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188139|回复: 1785

[番外] 不虐白不虐,虐虐好过年~ [复制链接]

管理员

举世无双滴亲妈!

Rank: 12Rank: 12Rank: 12

UID
525119
积分
2446
威望
2361 ❤
匪币
358255 枚
好感
1183 ℃
贡献
214 ❀
精华
7

十周年1 十周年2 5周年 湖北匪徒 摩羯

发表于 2011-1-30 10:32:38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众生繁华
详细描述: 再虐宽少


! u# B0 @$ @5 Z; H' ^
    快过年了,医院仍旧是兵荒马乱,走道里的队伍一直排到拐角,大屏幕上的报号却突兀的停顿了。
: a$ l3 M6 ~: \) U* K1 l
    有人去询问处问了,回来告诉同伴:“说是周教授有点事,马上就回来。”

九江将孩子换了个手,孩子睡着了,脸红通通的,显然还在发烧。她摸了摸孩子的额头,犹豫要不要换普通专家号,孩子长这么大,除了一两次感冒,几乎从来没有病过。谁知一回来就病得来势汹汹,在社区医院挂了三天吊针也没有退烧,拍片子显示肺部有阴影,大夫建议她带到大医院来看专家门诊。她心急火燎在网上预约了最好的专家号,第二天大早就带着孩子来了医院,仍旧得排队,等了差不多两个钟头,叫号却停了。

有穿医生袍的人从她面前走过,本来已经走过去了,突然又转回来,叫了她一声:“九江!”

九江抬起头来,那人见她发怔,干脆把口罩取下来了,笑咪咪的说:“是我啊!张晓蓓!”

是她的高中同学张晓蓓,她一时真还没有认出来,过了两秒钟才笑起来:“哎,晓蓓,我真没认出来。”

“嗨!高中毕业以后咱们就没见过了吧?”张晓蓓跟当年一样活泼开朗,一笑露出一对酒窝:“哟,这是你儿子?”

“是啊。”九江说:“发烧呢,拍片子说肺部有阴影,带他来看病。”

“周教授的专家号?”

“是啊。”

“那可得等会儿了。”张晓蓓压低了声音告诉她:“今天有领导来看望一位住院的老同志,周教授临时到后头汇报病情去了。”

九江“噢”了一声,有点不知所措。张晓蓓想了想,告诉她说:“要不我带你去后头住院部找方教授,他也是最好的肺部专家之一。”

九江感激不尽:“谢谢!真谢谢!”

“这么见外干嘛!老同学了。”

张晓蓓带她去住院部,三言两语把自己现在的情形也都说了。九江知道了她从医学院一毕业就结了婚,孩子都已经六岁了。

张晓蓓说:“比你儿子大,你儿子多大?”

“三岁。”

“长得像你。”张晓蓓笑着说:“真可爱。”

说话间已经到了电梯,两个人搭电梯上去,心肺科在一起,占了差不多两层楼,张晓蓓在护士站跟值班的护士打招呼,问:“方教授呢?”

“刚被副院长叫走,说是有位领导来了,要听医疗小组汇报。”

“那咱们等会儿。”张晓蓓让九江在走廊的长椅上坐下,然后还张罗着给她倒了杯茶。九江十分感激:“今天幸好遇上了你,不然没头没脑,还不知道要等多久。”

“其实也等不了多久,你别着急。”张晓蓓安慰她:“这种领导来,就像蜻蜓点水,一会儿就该走了。”

果然按她说的,没一会儿走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看着一些人走过来。仿佛众星捧月一般,好些穿医生袍的人,另一些人穿着西服,边走边说话,也不知道是哪一位领导。九江低头替儿子整了整衣领,没想到那堆人突然全停下来了。

她抬起头来,才看到叶慎宽。

几年不见,他仍旧站在人群中央,身影挺拨,仿佛从来不曾在她眼前离开。

她怔怔的看着他,大约只一秒钟,很快他就反应过来,问身边人:“洗手间在哪边?”

马上有人指引方向,他再未多看她一眼就转身离去。

大队人马跟着都走了,张晓蓓跟她讲笑话:“领导要上洗手间,都是兴师动众。哎,方教授出来了,走,咱们找他听听孩子的肺音。”

听完肺音,方教授又看了看她带来的片子,说:“查个血吧,保险一点。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普通肺炎。要是愿意住院呢,就住一周,要是不愿意,每天挂两针,我给你开处方。要是血相没问题,你就直接挂针。”

“就挂针吧。”九江并不愿意住院。

方教授接过她手里的病历,十分利落的唰唰唰写了处方。张晓蓓带着九江去划价查血取药,问她:“孩子有医保没有?”

“在美国生的,没有国内的医保。”

“哟,还是一小美国公民啊。”张晓蓓开玩笑:“孩子爸呢?在美国没回来?”

九江轻轻“嗯”了一声。

“带孩子回来过年的吧?”

九江又嗯了一声,张晓蓓看她有点心神不宁,只当她是担心孩子的病,说:“大夫不是说没事吗?这可是国内最好的专家了,你还不放心啊?”

九江勉强对她笑了笑。正好这时候孩子醒了,秀气的长睫抖了抖,慢慢睁开眼睛,小声叫了声:“妈妈。”

“哟,醒了,眼睛真大,像洋娃娃。”张晓蓓似乎特别喜欢孩子,喜不自胜:“这么长睫毛,真是一小帅哥。告诉阿姨,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帅哥在发烧,精神并不好,可是还是很有礼貌的回答了她:“阿姨,我叫了了。”

“了了?”张晓蓓明显糊涂了:“哪个了啊?”

“了解的了。”小帅哥口齿清楚:“也是了不起的了。”

“哟!真了不起!这是三岁的孩子吗?天啊太神了,比我儿子机灵多了。”张晓蓓眉开眼笑:“九江你怎么生出来的,太惹人爱了。”

小帅哥却忧心忡忡的在母亲怀中张望四周,明显已经发现这里是医院,于是哑着小嗓子问:“妈妈,要打针?”

孩子自幼没打过什么针,回国来刚四天,却打了三天的针,九江也觉得于心不忍,哄着他:“现在不打针……”

小帅哥揪着她的衣领,已经泫然欲泣了:“待会儿也不打针!”

“待会儿我们先去吃饭,好不好?”

“不打针!”小帅哥不干了,扁着嘴:“我要Dad!”

“Dad忙呢。”

“我要Dad!”小帅哥终于哇一声哭起来:“You call Him!”

九江尴尬的笑,哄着孩子跟张晓蓓解释:“这孩子一闹脾气就不讲理。”

“还小呢。”张晓蓓见孩子哭得满头大汗,于是说:“他要打电话你就让他打一个,哄哄他得了。”

九江无奈,把手机拿出来,小帅哥顿时不哭了,接过手机,伸出胖胖的手指认真的在屏幕上划来划去。

“Dad?”电话一接通,他就抽抽噎噎的换了中文:“妈妈又要我打针,你快来救我。你不要开会了……快点来!快点来!”

张晓蓓不由得“噗”得笑出声,九江将电话拿过去,说:“医生说了是肺炎,要住院呢。我知道……不,你不用过来了。晚上再说,好,再见。”她三言两语讲完挂上电话,然后又哄孩子:“Dad忙,我们现在不要吵他。”

张晓蓓还要上班,帮他们取完药,就跟九江留了个电话,说:“有事你再找我。”

“好,等孩子好点,请你吃饭。”

“OK!”

九江带着孩子,就在医院附近的快餐店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又到门诊去打针。等两袋药水挂完,天差不多也黑了。出医院的时候接到陈卓尔的电话,告诉她说:“我到医院门口了。”

“不是叫你不用过来了?”

“这个点不好打车,再说儿子都叫得我快心碎了,赶紧的来当二十四孝老爸。”

果然远远的一看到他的车,了了就欢呼。九江一打开车门,了了扑到陈卓尔怀里就不肯撒手,红着眼圈告诉他:“打针!”

“哟,你妈又给你打针了?”

了了点头,举起手给他看:“两针!好疼!”

“来,我给吹吹,吹吹就不疼了!”他一本正经捧着了了的小手吹着,终于逗得了了笑起来。

九江带孩子坐后座,孩子其实一直犯蔫,没一会儿伏在九江怀里又睡着了。

陈卓尔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问她:“下午出什么事了?”

九江低声说:“我遇见叶慎宽了。”

“我知道,你要不是六神无主,也不会给我打电话。”他还在开玩笑:“你怎么到现在还怵他呢?要不干脆把他约出来吃个饭?不过现在人家可忙了,不见得有时间应酬咱们。”

九江叹了口气,望着车窗外,滔滔的车流仿佛一条灯光的河,两侧的高楼大厦,灯火通明,层层叠叠的琼楼玉宇,人间天上。

车子几不可觉的微微一震,将叶慎宽从短暂的怔仲间惊醒,李尚下来替他开车门,他下车后默不作声往院子里走,刚走上台阶,跟在他后头的李尚忽然低声问:“要不要打听一下?”

他狠狠的回头瞪了李尚一眼,李尚素来谨慎小心,被他这一瞪,连忙闭上嘴。

心情坏透了,一腔怒火无处发泄, 一直忍到睡觉时分,才走出来到客厅,李尚还没有走,见他四处翻找,不作声上前来,递给他一包烟。知道什么都不能说,所以又找给他一包火柴。

“要是没事,我就走了。”李尚说:“您早点睡。”

他把整包烟抽完,才下决心给李尚打电话:“别去打扰她。”

李尚很恭敬的在电话里答:“是。”

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知道这一夜又无法入睡,于是又拿起电话,只说了三个字:“安眠药。”

有人送来一颗安眠药,还有一杯温水,他吃过了药,迷迷糊糊终于睡过去。睡得浅,似乎做了无数的梦,可是梦到什么,却不知道,好似自己站在雾中,四周都是白茫茫一片。他一惊醒过来,天还没有亮。

可是再睡不着了,他的睡眠质量极差,身边人都知道,所以一旦他睡着,哪怕是天塌下来也不会来叫他,饶是如此,每天他也不过能靠药物睡四五个钟头,醒来就再无法入睡。他起来洗了个澡,看看时间才凌晨四点,于是披了外衣走到院子里去。

室外冷得惊人,尤其刚刚从有暖气的地方踏出去,风简直刺骨,他仰头看星星,细碎的一点点,微弱的几乎看不见。

他吹了大半宿的冷风,上午开会的时候就觉得鼻塞头重,到下午的时候就有点支持不住,秘书都看出他脸色不对,问他:“还有个电视电话会议,要不要……”

秘书的话还没说完,他人已经倒了。醒来后人已经在医院里,周围围了一圈医生,保健医生也赶过来了,见他醒来,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大小检查都做了个遍,查心查肺查血做B超做CT……虽然两个月前他刚刚体检过,这次仍旧没什么大问题,但保健医生却说:“我建议您休假,您目前的身体状况,不适合紧张工作。”

“我工作不紧张。”他笑着跟医生说:“不信你问他们。”他指的是秘书们,保健医生却没那么好糊弄:“上个月您吃了三十颗安眠药,再这样下去,我要拒绝再给您开药了。”

“休假也睡不着,还不如工作呢。”

保健医生从小给他看病,此时认真的打量了他一眼,说:“我想单独跟您谈谈。”

叶慎宽有点意外,挥了挥手。所有人都走出去,有人关上了病房的门。

“我觉得您需要心理医生。”保健医生斟酌着字句:“这种失眠不是一种好的现象,再这样下去,身体会支持不住。”

“要不找中医看看?调养调养?”

“您需要的不是中医,是心理医生。”保健医生坚持:“心理上的问题导致失眠,其它都是治标不治本。”

“我不看心理医生,所有的问题都跟工作有关,而工作都不能告诉心理医生。”叶慎宽很快的决定:“还是请个中医来看看吧,吃中药。”

“您多久没回家了?”

叶慎宽怔了一下:“什么?”

“我建议您回家住一段时间,跟家人在一起,会比较放松。”

叶慎宽沉吟了一会儿,才说:“好的,我会考虑。”

保健医生走后,他也从病床上起来,换衣服打算回办公室。李尚拿着电话进来:“老太太找您。”

叶慎宽不由得问:“谁多嘴告诉她的?”

李尚没作声,但叶慎宽知道不是他,李尚素来不会这样多事。他接过电话:“妈。”

“听说你晕在办公室了?”

“没事,刚做过检查,您儿子好着呢。就是血糖有点低,医生说这年头血糖低太难得了,人家都是血糖高。”

老太太却“哼”了一声,说:“保健医生打电话给我,说他拿你没招了。我说现在儿子大了,我这当娘的,他也不放在眼里,我也拿他没招。”

“您别听医生忽悠,他们是怕担责任,所以恨不得我跟小孩子似的,吃什么穿什么干什么,全听他们的。”

“晚上回家来,妈有话跟你说。”

“好。”

既然今天出了这样的意外,秘书们也很快调整了工作状态,把一些不是特别急的事全压下去了,让他可以准时下班。

他有三四个月不曾回家,回家一看里里外外一片簇新,连窗子都刚刷过朱漆,不由得诧异。叶老太太看到他的表情,说:“你要再不回来,这家门朝哪边开,估计都忘了。”

“好端端的,怎么把房子翻新了?”

“有白蚁。”叶老太太说:“找了人来治蚁,顺便就把房子也翻新了一下,也好,快过年了,沾点喜气。”

坐下来吃饭,叶老太太问:“你最近有没有去看过你儿子?”

离婚后孩子跟着余缓缓,他摇了摇头。叶老太太又叹了口气:“作孽哟,我们叶家祖祖辈辈,都没出过这样的事。你说好好一个孩子,怎么会是自闭症。治也没法治,我一想起来这心里就难受……”

“妈!”

“叫你再生一个你也不肯,叫你再找一个媳妇结婚你也不肯,你可是长房长子,这不是存心叫老叶家断了根……”

“妈,都什么年代了您还说这种话。”叶慎宽扶着筷子:“您存心不让我吃饭是不是?”

“你吃得进去,我可吃不进去!”叶老太太动了怒:“什么年代?什么年代你也不能让我没孙子!”

“您不是有孙子吗?”叶慎宽无动于衷:“远远的病不是治不好,只是比较难,再说现在已经有些起色了,将来会好的。”

“会好什么啊!将来最好他也就只有几岁孩子的智商!”叶老太太流着眼泪:“我一想到这些,就不想活了,可我怎么有脸去见你爸……”

叶慎宽叹了口气,放下筷子:“妈,您当初在英国留学,学的是生物,有博士学位!您怎么跟封建社会老太太似的?”

叶老太太收了眼泪,冷笑一声:“那你在美国留学,还是长青藤呢,你怎么就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我的生活怎么不正常了?”

“没老婆没孩子天天不着家这能叫正常吗?”叶老太太说:“一把年纪了还跟个孤魂野鬼似的,你就不能再结个婚?”

叶慎宽沉默了一会儿,问:“您又看中谁了?”

“我看中没用,要你看中才有用。”叶老太太叹了口气:“强扭的瓜不甜。你跟缓缓离婚的那会儿,我就想明白了,姻缘这回事啊,还真强求不来。”

叶慎宽舀了一勺汤,慢慢的喝了。叶老太太说:“几年前你把韩家那姑娘送到美国去了,我还以为你是真收了心,指望着你好好过日子。没想到……唉……远远出了事,你跟缓缓也过不下去了。对了,韩家那姑娘小名叫什么来着?九江,哦对,九江……”

“妈,她嫁人了。”叶慎宽打断她的话:“孩子都挺大的了。”

一句话让叶老太太又伤心起来:“人家的孩子都好端端的……”

“妈!”叶慎宽终于失控了:“我已经很烦了!您不要再这样好不好?当初你们逼我!现在你们还逼我!是不是哪天把我逼死了,你们就安心了?!”他把汤碗摔在了地上,拂袖而去,一直走进自己房间,狠狠摔上门,后脑勺却使劲磕在门扇上,肉体上的疼痛抑制不了胸中勃发的恨意,他回身又将头重重的撞在门框上,将手伸进发间,用力抓住发根。撕裂的疼痛渐渐令他冷静下来,他走到桌边拉开抽屉,用发抖的手乱翻一气,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颤抖,还好还有半包烟。

他抽了两口烟,把烟拧熄了,终于下了决心,打电话给李尚:“陈卓尔现在在干什么?”

李尚被他这样没头没脑的一问,怔了一下才答:“他的公司?”

“叫人查他的税。”他狠狠的说。

“明白。”李尚小心的答:“我马上处理。”

挂上电话他整个人还在发抖,他知道他是发了狂,看到她抱着孩子坐在医院走廊的时候,他就发了狂。这么多年,他很努力的忘记一切,忘记世上还有这样一个人,但她只用了一个偶遇,就将他击得粉身碎骨。他原来以为他很大度,大度到可以容忍她幸福,可是亲眼见到的时候,才原形毕露。

凭什么?凭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在绝望的深渊里,而她若无其事,嫁人生子。

刻骨的相思终于成了烙印般的仇恨,他压抑住心中毁灭一切的冲动,又给李尚打了个电话:“别让她知道。”

李尚在短短几分钟内接到他两个电话,知道他已经心乱如麻,所以愈发小心,说:“是。”

“限制陈卓尔出境,还有,把韩九江逼走,逼到美国去,这边再动手。”

李尚不由得说:“动静这么大,韩小姐会察觉的。”

“那你就想办法!”他无法控制:“你办不好我交给别人去办!你就不会想办法?”

没等李尚答话,他把电话摔了。这么多年他很少失控,从来不曾对同事或者下属这样说话,对李尚更是一句重话都不曾说过,但今天晚上他彻底的控制不住自己,像回到十几岁的时候,十几岁他也是少年老成,可是这一刻气血汹涌,心中只有杀意。他到浴室洗了个脸,冰冷的水浇在脸上,扶着面盆的手终于停止了颤抖,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渐渐的冷静下来。

他走出来,手机摔坏了,于是用座机打给李尚:“我刚才不应该朝你发脾气。”

“不,不。”李尚连忙说:“是我考虑不周,您放心吧,这事我已经知道该怎么办了,有个朋友跟陈卓尔很熟,他们也有生意往来,我会想办法从他那边下手。”

“斩草要除根,不要让人有机会东山再起,卷土重来。”

“是。”

挂上电话他也知道自己面目狰狞,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九江一定会恨他吧,可是她永远也不会知道他做了什么,就如同,她永远也不会知道,他仍旧爱着她。

九江带着孩子打了一周的点滴,孩子的病好了,她却倒下了。是感冒,估计是在医院门诊传染上的,虽然不严重,但是人蔫蔫的没精神。大年三十的晚上,陈卓尔回家吃团年饭去了,她和孩子在酒店里看电视。

了了知道她不舒服,所以乖乖一个人拿着ipad玩。九江迷迷糊糊睡了一觉,似乎听见了了在打电话,起来之后就问:“刚刚谁打电话来?”

“Dad。”孩子头也没抬:“Are you all right?”

“跟妈妈说中文。”

“爸爸问你好些了吗?还说他很惦记我们。”

“那你怎么回答他?”

“我说你在睡觉,还说我很想他。他说很抱歉,不能来陪我们。”了了忽闪着大眼睛,问:“妈妈,中国过年也吃饺子吗?”

九江笑了笑:“本来就只有中国人才过年。来,我们打电话叫送餐,吃饺子吧。”

了了不怎么喜欢吃饺子,勉强吃了几个,就喝牛奶去了。九江倒把半盘饺子吃完,陈卓尔的电话又来了,这次是打到她手机上:“起来了?”

“嗯,正吃饺子。”

“好点了吗?”

“好多了。”九江说:“就是感冒,吃药就好多了。”

“大过年的,别说那两个字。”

九江笑了笑,他还有点小迷信。

“我妈今天又问我,什么时候结婚呢。”他大概喝了点酒,有点醉意上头了:“我说我得打电话问问,你说,你什么时候肯嫁我?”

“多少好姑娘等着你呢。”九江轻轻的说:“别浪费时间在我这儿了。”

“你不肯嫁我,那我儿子怎么办啊?”他彻底醉了,提高了嗓门:“他能管别人叫爸爸吗?”

“卓尔……”

“嗯?”

九江温柔的问:“你喝高了?”

“没有,我没喝醉。知道么……我给我儿子名字都取好了。咱们开春送他去幼儿园,得有个大名,大名叫陈尔韩,好听吧?”

九江知道他是真醉了,于是哄着他:“挺好听的。”

“了了在做什么呢?”

“玩你送的ipad,简直爱不释手,比什么玩具都吸引他。”

他在电话里呵呵的笑起来:“我说买给他,你还说他太小不会用,咱儿子就是聪明,像你。”

这时候十二点的钟敲响了,外面鞭炮声响成一片,了了跳起来扑到九江怀里,紧紧抓着她的衣襟,像只小无尾熊。九江连忙摸着他的背:“不怕不怕,是放鞭不是打雷。”

了了怕打雷,不知道为什么,遇上打雷天就吓得能闭住气。陈卓尔老开玩笑:“咱儿子上辈子是不是属狐狸的,就怕打雷?”

九江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抚着他。电话里陈卓尔问:“怎么?了了吓着了?”

“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放鞭。”九江说:“真跟打雷似的。”

了了又打了个哆嗦,钻到九江的胳膊底下去了,把头深深的埋在她怀里。

鞭炮声越来越响,远远捂着耳朵尖叫起来,挥手把桌子上的饺子盘推在了地上,饺子滚落一地,醋也全洒在了地毯上。保姆赶过来抱起他,连声的抚慰,但孩子只是尖声大叫。

几个人忙着过来收拾地上的狼藉一片,孩子还在不停的尖叫,叶慎宽只觉得头痛欲裂,跟保姆说:“把孩子带回房间去!”

护士来帮忙,两个人才把孩子弄走,叶老太太难得没有掉眼泪,反倒叹了口气,对叶慎宽说:“把远远送到国外去吧,看看有没有更好的医疗方案。”

叶慎宽说:“缓缓不同意。”

“我来跟她说。”叶老太太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年:“我们对不起余家,妈也对不住你。就当妈求你了,你把了了带回来吧。”

叶慎宽正挟了个饺子,随口问:“什么了了?”

“别跟妈装糊涂了,韩九江给你生的那儿子,都三岁了,你还想瞒着家里呢?”

饺子掉到了醋碟里,溅了几点醋落在他手背上,他一时愣在那里,浑不觉手中的筷子僵在了半空。

“妈打听过了,是在美国生的,不要紧,找人给他改回中国籍。”

“妈,你弄错了。”他终于把筷子放下来,语气平静的可怕:“那是陈卓尔的儿子。”

“别再想糊弄我了。”叶老太太说:“亲子鉴定我找人做过了,正巧那孩子前几天病了,医院留了有血样。我拿你的头发去做的,做对比实验的是我的学生,跟我说DNA有99.9%吻合,医学上讲,这就是100%了。”

叶老太太见他脸色煞白,于是又叹了口气:“我知道九江不容易,可你不能跟她结婚,她心里也有数。她要多少钱,就给她多少钱好了,只要她肯把孩子交给咱们……”

一句话没有说完,叶慎宽已经霍地站起来,转身冲了出去。

“慎宽!慎宽!”叶老太太连声叫不住他,恨得跺脚:“什么脾气!”

叶慎宽一直冲进车库里,值班的司机看到他吓了一跳。

“钥匙!”

司机诧异的将车钥匙拿出来,他一把接过去,打开车门就发动车子。没等车库门全升上去,他已经踩油门冲出去了。

很多年他没有自己开过车了,四面一片轰轰烈烈的炮竹声,像是声音的海,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从胡同到了主干道,路上空阔的几乎看不到别的汽车。所有的人都在家过年。路灯像流星一样急速的晃过,他根本就不看路,咬着牙将油门踩到底,车“轰”一声撞在了护栏上,直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翻滚了半周才落定。

安全气囊全弹了出来,嘭嘭的响声中,他的头撞在不知道什么硬物上,巨痛袭来,意识清醒前的最后时刻,他欣慰的想,死了就好了。

——————————————————————————————————————————————————————————————————————————————

初一的时候九江带着孩子去雍和宫烧香,雍和宫人山人海,挤进去难,挤出来也难,等出来一看,手机上有一堆来电未接,全是陈卓尔。

她还以为他打电话拜年,于是拨回去,笑着跟他说:“新年好啊!刚刚在雍和宫里面,人太多了,没听见电话。”

“叶慎宽出事了。”

她一怔。

“瞒得很严,说是病了,但我打听过了,是车祸。”

“车祸?”

“他自己开车从家里冲出来,撞到了护栏上。”陈卓尔说:“叶家人乱了阵脚,瞧这样子,伤的不轻。”

“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晚上。”

她久久没有说话,陈卓尔问她:“你在雍和宫门口吗?我来接你?”

“好。”

她把电话挂上,蹲下来替了了将帽子整理了一下,摸了摸他的小脸,勉强笑了笑:“了了中午想吃什么?”

了了黑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她:“妈妈,你为什么在哭?”

“哦……”九江揉了揉眼睛:“刚在里面让香熏的。”她叮嘱了了:“过会儿爸爸来,别说这事。”

了了乖巧的点点头,等了一会儿看到陈卓尔的车,远远就开心的挥着小手,爬上车后告诉陈卓尔:“今天我跟妈妈烧香了。”

“哟,那了了许了什么愿?”

了了一本正经的说:“妈妈说,许愿不能说。”

陈卓尔这才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九江,问:“你想不想见他?”

九江摇摇头。陈卓尔将车停到了一间快餐店外,进店后让了了去游戏区玩,然后又买了两杯咖啡。

九江勉强呷了一口咖啡,问:“为什么?”

陈卓尔知道她问的是什么,于是告诉她:“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说,是跟老太太吵架了。也有人说,是余家做了什么,把他给气急了。还有人说,其实不为私事,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反正出了这种事,当然什么传言都有。摄像头有记录,瞬间时速超过一百二,笔直朝着护栏撞过去的,他是真不想活了。”

九江茫然的,不知道该把目光落在哪个地方,快餐店里人很少,店里放着一首很欢快的广告歌,四周的一切都是虚无的,飘渺的,让她觉得,仿佛如梦境般不真实。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喃喃的问:“到底为什么……”

“那谁知道呢。”陈卓尔轻描淡写的说:“不过你也别太着急了,那车全防弹玻璃,车身特制钢板,里头还有九个安全气囊,他想死也没那么容易。”

九江说:“我是不是不应该回来?”

陈卓尔说:“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我觉得是他家里那些事,让他烦透了,才会一时想不开。”

“他家里有什么事?”

陈卓尔却犹豫了一会儿,说:“我跟你说过,他跟余缓缓离婚了。”

“余家很为难他?”

“不是,他们离婚的原因我没告诉过你。”陈卓尔很快的说:“因为他和余缓缓的儿子,有自闭症。”

九江怔了好一会儿,才说:“真可怜。”

“是啊,余缓缓崩溃了,叶慎宽也受不了了,两个人很快就离婚了。”

“我是说那孩子真可怜。”九江喃喃的说:“我看过一些资料,说这种病很难治,得父母体贴细心,十几年二十几年的努力……或许会有一点效果……”

陈卓尔却似乎下了什么决心,说:“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

九江觉得自己脑子越来越不够使了,又呆呆看着他。

“叶家要知道了了……肯定会想尽办法把了了弄回去。”

九江惊恐的看着陈卓尔,他说:“我给你订机票,你和了了尽快走,免得夜长梦多。”

“妈妈!”了了奔过来,扑进她怀里,跟她撒娇:“我也要喝果汁!”

九江紧紧揽着他,仿佛一撒手,他就会不见似的。

——————————————————————————————————————————————————

医院里永远是这种气味,叶慎宽想起父亲病重的最后时刻,自己一直在医院里守着,那时候的心情正如此刻一般,倒觉得,撒手一切倒也罢了。他厌倦的想着,所有的医生护士都退了出去,只有仪器工作的一点嗡嗡轻响。叶老太太自出事后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掉,只是说:“你哪怕任性,到今天也够了!”

伤的并不重,没骨折,没内出血,连脑震荡都是轻微的,然后还有几处软组织挫伤。叶老太太淡淡地道:“你要真想死,我也就当没你这种儿子,反正我有孙子也够了。”

叶慎宽一股戾气早已经被那一撞给散尽了,他厌倦的说:“您到底想怎么样?”

“不是我想怎么样,是你想怎么样。”叶老太太站在窗前:“你都活了几十岁了,还没活明白?”

“好,我跟人结婚,你让我跟谁结婚我就跟谁结婚,然后生一个孩子。你放韩九江和孩子走。”

叶老太太笑了笑,慢条斯理的问:“现成的孩子,你为什么不愿意带回来?”

“您是想逼死我吗?”

“行,只要你再找一媳妇,给妈生一健健康康的孙子,我也不是非要韩九江生的那孩子不可。”叶老太太说:“再说了,我也不喜欢再跟韩家扯上什么关系。”她对儿子笑了笑,说:“你啊,还真是喜欢韩家那丫头,宁可自己再往火坑里跳一回,也不愿意让她伤心。”

叶慎宽哑着嗓子:“您知道那是火坑,还逼我往里头跳?”

叶老太太已经走到门边,握着门锁把手回过头来,说:“谁叫你是叶家的长房长子,忍着点吧。”

————————————————————————————————————————————————————————————————

$ y  h: }6 z; E! l1 I

陈卓尔临时有事走不开,叫司机送九江母子到机场。机场里的人并不多,过了安检之后人就更少了,春节假期刚到一半,大部分人还没有开始出行。航站楼商店里的售货员在试玩一种遥控直升机,飞得极为灵巧,前进后退盘旋,动作逼真,了了目不转睛看了许久,才扯了扯九江的衣角:“妈妈,你看直升机!”

九江哄他:“飞机上不好带,回美国妈妈给你买,好吗?”

了了乖乖点了点头,九江说:“你在这里坐一会儿,妈妈去倒杯热水来吃药。”

她的感冒一直没好利索,了了点点头,九江从背包里拿出水杯,去倒了杯水,晃了晃将冲剂晃匀,喝完了又将杯子涮了涮,打算重新装回背包里,一转身却突然发现孩子不见了。

手提行李还在原处,孩子却不见了踪影,她心下惶恐,想起陈卓尔的话,几乎要发狂了。四下张望寻找,拼命的告诫自己要沉住气,这里是登机口,进来的人全得安检,十分安全,而且到处都是监控,孩子绝对丢不了。可越是这样想越是惊恐,一面翻包里的手机,一面就提高了声音叫:“了了!了了!”

她胡乱的翻寻着通讯录,陈卓尔电话是多少?还是立刻报警?报警有用吗?只是两分钟离开了自己的视线,孩子就不见了!

“了了!”她快要哭了,行李也不管了,朝着有人的地方奔去,抓着人就问:“有没有见过一个小孩?男孩子,三岁……”

“妈妈!”

孩子在远处大叫,朝着她飞奔过来。

“了了!”九江冲过去,一把将孩子搂进自己怀里,只差没有将孩子嵌进自己的身体里,将他抱得紧紧的:“你跑到哪儿去了,吓死妈妈了!”

“妈妈你看!”了了兴奋的挣脱了她的胳膊:“直升机!”

他手里拿着那架轻巧的遥控直升机模型,九江惊魂甫定,问:“这直升机哪来的?”

“叔叔买给我的。”

“叔叔?”

“是啊,一位不认识的叔叔。他招手叫我过去,问我是不是想要直升机,我说想,他就带我去买了。”

“不认识你怎么能要别人的东西!”

“我说我不要,可叔叔说他认识你,他还知道我的名字,也知道你的名字,他说你叫九江,是江西的那个九江,因为外公在九江视察的时候,你出生了,所以你叫九江。妈妈你也跟我讲过这个故事,所以我知道叔叔是真的认识你。”

九江怔在了那里。

“买完飞机叔叔还亲我了。”了了声音忽然低了一低:“不过叔叔亲我的时候,我看到他哭了……他一边流眼泪一边亲我,却叫我快走……”了了的声音终于犹豫起来:“妈妈……你怎么也哭了?”


; l( T5 X! W8 f' s) X8 {. Q7 [! v  r

15

查看全部评分

2013年好运滚滚来!

Rank: 3Rank: 3

UID
542494
积分
209
威望
226 ❤
匪币
150 枚
好感
293 ℃
贡献
0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0 10:34:37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沙发,先占了再说~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萋萋

Rank: 2

UID
550965
积分
124
威望
160 ❤
匪币
156 枚
好感
36 ℃
贡献
10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0 10:37:2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新年快乐,从来没有介靠前~~~~~. L7 T/ n6 L2 Q; N) Q3 s

, {7 y& t/ p9 z幸福一把~~~
东子一定会活下来~

Rank: 1

UID
651068
积分
29
威望
24 ❤
匪币
32 枚
好感
22 ℃
贡献
0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0 10:37:3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这叫什么  板凳是么 ,哇塞。我离匪大好近哦
                人总会变, 因为经过了时间。

Rank: 3Rank: 3

UID
555663
积分
288
威望
192 ❤
匪币
168 枚
好感
567 ℃
贡献
10 ❀
精华
0

处女

发表于 2011-1-30 10:37:4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不虐白不虐。虐了我们伤心啊,不虐我们难过啊~~
请原谅于此刻转身离去的我——
为那荒芜的岁月
为生命中最深的爱恋,却终究抵不过时间

Rank: 2

UID
618884
积分
94
威望
95 ❤
匪币
32 枚
好感
146 ℃
贡献
0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0 10:37:47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第一次离匪大这么近
60 字节以内
不支持自定义 Discuz! 代码

Rank: 1

UID
654441
积分
11
威望
11 ❤
匪币
26 枚
好感
5 ℃
贡献
0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0 10:37:57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oahcnat 于 2011-1-30 11:10 编辑 4 s* d3 P6 P0 c7 m

4 s/ ^6 g2 D) t6 x, P" k先占再看,一会儿编辑& }. y; O- b& @! S. |5 F3 q* u
----------------------4 g- P8 F% r# H8 f6 }/ c3 i" r5 N
~~~~(>_<)~~~~ % P8 s9 Q4 G2 |3 a; c
了了好萌
- K; y9 M' O5 t7 l7 c( o( ?然后6 Y4 g8 ]' m1 D1 E0 S. D
每一个虐人的后妈背后都有一个男一亲妈
: K) _5 t! g+ g( |泪奔而去……
60 字节以内
不支持自定义 Discuz! 代码

匪帮长老

阿波罗【太阳神】

Rank: 7Rank: 7Rank: 7

UID
544152
积分
7389
威望
5555 ❤
匪币
12100 枚
好感
1916 ℃
贡献
168 ❀
精华
1

LOVE 双子 广东匪徒 5周年

发表于 2011-1-30 10:39:4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boloyy 于 2011-1-30 10:41 编辑 7 t/ @$ W! ~' h. }5 p
! k+ T+ W4 s2 s- F" F9 m; ?6 L
怎么这么虐呢.....


治愈系滴兔子...

Rank: 1

UID
646289
积分
12
威望
12 ❤
匪币
7 枚
好感
6 ℃
贡献
0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0 10:39:4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不要再虐了
思雨

Rank: 2

UID
537780
积分
92
威望
99 ❤
匪币
73 枚
好感
55 ℃
贡献
15 ❀
精华
0

十周年1 十周年2 狮子

发表于 2011-1-30 10:39:5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先占楼。。第一页么第一页么。。
所谓彼岸,只是遥不可及的未来。

Rank: 4

UID
610510
积分
663
威望
472 ❤
匪币
737 枚
好感
841 ℃
贡献
22 ❀
精华
0

芋头 南瓜 宽粉 玄铁 薏仁 四川匪徒 金牛

发表于 2011-1-30 10:40:07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青菜 于 2011-1-30 22:02 编辑
2 W" [5 P$ }) e! y- j/ X/ g. W' ^( G, q* a! ~2 |- ?3 N" I
哎哎哎  话说宽啊容什么的  我就没有搞清楚
! i5 y# o, o* }- m1 V* V. B3 ^  可是了了这孩子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啊9 O) I* Z9 ~$ r
  正太~~~~
" T" W' Z+ O" x+ j  离婚了跟某HSH的就有可能了  恩  表面上虐  其实是成全
$ l$ w6 N9 p* F  哎呀 真喜欢  可是“叔叔哭了”“妈妈哭了”其实俺也哭了 捂脸
  y6 v. o# e4 S! a$ l  大过年还赚人眼泪  太讨厌了
弃捐勿复道   努力加餐饭。

Rank: 3Rank: 3

UID
545220
积分
337
威望
455 ❤
匪币
376 枚
好感
149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0 10:40:37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带鱼 于 2011-1-30 10:56 编辑
, O$ D) z) k, k$ K- O. E
6 h" w3 x8 x) d  |! d1 X叶慎宽活该,出来混,迟早要还。大人作孽,报应在孩子身上,真是老天不长眼。希望九江走出来,跟卓尔在一起。
岁月如歌,如歌岁月

Rank: 3Rank: 3

UID
576055
积分
229
威望
252 ❤
匪币
283 枚
好感
100 ℃
贡献
15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0 10:40:5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来了来了~~~~~~~~~

Rank: 3Rank: 3

UID
576055
积分
229
威望
252 ❤
匪币
283 枚
好感
100 ℃
贡献
15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0 10:41:08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哈哈 这会很靠前啊~

Rank: 5Rank: 5

UID
595526
积分
1719
威望
1098 ❤
匪币
5207 枚
好感
749 ℃
贡献
43 ❀
精华
0

LOVE 玄铁 射手 广东匪徒 5周年

发表于 2011-1-30 10:42:0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彳...亍 于 2011-1-30 10:43 编辑
0 u& Y0 `# q) J3 ]* ?. D% M) b% n: K5 ~7 K! M; l( s
大过年也不忘虐一虐8 l5 T% X( ~1 y$ L  e) G
唉唉

Rank: 1

UID
622638
积分
33
威望
22 ❤
匪币
2 枚
好感
63 ℃
贡献
0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0 10:42:0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阿锦 于 2011-1-30 11:09 编辑 ) \9 ~3 z" V, @5 P

! l" {4 F% V) ?3 \8 u近不?这样算近不?为什么不能娶九江?娶了九江不就皆大欢喜了么?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Rank: 2

UID
550965
积分
124
威望
160 ❤
匪币
156 枚
好感
36 ℃
贡献
10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0 10:42:2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不是说好兔年不虐了吗?
1 n, f+ k/ g: O
: a9 q  I5 ?! {, {2 G2 B哦,忘了,还在虎年,那继续,眼泪~
东子一定会活下来~

Rank: 4

UID
579302
积分
525
威望
559 ❤
匪币
867 枚
好感
294 ℃
贡献
6 ❀
精华
0

HSH 烧卖 冬菇 贵州匪徒 白羊 5周年

发表于 2011-1-30 10:42:37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留个爪·················
都‘人生若只如初见’,谁来末见!只有我来了

Rank: 1

UID
622697
积分
13
威望
7 ❤
匪币
4 枚
好感
32 ℃
贡献
0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0 10:44:2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先顶再看    7 K+ a" g' |! x
不过,大过年的,怎么又虐呢

Rank: 3Rank: 3

UID
569924
积分
459
威望
195 ❤
匪币
220 枚
好感
857 ℃
贡献
17 ❀
精华
0

冬菇 甜点 HSH 浙江匪徒 双鱼 十周年1 十周年2

发表于 2011-1-30 10:45:1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刚上就碰见有新文
纵使情深
   
     奈何缘浅

Rank: 2

UID
620746
积分
102
威望
64 ❤
匪币
41 枚
好感
168 ℃
贡献
2 ❀
精华
0

双鱼

发表于 2011-1-30 10:46:07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Rank: 2

UID
587665
积分
125
威望
120 ❤
匪币
155 枚
好感
118 ℃
贡献
9 ❀
精华
0

十周年1 十周年2

发表于 2011-1-30 10:47:1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匪啊~~~我知道你不虐你难受。
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Rank: 2

UID
592016
积分
129
威望
129 ❤
匪币
93 枚
好感
152 ℃
贡献
6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0 10:49:0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哎呀呀,终于离匪这么近哇,\(≧▽≦)/

Rank: 1

UID
616301
积分
41
威望
22 ❤
匪币
38 枚
好感
76 ℃
贡献
1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0 10:49:2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占位占位啊。应该在第一页吧
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Rank: 1

UID
586272
积分
20
威望
23 ❤
匪币
2 枚
好感
19 ℃
贡献
0 ❀
精华
0
发表于 2011-1-30 10:50:2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看得想哭 九江咋那么可怜,宽少咋那么不自由,叶家老太太咋那么不通情理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匪徒家族

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匪我思存官网 ( 京ICP备09033787号-1 )  

GMT+8, 2018-10-21 10:46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