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245738|回复: 3035

[其它] 一海悠蓝——庆祝官网三周年 [复制链接]

管理员

举世无双滴亲妈!

Rank: 12Rank: 12Rank: 12

UID
525119
积分
2446
威望
2361 ❤
匪币
358232 枚
好感
1183 ℃
贡献
214 ❀
精华
7

十周年1 十周年2 5周年 湖北匪徒 摩羯

发表于 2010-3-9 18:13:1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众生繁华
详细描述: 官网生日快乐!别扭男和别扭女的故事……大虐慎入……坑慎入。幸福是什么,幸福就是春暖花开的时候看虐文。
  悠蓝没想到会见到斯绪,就在会议室里。当时研发小组的负责人正头头是道讲解着PPT,所有人注意力都非常集中。会议室里安静得能听见鼠标点击的声音,因为遮光帘全都放下来,所以黑暗中只能看见幕布上的白色微光,偶尔一闪。这时候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推开,走廊里的光亮瞬间照射进来,门口站的人因为逆光,完全看不清楚他的脸。悠蓝当时没有戴隐形眼镜,只模模糊糊看到进来大约三四个人,孙经理亲自起身寒喧,PPT自然暂停。她拿起自己放在桌上的眼镜戴上,身后的孙经理已经替她介绍:“这位是致远国际的CEO斯先生。”
8 A8 o! h  G3 f! h  悠蓝微笑:“斯先生您好!”
/ v& Z0 w% V( W+ g  斯绪同她握手,他的手微凉,几乎没有什么温度,很快就松开,然后继续与她的下一位同事握手。秘书和助理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明明是众星捧月的样子,看上去却依然和蔼可亲。他与双方负责人交谈,询问一些技术上的问题,得体的微笑,简短而明了的发言,主题是给全体技术人员鼓劲,会议室里一派融融的气氛。他的到来就像一针强心针,让所有人亢奋起来,觉得这个项目一点问题都没有,有也不会是大问题,即使有小小的问题,大家也会搞定给他看。短短五分钟,会议室里的一切都已经完全转化为昂扬斗志。
( W  T0 ^, x; u. ]) D0 W  斯绪走后,孙经理的小助理忍不住低声:“哇,终于见到斯绪,原来世上真的有这么完美的男人。”- t* ?3 W, |) I( {5 {  M
  完美?
5 p9 g+ p. ^8 M  当然完美。
/ }( q/ U0 n  j# Y/ j# h  斯氏家族的继承人,一表人才,五官端正,身高185公分,还是不穿鞋的时候。爱好天文,对音乐和美术都非常有造诣,精通三国语言,能阅读拉丁文典籍。名校双学位,哈佛MBA。致远国际的CEO,入行七年,主持过两次著名的并购,随便跺一跺脚,整个行业就要跟着震三震。
: \; |5 B9 a( I+ T) @  每当她将这些形容词和名词和定冠词在心里默念一遍,都会觉得斯绪根本不是人。" g4 b$ V& A7 Z1 P. ^! H
  幸好是不是人,都跟她再没有半分关系。; B3 n2 m* V0 M! a: {
  开完会跟同事一起下楼去,悠蓝突然想起来,自己的眼镜忘在会议桌上了。
. }9 Q# S0 d! H/ y! c- m& J  这么久了,还是不习惯戴框架眼镜,走到哪里就丢在哪里,光在办公室就不见了好几幅,这幅眼镜她要是再丢了,可没时间去配。所以跟同事打了个招呼,她就重新搭电梯上楼去。; D. y5 C! H! M) L, I, u
  到了三十五楼还是有点发愁,因为走廊几乎是一模一样,一条朝左一条往右,那些门也全是一模一样,完全看不出哪扇是他们刚刚出来的会议室。
. \$ J8 _, C! s! G+ h  连个标志牌都没有,堂堂的致远国际,业内偌大的金字招牌,细微之处竟然这么不人性化。. _9 y4 e2 I! @8 o3 Y+ K3 m
  她一边腹诽一边沿着走廊往前走,努力凭印象寻找着会议室的那扇门。这里的门全是光亮照人的黑胡桃木,配着黑色的大理石地面,一派肃杀之气。果然凡是有斯绪的地方,都会这样冷漠古怪。拐过弯后她觉得这个地方有点眼熟,应该是来过,所以谨慎地停下来,应该就是这里吧?
: d) _8 i/ C& I9 S0 Q" |  f1 c  她伸手轻轻敲了敲门,没有任何反应。毕竟会议刚刚开完,现在里面应该是空无一人。
1 }- _! k2 c* J. g- Q  转动门把,她探头张望。
. \# X( M6 a8 u. {/ _  这一望,就有点傻了。
4 B! W$ r" r3 |- |6 S/ g' O6 ]1 c  原来这里根本不是会议室,不仅不是会议室,而且是一间办公室。灯光十分明亮,偌大的空间,白色的沙发围着黑白两色的地毯,因为近,她能看到沙发上是个男人,一手拿着摊开的很大一张纸,另一手好像拿着笔,而他应该正直直的盯着她。
( ^6 C, ^+ }9 F5 l  悠蓝倒抽了一口气,有点慌乱,但很快也镇定下来:“对不起!”
. g1 s0 N* ?* _" ]6 B' D  正当她打算转身逃之夭夭的时候,却听到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大嫂!”! v8 \& U( l1 n1 G3 u1 s! R
  悠蓝的身子不由得僵住了,握住门把的手也濡出了汗,而沙发上的男人已经放下那张大纸,起身走过来:“没想到是你。”
# y4 s" w: ]8 N$ S  悠蓝转过身来,几乎是挤出一个笑:“斯先生您好。”
' E' p& }1 a: W9 h. c* W6 c  隔得太近,能清楚的让她认出这是斯峻,他语气似乎十分轻松:“怎么这么见外?来大哥办公室?”% }( A6 h7 h) y1 `, ^
  “不是。”她觉得多说无益:“会议室在哪里?能不能带我过去?”
4 Q' o* z  X# W5 y4 H+ l! Y$ H  “当然可以。”斯峻非常有风度的替她开门:“在这边。”# e  K  ^6 f: ^4 o4 V) T% l
  跟着他穿过很短的过道,绕过一扇屏风,然后斯峻很有风度的推开门,悠蓝没有戴眼镜,只觉得一片亮晃晃,全是天花板上的灯,满天星似的灯倒映下来,照得人无所遁形,整个会议室的人都回过头来看他们。8 F. `$ X# X5 U2 N
  悠蓝忽然觉得不寒而栗,隔着这么远,即使没有戴眼镜,她也本能的感觉出,会议室里有斯绪,而且斯绪正看着她。' E( A* A2 {3 W$ e' Y4 _
  他盯着她的时候,她总会本能的觉得不寒而栗。
2 u/ V4 n/ Y3 e% }, m/ @  “那个……”斯峻已经开始吱吱唔唔的解释:“大哥……她说要来会议室……”+ V) P" Q$ l  ?8 p# E  D
  悠蓝只想捧着头呻吟,她的确是要找会议室但绝不是要找这一间……这间会议室大得像殿堂,里面坐着不少人,放眼望去一片黑乎乎的影子,但鸦雀无声,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O5 u9 ?! T, d3 ~! h
  悠蓝视线里一片白花花,主席位上那个朦胧的黑影大约就是斯绪,可是太远,什么也看不清,只听到他冷淡而客气的声音:“你们去我办公室等我。”
* y1 @, T' ?0 a) J4 m9 l. \. k+ w8 Q2 F4 C  斯峻赶紧的答应,悠蓝跟着他忙不迭退出来。她说:“我不是要找这间,是想找比较小的那间,我刚刚和你们IT部门的人开过会,我的眼镜忘在那里了。”- _' W. P, i' B
  “大嫂你现在戴眼镜啊?”
/ W% f; A  g% f9 U3 E# c% n1 z  她“嗯”了一声,斯峻一边在前面领路,一边笑着说:“你和从前有很多地方不一样了。”
( R$ Q5 ]/ D6 f* q# @  是么?
* v, I: j0 o/ w8 N0 i0 I4 Q  他们终于找到那间会议室,还是斯峻首先看到会议桌上的眼镜,拿给她:“是不是这幅?”8 U- g: z; P# M' M
  戴上眼镜后整个世界都清晰了,连斯峻的五官都清楚了。虽然斯峻和斯绪是同父异母,可是长得十分相像,尤其是眼睛,但斯峻的目光中更多的是捉狭:“这下惨啦,闯进去被大哥逮到,咱们乖乖过去等他吧。”
+ h4 h8 N5 D1 R6 `# F0 e' S  不,她不想去斯绪的办公室,一点也不想。于是推脱:“我的同事还在楼下等我。”6 f8 f1 i. u8 W2 v0 x6 e  L6 I: S
  “啊?是么?要不先打个电话跟他们说一下?”斯峻还是一派孩子气,笑着问:“大嫂你现在都上班了?是在哪里上班?”
! P% y; N4 n7 M( h6 g3 n  D  “软件公司。”她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葛太久:“我还得赶回公司去,要不你替我跟他说一声。”
' S: p9 N5 w# u/ V7 u/ O  斯峻一脸犯愁:“大哥会骂死我的,他开会很快的,我们等他一会儿好了。大嫂,你别让我难做嘛!”
* m/ j  f3 w2 \3 c. s/ [  悠蓝抿了抿嘴:“你以后别叫我大嫂了。”/ f* m4 Q9 a2 r4 T. h* a
  “你们是分居,又不是离婚。”斯峻说:“大哥是鬼迷心窍,一时迷糊,你不要和他计较。”
; R* U$ \1 |: d8 i5 Y; G0 X  鬼迷心窍,一时糊涂……斯绪曾经说过:“我是鬼迷心窍一时糊涂才会跟你结婚!”0 @$ H8 h1 [' `9 e% O
  他说得很对,太对了。7 Z% L  G2 _1 a7 t6 g
  这时候斯峻的手机响起来了,他看了看来电显示就告诉她:“是大哥,一定是问我们现在在哪里。”3 G: ^( B" Z* b$ r5 ]  x" ~
  不论是在致远国际,还是在斯家,没有人可以违逆斯绪的话,连最受宠的斯峻也不例外。斯绪明显在电话里责备他了,他听得垂头丧气。挂上电话没过一会儿,会议室的门被推开,斯绪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 A" Z) e+ z2 W. q5 K  斯峻见着他几乎是恭恭敬敬:“大哥。”
3 H) v- @3 \2 r: [: i1 O1 u! j  “你可以走了。”
# ^  v; d, J! I3 X" {( M  斯峻如释重负,临走还在斯绪身后向她扮了个鬼脸,她可笑不出来。& a* b0 b+ `- ?5 W$ k
  对着斯绪,没多少人能笑出来。" D4 W3 I6 W7 d! A1 ]+ _
  他并没有正眼看她,自顾自拉开一张椅子坐下,声音里透着一丝难得的疲倦:“说吧,你到底为什么想见我?”
. S/ B5 I4 E! R' Y6 t9 q  不,她并不想见他,一点也不。所以她说:“我来是因为工作……”
) `6 i# A% r+ n  l. L  “斯峻还是个小孩子,我不希望你今后再利用他。”他似乎很放松的靠在椅子里,语音中却透出无法言喻的森冷:“我警告过你,离我的家人远一点!”# B% o- p0 ]4 N' A" e
  “我没有利用他……”8 L+ N3 c1 T! Y0 L% r2 c& \
  “不要在我面前装出这种楚楚可怜的样子!”他嫌恶的如同看到一条毒蛇:“别忘了你曾经做过些什么,我不希望你还在我面前演戏。”: m" p1 y* N8 a* f' M  ?. S2 A
  “斯先生,我很抱歉。”她稍微停顿了一下:“我来这里真的是因为工作,后来我的眼镜忘在这里了,我回来找眼镜,遇上斯峻。这一切真的只是偶然,我没有存心。”
  |6 y& m& [) X  Y6 W' ~, h  “哦……忘了你的工作。我想问下,我每个月付给你那么高的赡养费,你为什么还出来工作?尤其是为什么,你所在的软件公司,恰好负责这个程序的开发?”1 B% M- J8 M% A5 c0 R
  她终于忍不住了:“斯先生,这个项目是致远国际招标,然后我所在的公司中标。中标之前我不知道我会参与这个项目,如果你要怀疑,请怀疑致远国际的招标部门,因为是他们选择了我们。”
6 h* K6 \& H% t. Q0 U$ f  “我不想跟你在公司吵架。”' z7 K9 H3 k8 x+ ]" Z
  “我也不想。”她很快的说:“分居协议还有三个月到期,麻烦你再忍我三个月,我们很快就可以离婚了。”
# i( L- ^& S) W. g; j  他终于笑了笑:“真高兴你对我们婚姻的认知与我如此一致。”
4 D5 d3 U1 s" T0 K/ d  三个月,还有三个月……2 }4 t$ f- o. T
  真快,签协议的时候还觉得两年很漫长,而如今一共还有91天,2184个小时,131040秒……然后他们就真的再无半分关系,从此天涯陌路。2 }9 f# g( S7 y0 V  b- S6 v: p
  车窗外的街景一晃而过,出租车司机在听着广播,打进热线的听众絮絮的讲述自己初恋的故事,主持人唏嘘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她头有些痛,倚在车窗上,车窗玻璃当然很脏,无所谓了。
" T7 r" h) H# O- Z' k" _# I  从斯家搬出来她改了好多习惯,从前的洁癖似乎荡然无存,她学着适合这个世界,没有谁是豌豆公主,离开了城堡总得活下去。所以她到处发简历找工作,给中介打电话租房子,跟难缠的房东讲押金,水龙头坏了她自己修,她甚至还学会了煮饭,只是煮得不太好吃。有时候下班回来累极了,也叫外卖,肚子空空的时候,再垃圾的食品也吃得进去。0 o% g9 q  }1 P' z( I# Y) \7 `2 Q
  睡着之后,她甚至不再梦见斯绪。9 t1 ~4 |! w/ P; s% k% V- c
  她爱了十年的男人,从十六岁到二十六岁,现在终于梦醒了,她一无所有。9 P" G0 c. x% g/ n, |6 d
  晚上跟玫瑰吃饭,她问:“上次你说的那个张医生,现在有女朋友了没有?”0 g0 l  p; c& o& T! O' ?
  玫瑰只差没连手里的勺子都扔了:“哎呀悠蓝,你终于想明白了?离婚算个P啊,斯绪算个P啊,好男人多了去了,张医生还没女朋友。回头我就替你约他出来,见面聊一聊,没准特别投机。”4 s# ~, n( k) N0 R
  “你要跟他说清楚……”悠蓝低头用叉子拨着牛排:“我是离过婚的……”
2 [& ?/ B$ _) r% c0 x8 q* k8 h  “离婚又不是死罪,那张医生不也离过婚么,我都替你打听过了,他前妻是因为跟一个老外移民,所以才甩了他。其实张医生人可好了,他前妻完全是有眼无珠……” 玫瑰显得兴致勃勃:“我晚上就给他打电话,明天正好周末,大家出来见见。”8 a- r/ o" k5 W. C6 v# A7 f
  悠蓝生平第一次相亲,觉得非常拘紧。玫瑰替她挑的新衣服,在试衣间里她担心的问:“会不会太粉嫩了?我都26岁了。”1 h3 o8 ^+ H2 t% b
  “我的天啊!”隔着试衣间的门,玫瑰只差哀叹:“海悠蓝小姐,你是26岁不是36岁,再说你看看如今36岁的女人,哪个不是光鲜照人花枝招展?你成天关在办公室里写代码都写傻了吧?”
+ d3 ]  y9 q! E  软件公司氛围比较宽松,上班对着装没有太多要求,他们经理平常也就T恤夹克,偶尔见客户才换西装。公司本来女同事就少,大家都是素面朝天,卷起袖子干活的时候跟男同事没什么两样,这半年她没添过新衣服,所以对着镜子总有点不自信。: B3 p  ]7 W$ X
  “挺好的!”玫瑰替她弄弄头发:“把头发重新烫一下,简直像芭比娃娃!”
: ^8 ~  Y# Y6 l# z8 z  D. B  哪有26岁的芭比?7 w8 K! `# M& x1 n' g
  不过做完头发后确实有种面目一新的感觉,自己也觉得不错,看来专家说得对,改变发型会增加女人的自信。
3 c0 M/ |4 |! }. n5 A  和张医生约在一间西餐厅,玫瑰说:“人家可有诚意的,这间餐厅很贵的。”- e1 L$ K: N- D  L7 D1 Z
  “贵就是有诚意啊?”
/ q0 k* W: h0 {  “一个男人肯为你花钱,那就是尊重你的表现。”玫瑰忽然想起来,马上又补上一句:“你那个前夫斯绪除外。”
  M. j" _7 B/ a! B0 H5 _6 }  悠蓝笑笑,斯绪也没为她花过钱。虽然她用他的附卡,但帐单都是由他的私人助理来结算,每个月有额外的零花钱,放在梳妆台的抽屉里。一迭迭粉红的钞票,如果她拿走一叠马上会有人悄悄补齐。可是他从来没有买过东西给她。+ I, z4 j' b, G. _8 f1 f
  张医生比她想像的要年轻,人很开朗,一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你好,我是张进饶,你一定就是悠蓝吧?”
3 I0 W/ v. i- k$ l9 ?2 }6 C  “是,我是悠蓝。”她觉得放松了不少,因为这位张医生明显是个很随和脾气很好的人。
. E* v% U0 V& F9 }7 u7 M3 V  “海这个姓很少见,不过海悠蓝这个名字真好听。”. s! J/ f, t& C
  悠蓝有点脸红,被一位男性当面这样恭维,她没有太多经验。恰在此时侍应生过来点餐,借着看餐牌才混过去。她点了招牌牛扒,前菜和汤交给餐厅去配,吃西餐就是这点好,不用太纠结点菜的问题。2 V2 U6 O8 r/ o
  两个人边吃边聊,张医生是儿科医生,明显非常喜欢小孩子,讲起自己的小病人总是眉飞色舞:“然后就在口袋里放好多巧克力,这样随时就可以变一块出来给他们,于是我就成了刘谦叔叔第二……”
' V' }. J. v3 o% o% c% y  她听得津津有味,连一堆人进来都没有注意,直到有人叫她的名字:“悠蓝?”
% c1 m+ y8 Y0 }+ Y& p6 [  她回头一看,吓得连忙站起来。; M- ]5 T( Y3 T' r1 k  V5 Y; e( t1 \
  “爷爷。”她连声音都低了几分,垂着手毕恭毕敬。
* `2 u4 l& n9 ?! y0 m, X- @  K  “和朋友在这里吃饭?”白发苍苍的老人却有双鹰般锐利的双眼,与其说斯绪像他,不如说斯家人都会无意流露出这般桀骜的一面,或许因为他们习惯了从高处俯瞰,将芸芸众生看得如蝼蚁般平凡。就像现在,悠蓝觉得自己无所遁形。. l! J; V1 f1 {; @7 y
  “斯绪怎么没有陪着你?”老人的表情与语气都非常和蔼:“他又加班?”
( u& R- @) ^+ ?; b7 W' P* c  悠蓝不由得吱唔:“呃……是……”8 U9 F  l/ J4 N
  “不像话。”老爷子声音并不大,也听不出来生气的意思,只问:“电话呢?”
9 r# |! ~( Y  s( Z9 b. {" l  k  斯峻从后面乖乖递上自己的手机,老爷子却没接:“你打给你大哥,叫他过来。”
5 F$ s5 m  r9 \" _  悠蓝连大气都不敢出,今天晚上明显不是她的幸运日,张医生已经被冷落在一旁,她完全没心思想别的,只在苦苦思索怎样应对即将到来的暴风骤雨。/ {' I, G& r/ P- v! r
  斯绪会以为她蓄意。
, R8 g/ V- m# x1 b$ r6 C/ b  不论她做任何事,他都会认为她是处心积虑。尤其今天晚上遇见爷爷,他绝对会把所有的事算到她头上。
* ?$ U; Z. J7 B% X  M# C  u5 D8 F+ D  她忍不住叹了口气。! p" k( I1 M% y. ?
  手机响了一下,是短消息,她悄悄低头看。竟然是桌子对面张医生发的,他问:“需要帮忙么?”) ?& J: W# h7 u4 l
  她心里一暖,回了条:“是我前夫的爷爷,他还不知道我们离婚的事。”4 z2 c  ]$ R5 m2 ?9 O
  他回了一个简单的“噢!”彩信附着一张挺可爱的动画,是只肥肥的小猪,还有酒窝。
5 `8 p; |7 R! _- T  如果不是斯绪马上要来,她几乎都要差一点笑出声来。
/ w6 _$ i: t3 j2 h0 y0 l  p  斯绪比想像中来得要快,一进餐厅她就感觉到了,这男人气场从来强大,任何地方只要有他,便立时会成为他的地盘。服务生带眼识人,一路很殷勤的引他进来。
7 _, g3 c/ p4 _+ x9 S! i4 ~9 g" [  他在老人家面前不卑不亢:“爷爷。”9 _# ^$ W/ U8 O5 P4 W( N! X; o4 q
  “哼!”老爷子连眉毛都没抬,全世界只有他敢给斯绪这样的脸色,悠蓝突然觉得其实这祖孙俩像到了极处。或者,斯绪修为尚浅,还没有爷爷那般老辣,于是他的张扬有时候会稍带跋扈,是习惯了在自己的王国里所有人都围着他为中心,于是不再顾及任何意见。不像爷爷,经过这么多年岁月的沉淀,连发脾气都是不怒自威。
9 V* l! Q7 u9 W7 t/ O  “工作忙也不能不陪太太,”爷爷的目光先扫过斯绪,然后落在悠蓝身上:“平常你们回家吃饭,就像应卯似的,今天正好撞上了,我也不怕你们觉得讨嫌,都来跟我吃饭。”
0 E  }! O; ?- f& q: W3 c  斯绪在祖父面前从来很恭敬,只答应:“是。”然后转身就去替悠蓝拖开椅子,以便她起身。在外人面前,某些细微之处,他从来做得最绅士。* o1 b) _8 F9 A0 h/ _, w6 }  p* [
  悠蓝却站起来,说道:“爷爷,对不起,我不能抛下我的朋友。”
; c4 \+ E3 g. p( _& `9 F; ?7 i  爷爷的眉毛只略动了动,斯绪的整个脸色却都已经变了,她知道自己大逆不道,可是这样的演戏她真的已经厌倦了。死就死吧,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何必还要再自欺欺人。
* i) w+ [1 [* [2 C  沉默的气氛显得很诡异,张医生插话说:“其实我已经吃饱了,悠蓝,要不我先走一步……”, P: |; |* `1 K8 d( P6 H1 W
  “不,我也吃饱了,我们一块儿走吧。”悠蓝转过脸来,对斯绪说:“麻烦你向爷爷解释一下。”稍微顿了顿,她对老人说:“爷爷,对不起。”
4 p$ n  U% Z$ Z1 o; N" o3 F  有点像落荒而逃,不过走出来真的是松了口气。
* Z+ V  n6 |2 I" S; f0 T( }7 y  张医生开一部银色的丰田车,经济而实用。悠蓝很少坐在副驾的位置上,规规矩矩系好安全带。张医生熟练地启动汽车,然后问她:“想不想听音乐?”" v# x3 B5 X* {( B7 O! C! u; R" u3 f+ R
  她点了点头,张医生的CD是小野丽莎,她很喜欢的歌手。2 `4 O& `6 a5 p: T
  街景匆匆掠过,车速其实并不快,一盏盏路灯亮着橙色的光,像是一点点明珠,缀在夜里,连成璀璨的珠链,从视野里延伸出去。$ |  o/ d% J/ J, F/ L" Y" q
  在小野丽莎舒缓的音乐旋律里,他说:“你前夫看上去很优秀。”4 x$ R$ e% u( e$ a) k3 l, z
  悠蓝笑了笑:“嗯,都这么说。”
  \' E1 N3 ]( I( v$ j  张医生问:“方便告诉我吗,你们为什么离婚?”2 W; k$ x* t! O* g% q
  悠蓝垂下眼帘,低声说:“性格不合。”
4 [/ Q& j' K8 Z0 Z5 s, E. t  其实有太多的地方不合,从一开始那样勉强,到了最后斯绪根本碰都不愿意碰她,签署正式的分居协议之前他们就已经实质上分居一年多,斯绪每天还是回家,但独自睡在书房里。斯绪的工作繁忙,应酬又多,经常他回来她已经睡了,她还没有起床他就已经上班,有时候十天半个月,她连他的面都见不着。* E8 ]. Q- D- h3 ], \' d$ W
  她想她永远都会记得那段不堪的日子,屋子里静得像座坟墓,偌大的别墅,上下三层,佣人打理得纤尘不染,什么事都不用她做,也没有任何事她可以做。她起床后就常常坐在沙发里发呆,一呆就是一下午。电视机开着,是因为有点声音和图像会不那么寂寞,但是声音回荡在空空的屋子里,越发显得安静。
" H+ T2 i: n4 A* G6 C& A2 r  “想跳舞吗?”% U( G3 k& T$ U9 \0 f
  张医生忽然问她,打断她所有不愉快的回忆。
; D/ M8 l1 Y7 |  跳舞?! N. a7 F$ [0 w7 u2 H$ h3 W
  她很老实的说:“我只会华尔兹和恰恰……”
4 d/ ~" O1 ?. n' a% L( G  “太好了,这两样正巧我也会。”张医生在辅路口找地方调头:“我们去跳舞吧。”
& O' }- z" ?7 B* T& @2 R- A$ y  没想到张医生会把车子开到山顶,她还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山顶安静极了,只有公路旁草丛里传来唧唧的虫鸣。从高处望下去,整座城市犹如一片星海。没有其余的人,也没有其余的汽车,风吹得人衣袂飘飘,可是并不冷,只觉得清爽。
: j1 k: |& k& ^! ?  V3 x* [* S9 X  张医生把车门大开,然后换了张CD,将音晌调到最大,对她伸出手:“来,我们跳舞吧。”
1 k8 _, S6 t( d. `% b" u  在满天星光下翩然而舞,简直浪漫到了极点。0 E5 s! U- u  S! t( R; N; z  F
  张医生的恰恰跳得挺不错,悠蓝觉得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放松过,从前她唯一的舞伴是斯绪,斯绪的舞跳得很好,很出色,他是做任何事都出色的人。可是和斯绪在一起的时候,她的神经永远绷得太紧,跳舞的时候不是踩到他的脚,就是动作发僵。
& l9 C) P, [' u' Q: l% L' i  可是和张医生一起跳舞,她才第一次领略到恰恰的快乐与轻松。' w8 C2 E: f& y5 Y4 i& `
  就像是吹到脸上的风,自然而清新。
9 O1 p: K" y; M  他们竟然一直到半夜才下山,悠蓝记不清跳了多少支舞曲,只记得最后累极了,连脚尖都疼了。/ S! ]+ ~( P5 O1 g6 x
  张医生一直开车将她送到楼下,她想约会原来是这样的有趣。
" V9 `( v& Y( k$ f  独自搭电梯上楼,从电梯的镜子里,她看到自己疲惫的眉眼,可是掩饰不住快乐。约会的快乐——原来恋爱就是这样子,她从来没有尝试过,像是小孩子第一次吃到糖,有种孜孜的笑意。9 `: ?. R5 z* p
  真傻。1 L1 f. X6 V  O$ `2 P% I0 B
  她对镜子里的自己扮个鬼脸。
1 }" k. J$ y  S9 ~$ |  出了电梯她就笑不出来了,因为门口站着一个人。7 I6 ?1 \+ x5 Q
  斯绪。
. F% w& C9 h& H( d9 g) f( D  没想到他会在这里等着她,而且显然等了颇有一会儿了,因为他连领带都解了,卷得整整齐齐握在手里,倒像挽着一条鞭子。悠蓝脸上的笑意早就消失殆尽,晚上她不顾一切的走了,把烂摊子留给斯绪去收拾,天知道爷爷会发多大的脾气,如果知道斯绪和她协议离婚的事情,老人家说不定会剥掉斯绪的皮……不过斯绪也可以全推给她,只是爷爷那样精明,不见得就瞒得过去。% c$ S+ G/ j# V# M& e6 }5 l- G/ l
  现在斯绪来找她算账了。0 f% A- d( ~5 q2 C7 j+ A6 g
  悠蓝对他的怕,是根深蒂固,不知为何就往后退了半步。
+ u& N7 Y. }7 L( y+ o% ]4 u  斯绪的目光淡淡地看着她,她明明没做错什么,也像是心虚。
1 t! H" _, ^3 s1 O& {  “你有没有时间?”斯绪客气中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一谈。”. H0 t8 K" U2 q0 S+ D/ {: j* ^
  还有什么好谈的,再有86天他们就正式离婚,在法律上再没有半点关系。离婚协议书放在律师那里,签字分居两年自动生效。悠蓝觉得自己很没出息,到现在还牢牢记得还有86天。本来她今天晚上很快乐,快乐的几乎都要忘记斯绪,可是当他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她觉得那种近乎窒息似的痛楚又回来了。她本能的想要逃避,于是垂下头:“我累了,我想早点休息。”
! b; J  v. n2 m" i' c# d  “是吗?”他的语气似乎无动于衷:“刚刚你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可不像累了的样子。”, V; d  A$ L  C& s9 X
  悠蓝抬起头来看着他,他眼中的鄙夷一览无遗,反正有什么区别呢?悠蓝找出钥匙开门:“那么进来坐坐吧。”
$ F: p- I" f2 g% w1 @5 s  她租的是一室一厅,地方不大,沙发是房东留下的旧沙发,她买了块细绒布罩起来,就成了新的,只是有一块海绵坏了,所以坐上去不太舒服。但斯绪坐下后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并没有说什么。她去厨房倒了杯茶,端出来给他,她这里当然也没有好茶叶,斯绪都是喝红茶,她这就只有超市买的红茶。斯绪接过去说了声“谢谢”,然后放在茶几上,没再动过。7 Z& C$ Y1 }- S1 t+ B7 K
  悠蓝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眼观鼻,鼻观心。; e( J- ~. p: a$ s* s# l+ I
  过了好一会儿,斯绪才说:“爷爷今晚发了很大脾气,我不得不告诉他关于我们分居协议的事情,他不同意我们离婚。”: [$ f  f: u, M7 j- b
  悠蓝“哦”了一声,说:“老人家总会有点固执,只能慢慢说服。”0 h) \( d5 X- |+ T6 K$ e- [
  “他不接受。他说如果我们离婚,他将不再认我这个孙子。”斯绪的脸色很冷静,但语气里有压抑不住的冷嘲热讽:“我想你一定觉得很高兴,我胆敢跟你离婚,爷爷自然有办法来替你管教我。”) U/ @# F+ \2 w4 G# [
  “我没有想过。”她是真的没有想过,没想过爷爷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而且他的用词让她觉得刺心:“离婚是你和我之间的事情,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去见爷爷,劝说他接受。”0 Y5 B% X" a- s: q0 [$ A) Y
  “谢谢。”他的语气几近讥诮:“你不必显得这样宽宏大量,我知道我欠你什么,所以在离婚协议中我才同意付出高额的赡养费,我希望用这种方式能获得解脱——当然离婚对你来说也是一种解脱,不是吗?”) Q: t. J4 B9 M3 A8 B. s' G) u
  悠蓝忽然笑了笑,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还笑得出来,但是明明笑了,她声音很轻:“是,是解脱。”
. f! k6 x- ?5 L' k/ h" k  十年,哀莫大于心死,是什么时候死的心?也许是他每晚反锁上书房房门的时候,也许是她独自坐在沙发里发呆的时候,也许是他的律师列举离婚协议条款的时候,也许是他毫不犹豫在分居协议上签字的时候,也许只是刚刚,在她心碎的那一刹那。; k* X! a- [, [9 h
  一个人的心可以碎几次呢?
# S1 A: s, k& h' ^6 Q  她真的没有想过。
2 q5 h* S3 C, a6 K  “你放心,我会去劝爷爷不要迁怒你,是我要求离婚的。”她很快的说:“对不起。”8 \6 x& w' g' a: t7 p/ u
  她站起来:“很晚了,我就不留你喝茶了,我会跟爷爷的助理约时间,请你放心,我会尽力让老人家明白,是我的错。”1 |2 N5 t$ F. L1 E  ?
  她将他送到门口,很疏离也很礼貌的道别。一直到关上防盗门,她全身的力气才消失得无影无踪。她腿发软,再也站不住,就那样慢慢的萎顿下去,一直软在了地上,像是泥。没有哭,就是人难受到了极点,反倒像是整个人都被掏空了,连眼泪都没有了。$ J; d' X2 e& T: P
  上次像这样子,好像还是从昏迷中醒来,突然明白自己已经失去腹中胎儿。那时候她就觉得她死了一遭,是烧成了灰的余烬,连最后的光与热都失却了,风一吹就是挫骨扬灰。  t2 [" Y7 f9 d$ K  ^1 Z5 D
  从那时她就彻底的失去了斯绪,也是从那之后,他再也不碰她了。不,并不是这样,她从来没有真正得到过他,谈何失去?
3 S8 e6 D( g6 ^- {  她只觉得很冷,地上瓷砖隔着单薄的衣物,贴在身上,真的很冷。
, M' b8 h' {; b: \  她用尽了力气才站起来,走到沙发边去,蜷成一团,尽量的让自己保持着蜷缩的姿势,额头抵在沙发扶手上,将头深深的埋在双臂间。这样会觉得温暖,这样也会觉得安全。从前的屋子太大,每当她害怕的时候,她就找个角落把自己藏起来。她曾经在衣橱里睡着过,也曾经在没有水的浴缸里和衣睡着过,没有人发现,斯绪永远不在家,在家也不会过问她在做什么。连佣人都被训练出来了,当她是隐形人,她关在卧室里一整天不出来,也不会有人敲门。有一次她发烧感冒,两天没有下楼吃饭,第三天挣扎出房门的时候她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佣人们跟平常无异,恭敬的叫她一声“太太”,就自去各忙各的。( _6 F8 O6 R, F. t$ ]0 A/ D# ~
  她常常想,自己那时候如果死在那个家里,也许尸体也要好几天才被发现。
2 H0 j+ C! R* N  K  Q& z  幸好已经过去了,幸好即将结束了。+ S1 V  v2 `! O* M  f
  还有86天。
" E& K. j; T$ L  B  她会撑过去,重新开始。
5 y7 e: ~  U! ]$ V  没想到事情的变化完全出乎她的意料,第二天斯绪的爷爷就摔了一跤,这一跤摔得很厉害,老人家本来血压就高,当时就吓得所有人面无人色,立刻将老人送进了医院。% }1 S* n& U( r8 _$ ]0 o
  悠蓝赶到医院去的时候,斯家人基本上已经全都到齐了。斯峻见到她,叫了她一声“大嫂”,眼睛红红的。
' m0 G' c4 a4 o  老人到下午才苏醒过来,有轻微的脑溢血,幸得抢救及时。老人提出的第一个要求是要见私人律师。1 q. y% c/ v7 w) I! U& B  p( K
  所有人都不明白他要做什么,悠蓝更没想到他会修改遗嘱。4 j# l0 ^" j' f: p. F% z8 C0 J+ n
  老人自己所掌控的致远国际股份,其中61%原本是留给斯绪,但现在重新修改为留给斯绪的孩子。) T# t$ S! t* W7 V! e( U/ v
  “不论是男孩或者女孩,都可以继承,在他们18岁以前,将由斯绪监护这些股份。”老人半躺半靠在床头,律师声调低沉宣布老人的决定,所有人都微微松了口气,换汤不换药。
- p+ z- C8 q! ]) H  “唯一的附加条件是,这个孩子或者这些孩子的生母,必须是海悠蓝,如果孩子不是她生的,或者两年内斯绪没有孩子,所有股权将捐献给慈善基金。”3 n8 y4 j3 u" I; j2 S
  病房里静得连掉根针都能听见,在短暂的平静后,所有人面面相觑,斯峻最是心直口快,嚷嚷:“爷爷,哪有你这样,你这样逼大哥大嫂生孩子,这不是赶鸭子上架么……”4 k; j0 H1 g( q3 W( `
  老爷子慢慢睁开眼,慢条斯理的说道:“全家人每年的健康检查报告我都有看过,你大哥大嫂身体健康,我没有逼他们生孩子,只是催促他们生孩子。”
1 k4 [+ ^( g" `4 H  “可是……”斯峻还要说什么,悠蓝已经走上前来,静静的说道:“对不起,爷爷,我知道您的想法,但是我已经决定和斯绪离婚。我们签署的分居协议即将到期,马上就要在法律上正式解除婚姻关系。是我主动提出离婚,我和斯绪性格不合,感情也已经破裂,这样的婚姻没有继续存在的意义,请您不要用这种方式再来逼迫斯绪。”
* b1 p- z) N. Y& L' j' [! H  老人却只是看着斯绪:“斯绪,你怎么说。”
( ]( S1 @* [( N8 ]  斯绪淡淡地说:“我尊重您的决定。”
/ t" r9 q8 S# c( r! q$ `  A! ^  [# K% Q1 f  老人勃然大怒:“臭小子!你还敢跟我顶嘴?没有她你能有今天吗?你这是忘恩负义……”
5 K9 ?/ b3 q- j: `  监控器响起尖利的声音,医生护士冲进来,把气得呼哧呼哧的老人硬按下去躺平,医生不敢板着脸孔,毕竟得罪斯家人,简直不用在医学界混下去了。所以轻言轻语:“病人受不了任何刺激,请不要再让他生气,不然病人会出现危险……”
; N0 ?$ p7 M) h. G2 F  这么一阵乱,所有人都退出了病房,改到外面的套间待着。  {' t3 U2 G7 m9 \
  新的遗嘱已经拟好,老人已经签字生效。徐律师和斯家是多年的交情,拍了拍斯绪的肩膀,说道:“别惹你爷爷生气了,他都是为了你。”
# G. R/ u* F' J, G  斯绪没有说话。/ g* W1 K2 I" o* [! r  b: U
  悠蓝觉得很累,默默的坐在角落里,斯峻给她端了杯热茶,愁眉苦脸:“大嫂,你当可怜可怜我们行不行?爷爷都成这样了,你就别跟大哥离婚了,不然爷爷只怕真的……万一爷爷有个什么好歹……”
9 X) j! i, D# e$ S! G4 x  悠蓝觉得心里很乱,晚上跟张医生吃饭的时候,也有点心不在焉。他很快觉察了:“出了什么事?”" G3 y" L" N5 c9 r" K) B
  悠蓝觉得不便将事情告诉他,于是强打起精神:“没有,我在想工作上的事。”
9 ]8 R/ C+ e9 S# L, w: _+ H  ?( t  “既然下班了就不要再想工作了,吃完饭我们去看电影吧。”张医生说:“最近上档的几个片子都很好看。”; H$ ~" V$ q% E1 F. q8 M
  悠蓝同他一起去看了《全城热恋》,真的非常好看,尤其张曼玉出现的时候,片场里好多人在低呼。悠蓝有好久没有看过电影,散场灯亮起时,还觉得恍若一梦。
5 I8 l& T2 [0 I& \: b  张医生送她回家的路上,她的手机响起来。- i6 i" M8 n3 G8 K' t# [4 ^
  是惊惶失措的斯峻,告诉她:“大嫂你快来医院吧,爷爷不肯吃东西,大哥都要急死了……”
  P( h/ q" ~$ q4 U4 @" ?. \/ Z  悠蓝只得跟张医生说有急事,然后匆忙下车,拦了个的士去医院。9 p2 Q1 D+ p+ |4 U# X! o
  老人倔强起来比任何人都倔强,悠蓝到病房后,斯家人几乎已经什么办法都想过了,老人仍旧拒绝进食。悠蓝也没有办法,老人对她理也不理。/ V& z8 j" o! `- H' w5 B# d) v
  最后还是斯绪打电话把律师找来,抽出那两份分居协议,当着老人的面将分居协议撕成碎片,老人才哼了一声,接过护士手中的调羹。/ c! n7 w9 Y+ }8 B
  斯绪自己开车送她回去,一路上都是沉默,最后才说:“对不起。”, ^6 P4 J0 e4 I8 m5 e5 U
  他从来没有对她说过这三个字,悠蓝只觉得心如刀割,却还能浑若无事:“没关系,等爷爷病好些,我们可以再重新签一份。”
5 P& `' \4 M% I9 g  斯绪没有任何表情,也没再说话。一直到了她家楼下,她打算下车,斯绪才突然说:“请等一等。”' z) Y/ @  F9 C
  她缩回去拉车门的手,有点狐疑的看着他。, u: T9 U! H* B! _
  “我知道我的要求很过份,但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爷爷他是下了决心,新的遗嘱已经生效,我想你应该明白致远对我的意义。我没有办法想像致远的大部分股权转给慈善基金,那些基金的运作方式会毁了致远……”, a! G: \9 ^  s# V8 }9 U! q
  悠蓝觉得有点绕,不知道他想要说什么。
/ I# ~# f; [. M' r9 `8 J; R  “既然分居协议已经撕毁,那么我们暂时不离婚,我知道我的要求过份……但是,能不能请你,跟我生一个孩子。”
; H+ {+ ^0 O8 q  悠蓝觉得脑中一片空白,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听到自己的声音:“我不会跟你生孩子。”) [5 b6 Z. ]/ e  ]9 f% O1 Q# p
  “我知道你不爱我。”他还是没有任何情绪似的:“但事后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补偿,只要你跟我生一个孩子,不管男女,他都会有继承权。你将是我孩子的生母,即使将来我们离婚了,你仍旧会有一部分股权。”
, g; v0 C4 s3 B" l& I' G  “我不会跟你生孩子。”她有点麻木的重复了一遍:“我也不会要你的补偿。”
/ F+ @6 ]$ u9 Q+ W7 O- O1 w7 c  “你不是一直很想要致远的股份吗?”他的声调里有种说不出的尖刻:“怎么现在又改口了?如果你这是欲擒故纵,我想你会后悔的。你以为我很想用这样的方式,如果不是爷爷,我为什么要跟你生孩子。”
. t, `) Q# T, T0 o  “我们曾经有过一个孩子,不过我知道你不记得了……”她的嘴角微微抖动了一下,下意识的抓着手中的包带:“他没有的时候才仅仅三个月大,三个月的胚胎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我没能看到他……那时你没有去医院看过我,你也没有问过我,我知道你不爱我,连带那个孩子,失去他的时候我觉得我这辈子都完了,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忘掉这件事情。我不想再有孩子了,尤其是和你,你说得对,我不爱你,所以我不会跟你生孩子。很抱歉帮不到你,斯先生,我会再试着说服一下爷爷,如果他执意如此,我很抱歉。”% G; U# h  c2 `& v
  她逃也似的下车,一直回到家里才知道自己在发抖,每次想到那段在医院的日子,她就会不可抑止的发抖。
, ^8 V; e1 A# d% ?  车祸使她断了一根肋骨,失去了腹中的胎儿,但是斯绪一步也不曾踏进过病房,更没有去看她一眼。
* S7 x: ?( @+ M- B' M  因为在那次车祸里,为了救她,秦晴死了。1 |: M* J& e' U+ [( A
  斯绪爱秦晴爱到了骨子里,所以恨她,也恨到了骨子里。
9 ]5 a# F+ p" b2 [/ y7 X, X; c  如果没有她,斯绪早就会娶秦晴,如果没有她,秦晴也不会死,如果没有她,他会比现在幸福一万倍。
( p2 `7 M1 \+ A/ R7 ^( g  上天不肯宽恕她,她用了不光彩的手段得到和斯绪的婚姻,然后终究失去一切,这是报应。5 o9 U: y. \* m8 O
  她付出的代价足够惨重,惨重到不堪回首。+ f4 `1 L; r* J2 Y+ W3 v  w$ [
  她不愿再重蹈覆辙。, o/ v& e4 ~8 j& ^: c
  晚上入睡之后,忽然又梦到斯绪。
  l7 B1 a$ n0 I7 }: i* x  她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过他,也许是因为今晚情绪太差,所以又梦见他。
7 ~* K9 W* ^6 k  那时候她不过十六岁,跟着父亲到斯家去,他坐在高高的楼梯上面,在看一本书。
4 u, Z# W; h2 L& j  d% @! Z4 V7 K9 U  她清楚的记得,望见他的那一刹那,少年清峻的面庞。走廊尽头的窗子大开着,阳光从他身后照进来,他的白衬衣笼着一层淡淡的金光,额上乌黑的头发被风吹得微微拂动。
( G* S: y+ ?% k  x. g  ~  她无限希翼的伸出手去,想要碰一碰他的脸。$ {) ~- V" B+ f2 @) f
  手指触到,他整个人突然就不见了,她的手穿过空无一物,最后什么都没有碰到。2 B8 ?/ X/ l. @- v2 ]0 I
  就是这样,既然在梦里,他仍旧是可望不可及。
) P5 Y* }4 \+ M7 u+ _; S+ d$ P( O  她很快醒过来,翻了一个身,漆黑的夜里四周一片寂静,每当这个时候她就觉得很孤独,但现在比过去好多了。从前她梦到他,醒来时总能看到床那边他的背影,那才叫残忍。
# H- t/ w% e& q8 u  W% u  渴死在沙漠里的人,总比倒毙在绿洲三步之遥的人幸福,因为唾手可得却永远无法真正触及,那才是真正残忍。: s) M1 O- x/ C: I$ ?. t' G
  后来他不声不响搬到书房去的时候,她未尝不松了一口气。4 K/ O, y8 U; R4 U5 W. T. B8 e
  因为终于绝望,比未绝望之前要好受。就像饮鸩止渴,终于咽下最后一口气,再不必喝着苦涩的毒药,等着未知的死期。- [( S9 q+ D: c

+ U" K% M' `. a/ X$ O  “我们曾经有过一个孩子,不过我知道你不记得了……”$ Y4 l1 X6 i# O  Z
  酒入口的滋味又苦又涩,就像她的声音一样,刮过喉咙,顺着食管,一直疼到胃里去。
( d0 I* w/ p1 [  斯绪很少饮酒,在任何情况下他几乎都有绝对的自制力,但是有时候当他自己觉得实在无法控制的时候,偶尔会饮一杯烈酒,这样可以短暂的逃避——逃避这种懦弱的词从来不应该出现,但绷得太紧的弦,如果不再稍微松一松,他觉得会崩溃。
5 n9 n/ |4 H  ?. O7 p6 J  有好几次他觉得自己都在崩溃的边缘,比如今天晚上,当她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放在方向盘上的手指都在发抖。: j4 b5 e$ O7 J0 w( u
  幸好她没有看着他,不然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o" V0 f/ g1 L# f5 `, s# O) p
  酒精短暂的麻痹神经,让他觉得思维迟缓起来,这时候他通常会纵容自己做点出格的事情,比如就像现在一样,他伸手拧开了主卧的门钮。$ Z  Y/ U' d9 ?+ q
  屋子里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窗帘拉得严严实实,他也没有开灯。7 s3 _6 L; q$ d/ I2 S8 j! v, l: n" E6 d
  悠蓝搬走后他仍旧睡在书房里,主卧就空置起来,佣人每天都有打扫,不过他很少进来。
# p9 y- O; Q; j9 S( {- X8 P) x  他觉得有些难受,也许是酒劲涌上来,也许是别的原因。; i$ F. U  R' @' r9 y' B9 B1 R3 C
  他把脸埋在枕头里,松软的枕头似乎还有熟悉的香气,他觉得他是真的喝醉了。她都走了一年多了,确切点说是一年零九个月又六天。不,现在协议没了,不用倒着数了,不用再每天数还有多久就离婚,不过,还得重新签一份。2 _0 j5 U8 R! R  b  u1 Q
  他在黑暗里对着自己笑。
' N' N8 o$ [8 G+ Q+ c& y3 X  自作孽,不可活。
, g2 \+ [3 q- l2 r; R  她提出离婚的时候,自己当时说了什么?
0 d! G" \# P. O1 @( P% j# F  大抵是很尖刻的话吧,现在他还能记得她的脸色,雪白的,像是没有一点血色,明明是她提出的离婚,他却觉得好像有种错觉,觉得这一切不过是场笑话,她总有办法让他觉得负疚。然后呢,然后他就打电话给自己的律师。
. l7 n' W* [" f+ D7 ?9 I$ y5 a  他翻了一个身,被酒精烧得滚烫的额头贴在缎子的枕套上,清凉而舒适,让他想起她的手指,她的体温总是比他的高,偶尔碰到像一只猫,暖暖的。他觉得不能再想了,再想的话,他可能又得爬起来,再喝上一杯酒。" M- C; V% H" g9 r1 L
  酒精这种东西不能沉溺,哪怕是偶尔的放纵也总有分寸,只是酒精的效果越来越差了。
  h9 z4 j; p( l* R' {4 Z  从前喝过酒他可以无知无觉倒下去就睡过整晚,现在这种效果越来越差。3 c" b: F- u9 Y5 C
  也许是因为产生了耐受,就像所有药物一样。
( M- |8 L* b  O! V  明天要看新药的耐受报告,他终于成功把自己的思绪拽到了工作上,以前想工作很有用,现在效果也越来越差,他只想了一会儿新药的生产线,马上就又想起了她的脸庞。
7 K' U5 j! ?& B/ x+ R  在车灯下像是笼着一层光,朦胧而模糊。但是不看她,不看她他也知道她是什么样子。
. R8 c$ e3 Z( ?5 @( [  他觉得手指开始不听使唤,然后抓起手机,在某个号码上停顿了很久,他费了很大的力气,快刀斩乱麻拨出另一个号。4 g/ p( W! ]& Q( `3 }+ p1 L* a
  斯峻果然已经睡了,接电话都是睡意惺松:“大哥?”
) ~+ t( ~! c  P0 }  “实验室的新药怎么样了?”他努力把舌头捋直了说话,省得斯峻疑心。5 o- Q/ X3 k0 P7 Z# [" J
  “哪个新药?”斯峻听得直打呵欠:“四个实验室加起来有超过三千种新药,你问哪个?”
$ o) w8 d, M& J* n  “洛分达那个,今天不是有耐受的结果出来?”
/ }5 C! ^1 G2 G# I9 w2 d& V8 ?  “大哥,大半夜你给我打电话,就为了洛分达的耐受报告……你再这么鞠躬尽瘁,回头董事会该弹劾你虐待员工……虽然你付很高的薪水给我,但现在是凌晨三点好不好!”
* g5 c5 X) J; C! a0 b  M# ~ : D  b+ |. N% C. U3 }  W1 c
(未完待续)
32

查看全部评分

2013年好运滚滚来!

Rank: 12Rank: 12Rank: 12

UID
525128
积分
21736
威望
5754 ❤
匪币
49912 枚
好感
14705 ℃
贡献
12631 ❀
精华
10

十周年1 十周年2 5周年 冬菇 HSH 上海匪徒 摩羯 LOVE

发表于 2010-3-9 18:13:5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沙发,真素好虐= =
. R1 J3 O1 r. ~2 |
  @! b+ a  {0 y9 q: W  Z8 V带好死相的某晓和悠然,哎,乃们2咋那么别扭,以及玫瑰同学

Rank: 4

UID
579413
积分
921
威望
824 ❤
匪币
1435 枚
好感
612 ℃
贡献
75 ❀
精华
0

南瓜 冬菇 湖北匪徒 巨蟹

发表于 2010-3-9 18:14:2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啊啊啊,好靠前啊

Rank: 3Rank: 3

UID
550423
积分
279
威望
407 ❤
匪币
288 枚
好感
100 ℃
贡献
22 ❀
精华
0
发表于 2010-3-9 18:19:4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zhu419 于 2010-3-9 18:37 编辑
5 n6 Z7 f9 z* ?0 h/ Z) B* |+ m- z/ Z- _9 }8 V1 ]
先顶了再说!!!!!!!!!!!!!!!!!!!!!!!!1 L4 h* y  C, j6 f6 \- Q% w

7 {5 d% w# L1 W) w6 i3 _" t  F--------------------------
3 L. }$ W9 q& _* k7 v1 D) m
) u. f! @/ b. E7 n, C' f5 _怎么这么虐。。。。。男猪还是喜欢女猪的!偶坚信!!!
其实,我对你真的.

没有、很在意.

Rank: 4

UID
579413
积分
921
威望
824 ❤
匪币
1435 枚
好感
612 ℃
贡献
75 ❀
精华
0

南瓜 冬菇 湖北匪徒 巨蟹

发表于 2010-3-9 18:19:58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呃,我在带魂魂~

匪帮精英

挚爱阮正东

Rank: 6Rank: 6

UID
559457
积分
4890
威望
2040 ❤
匪币
5572 枚
好感
2937 ℃
贡献
2473 ❀
精华
0

冬菇 苹果 芋头 南瓜 糖果 菠菜 HSH 宽粉 河北匪徒 LOVE 白羊

发表于 2010-3-9 18:23:0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我也来了我也来了~
东子,当梦结束的时候我们一起去东浦吧。

Rank: 3Rank: 3

UID
552119
积分
285
威望
627 ❤
匪币
123 枚
好感
76 ℃
贡献
27 ❀
精华
0
发表于 2010-3-9 18:23:17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天哪,居然在第一页,mark之3 i0 \. `3 w8 \+ [
官网三周年生日快乐呀~~~~

Rank: 3Rank: 3

UID
538781
积分
271
威望
381 ❤
匪币
264 枚
好感
43 ℃
贡献
42 ❀
精华
0
发表于 2010-3-9 18:23:3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顶。。。6 ^( H5 `5 b% i% X# L
刚下课回来居然在第一页!7 N" e2 m. p9 j" x( I1 k
官网三周岁快乐!

匪帮骨干

死丫头

Rank: 5Rank: 5

UID
564721
积分
2548
威望
2041 ❤
匪币
6128 枚
好感
303 ℃
贡献
97 ❀
精华
0

流水潺湲 冬菇 芋头 南瓜 玄铁 LOVE

发表于 2010-3-9 18:24:0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哈~难度这么靠前的说啊~匪大我爱你啊

Rank: 1

UID
598305
积分
2
威望
1 ❤
匪币
0 枚
好感
0 ℃
贡献
0 ❀
精华
0
发表于 2010-3-9 18:25:2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难得排这么前 留个爪子先

Rank: 3Rank: 3

UID
567940
积分
345
威望
456 ❤
匪币
592 枚
好感
48 ℃
贡献
20 ❀
精华
0

甜点

发表于 2010-3-9 18:25:3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吼吼~~先占楼再慢慢看。。。
巧啭岂能无本意,良辰未必有佳期。

匪帮精英

挚爱阮正东

Rank: 6Rank: 6

UID
559457
积分
4890
威望
2040 ❤
匪币
5572 枚
好感
2937 ℃
贡献
2473 ❀
精华
0

冬菇 苹果 芋头 南瓜 糖果 菠菜 HSH 宽粉 河北匪徒 LOVE 白羊

发表于 2010-3-9 18:28:1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阿果然很靠前带上欢颜暖妈虫子娘子西西小主天卿还有还有深心侄子小姑子哈哈我们一起占第一页哇好彩头哇!
东子,当梦结束的时候我们一起去东浦吧。

Rank: 3Rank: 3

UID
563371
积分
422
威望
531 ❤
匪币
963 枚
好感
84 ℃
贡献
32 ❀
精华
0
发表于 2010-3-9 18:28:3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前来领取3周年的大礼包~~
( c: Y/ t- G" Q/ j占楼看文先

Rank: 4

UID
553334
积分
1253
威望
1441 ❤
匪币
2746 枚
好感
107 ℃
贡献
33 ❀
精华
0

冬菇 南瓜 菠菜 姜饼

发表于 2010-3-9 18:30:17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如宝的小主 于 2010-3-9 18:48 编辑
" i1 i1 h6 W0 C! N# w/ F( s( E& w0 C; z; s  M3 Y  Q! {% E
好虐啊。我以为斯绪是不爱她的。我蛮喜欢张进饶的。等更新。
月光再亮,终究冰凉。

Rank: 1

UID
587251
积分
42
威望
74 ❤
匪币
15 枚
好感
27 ℃
贡献
0 ❀
精华
0
发表于 2010-3-9 18:31:4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官网生日快乐。。。坐下看文
人生最大得乐趣——就是调戏帅哥!!!

vip

扒皮哥、

Rank: 8Rank: 8

UID
548691
积分
795
威望
983 ❤
匪币
1257 枚
好感
233 ℃
贡献
47 ❀
精华
0

LOVE 冬菇 HSH 南瓜 芋头 菠菜 糖果 四川匪徒 金牛

发表于 2010-3-9 18:32:4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小丸子 于 2010-3-9 21:44 编辑 " m* x- T( O, l- N. U! @

) h2 n. T+ S. j, S4 i# f男猪名字像火星人。。。霍霍
I will be with you!

匪帮骨干

未遂小三

Rank: 5Rank: 5

UID
576456
积分
1576
威望
1061 ❤
匪币
5482 枚
好感
274 ℃
贡献
66 ❀
精华
1

HSH 南瓜 芋头 女主 冬菇

发表于 2010-3-9 18:33:2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魂魂报告的,于是放下英语题,我来了

Rank: 4

UID
591282
积分
941
威望
1022 ❤
匪币
2247 枚
好感
62 ℃
贡献
40 ❀
精华
0

苹果 冬菇 芋头 甜点

发表于 2010-3-9 18:36:0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太激动了,第一次离匪大这么近,呵呵~
% b" j: R2 e: O7 k: l% a+ K祝官网越办越好~
小心轻放,你最珍贵。

vip

Rank: 8Rank: 8

UID
586270
积分
1815
威望
1388 ❤
匪币
1712 枚
好感
1239 ℃
贡献
502 ❀
精华
0

冬菇 苹果 烧卖 芋头 HSH 玄铁 慕容 女主 LOVE 天蝎

发表于 2010-3-9 18:37:27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云晓汐 于 2010-3-9 19:09 编辑 ; m$ d" ~* ?% q( m# g

& u  [7 Q% Q. E- X+ ~6 a2 M$ k% O. F占座,占座,占座!第一次这么靠前啊!
; G8 G# C- V$ Z; i顺便把芋头家族,所有爱雷二的JMS都带上!% O8 l( b1 u  S; m
别扭男加别扭女,于是,肯定又是什么误会。
" Q" c2 m" E! V' v) K# y$ F. a: I( W男主其实是爱女主的吧。+ f2 x& R4 N1 ^9 i' Z' j
斯绪,让我想到了绪娘,同样别扭的人啊……
你说应愁高处不胜寒,我便拱手河山,讨你欢
偏生要鲜花着锦,应这急景流年

vip

阿渡说这是秘密不可说

Rank: 8Rank: 8

UID
534012
积分
1066
威望
1353 ❤
匪币
1911 枚
好感
335 ℃
贡献
63 ❀
精华
0

冬菇 玄铁 烧卖 芋头 5周年 帝都匪徒 处女

发表于 2010-3-9 18:38:3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斯绪难道是绪娘?!!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花痴君知否

Rank: 2

UID
561714
积分
57
威望
71 ❤
匪币
14 枚
好感
51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10-3-9 18:39:0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俺在等待~親愛的匪吖~
* W* c7 a- K6 V( v+ o填坑吧~
0 u) c! n+ J3 A4 p  u. p! R* @0 F/ j填吧填吧
我愛你,
    但與你無關.

Rank: 4

UID
577770
积分
561
威望
562 ❤
匪币
514 枚
好感
610 ℃
贡献
9 ❀
精华
0
发表于 2010-3-9 18:40:4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哇噻,真是第一页,还从来没怎么靠前呢。

Rank: 2

UID
525500
积分
158
威望
181 ❤
匪币
215 枚
好感
49 ℃
贡献
9 ❀
精华
0
发表于 2010-3-9 18:41:0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运气不错,居然第一页:victory:

Rank: 3Rank: 3

UID
596494
积分
359
威望
327 ❤
匪币
605 枚
好感
74 ℃
贡献
27 ❀
精华
0

冬菇 江苏匪徒 处女

发表于 2010-3-9 18:41:1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先占楼 嘿嘿 看文啦
所有回不去的良辰美景,都是举世无双的好时光。

Rank: 2

UID
537839
积分
83
威望
87 ❤
匪币
118 枚
好感
14 ℃
贡献
9 ❀
精华
0
发表于 2010-3-9 18:41:3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呵呵~期待哦。。加油加油!
我的意中人是個蓋世英雄,有一天他會踩著七色的雲彩來娶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匪徒家族

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匪我思存官网 ( 京ICP备09033787号-1 )  

GMT+8, 2018-5-27 15:56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