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106250|回复: 1

[随笔] 我曾爱过的那些男人们 [复制链接]

管理员

举世无双滴亲妈!

Rank: 12Rank: 12Rank: 12

UID
525119
积分
2446
威望
2361 ❤
匪币
358260 枚
好感
1183 ℃
贡献
214 ❀
精华
7

十周年1 十周年2 5周年 湖北匪徒 摩羯

发表于 2007-3-11 13:57:1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钻山豹。
- I- t: q! h5 d& M《乌龙山剿匪记》里面的土匪头子申军谊。一脸匪气,枪法一流,为人精细。抢了女人上山,却和完颜洪烈一样,出尽了水磨功夫。世间万事万人于他皆是冷眼,唯对她肯温存小意。彼时不过是十来岁。可是看了一遍又一遍,难得是有位朋友做知音,当大把同学沉缅于剿匪小分队队长的英雄气概时,独独我们两个小花痴拜倒匪首钻山豹裤下。
/ V0 `4 f  Z2 Q3 D) T那女人不理他,在我久远的记忆里,似乎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或者是哑巴?但后来为了逃走,假意向他敬酒灌醉他,其实他再清醒不过。. C5 p( z# _- Y5 @3 k5 A
最后是他远远的一枪,特写镜头我至今记得,那女子软软的倒下,似死得无声无息。
$ N% f, ^" d4 h  H2 ?这一枪给我的震憾之大,以至多年后在自己所写的一部小言情里,安排男主角最后亲手签署命令,枪杀自己所爱的女人。% P5 M$ t- _, f! {4 O4 H$ H
爱得越深,恨得越痛,得不到所以毁灭,将最残忍的结局留给自己。
# n- t. M$ V2 x0 g7 M4 B: ]7 b于是毫不犹豫爱上这个男人。
" G) D6 p2 e# Z: X  T二十一岁时终于去了边城,没有对沈从文的虔诚,反倒在“钻山豹故居”前拍了一张照片。天下着小雨,街巷深处有满头满身银饰的苗女姗姗走过,手足上银铃声清脆飘缈。我最初爱上过的男子,令我在那个冷雨潇潇的黄昏,坐在青石板旁吊脚楼里,喝下了半杯苞谷酒。
: K% G% K1 m# W+ V, K1 }* ~3 [7 D2 @9 U* o% m& k. O
李世民。; r9 `" \2 [" ?, ~) x  e  c
《决战玄武门》,过了这么多年,也依旧记得他那一剑。曾描写过彼时的镜头,惜惜回过头来,桃花雨,只是天亦替人垂泪。5 S- u5 L' B, d0 N/ p' L$ R
他并不晓得,赢得了天下输了她。
3 G7 u/ g& t+ ?# F惜惜,我一直以为,他是不晓得,不晓得自己其实有多爱你。可是不容别人动手,他自己了结。那长剑毫不犹豫的刺出去,他自己斩断的是一生永不再现的爱恋。& t6 [4 h6 v- i% D/ G
苗侨伟的秦王李世民俊美无俦,而翁美玲的惜惜艳若桃花。去年今日此门中,桃花再也不曾笑春风。' x, x; f0 [" ^0 T1 T) P# M" n0 B% X
算三分春色,半随流水,半入尘埃。
. K0 w5 M8 v% ^8 z, Y此去经年,不论他的长孙皇后贤良淑德,不论他的贞观之治名垂千古,不论他的大唐盛世千秋业。! y6 N6 U5 c, ^/ ~6 t* C1 h/ K* V
他失去的,是他永无法再得的。* t' O# ~: B; g5 B. t% p
这是第一次正视帝王的爱情,权势与命运的相悖令人动容。
# T, p6 L7 e# u3 K* O
- a+ F7 Z. U5 y' B杨康。
7 E0 i6 y0 E7 j; D4 d/ i记得程灵素曾有文写过杨康,有段描写极为动人,是最后铁枪庙中杨康死时,穆念慈抱着他,眼泪哗啦啦的流。& n! s; X! A* U. c# \7 J7 h
纵然许多年后周杰的杨康令我倒尽胃口,但回望少年时代,念念不忘还是大雪纷飞,鲜衣怒马的小王爷,翩然下场,比武招亲。' w/ E2 W, D2 Y# d$ ]+ r
我们总是遇上那个不该爱的人。明明知道他的不好,他的欺骗,他的心不在蔫,可是一错再错,放任自己自欺欺人,只因为是他。0 O+ M; i" f8 y8 o) L
曾经含泪对旁人讲:这辈子哪里敢奢望杨逍,只要有杨康,立时飞奔过去就嫁了。
3 `3 P% N- A' {5 e3 x+ B5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少年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总被无情弃,不能羞。7 c  i6 E* Q. \( g6 r+ ~
明明知道是不应该,却如飞蛾扑火一般。( Q& F4 K2 \3 f4 Z9 ]; G" I# P( [+ k
这个人,让人想起敢去爱,敢承担爱,敢放任爱的年华。
) S. L" a) {& d9 x( I+ F5 U
1 a5 }( B. {* @* A, I高峻( U3 \" U$ [% u+ L1 f6 H( p
《我要活下去》里的高峻,从这个角色开始才爱上赵文瑄。
. O2 r' a& _1 _; C( m如果说起初的花花公子只是随手抓个挡箭牌,如果说后来的步步为营只是为了争身家而演出的好戏,如果说最后的婚事只是利益的契合,那么,假戏真作的那一刻,终终是万劫不复。% e2 L; E2 G9 u) }: K+ L
明明知道她不爱他。; y  k0 I* D7 U1 e
婚前婚后似无半点区别,一样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红粉知己左拥右抱,夜不归宿周刊头条,好似她才是应该寂寞的那个人。8 l; g6 G: t+ {, f+ B  w1 D1 U9 T
唯有喝得烂醉如泥,才有勇气打电话回家去,对她说上几句半真半假的话。+ R, T  z6 j) s/ |3 V8 t! P9 {
利益相关的联姻,这么些年来勾心斗角,谁敢、谁肯轻易的爱人。
* c7 V* h2 \# I- [谁爱,谁就是一败涂地。" b# a) ]) W; B) N, `7 V, A
夜色霓虹下的高公子,亦不过是个很爱很爱她,却不能开口说出的人。
  }2 V- _( P: v! s) B- F/ Z$ C6 `- {! E
杨逍7 G7 W! C# |: g0 L# @
杨佩佩版《倚天屠龙记》唯一的成就,是孙兴的杨逍。
) q) \# W+ C0 V$ ~杨逍傲然道:世上最幸福的女人,就是我杨逍的妻子。
" X' v( k/ t( {! X1 \杨逍夺过倚天剑,却掷之于地,冷笑:这倚天剑在我杨逍眼里,也不过破铜烂铁而已。
+ `8 R% z2 `) e杨逍喊出那声傻丫头。" F3 p. T, }" ~0 h/ t' K( \
我泪如泉涌,这么多年这么多年,风尘仆仆的我们,哪里还能够奢望有人肯这样的来爱,不顾世间礼法,不管利益得失,肯一厢情愿给你最好的所有。' Y/ R: u# G1 z- {# Y* i# X
为了你的幸福肯放手,发现其实是两情相悦后不惜一切的追回。
* S& c: f2 Y1 p# ?3 A4 R  ?这样带着霸气的执着爱情,此生奢望。
: I- L, s% {/ o我们不曾幸运如纪晓芙。' C! L2 z9 H% S& |  J$ `+ ~
我们没有机会说,这件事情我永远也不后悔。9 a; {9 E. a/ l8 ~7 m' y; P$ N

* n$ Z+ Z6 X, D( L0 j雍正。
$ R) `0 ^8 Y' h9 q* D- G: A《雍正王朝》央视首播时,一集也没有漏。后来偌多的台重播,只要遇上,依旧是照看不误。# @- [0 E0 s# B. g& v* ^
这个男人,执意呕心沥血,背负着骂名也一往无回,再所不惜。
' |, h- ~* @- s3 ?& T; {) M让我怦然心动的一刻,也是乔引娣怦然心动的一刻。整部电视里头,他与她没有半个亲密一些的镜头,就是最后,她静静的站在那里,他慢慢的走过来。
, A1 ~7 s: I5 K. U% g镜头里是光亮鉴人的金砖地,大殿中寂无声息,唯有狭长的日影。
; Y! s4 I5 G+ s  Y# P3 _他的袍子下摆轻轻拂在她的脚面上。6 i2 B/ `; @- I5 I% ], L) c
过了一会儿,就转身走开。
- p' m: H3 e4 s6 s  W4 T% q  {导演竟然残忍的在此留白。
! P0 S3 ?1 c5 F! }+ d我不知道,他是抬手拭去她的泪痕,还是终究忍不住以微凉的手指抚摸她的脸颊,甚至可以冲破最后的挣扎,给她最轻也是最重的一吻,就算这些统统都没有,那么,让我们看到他温柔的凝睇也是好的。6 w# o: r3 u1 A$ y1 ?
只要,是他望着她。( b9 d# V# _5 \
她必能看见他眼中的一切,那些最灼热最迷恋最无助的情感,压抑在那样深那样重那样不能的责任背后。; ]( o( u( U* f$ K5 a) X
他没有对她说过一句表述心意的话,他只要她懂得,而她,最后能回报他的,亦只是懂得。
; Y: q. {9 ~( N. O/ r何其有幸,有她懂得。
% X) U3 T, h* r' i8 \8 k
* O! B4 n( \1 e0 X. x' p# G, \& R3 f多尔衮
- O5 |# a( w3 L% H《孝庄秘史》令我对曾经深恶痛绝的历史人物和曾经深恶痛绝的演员来了个彻底大翻盘。
2 v* F0 X3 C. J* W0 h从旧贴中截出几句话来。1 X1 s$ e+ q  f, B
激流里勇退,只为惆怅旧欢,何止如梦?便心甘情愿,俯首称臣,将万里江山,唾手可得,九五至尊,拱手相让。2 f+ i3 W# C$ B( V7 d. U
明明知是绝望。* |$ c1 |9 M* s$ N/ M1 v4 ^
却如困兽般自欺欺人,按兵不动,坐失良机。椎心刺骨里孤注一掷的爱情。竟又是十年。3 R8 G. E0 d- [3 ?* }) [/ f& ^  U
所以满盘皆输。8 A' r! `/ y. P& f# ^# t
也曾垂死挣扎,暗流涌动最终是刀光剑影,短兵相接。漱漱的泪光里,隔着二十年的辛苦路回头望,再好的月色果然是凄惶。
2 N" }7 ?& |# k; ~' }& t原来不是他的穷途,便是她的未路。
9 g$ ~. Z, ~5 D: g6 s2 k- ?)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e, F1 w) ]6 i) Q! o9 `9 L; K  b
诀别时,她独自来见他。夜色里孓然一身,茕茕依稀仍是当年的风姿绰约。答答的马蹄声,踏得人黯然销魂,唯别而已矣。! l4 U( F* w9 k
天下那么大,属于他与她的,却不过是这旷野上的马背。
+ X( j( K2 Z! _; {& o9 P% M! \松开手指的那一刹那,模糊的泪光里定然是二十年前,离别前昔,月色下她的红裙飞扬。 ! o& L' b' \1 ?2 e" d# A8 _
这是二十岁后,唯一令我哭得死去活来的男子。
: c, u; P# g% M2 R因为此时已经知道,这世上肯放弃身家利益、江山万里的爱情,已经遇不上了。
3

查看全部评分

管理员

举世无双滴亲妈!

Rank: 12Rank: 12Rank: 12

UID
525119
积分
2446
威望
2361 ❤
匪币
358260 枚
好感
1183 ℃
贡献
214 ❀
精华
7

十周年1 十周年2 5周年 湖北匪徒 摩羯

发表于 2007-12-8 15:45:4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原帖由 琉之璃 于 2007-12-8 11:39 发表5 u. ]5 T, @% r1 ?2 G
那些一去不再来的岁月,那些我们都曾经爱过的男人,在流金岁月中,留下的是点点泥鸿飞爪。
0 }! l# }9 B# w$ t曾经以为我是寂寞的。当年看到程灵素的文字,是那样的欢喜,觉得原来我在世上并不是孤单的一个人,总有人明白那一份情 ...

" S4 w- @; H/ p
. X' o4 Z6 g4 q: q 7 D9 O* ~( i# ]1 T
咦咦!
3 Q& g5 M6 y% {) j$ `回头看到程灵素,我一定转告
2013年好运滚滚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匪徒家族

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匪我思存官网 ( 京ICP备09033787号-1 )  

GMT+8, 2019-1-22 19:42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