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119550|回复: 0

[番外] 《天下谁人不识君》超级无敌小白穿越且是大坑恳请慎入 [复制链接]

Rank: 12Rank: 12Rank: 12

UID
525128
积分
22068
威望
5772 ❤
匪币
50147 枚
好感
15026 ℃
贡献
12858 ❀
精华
10

十周年1 十周年2 5周年 冬菇 HSH 上海匪徒 摩羯 LOVE

发表于 2008-2-14 14:34:48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琉璃脆系
详细描述: 555555,对不起大家,原帖不小心被我误删了,后台也恢复不了,好几页的帖子,所以重贴一次,实在素对不起

) E6 B+ Y% j6 k" d
' A' ?; q6 z! k3 i2 n   “赵三!”
3 j8 `1 h2 r5 P% T8 {# v
  “奴婢在!”

' \: {9 m1 M, g2 }) b  F  “朕睡不着。”; |: i# N; x; ?) i" e
  “啊……皇上……都快三更了……”+ h; r  N7 ?0 q
  “朕要出去走走……”
) H8 I8 p6 Y' x9 T( h" Y  “那奴婢陪皇上去御花园……”+ z7 }" s* F- C2 }4 V% r7 D
  “朕要出宫走走……”
! I: R- _- z; b  {  “皇上!您可不能这样!您要是再出宫,那可真要了奴婢的命了。皇上,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百金之子不骑衡,圣主不乘危而侥幸。如今皇上星夜鱼服微行,万一遇上歹人……将置太庙于何地,置太后于何地……皇上,求求您看在奴婢一片赤诚的耿耿忠君之心……求您了,皇上……呜呜呜……”
% p. I+ e5 k$ p$ r1 o! Z5 H, n  “这是一百两黄金,拿去。”0 L& v) l& A4 B6 r
  “皇上,那咱们快走吧。”1 J) E% e# |7 ~6 q" T4 m
  “等下,先换衣服,朕的夜行衣呢?”  o; a. {' {" x( D7 x7 l+ b0 m9 U
  “在这里,奴婢早替您预备好了。”
0 S, O$ D/ R, L/ [, A" X& ?  月色皎洁,三百殿宇仿佛琉璃的海,连绵起伏,檐牙勾陈,浴在淡华如银的月光里。两人踏瓦而行,方过垂华门,遥遥望见慈懿殿数点灯火,在夜色中闪烁,皇帝不由得停步。紧跟其后的赵三煞步不及,险些栽在皇帝身上:“皇上!”
5 ]& {* i* N# S  “母后还没睡么?”皇帝若有所思的问。' ]: o+ ~3 `" `7 n- ~
  赵三紧闭着嘴,知道此时不说话最妙。# d3 }- Z/ l8 K
  皇帝的脸庞浴在月色中,仿佛隔着一层细纱,俊逸的轮廓变得朦胧模糊。7 X. x# \+ a/ D5 g) l
  “走吧!”皇帝声音极低,也极冷,挥一挥衣袖,跃下高高宫墙,夜风拂起衣襟,仿佛一只展翅的大鹏。
* M/ H. y7 D: N; b, w& X* W3 @( N4 T9 Q) N/ k1 ]# I; d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我在想着谁,路边的野花不理会,只盼双双鹊桥会……”大眼睛无精打采趴在窗台上,方唱了两句,幽幽地叹了口气。1 @# A& T- F  K6 Z: }# O
  墙头忽有人笑:“绿水青山你在想着谁?莫非是想着我?”
- J3 t# x& H( ?  “啊!”大眼睛顿时眉开眼笑:“你来了?”
+ e* F9 A/ A3 v8 s  皇帝正待一跃而下,赵三扯住他的衣摆,低声道:“皇上记得早去早回,明日还有早朝,若叫太后知道,奴婢可活不成了。”2 |/ c6 m3 o3 ?6 S+ C6 T
  “知道了!”1 \+ @6 c% f, X+ c
  皇帝不耐的挥开他的手,赵三摸了摸怀里的金元宝,找了个避风的角落打盹,顺便望风。% F$ s' c# s( W# j5 t
  皇帝踱过中庭,整了整衣襟,曲指轻弹门板:“芝麻开门!”! {( a& C- [* _( R7 c
  门悄无声息的打开,屋子里点着小小一盏油灯,这样的光里还能看到她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比天上的星星还要亮。" ?+ }5 @  }, ~
  “快进来!我们今天接着来。”
4 t$ R3 |" \4 q0 c7 X* `" Q9 z  桌子上放着跳棋,两个人前天晚上下到一半,未及分出胜负天就快亮了,他只好匆匆而去。见残局犹存,于是两人坐下来接着玩。
: u8 e. L. h8 Q! s  E3 e! C6 d  油灯光焰一闪一闪,照在她脸上明暗不定,有只飞蛾一直绕着灯飞,她伸手挥了两次也赶不走,因为落了下风,所以苦思棋局。不想那只飞蛾突然扑向火焰,油灯一黯,冒起缕缕青烟,呛得她直咳嗽:“咳咳……这灯……没电真是不方便……”0 u* ~" H$ i0 K& C8 A) e
  “电是什么?”
3 j$ A4 k9 i: X8 h8 [5 i  “呃……”大眼睛再次忽闪忽闪:“在我们那里,点灯不用油,是用电的。”
4 d) Z2 a; I; B( t' |  他恍然大悟:“哦……原来电是一种油。”
! s( z9 X2 H/ r" \  大眼睛忽闪了两下:“我可不可以悔棋?”/ A: B9 N0 n3 W/ z8 e
  “不可以!”
; `% M4 c" ?9 D+ ^$ }, y  n+ ^  “小气!”8 J" P  E+ {# x7 z3 f
  “再小气没你小气!”
- q9 P; k, `) T  “你最小气!”
! Z  U) o; i$ g7 X- f  “芝麻最小气!”8 G6 h- p* V$ c% E' c
  大眼睛恼得眯起来:“不许叫我名字!”
" P7 X9 m, H! w: n! o- P  “芝麻芝麻芝麻……”他偏偏要叫:“芝麻芝麻芝麻……”
  v! {5 h' |7 o' d! g+ e  大眼睛彻底恼了:“再叫我就亲你!”" S% e9 ]  v1 H! V  g. F
  他倒吸一口凉气,知道她说到做到,所以乖乖闭嘴了。
/ K  |  f0 q% \  w$ y% c9 ?  真是狠,在母后面前,他都不曾这样吃瘪。1 x- \: v0 X# S& v9 v5 I
  不过最后他赢了棋,虽然这种跳棋是她教他的,但他下一次赢一次,几乎没输过。
" A0 m' k0 l9 [( h  赢了的人要唱歌,她掏出皱巴巴一张草纸:“我要听这首歌。”; `; V5 J9 Z7 {7 I
  “这是什么?”草纸上用炭灰写着一些奇怪的字,对着灯看来看去,只有极少一部分字他认得,大部分字都笔划极少,怪异无比。3 X! O% q0 N! d
  “唉……”她幽幽叹气:“忘了你不认得简体字……在古代真难混啊……”
' u& v: O- ?- q8 g0 A; i  她时时刻刻会有这种奇怪的抱怨,他已经习惯了,过不一会儿,她果然重新开心起来:“来,我教你唱!”清了清嗓子,便开腔:“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冉冉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宣纸上走笔至此搁一半……”
) X* W6 ?# a, O4 _- A& n  他不肯跟她学:“这是什么曲儿词,平仄不通,词藻更是乱七八糟……”
/ p0 ]7 o* _, C/ ~& a8 |  她轻浮的勾了勾他下巴:“大爷,谁叫你赢了捏?来,给妞儿笑一个。”5 A6 H$ E2 {( h. J2 O0 R/ Y
  被她触到的肌肤火辣辣的开始发烫,算她狠!他咬了咬牙,跟她学唱这首奇怪的曲儿词。- f0 H9 L; u+ a, B7 G4 H5 j; Q
  他学的很快,因为他很聪明,太傅亦总是夸他。他几乎可以想见百年后,史官为自己写本纪,开头第一段定然是:“某宗某某某某某某皇帝(前面是庙号后面是谥号,他还没死所以不知道自己庙号谥号是啥),讳翌,小字阿殊。景宗皇帝长子,母曰睿智皇后慕氏。帝性聪慧,幼喜书翰,七岁能诗……”
( j4 \. W2 r2 |0 q* X+ b; B3 E  A  多无聊,连死了后的事都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w& H, m" j! v2 _4 ~0 \4 L5 r* Z+ r
  他学会了以后,她就叫他把这首歌唱了一遍又一遍,眯着眼睛趴在桌子上听,听得直流口水:“诶,你唱得比周杰伦好,他吐词没你清楚。你这嗓子不唱歌真是暴殓天物,可惜不能把你弄去参加快男,不然一定红遍大江南北,名震大陆港台……到时候我做你的经纪人,饮料只代言百事,快餐只代言麦当劳,手机只代言诺基亚……数钱数到手抽筋……”
( O* ?8 s4 U( }  她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低,最后他听到呼呼的声音,睡着了。" Z% v' i. [5 p& o6 z, P& u
  猪啊……1 G: ]3 d' i' h* w& z
  可是天快亮了……他要回去了。- X3 ]2 h4 e; V0 F. m' I: F
  她呼呼睡得正香,手里还捏着那张写满怪字的草纸,他想了想,将那张纸从她手里轻轻抽走,折成一个方胜,搁进自己的袖子里。
9 O6 t/ j* X( z/ B% d, ?
, p: K9 W/ S9 o% o4 H! e(未完待续)
! f# h7 e& |6 d
( F- C4 M2 O& p2 y& F0 |[ 本帖最后由 ┽枫→ 于 2008-2-14 14:39 编辑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匪徒家族

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匪我思存官网 ( 京ICP备09033787号-1 )  

GMT+8, 2019-1-22 19:43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