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74970|回复: 0

[连载] 《乌云珊丹》(三) [复制链接]

管理员

举世无双滴亲妈!

Rank: 12Rank: 12Rank: 12

UID
525119
积分
2446
威望
2361 ❤
匪币
358260 枚
好感
1183 ℃
贡献
214 ❀
精华
7

十周年1 十周年2 5周年 湖北匪徒 摩羯

发表于 2007-4-11 03:04:07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其他系列
详细描述: -
他仍旧只是摇了摇头。
, z% V9 I; d- s1 |$ ^她说:“那些贺仳人要是知道你救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我们还是一块儿走吧。”* P: n9 f; x$ ^' K  T
他淡然问:“你怕我对别人说出你的行踪?”, P( F( J1 S9 Q8 ^7 Y
她脸涨得通红,大声道:“我虽然是弱质女流,也知道恩义二字,你于我有救命大恩,我怎会忘恩负义,疑心于你?”
6 x, M. p& B3 O, y# S他将马缰绳递到她手中,说:“走吧。”又说:“这马脾气不好,你不可鞭打它。”
! i" f# ~$ F& O  P; m) H她大吃了一惊:“你要将马送给我?”/ g9 a( A( C7 \
见她这般模样,他反倒笑了:“你一个女人,要是没有马怎么走得出去?”轻抚着马鬃,说道:“这马儿是草原上最快的,连闪电也追不上它,若是遇上追兵,你快快逃走即是了。”
5 S: W) u5 |/ U5 v! L- |+ c: n她反倒一时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才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8 e0 g/ C. ~% r4 x3 x  F: Q
他倒极认真想了想,方才道:“因为你叫我想起了一个人,你笑起来的样子有点像她。”
$ k" J; ^, \  A2 v9 c7 E( p' i+ h不知为何,她倒有点闷闷的,垂头不语。他抬起头来,眯着眼睛看了看鲜红的朝阳,在马股上拍了一把:“走吧!”
: L% r" A6 d) Y4 m4 r3 [% u那马儿清嘶一声,一跃而出,但闻蹄声答答,瞬间去得远了。) A$ q& }9 K% p2 z8 ~0 c
草原空旷,万芒起伏,一人一骑直迎着朝霞而去,过了好久她方才回首,但见那人仍立在原处,四周草海茫茫,便如汪洋大海一般,波浪起伏,他孤伶伶立在草原深处,渐行渐远,最后马儿驰过丘坡,再也瞧不见了。2 [' w6 M( U0 K, a" p1 }- j& `  a
太阳晒在人脸上,有一种微烫火辣,既没了马,他便慢慢走回去。
# [: X* x1 j! o' z顺着金瓶河往北,沿着河滩一直走了大半日,倒出了一身汗,索性脱了羊皮袍子。但听河水哗哗,远处牧人还在放声唱着长调:
% a' F2 E# ?: g( [青翠的松树是那太阳的光彩+ @' ?) Z* a3 P! ~% t
啊哈嗬,美丽的荷花儿是那湖水的光彩嗬
# ?5 K1 H3 ~9 Y& ]性情温柔的乌云珊丹姑娘哟; z% e$ h5 n3 Q- ~0 v7 E
啊哈啊哈嗬,是那情人金平哥哥心中的光彩哟
6 U7 i. u5 @7 `) b……# L5 G9 ]& e: O8 l9 L4 ]% F
他拨了一茎芦苇的嫩茎含在嘴里,新鲜的草叶清香,就像刚才她的笑容,微带甘甜,仿佛缓缓的沁入齿间。哗啦哗啦的芦苇沿着风势倒伏下去,露出河滩那头的马队,领头的骑手望见他,不由得欢呼起来。别失早就纵马直奔过来,近前来下了马,行了最恭敬的伏地大礼,满脸都是欢喜的样子:“大汗,要是再找不着您,可真要急死了。”一旁的奴隶早就扯着缰绳跪下来,让他踩着自己脊背上了自己的马,年轻的大汗却似乎有点漫不经心,问:“忽都而失呢?”
0 Q0 d* \7 o# p! r& H别失道:“没能捉到公主,大伙儿都觉得不甘心,大统领又亲自带着人往南搜去了。”' J* `0 e9 \$ f6 R) G
占登于是笑了笑:“那个公主真的很漂亮么?”5 T# x; F3 P( D& X5 O+ d
别失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雪白齐整的牙齿:“听捉到的俘虏讲,公主是他们南蛮子的什么第一美人,我想就像咱们草原上的乌云珊丹一样,一定长的好看得不得了。”
8 p5 w% y& r4 v0 }- C. B好看得不得了么,其实也不见得,只是比草原上的女子要显得纤细,却有一种奇异的疏静,即使是在惊恐慌乱万分的时刻,仍旧皎皎清明,仿佛折月山头的新雪。占登想起她的笑容,那笑容也仿佛山头新雪反映的月色一般,淡淡的几乎要溶入夜色中去,他不由自主又笑了笑。* w: x5 f0 e( p/ A  A% f
只是没想到还会再见到她。
  \" Q  T! p6 z/ B5 s- N黄昏时分帐外一阵喧哗,兴高采烈的卫士们簇拥着一涌而入,将一团柔软的东西推攘伏倒在地毡上,所有的人都在哄笑,她双手双足都被缚着,仿佛一只幼兽,落到最深的陷阱里,绝望般抬起头来。
& y2 C  U" j, S' {7 r当看到他时,她的目光忽然像是风里的火把,忽的一下子便蹿起很远的火舌。$ q" z  t5 r7 U
忽都而失笑着行礼:“大汗,这女人凶得很,仔细她咬伤您的手。”然后不待他说话,便开始轰人,不一会儿便将金帐里拥挤的卫士们全都轰得干干净净,自己躬身行了礼,也退出去了。: L8 ^1 `% I3 `$ U" Q- Q1 x& K
她伏在地上盯着他,警惕而绝望,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可是仍旧很安静,安静到几乎可以听见她转动自己眼珠的声音。9 ?# X$ J, D- _- R- V1 C
她的眼睛非常黑,像是亮泽的宝石,又黑又亮。
7 F8 A! b7 f5 V7 s6 p. F7 B他没有动。, ]% M- L+ Y* l; {* ?, ]
她说:“请你放我走。”声音里带着柔软的恳求,却有一种坚定的执着。" v. n% M! @2 c
天色渐渐暗下来,奴隶们不知为何一个也不进来点灯,于是他自己拿了火镰,嗒嗒的打燃,点着案上小臂粗的牛脂巨烛,偌大的帐内顿时充盈着明亮而柔和的光线,帐顶上金粉彩绘的那些花儿,在微微摇曳的烛光下更显得金壁辉煌。
( e# X0 e  p% ?) l“请你放我走。”
* W" v* o$ ^0 T" v1 z她又说了一遍,声音里已经透出绝望的恐慌,因为他开始解她的衣带,她开始挣扎,尖叫,试图反抗,然后咬伤了他的手。
  \  X$ }2 s$ g3 [* @他稍稍停顿了一会儿,说:“你不跟我,就得跟帐外任何一个男人,你自己选吧。”
) V/ m, R( F9 @; @! N0 t5 ?她衣襟凌乱,大半个雪白肩膀都露在外头,她的整个人都在发抖,眼眸里的光却渐渐散了,那黑亮的瞳仁似乎也黯淡下去,渐渐成了灰烬。7 o8 y' ?& m+ y2 ?; ?
最后她只说了一句话:“我的名字叫李云珊,你叫什么名字?”: z" T( |2 T& k( G. Z  ^: c
“占登。”
; ^9 w/ m5 L1 r2 c  q- }7 B, a3 b7 u/ e# i" b6 ~* r
奉裕十三年丙辰,颚海汗长子达拉额额诞,占登珍爱无比,日必亲为扶掖,须弥不离左右,襁褓即封敕青木尔王,位在诸王之上。其母李氏,慧黠貌美,称珊丹大阏氏,独宠金帐。
( I" G5 i0 t) F, t. {. ~; W2 R
" b! z! F0 m2 Q! B6 g6 b9 a

——《陚史 列传第二百十四 外番七 贺仳》

* C/ ^% w1 k' r
2013年好运滚滚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匪徒家族

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匪我思存官网 ( 京ICP备09033787号-1 )  

GMT+8, 2019-1-22 19:40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