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89991|回复: 0

[短篇] 《饮食男女》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UID
526097
积分
249
威望
303 ❤
匪币
671 枚
好感
19 ℃
贡献
13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4-8 13:26:1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其他系列
详细描述: -
他与她在夏威夷美食节上偶遇,他们当时相中了同一份水果沙律。他绅士风度的让给了她,于是攀谈起来。其实两个人都是饕餮,一拍即合,倾盖如故。
. Z0 e( v! y  s4 h7 m0 B2 X2 e7 L
他们交换了手机号,他的写字楼距她上班的地方也不远,晚上下班后他经常约她去品尝美食。不久他与她都爱上吴越人家的和合排骨,妙的是他喜欢吃的是椒盐排骨,而她喜欢的则是酥炸响铃,配合默契,天衣无缝。
* S; {  |+ R4 M( s
+ S% Y; B3 P% b" Q1 f- I- Q吴越人家总是清清净净的,没有一般餐厅的喧嚣嘈杂。幽幽的走廊,墙上的字画,粉墙青砖……赏心悦目的美味珍馔,两个人无言相对,她渐渐从办公室的紧张里回过神来,而他是一流的食伴,味蕾与美食的接触妙不可言。- R5 y7 e( x5 a% B! e' U- c

7 F3 ?1 u8 S/ o渐渐的,中午他也邀她出去吃饭,他不能忍受粗制滥造的便当,她亦是。时间匆忙,可是就着虾皮贡菜吃一碗罗汉净素面,亦是令人回味无穷。他与她几乎吃遍了所有有特色的餐厅,他对美食了如指掌,连阳春面也知道是街角拐弯第二家的最好吃。周六带了她开车跑到另一个区新开张的餐厅试菜,他们乐此不彼。
% \: Q& T2 U, @/ ^' B& A1 z
5 ~, @7 i+ {6 R) p( O% \% l8 k他与她还是很少说话,忙着吃东西。偶尔交谈,说的也多是菜。他挑剔得厉害——对于吃的东西。他一尝即知是大厨还是二厨在掌勺、盘中神户牛排的牛肉,是否货真价实从日本空运过来。她在心里思量,为他洗手做羹汤的人,一定要非同凡响,才应付得来。
% V7 Y6 Q8 C3 V& N; ^4 v3 Z" M% X% O# Q, c
那天他们去吃金枪鱼生,她吃掉了两客,他忽然笑起来,说她是他见过的食欲最健康、吃相却顶中看的女人,和她吃饭最易令人食指大动。她也笑,天天和他一起吃饭,从没听过他说这种话,她说她以为他忘记她是一个女人了。6 M" [2 p& `; d$ b7 l# a0 O4 L! p+ I
9 W5 l* w+ ?( Z/ [; Q; B7 V+ _3 K. Z
他说:“怎么会?”4 z* ?3 x/ Q, S
& L5 @. }% y! x, h
脱口而出后大约有点后悔,停了一下,又笑笑。她压根没往心里去,她知道他是什么人,同事老看到他的车子在楼下,一五一十全在茶水间里当了谈资。这两年IT新贵如日中天,只是没料到她们连车都认识。有女同事说:“哎呀,天天看到他的车子在我们写字楼下面,肯定在等女朋友下班,不知道我们楼中是谁这么有福气,可以灰姑娘变公主。”
/ }) I( F4 V9 s8 r  T7 ~% X/ `" H% g
有人说:“他有太太。”
6 {; B% z9 k. Z. |" a8 u% {4 @# c8 Z5 i+ ]; b/ U2 G
“离婚比结婚简单多了。”2 Z( y9 @& R: r; W/ ~" D5 J/ s

# ^: `+ r) H! l( S, T. Q* b6 D9 x1 X确实,这年头只怕离婚还没有一盘地道的蟹粉狮子头的做法来得复杂,可是她一贯不染指残羹冷炙。
: I, I7 X  `3 G0 s5 o
$ ^5 C2 S% Y0 z: ^3 K) X她最喜欢吃完饭后到真锅,喝一杯它们招牌的炭火咖啡。这天大概生鱼片吃得太多,她的胃有点隐隐的不适。他去买胃药,她没有阻止他,由他去了。她一个人坐在咖啡厅里,绿色皮面沙发,褐色的镶边,她那天正好穿着黄,玻璃窗里都看到自己面色憔悴。她茫然的捧着咖啡,仿佛捧着烫手山竽,呷一口连忙放下。没等到他买来胃药,她就走掉了。  R# A9 Z" }& V0 j* B9 K

; J& U% l$ W4 \; C0 _半路上手机响了,是他的号码。单调的铃声一遍遍的催魂夺魄,她终于还是没有接。6 h+ D& B2 g% @- V' R

7 `, @2 C' i! p: z回到家里,胃还是不舒服,也许该吃点热东西压一压。她打开冰箱,里面只剩了几只鸡蛋,只能为自己煮一碗甜蛋。
# a! k! b, _: I* M3 P$ K( s$ y; ]. E: P
蛋煮老了,糖又放得太多。尝了一口再也吃不下去了,她叹了口气。3 w4 R! y+ P, W% f& u3 C9 @) z
  I2 X# p4 V6 P$ L3 i! I
手机又在响,这回她接了。
0 F# A' ^, S" j( T
. Y* Q+ _6 p0 r3 x“怎么啦?”8 ~0 u& p5 j/ K3 [, x
% q: g3 t* h! Z4 w8 J
“突然很不舒服,所以回家了。”
  d/ Y( e( k& z8 F+ Q7 x# n- Z; K6 h* V* n5 H  g" [
“还是出来吃点热粥吧,或许会好一点。”
2 V+ d6 S# c+ Z, m+ \$ O7 X) S1 ]% i' j
他知道最地道的广东粥馆。8 |  v4 d" a2 w. d* p3 `4 E

7 F+ \/ u* f: u% P2 Q$ f/ l桌上白瓷碗里,甜蛋仍在浮浮沉沉,仿佛拿不定主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匪徒家族

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匪我思存官网 ( 京ICP备09033787号-1 )  

GMT+8, 2019-1-22 19:37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