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132908|回复: 655

[番外] 《枉凝眉》  [复制链接]

匪帮骨干

阮正东,我为你钟情!

Rank: 5Rank: 5

UID
525394
积分
1477
威望
1496 ❤
匪币
8089 枚
好感
15 ℃
贡献
25 ❀
精华
1

冬菇

发表于 2007-4-8 16:10:18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玉碎系列
详细描述: -

  雨下了一夜,天明时分终于停了,淅淅沥沥的积水仍顺着沟檐落下来。


3 ~, l5 V, L2 I, L  k

  一醒来,眩晕、眼涩、全身骨头发痛、头重如铁,仿佛自地狱中回来人世,三魂七魄都还没有归位。强打精神,伸手拉开窗帘,窗外就是芭蕉青脆欲滴大片叶子,残积的雨水至叶上倾下,“哗”一声轻响,洒得满地。叶底有只小小的鸟儿,羽毛鲜亮,“唧”一声窜入扶桑花丛,不见了。微紫的东方透出一缕晨曦,今天竟然是晴天。


% {# _7 a7 ^) B4 Y7 a

  门外的女仆听到动静,已经在低低敲着门,谨慎的叫了声:“夫人?”

* {. D: ]( ]) \# _

  白缎睡衣宽大的衣袖在微凉的晨风中飘拂,微曳的袍角沙沙的拖过地板,精致的蕾丝花边,衬在乌木似镜的地上,她有些厌倦的想,再美丽又有什么用?就像窗外的日出,在乌池漫长的雨季里,不过昙花一现,或者再过两个钟头,大雨如注,重新又哗哗的下起来。

4 R+ d, _: K4 l) B9 f1 ?

  人生便如这雨季,漫长无望。


( }$ `" j9 M, B# K7 Q

  她头也未回的漠然吩咐:“进来。”

  S! n/ C* ]/ k3 g2 [

  不论如何,一天又将开始,粉墨登场,真可笑。


7 X9 e) v) Z$ e& z$ c7 M2 M

  两名女佣手脚都十分俐落,服侍她洗盥,不一会儿,发型师上来替她梳头,另外有人替她打理妆容。忙碌两个钟头后,只见镜子里的人光彩照人,明艳四射,连她自己都觉得实在无可挑剔。

% e. Q' S4 {5 M

  换一件银红洒墨点旗袍,懒懒下楼去。侍从室的张德筠正等在那里,见到她毕恭毕敬行了礼:“夫人,早。”她漫应了一声,突然看到茶几上随便撂着一只银质打火机,心突得一跳,不由得问:“回来过?”


0 g1 j* F) T% M+ B  N

  一直以来,她不能直呼他的名字,又不愿称呼他的职衔,更不能像亲朋故旧一样称他一声“三公子”,侍从室都知道她这样不带任何称谓的语法,张德筠仍是那种中规中矩的调子,答:“是,先生今天早上回来换了衣服,就去良关了。”


: i, F8 r! L; o

  她嘴角一沉:“这算怎么回事,一个月里在良关的时间比在乌池的时间还要长。”


! {( w" O/ v7 i0 S

  张德筠不再作声,知道她有起床气,每天必然要发作的,时间久了,当值的侍从官都练就了装聋作哑。她拿起那只打火机,冷而滑,冰冷的金属气质,连他指尖的半分暖意也没留下。他的指尖何曾有过温度,总是冷的,偶然接触,不耐的拨开她的手,背转身去,仿佛见到世上最令他厌憎的东西。再往后,连他的厌憎她都看不到了,他永远只给她一个远远的影子,那样遥迢,那样模糊。她在半夜的梦中醒来,摸索着下楼去。走廊里冷冷的灯,墙壁上无数的檀木相框,家人的合影,长辈的照片,曾经那样花团锦簇的相聚,中间夹杂有他的照片,还很年轻,笑时微扬着眉,侍立在父母身后。她漠然而缓慢的贴上去,玻璃的凉意侵入肌理,在玻璃与脸庞间,像是无数细小的爬虫,有蠕蠕的泪蜿蜒而动……

! [  d" w5 d* o

  打火机上细碎的钻粒嵌进掌心,微微生疼,她突然一扬手,将那打火机掼了出去,正砸在一只花瓶上,“嗡”得一声,花瓶只是晃了晃,忙有人走过去扶住。她冷笑:“今天又去良关做什么?我倒真想看看,良关有什么叫他着了迷。”

5 o: p7 `0 M* Q" B( t* W

  张德筠依旧不卑不亢:“先生今天去良关基地是公干,其余的详情,我们并不清楚。”


/ N) d" t5 [1 l+ X1 p

  “你们?”她冷笑了一声:“你们能知道什么?知道了也咬死了一个字不漏给我。别打量我不知道,你们就蒙吧,将我蒙在这鼓里,蒙死了我有人才会高兴!”


  d9 [- y, c) ?, T% J" v& j

  张德筠一言不发,她微微喘息,她知道她是失了体面,她以生俱来就应该守着的体面,这一切的表面光鲜。新婚第一天,她在双桥官邸聆听慕容夫人教诲——她对于那位婆婆,心中存了无尽的顾忌与敬畏,虽然那位婆婆,看起来也极为和蔼可亲,她端着咖啡杯,唇边犹带了一丝微笑:“人家说,如今做我们家的媳妇,如何如何的难,其实也不难,只要你记得‘体面’两个字就行了。”


4 U/ Y0 v3 {3 U% \

  她有几分惶恐:“还望母亲指点。”


! ^0 Z$ C( l' A# v- l. G0 r' L& U

  慕容夫人微微一笑:“何用我来指点你?你的祖父孟骧公,是清流中的领袖,声望最隆。先生在世的时候就常常说,容公乃是难得的毅直清正,宜为诤友。老三脾气不好,如今娶了你,我也放下一半的心。别的事情,你是聪明人,好自为之就是了。”

! Z4 P0 D7 @7 p) Q* b- _

  她一时下不来台,面红耳赤,连忙站了起来。亲友间自此传闻,说慕容夫人对她毫不假辞色,可见不得宠。她尽了全力去讨好这位婆婆,可是她待她客气而冷淡,不过在外人面前,还维持一个基本的礼貌罢了。


5 u! m' T& E6 M3 c4 o/ X* l

  这些年来,她唯一的用处,也就是在外人面前,做个摆设。就像那些法式的家俱,茶几上精美的西洋手法插花,紫檀架子上的成化斗彩卷叶纹尊,墙上挂的冯大有所绘《太液荷风》……是这个家族无可挑剔的一个摆设。


8 S. ]; m( D2 p; o2 q0 M2 T

  起初的那几个月,日子恍惚得像梦境一样。她像是到了神仙洞府,卧室里妆台随便拉开一只抽屉,满满的分格,里头一档一档,全是珠宝。寻常人家珍之藏之保险柜、暗格……但在这卧室里,连数十克拉成套的钻石项链,都是随随便便撂在那里。她虽出身世家,但祖父一生以清正自诩,并无多少财资,只觉得这个家如同传说中的所罗门王的宝窟,有着不计其数的珍宝。每到添置首饰的时候,自然有世界顶尖的珠宝公司送上目录给她挑,家传的更多稀世奇珍……那样璀璨的钻饰、浑圆的珍珠、绿得能滴下水来的老坑玻璃翠……衣帽间比仓库还要大,各种皮毛长短大衣礼服旗袍分类放置,专门有女仆管理她的衣裳,逢到要穿的时候,总要去查档,才知道哪件衣服在哪里……

9 e6 l/ p0 Z2 A, s

  梦一样的日子,那时他待她还算客气,一个星期总会有一两晚在家。偶然半夜醒来,总见着他徘徊在露台上,一枝烟接一枝烟的燃尽,低头想着心事……他削瘦得令人心疼……她的国学底子很好,小时候就跟着祖父念《四书》《五经》,清诗里有一句,说“如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6 \2 Q+ R! l2 O( V# J9 H2 x

  为谁风露立中宵?


' a+ K3 s  ^6 y$ h4 p& H& N  L

  她见过那女人的照片,美得倾国倾城。


# t7 z/ o, z; l: z

  提起来,亲友都交口称赞:“三公子夫人啊,美人啊,真正的美人。”


$ c. p: T3 Y6 |

  他徘徊在深夜的寒风里,是在思念她吗?

- S& z( k( Q  X' _( }

  那么,她如何争得过一个死人?


$ B; J3 H/ Z, {) ?0 `0 g/ E1 K

  廖廖可数的甜蜜时光,那样短,那样少。新婚之夜她忐忑不安的等待,一等便是大半夜,宾客尽散,他醉得人事不醒,几乎是被侍从官架回房间的。侍从室主任雷少功似乎颇为歉疚:“少奶奶,真对不住,那几位就是不肯放过三公子,三公子也是没有法子。”


* @9 c' e0 A/ q- S5 [, \( e" u, u

  她见惯了他穿戎装,现在穿着西服,静静的睡在柔软的大床里,安静得像个小孩子。雷少功向她微一鞠躬,退了出去。屋子里只余了她和他,听着他的呼吸,她忽然觉得安稳,万人景仰的荣华富贵都成了身外,唯她,如此真切的拥有他。


* L2 r" c0 [! @$ k: i

  替他脱鞋时,他终于醒来,突然就那样扑过来,抱住她,那样紧,那样用力,勒得她几乎窒息,他反反复复只会说一句:“素素,你不要走,你不要走。素素,你不要走。”


; w4 B  f6 Z2 K  N7 f% P- w. j

  有滚烫的热泪,那样猝不防及的潸然落下,跌落在他颈间,他全身都在发抖,连他的嘴唇,都在发抖。她做梦也不曾想过,他竟然会发抖:“你不要哭……”他就像碰上了滚烫的红铁,立刻放开了手,一直往后退,慌张退去:“我离你远远的,素素,我保证,我从今后离你远远的,只要你不哭。”

; X! \/ ]6 [  C; [

  她的眼泪无声涌出,是什么样的人,让他爱得如此艰难爱得如此深切,让他这样的天之骄子,如此卑微得只要遥迢的望见她不再哭泣,便肯心甘情愿呆在远处。


5 X1 u" |4 j9 X: _: r% d$ z" O

  她如何争得过?

$ u3 x. [$ ]. h  H4 t9 Q8 i; M* `

  何况,还有那样一个孩子。那孩子眉目生得出奇漂亮,人人都说那孩子像她的母亲,她知道那孩子是真的像,因为他偶然看见女儿,总是怅然的转开脸去。那孩子有一双幽黑似潭的眸子,清冽得令人不敢逼视,或者正因为这美丽可爱,又自幼失恃,被一双祖父母百般呵护长大,养成了最古灵精怪的性子。

  f( i# u6 Y; Z; d3 P' j" ]# @

  她辗转听说慕容先生犹在世时,侍从室私下有句话:“天不怕,地不怕,一怕腊月二十八,二怕囡囡不说话。”侍从官们为什么怕过腊月二十八,她无从知晓,但慕容沣溺爱这孙女是人尽皆知,若是她偶然大发娇嗔赌气不肯理睬人,那就是令整个双桥官邸上上下下头疼的一等大事。人人皆知她是慕容家的小公主,慕容先生与夫人的心头肉,自从慕容先生离世,慕容夫人寂寞之余,更加悉心调教这孩子。只是慕容夫人难讨好,这孩子更难讨好,初初见面,她眼中便只有敌意:“就是你嫁给我父亲?”


7 E) b2 _) L% M4 K  P

  那样咄咄逼人,她无端端心虚,连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这孩子会有如此凌人的气势。只得答:“是。”

; @6 Y5 y) s% E+ J7 o8 j, P" q! _- N: _

  那孩子微微一笑,刹那如天使般恬然,令她一时出了神——孩子的笑容那样甜美,她从未见过那样漂亮的孩子,那样漂亮的笑容——红菱样娇俏的小嘴,吐出的话却那样狠辣:“你别做梦了,父亲不爱你,他永远都不会爱你,他只爱我母亲。母亲虽然不在了,可她的灵魂永远在这里,就在这里!”


& K% a- U4 X: U' [

  字字掷地有声,不等她再说话,便掉转了脸,不屑而去。


# |" H! j# k3 T: l2 W( E& D- u

  她全身冰冷,站在那里,是的,她说对了,任素素虽然死了,她的灵魂在这里,无时无刻的不在这里,冷冷的看着她,看着她百般挣扎。哪怕她与他最亲密的时候,任素素也在这里,冷冷的横垣在她与他之间。她一次又一次在噩梦中醒来,满头冷汗,心跳急迫,四肢冰冷,满室萧冷的月光,照见偌大的床上,自己孤弱的身影。他在哪里?他在哪里?


# k1 j# s6 ~; F

  她不顾了,不顾是几点钟,一切都不顾了,拿起电话就说:“我要找他。”总机的声音恭敬:“是的,夫人,请问要哪里?”她声音尖利:“他在哪里?我要找他,你们叫他来听电话!他在哪里?他在哪里?他到底在哪里?”


. b' }3 A! D  a8 U$ C

  他在哪里?他到底在哪里?


6 Y, S3 _  S: @# m

  那天半夜,终于辗转找到了他,他的声音听起来遥远而模糊:“这么晚了,什么事?”她抱着电话,倾刻泪下如雨:“我害怕,你回来好不好?好不好?”

3 }: k/ [: {! n0 v/ P8 `( G  x

  他静默了片刻,她紧紧贴着听筒,仿佛籍此可以贴近他些,可以能够觉得贴近他些,听筒里可以听见他的呼吸,那样近,又要那样远,她几乎要哭了,只听嗒一声,他已经将电话挂上了。


$ C# e" Z8 [( N& r: m' B

  这样残忍,只留了一片嘟嘟的忙音给她,月光惨淡,照见她一只手,泛起青白的光华,夜色如水,静淡得令人心里发慌,她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卟卟,卟卟……她将手按在心口上,那里被人掏空了,空荡荡得叫人害怕,不,她连害怕都没有了,只有绝望的虚空。


/ G0 |( O# m' w

  偶然他也有待她极好的时候,有天她在书房里寻书,他从门口经过,远远的望见她,竟然向着她微微一笑。那一年他已经在参谋部任总长,职位越高,却越难看见他的笑容。黄昏时分的余晖从窗台斜斜射进来,一架架的书使得光影疏离,书房中晦暗不明,他笑起来那样好看,他身后过道里有一盏灯,照见翩然如玉树临风的身影。她的心猛然一跳,靠在书架上,手里的书也忘了放下,随手抵在下颌上。他就站在门口,语气出奇的温和:“在看什么书?”

' ^- a# M+ M8 P2 u  B- `

  她的声音也不觉低柔:“《太平广记》。”


  `$ K- d5 _! T2 L6 n% B. O% U% M

  他“哦”了一声,静静的立在那里,目光中分明有着莫名的依恋缱绻,近乎痴怔的凝睇半隐在黑暗中的她,他就在那里站了好久,他不动,她也不动,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别看伤了眼睛。”


6 J8 w1 p! _) ?) d/ Q6 [

  她忙说:“那我开灯。”


3 I: a/ R* Y3 t$ R. ~  g

  灯掣就在她手边,一打开来,天花板上无数明灯骤然亮起,整间图书室照如白昼,纤毫分明。她清清楚楚的看到,他的眼中有什么东西就在瞬间分崩离析。寒意渐渐的生起,他再次离她如万里之遥,适才的他与眼前的他根本是两个人,他转过身就不言不语的离去。

+ s: j: a7 }  z, t+ B% R

  就这样,算了吧。


1 _1 e! T- O  ?

  渐渐的,她也懒了,日长无聊,寻牌搭子打麻将,虽然老是输,但打上通宵,到晨曦微明时人人筋疲力尽,大家推牌散去,她眼皮直打架,回房就可以睡着,多好。


" t2 ]+ l4 P4 l! \; C

  一来二去,家里也热闹起来,相熟的几位夫人常来常往,和她关系最好的是吴夫人,她是吴司令的续弦,在夫人圈子里头是最年轻的一个,比她还要小上一岁,所以两个人谈得来。吴夫人生得娇俏甜美,和她一块儿吃下午茶,曲膝坐在贵妃榻上,懒洋洋的拨着腕上一串碎钻钏子,说:“你就是太老实了。”

8 M) I& e0 I4 [1 g

  除了吴夫人,没人用这种口气和她说话,慕容清峄在行政事务委员会虽只是副主席,但名义上的主席沈家平才资平庸,遇事先摇头,表明自己没有意见,素来有“沈摇头”之称。兼之年岁既大,又一直有肝病,一年里倒有大半年是在江山总医院住着。而慕容清峄还兼任着执行委员会的执行长,真正握着实权,任谁也看得出这其中的关窍来,她就听过人家的闲言碎语,说当年慕容沣让“沈摇头”当这个主席,摆明了是给慕容清峄铺平阳关大道,所以人人都是一口一个“少夫人”的恭维她。因了他的关系,恭敬的对着她。多可笑,一切都是因了他。

0 N, v3 W5 J5 B% P! E% S

  她垂着眼帘喝茶:“不老实又能怎么样。”


5 ~: {$ f- k# W; B. h0 P+ g

  吴夫人向她微倾着身子:“我听人说,前头那位更老实,可奇怪的就是上上下下都喜欢她。依我看,那也是个会拿腔作势的,据说三公子还降不住她,三公子要离婚,闹到慕容先生那里,先生一句‘不准’,反倒将三公子给驳回去了。”

4 z( B3 z" q5 ^# a! R0 \9 l# T

  红茶甜而馥的味道,留在嘴里却是一缕苦涩,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当然不让离婚,怎么可能离婚。”


* x( ^( L2 C  E, L

  吴夫人见她语气极不自然,忙安慰:“不想了,反正她也不在了,你只管安心,男人嘛,年轻的时候都是一样,等有了孩子,再过几年自然安份下来。”忽然好奇:“夫人那样喜欢孩子,一个判儿就像公主似的,娇爱的不得了,你怎么不生几个孩子,不说别的,家里总热闹些。”

. }8 \5 e! c& O

  孩子?她怎么可能生得出来孩子?她无意识的抚着右鬓,发间一枝红珊瑚的双结如意钗,垂着细细的红瑛,那样碎,那样凉,触在滚烫的脸上。她要算一算,才知道有多久没有见过他,是一个月,还是两个月?原来是一个月零二十六天,上次见着他,还是因为行政事务委员会的中秋招待宴,全体委员循例皆携眷出席,每年一度的盛大场合,他也只是派人知会她准备,自有人安排妥当一切。两个人在宴厅外碰头,然后相携入内,那样多的记者,镁光灯此起彼伏,外人眼里,怕不也是一对恩爱夫妻,神仙眷侣?


- }( f$ a! p: U+ w! p

  原来已经有近两个月没见着他了,那他上次在家过夜,是什么时候?是两个月前,还是三个月?既使回来过夜她也不一定知道,官邸这样大,他们的卧室又不在同一层楼,偶然看到侍从室加了当值,才知道是他回来了。


  P9 W; G5 u7 K; D$ j

  闲言碎语总听得到一两句,有阵子他很喜欢参谋部的一位女秘书,似乎是姓王?连吴夫人都忍不住向她提起:“如今那位王小姐可真不得了,听说三公子到哪里都带着她,两个人还在瑞穗住了好一阵子。”她倒并不在意,这么多年,多少也淡定从容了,他贪新鲜,凭是什么样的国色天香,顶多不过两三个月,照样抛到脑后了。她怅然的想,因为再怎么美,如何及得上任素素,那女子,才是真正的倾城倾国。有任素素一比较,其余的人,连她在内,都成了庸脂俗粉,所以他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9 u& g: z( ^$ G% |

  她只觉得痛快,多好,她赢不了,也没有任何人赢得了,除了任素素,只除了那个死人。


$ ~, F1 S0 U; y( z

  慕容夫人去世的时候,他就任参谋联会委员长已经数载,所以放眼望去,治丧时银山堆雪似的双桥官邸,真的是冠盖满目,繁华如流。虽然有专人安排,但无数细琐的事名义上仍得来请示她,一连大半个月,整个人好似掏空了一样,到了四七之后大出殡,那满脸的哀戚与黯然,根本并非出于假装,她已经没有半分力气来假装。

* ]. z5 _% v8 y

  车队在哀乐声中缓缓驶出双桥官邸,就在那一刹那,车身微微一震,她无意间转过脸去,这才看见身侧坐着的他,落下泪来。

4 U% D7 I) A) T4 Y. |

  她从来没有见过他哭,夫人是心脏病,凌晨发作,再未苏醒,在她赶到之后,他才从挽溪赶回乌池,等他到双桥官邸时,医生已经宣布不治。他当时默默无声,立在母亲的床前,过了许久,她才听他低低唤了一声:“姆妈。”似孩子般茫然无助,她知道那是壅南方言。他偶然抽空陪着母亲,母子二人都极高兴时,会说上一两句壅南话。她从来没有想过他也会哭,她本来以为,他生来就是贵胄公子,万众景仰的人生,旁人艳羡不己,却原来和她一样,百般光彩之下的一颗心,会在伤极痛极之后落泪。


, f9 d8 V( O2 q0 q; Y7 e% ~

  就那一瞬间心软,多年来的寒冰积雪,就此融得无声无息,她想,他也那样难,职位越高,越是忙碌,她几乎就未曾见他真正开怀笑过,人前的笑容其实都是虚的,而人后的笑容总带着一缕深重的倦意。


( _# |2 s' H( _  _* M- V4 @) B

  出殡之后不必再守灵,又过了月余方才见着他,那日正巧是他生日,他自回来后就没有吃晚饭,独自关在书房里,侍从室主任忧心仲仲,在走廊上踱了一个来回,又一个来回。她下楼看到了,不由说:“我去看看吧。”侍从室主任陪笑道:“不如请大小姐去看看。”她坚持:“将钥匙给我。”主任只得将钥匙给了她。


& w/ {' s! }; ^, t

  他连衣服都没有换,依旧是一身的戎装,坐在深阔的古董椅子里,整个人就似陷在那里。她放轻了脚步,走得近了,才发现他微闭着双眼,大约一回来就累得睡着了,一手撑着头,另一只手随便横在胸前,连手套都没有脱下来。窗帘低垂,又没有开灯,她悄悄在他身后站定,他呼吸安稳而平静,晦暗的光线里,什么都看不清了,他脸庞的轮廓是朦胧的线条,但即使再久时间不见,她也知道,她知道他眉峰的起伏,知道他鼻翼的阴影,知道他嘴角的弧度。她就像是贫人家的小孩,安静而奢侈的望着小贩手中的糖人,虽然从来没有得到过,可是它的每一分甜,她都知道。


4 o0 r$ Q! F# e3 G8 C! m

  她屏住呼吸,过了许久,才敢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按在他的肩头。他的身子微微一动,像是醒了,但并没有睁开眼睛,却反按在她手上:“素素?”

6 I& q0 u) m2 U2 \

  无处不在!


( r2 f- K0 J7 ?; n# X  n- }

  那个死人竟还是无处不在!这么多年,这么多年都不曾放过她!她猛得将手一抽,他终于彻底醒来,回头见是她,脸上并没有任何表情:“谁叫你进来的?”


4 {1 \3 D9 Y3 p; S# J% Q3 p. C% N

  她赌气说:“我自己。”他无动于衷:“那就出去。”完全一派对属僚的语气,她不知为何动了肝火,连声音都发冷发硬,就像溺毙的人最后的尖叫:“慕容清峄,任素素早就死了,如今我才是你的妻子。”他忽然冷笑,随手捋下手套往桌上一扔:“你最好弄明白,我从来没有承认过你是我的妻子,你不过是慕容夫人。”


0 y' f( G7 V+ W7 T! E4 l

  绝望的寒意一丝丝升起来,这么多年,这么多年,他到底还是将心里话说出来了。她从来不是他的妻子,但他也不必这样残忍的说出来。这样坦荡的残忍,就像再不屑多看她一眼,再不屑那些表面功夫,那些所谓“体面”。她最后一次的挣扎,也不过被他再次残忍的按下,她重新沉入那无边无际的寒渊,不能呼吸,不能动弹,四周都是刺骨的冷,无穷无尽的冷涌上来,将她淹没顶。

* O+ m6 P3 Z! ?) l/ j

  她歇斯底里的怨毒诅咒:“慕容清峄,我会叫你后悔,哪怕就是下地狱,我也要拖着你一起!”

, q* x2 b% {5 N1 h3 e

  他淡淡的一笑:“我早就在地狱里。”

, _8 \/ j* E" A3 c# Y$ d! [

  他在地狱里,那么她呢?那么她呢?

: G5 O$ }1 b& S8 o5 Q; G5 K

  她知道,自己也早就在那地狱里。


4 R& D, o3 E0 g9 L+ `  ]& t

  慕容夫人故去,所谓的“家”正式搬回双桥,老牌搭子虽然还是照样打通宵,但在双桥官邸里,人人都觉得有几分不自在,于是换到吴夫人家打牌。她本来闷极了才打麻将玩玩,因在吴公馆无拘无束,连牌瘾都大了,八圈打完一算帐,她赢了不少,霍夫人笑道:“夫人这阵子手气好,赢得我们落花流水。”吴夫人抬头一看墙上的时钟,不由哎呀了一声,说:“我约了教练学网球呢,叫我给忘了。”


" `0 [& w* H  W) ~% a6 R. P

  她与吴夫人说话向来随便,不由笑了:“就你还学网球?”


  a9 w( S: z+ t9 }7 A; Y& I

  吴夫人啐道:“别瞧不起人,教练说我学得不错呢。”又道:“反正没有事,大家一块儿去打球吧。”霍夫人与另一位赵夫人都笑:“我们打不动球了,不去了。”

7 ?) U- x: M( S- z" w- c

  吴夫人到底还是拖了她一块儿去,老远看到绿莹莹的球场上,有人正练网球,远远望去,身影极是灵巧。吴夫人叫了声:“唐教练。”那人转过脸来,微风拂动额发,春日的艳阳照得他一整张脸明亮照人。


7 T; C  |- \' N2 O/ \6 z- }

  她忽然微微有些眩晕,她想起许多年前,也是一个春风柔暖的艳阳天,祖父派人唤她去书房,刚进了月洞门,却正好遇见祖父送客出来。和祖父寻常的那些客人不同,竟是位翩然公子,长身玉立,丰采过人。一转脸看到她,不由向她微微一笑,微风拂动额发,春日的艳阳照得他一整张脸明亮照人。祖父拂髯微笑:“欣宜,来见过三公子。”


- ~6 ^/ J0 G6 ]/ X$ P

  中庭里有一本桃花,正开得灿烂如云蒸霞蔚,风吹过乱红如雨,落英纷纷扬扬,漫天漫地都是飞花,如梦如幻般,他踏着落花而来,含笑向她伸出手:“你好,我是慕容清峄。”

纵然这世间有风情万种,而我只对你情有独钟~


        

匪帮骨干

阮正东,我为你钟情!

Rank: 5Rank: 5

UID
525394
积分
1477
威望
1496 ❤
匪币
8089 枚
好感
15 ℃
贡献
25 ❀
精华
1

冬菇

发表于 2007-4-8 17:04:2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原帖由 红藕香残玉簟秋 于 2007-4-8 16:47 发表# r8 Z3 i( t$ o2 g" |7 b( ~/ ]
其实欣宜也是可怜人- E0 S  c$ Z, u5 S3 A6 Z2 ]8 s
2 q: C- P4 y3 e' l) e1 \$ C
痛苦的却是三个人
& m2 n# u8 |% i- y
恩,我很喜欢这个番外.# H0 ^# z4 ^1 d$ F- U) Q
欣宜是真的可怜呢.
纵然这世间有风情万种,而我只对你情有独钟~


        

Rank: 4

UID
525854
积分
728
威望
650 ❤
匪币
2734 枚
好感
292 ℃
贡献
1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4-8 18:34:08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可怜的人...竟然连替代品都不是 那令旁人羡慕的名分 又有什么用...
喜欢倚在窗边欣赏雨帘,喜欢躲在伞下聆听雨声,喜欢淋着细雨,陶醉于小桥、流水、人家...

匪帮骨干

阮正东,我为你钟情!

Rank: 5Rank: 5

UID
525394
积分
1477
威望
1496 ❤
匪币
8089 枚
好感
15 ℃
贡献
25 ❀
精华
1

冬菇

发表于 2007-4-8 18:39:18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原帖由 零雨其濛 于 2007-4-8 18:34 发表* s7 C! W# o- a+ w! u
可怜的人...竟然连替代品都不是 那令旁人羡慕的名分 又有什么用...

) F& A$ q5 ^# T+ u; |所以才和网球教练~也是因为那人给她的第一感觉像三公子,我真的挺同情这个女人.
纵然这世间有风情万种,而我只对你情有独钟~


        

Rank: 3Rank: 3

UID
525209
积分
292
威望
200 ❤
匪币
540 枚
好感
159 ℃
贡献
17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4-8 18:55:0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女人啊女人。。。。。。

Rank: 3Rank: 3

UID
526732
积分
270
威望
529 ❤
匪币
189 枚
好感
154 ℃
贡献
22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4-9 23:28:5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匪大的笔下大都是悲情的女人

Rank: 6Rank: 6

UID
526673
积分
4384
威望
4675 ❤
匪币
10016 枚
好感
602 ℃
贡献
66 ❀
精华
1

南瓜 甜点 HSH 射手 5周年

发表于 2007-4-10 20:14:4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苦命的女人啊~永远只生活在别人的影子里

Rank: 2

UID
526854
积分
120
威望
73 ❤
匪币
469 枚
好感
15 ℃
贡献
13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4-14 16:59:1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回复 #5 零雨其濛 的帖子

成为别人的替代品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啊...
- c2 K/ i, r) V苏樱就是最好的例子了....哎.
昨日种种譬如死
今日种种譬如生

Rank: 2

UID
525187
积分
52
威望
69 ❤
匪币
194 枚
好感
9 ℃
贡献
7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5-5 11:43:1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在感情中找替代品真是最伤人的事了啊。。。:Q :Q :Q
为什么结局没欢笑而是泪流满面?

Rank: 2

UID
526419
积分
124
威望
93 ❤
匪币
78 枚
好感
81 ℃
贡献
7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5-5 12:53:2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还不如做个代替呢,至少还有不是给自己却又是给自己的爱
Forget, sounds good.
Forgive, I'm not sure I could.

匪帮骨干

阮正东,我为你钟情!

Rank: 5Rank: 5

UID
525394
积分
1477
威望
1496 ❤
匪币
8089 枚
好感
15 ℃
贡献
25 ❀
精华
1

冬菇

发表于 2007-5-5 17:45:0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原帖由 Ruthy 于 2007-5-5 12:53 发表
2 N3 @3 g/ p5 [; Y4 W还不如做个代替呢,至少还有不是给自己却又是给自己的爱

- Y# ~+ W+ X+ j4 k( J" ~+ n+ R即使不爱,也比假装的爱好.: O3 Y4 v; d7 N- }% g
但是如果从来不知道给自己的爱是假装的,那也未尝不是幸福了.就像和妃那样,如果永远不知道皇帝爱着的是琳琅,那么她也算是幸福的.
纵然这世间有风情万种,而我只对你情有独钟~


        

Rank: 4

UID
527388
积分
734
威望
1052 ❤
匪币
1271 枚
好感
75 ℃
贡献
46 ❀
精华
0

LOVE 苹果 南瓜 芋头 甜点 菠菜

发表于 2007-5-6 10:49:3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越看越觉得匪大笔下得女人都活得好累哦!不过这番外是不是还没写完啊?

Rank: 1

UID
527317
积分
26
威望
51 ❤
匪币
139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5-6 23:00:3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应该是完了~~不过我很想看下去~素素也是迫不得已才离开的啊~~三公子应该很后悔的
很多时候我们放弃,以为不过是一段感情.到了最后,才知道,原来那是一生.

Rank: 1

UID
526022
积分
62
威望
104 ❤
匪币
386 枚
好感
9 ℃
贡献
7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5-7 20:06:0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他忽然冷笑,随手捋下手套往桌上一扔:你最好弄明白,我从来没有承认过你是我的妻子,你不过是慕容夫人。”     * v! ~2 \) B6 k9 t9 |5 a: T& q) z* I
哎!~心酸酸的  ( G4 u3 ]8 B+ s8 Q& f. n& T+ R: ^
这个番外很有味道呢!`
要简单的,平凡的  幸福

Rank: 1

UID
527120
积分
26
威望
48 ❤
匪币
159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5-9 12:05:47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唉,匪大笔下的女人都是痴情苦命女哦~~~

Rank: 2

UID
526881
积分
99
威望
103 ❤
匪币
280 枚
好感
32 ℃
贡献
9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5-15 19:33:48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这是个可怜的女人.  ]# g; p9 y' F

6 t1 `6 v* R9 F6 v6 B, z) v( K不过只是慕容家族的摆投而已...本来也不算什么.昏昏然过完一生也罢了) L: @) `1 K. }" f

% O! w: ~, j2 e5 x7 o; c可惜的是她爱上了不该爱的他...注定是悲剧..
4 R  Q1 @0 m" N: U8 R: w2 U . [8 Z" C3 c) y2 t6 x/ t
寂寞无助的心情他不愿意去了解.甚至爱的资格也吝啬不给她..4 l- `  A6 S0 H) T% q4 }0 H2 d3 ~
& D$ P7 c- A1 b
(漫天漫地都是飞花,如梦如幻般,他踏着落花而来,含笑向她伸出手)----就让一切存于梦境里罢.
( r* U8 C3 _, }! t; ~: r) W% R( z
, Z; ~$ \$ Q. y; J  f - U5 p) R5 }$ Z! @/ h/ h

Rank: 3Rank: 3

UID
527389
积分
228
威望
272 ❤
匪币
1084 枚
好感
15 ℃
贡献
16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5-19 23:11:0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恩恩9 z* x! o$ Z: l* @2 j2 x
总觉得匪大的文很现实又很虚渺~~5 A4 A& ?7 N3 a* P. h% i" V
不过.喜欢
注定——匪我思存《千山暮雪》5月中旬震撼上市   

Rank: 1

UID
526322
积分
70
威望
97 ❤
匪币
126 枚
好感
9 ℃
贡献
7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5-20 23:30:28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可怜的女人,何苦守着不爱自己的男人

Rank: 2

UID
526163
积分
89
威望
146 ❤
匪币
213 枚
好感
16 ℃
贡献
7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5-21 21:15:3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还不错       ..
- h$ a5 P4 Z5 ?7 G% }1 s; @1 }6 Y
8 k, U& u  h! b: l( N# q- k一件漂亮的摆设   ..- ?* `: ^9 i0 ~/ c  b# K8 s9 T1 W
呵呵...........

Rank: 2

UID
526545
积分
82
威望
120 ❤
匪币
460 枚
好感
9 ℃
贡献
7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5-21 21:26:28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女人,可怜的女人1 I: ?, f3 _. c
:'( :'( :'(

Rank: 3Rank: 3

UID
525288
积分
385
威望
393 ❤
匪币
1593 枚
好感
17 ℃
贡献
15 ❀
精华
2
发表于 2007-5-21 21:41:2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看书时对她是讨厌,但读过这篇后,觉的原来每个人都可以当故事的主角啊:loveliness:
7 u. |+ D* t9 `& C* [有时一个不起眼的小配角,其实她跟故事中的主角除了描写她们的文字有多和少的区别,其它,比如情感,比如她的经历一点都不会少与主角,现实生活中也是这样的吧,往往在一些被身边其他的人掩盖了光芒的人,她们很可能有着不输与任何人的能力,只是上天常常让它们只能留在自己的心底:lol
太美好的东西总是留不住,不过总有些幸福是真实的~~

Rank: 1

UID
527656
积分
47
威望
76 ❤
匪币
219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5-22 10:46:3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唉,匪大笔下的女人都是痴情苦命女哦~~~2 L: v* g: P$ r8 ?! m
; a3 ]7 E- s- g1 l0 s
---------------------
' Y1 q% ]' g0 g4242,看得那个纠结啊
谁知什么可以笑着忘记

Rank: 2

UID
527358
积分
118
威望
177 ❤
匪币
335 枚
好感
21 ℃
贡献
10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5-26 21:21:3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看了这个...更加明白三对素素的感情..." N/ Z- d+ x9 L) T% a, K/ r/ W! D" U
还好后来两个还是破镜重圆了...- ^- ]2 _5 {) z3 t3 L  K: C
应该算是 圆了吧?
你是滴水的沉着 你是落花的幽柔

Rank: 3Rank: 3

UID
527389
积分
228
威望
272 ❤
匪币
1084 枚
好感
15 ℃
贡献
16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6-21 12:11:4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他不爱她,为何又要娶她?
6 L' G) y7 \2 i/ d5 b弄得两个人都不开心????
注定——匪我思存《千山暮雪》5月中旬震撼上市   

Rank: 1

UID
527430
积分
28
威望
47 ❤
匪币
160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6-22 18:08:1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有缘太短暂( _# \# N; }/ R4 c
比无缘还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匪徒家族

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匪我思存官网 ( 京ICP备09033787号-1 )  

GMT+8, 2019-1-16 12:52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