~好靠近匪大啊啊啊啊
1 a, ^- r. l# {看得我都要哭了..
& h" N. C4 [$ j匪大这么晚还在.. 抢到第一页我都语无伦次了..

Rank: 2

UID
607121
积分
145
威望
111 ❤
匪币
92 枚
好感
206 ℃
贡献
1 ❀
精华
0

天蝎

发表于 2011-1-31 04:00:1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是不是第一页丫???
他選擇別人,是他的選擇,而我堅持它,是我的選擇。

Rank: 2

UID
607121
积分
145
威望
111 ❤
匪币
92 枚
好感
206 ℃
贡献
1 ❀
精华
0

天蝎

发表于 2011-1-31 04:00:4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呀,还是6楼,8错8错,先占在看。
他選擇別人,是他的選擇,而我堅持它,是我的選擇。

Rank: 2

UID
607121
积分
145
威望
111 ❤
匪币
92 枚
好感
206 ℃
贡献
1 ❀
精华
0

天蝎

发表于 2011-1-31 04:02:0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猜中了哦,果然是虐11郎,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总是会想起吴奇隆演的萧十一郎……我是不是有点傻?
他選擇別人,是他的選擇,而我堅持它,是我的選擇。

Rank: 1

UID
654960
积分
2
威望
1 ❤
匪币
0 枚
好感
3 ℃
贡献
0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1 04:03:3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先占个位嘿嘿~~~~

版主

蔡柚宝

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553335
积分
1503
威望
1377 ❤
匪币
2383 枚
好感
1038 ℃
贡献
56 ❀
精华
0

LOVE 冬菇 烧卖 甜点 天蝎

发表于 2011-1-31 04:07:3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ls的都是神马速度啊6 R8 v' |" S% A" b  _8 I  {
占个位置看文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sAlt & peppeR...

Rank: 2

UID
542301
积分
59
威望
60 ❤
匪币
92 枚
好感
61 ℃
贡献
4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1 04:11:5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時差黨飛奔而來~- i5 e2 x/ K6 Y: ~6 g
虐屎我吧~大過年的還要考試~. u1 v! q3 t" k- P/ }/ k

Rank: 2

UID
642753
积分
182
威望
224 ❤
匪币
183 枚
好感
77 ℃
贡献
9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1 04:33:0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首页,奇迹啊,被我占到了一个位儿。虐虐更健康,匪大你是否找回了后妈的感觉?尽情开虐吧~
You're my shining star.

Rank: 1

UID
654742
积分
6
威望
4 ❤
匪币
2 枚
好感
8 ℃
贡献
0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1 04:36:1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虐啊虐啊。。。大过年的我还要考试匪大乃还要这么虐。。。这日子没法过啦T^T

Rank: 1

UID
650879
积分
49
威望
27 ❤
匪币
43 枚
好感
80 ℃
贡献
0 ❀
精华
0

冬菇

发表于 2011-1-31 04:46:08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欧也!大晚上……不对……凌晨占个前排真不错~~
《思慕无期》http://sinaurl.cn/hGaAyj

Rank: 1

UID
597447
积分
22
威望
12 ❤
匪币
37 枚
好感
17 ℃
贡献
0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1 04:52:58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哈哈哈,熬夜有奖励唉,不错,第一次这么靠前!!!激动啊

Rank: 2

UID
531222
积分
112
威望
163 ❤
匪币
62 枚
好感
76 ℃
贡献
9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1 04:54:1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什么,首页吗,吼吼

Rank: 2

UID
526807
积分
79
威望
99 ❤
匪币
125 枚
好感
18 ℃
贡献
7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1 04:58:3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首页留名,时差党偶尔的优势啊
注定——匪我思存《千山暮雪》5月中旬震撼上市

Rank: 2

UID
577009
积分
62
威望
58 ❤
匪币
17 枚
好感
75 ℃
贡献
0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1 04:59:0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我激动了 头一次首页  求成全宽少九江

Rank: 2

UID
526807
积分
79
威望
99 ❤
匪币
125 枚
好感
18 ℃
贡献
7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1 04:59:3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应该先抢座后看文的 杯了
注定——匪我思存《千山暮雪》5月中旬震撼上市

Rank: 2

UID
577009
积分
62
威望
58 ❤
匪币
17 枚
好感
75 ℃
贡献
0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1 05:22:2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缓缓嫁人了,别虐九江宽少了

Rank: 1

UID
539469
积分
37
威望
50 ❤
匪币
53 枚
好感
10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1 05:23:1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第一页吗?第一次离匪大这么近~

Rank: 4

UID
525854
积分
728
威望
650 ❤
匪币
2734 枚
好感
292 ℃
贡献
15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1 05:54:37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看到小深要离婚就有预感了,虽说也没有更好的法子了,但终究不能两全齐美啊,注定有个人会受伤,小深这一走,郎江这婚也结不踏实了吧。。。哎,虐啊虐啊虐
喜欢倚在窗边欣赏雨帘,喜欢躲在伞下聆听雨声,喜欢淋着细雨,陶醉于小桥、流水、人家...

Rank: 3Rank: 3

UID
548054
积分
276
威望
103 ❤
匪币
55 枚
好感
662 ℃
贡献
9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1 06:20:5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uhhu.虐虐虐虐虐虐吧

Rank: 2

UID
548228
积分
134
威望
201 ❤
匪币
159 枚
好感
25 ℃
贡献
11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1 06:21:2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这么多比我早的、
在你的世界找不到出口。终究是在劫难逃。

Rank: 1

UID
613671
积分
25
威望
30 ❤
匪币
9 枚
好感
22 ℃
贡献
0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1 06:55:1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这个还好,不是很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匪徒家族

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匪我思存官网 ( 京ICP备09033787号-1 )  

GMT+8, 2018-11-21 21:09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