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144576|回复: 850

[番外] 《十年》 [复制链接]

Rank: 1

UID
525759
积分
46
威望
55 ❤
匪币
72 枚
好感
30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6 19:30:3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春晚系列
详细描述: -
十年番外篇 (上) 4 y+ X& i. I5 D6 Y& O

% u3 J1 m" w3 h* i7 B# M) c1 S  K7 ?因着天气热,午后一丝风也没有,整个禁城燠闷沉寂。赤色宫墙金黄色的琉璃瓦反射了日头,亮得刺目,越发叫人觉着热。隐隐约约那蝉声又响起来,那声音直叫人昏昏欲睡,却不能睡。桌上一壶酽茶已喝了大半,李德全拭了拭额上的汗,小太监忙又替他斟上一碗凉茶,他接着方喝了一口,忽然一个小太监满头大汗的跑进来,仓促请了个安:“李谙达。” ! S4 \7 U# @0 H6 A

$ m. V# e. c, t, U( W李德全放下茶碗:“慌慌张张的,真没出息。有什么事慢慢讲。” / z0 D# I4 `/ g3 y+ ^: ^( b. o
7 B6 N3 y  D  t% d( @  v
小太监吞了口口水,语气里还是不禁有一丝惶然:“谙达,八爷来了。” . K" L/ Y1 B! ?$ l* g
; z+ _  q0 i; F
这句话又犯了规矩,太监宫女偶然称年幼的阿哥一声“爷”,皇帝素来见不得皇子骄纵,只是不喜。但眼前李德全也顾不上这个,只诧异的问:“八阿哥来了?谁跟着?”小太监道:“没人跟着,他独个来的。”
0 k- Q/ s7 C/ u. W- S: ^* c# p
0 _7 W* n4 l! k* _2 }% p4 z; P李德全不由顿足:“胡闹!”话一出口便怕人误会自己是说八阿哥胡闹,连忙补上一句:“他们竟然全没跟着,也不怕掉脑袋。”匆匆问:“八阿哥人呢?”
0 H0 x2 v$ {4 K; S
1 f. I( V& |# ~! F& N  B4 d6 A% U小太监吃力的道:“就在外头呢。”
9 g9 f6 A' k7 |$ ^3 B6 V* S- a% A- x  o
李德全连忙走出去,廊下虽有阴蔽,但午后的阳光近在咫尺,顿时只觉得热气逼人,灼灼往身上一扑,裹得人三万六千个毛孔似乎都透不来过气来,别提多难受了。他定一定神,只见廊下朱红柱子前立着穿薄纱品月袍的少年,虽身量未足,但眉宇清秀,腰际所束明黄绸带显露皇子身份,正是八阿哥胤禩。李德全请下安去,就势抱住他的腰,低声下气:“我的小爷,你怎么独个儿到这里来了?”压低了声线又问:“跟着阿哥的张贵林呢?”
) @% g* n: ]  M" B  z' C1 X" d
  m, F# E' ?  Y. R张贵林是胤禩跟前的掌事太监,胤禩道:“张谙达不知道我往这里来了。”李德全低低道:“那我赶紧派人送阿哥回去,再迟一步,惠主子宫里的人还不急死?只怕说话这功夫已经是翻天覆地了。” 胤禩一双明净黑乌的眼睛却瞧着李德全,从容不迫道:“我是来见皇阿玛的,今儿要是见不着皇阿玛,我就不回去。” : c' h6 h0 r$ ?( D( g9 T! z

- D6 o0 s' C9 K* _' c* W李德全心里不知为何忽悠悠一轻,九岁的孩子,一双眼里却有着叫人不能置疑的笃定与坚毅。清秀白净的面庞上流露出的凛冽神气,叫人突然不敢对视。李德全只道:“皇上这会子歇午觉呢,起来还要见阁部大臣,八阿哥快回去吧,待会儿万岁爷起来瞧见了,知道阿哥来了,没得受责罚。”
, o0 R7 I0 B- |7 D, f5 v1 v  Y: L5 q/ z9 p. L" Q5 I2 R' @
胤禩只摇一摇头:“我非要见皇阿玛。”李德全道:“八阿哥为难奴才也没有用,阿哥年纪虽小,也知道奴才万万不敢坏了规矩。八阿哥此时听话回去,就算是疼奴才了。”正说话间,突然只听吱呀一声,尚衾的太监出来,将一扇扇殿门大开,李德全见了,知道皇帝醒了,忙欲叫人带了胤禩避开,谁知胤禩已扬声叫了一声:“皇阿玛!”他声音清越脆朗,李德全吓得脸色煞白,皇帝已经听见了,问:“是谁?”
; O- p, X8 |. l) @5 V7 p# h
. P. W0 n% O5 h$ i$ V  p: E胤禩挣开了李德全的手,奔至殿中,李德全忙跟了进去,皇帝由内寝出来,穿着明黄轻纱长袍,太监跟在后面犹在替他轻轻拂展袍角。见了胤禩,只是一怔。胤禩已经跪下去:“儿子给皇阿玛请安。” $ Z  D  `3 A" E7 Q0 u1 |

, r7 w* g3 A8 k/ u' \皇帝问:“你怎么来了?”
  n) Z6 M# b$ }- a  h! s5 }& l# `0 R8 T6 i% O
胤禩道:“儿子来求皇阿玛一件事情。”
: D1 g9 j' q% g8 U, X% R# q+ u# E  y  N& i0 u! J# m  a4 ]& r
皇帝哦了一声,叫他:“先起来说话。”问:“跟着八阿哥的人呢?”李德全只觉得汗流浃背,道:“奴才该死,八阿哥是独个儿来的。”
% B  j+ i7 P: Y$ m7 S1 ]: J9 x3 W% n! v- ^' o* N
胤禩跪在那里纹丝不动,道:“是儿子支开了他们,独个儿跑出来的,皇阿玛要是生气,就请责罚儿子,一人做事一人当,儿子不连累旁人。” : O/ b! E, i4 a. T: I
0 p- [  a& ]5 z* m3 _
皇帝又气又好笑,只说:“你倒是有志气——那帮不中用的奴才,十来个人都叫你支开了?”
( `+ {+ {- H; d3 R4 R" Q) |; v3 g* S% R
胤禩也不害怕,娓娓道:“儿子打发他们去花园里寻蟋蟀,先派出去两个,再叫两个人去,然后再打发两个人去寻那四个人,剩了周嬷嬷与张谙达在跟前,儿子假意说要吃冰碗,周嬷嬷只怕儿子贪凉伤胃,取果子只去井水里湃着,再叫张谙达去倒茶,儿子便走了出来。”
( H' T- T7 O4 l) I& j) p4 a& \/ ?1 v/ n% u/ J/ }& a; j
皇帝脸上略略浮起笑意:“声东击西,调虎离山,虽是稚子无知顽闹,下次万万不可了。”转过脸对李德全道:“打发人送八阿哥回去,好好申饬张贵林,下回要是再出这样的纰漏,就将那帮无用的奴才送敬事房处置。” 9 P) j4 u; I5 h1 t

/ V# H& j2 b( W9 n) ?李德全“嗻”了一声,胤禩却道:“儿子还有事求皇阿玛。”皇帝道:“先起来再说话。” 胤禩脸上神色镇定,却只道:“皇阿玛不答应儿子,儿子就不起来。” 1 N0 s6 q9 x+ j+ t% v
% L, F1 I+ [; r! M* Y( Y
这明明竟是挟迫之意了,李德全吓得连连向胤禩使眼色,他却只作不见。皇帝果然隐约生了几分不豫,但面上仍只是淡淡的,问:“你有什么事?”胤禩却叩了一个头,方道:“儿子求皇阿玛,让儿子去瞧瞧额娘。” 1 E! q& W9 ~( `5 w% q! {
# \& k* P& D. I# c7 K* v
李德全千思万虑,怕的就是这一句,没想到怕什么这胤禩偏偏就要说什么。一时之间只清晰觉着一条汗水顺着后颈蜿蜒而下,却连大气也不敢出,偷瞥皇帝脸色,虽然看不出任何端倪来,但心里只是战战兢兢。果然,皇帝只淡然道:“你额娘不是好端端在宫里,晨昏定省,每日可见,何用来求我。” / _) x! g7 @2 v: K$ U) q2 X

9 r* B1 n3 N+ a9 s胤禩一双眼睛澄定如水:“儿子想见的是儿子亲生的额娘。”
1 o5 E8 U7 r  c$ [
, Q, p/ D7 i; a3 |; A' u, a皇帝半晌不说话,只是瞧着面前的胤禩。眉宇虽极类自己,但轮廓依稀的模糊影子已足以搅起最不可抑的惊痛。那沉缅冰封的疴疽,自己原以为是痊愈已久,久到足可以忘却,谁知青天白日之下翻出来,竟然蚀腐至更深更痛,分明根本不曾愈合,而是表面结痂,底下却于日长天久里深入膏肓,一旦触及,却是无可救药的溃疡。
2 h4 c- }$ t8 G" D2 d+ G* s) N& i  Q. ]) ]! |8 y0 S0 b
李德全见皇帝面色如常,细聆呼吸之声,由轻浅渐渐夹杂一丝难以觉察的紊乱,若不是自己侍候御前多年,绝分辩不出这细微的差池。知皇帝性子极克制镇定,处乱不惊,临变善夺。甚少见雷霆震怒,可是偏偏胤禩犯了大忌讳。 $ A+ R) N7 T3 w

4 K- U' I. J: |" P* `8 J就在李德全惴惴不安的时候,正巧内奏事处的太监送黄匣子进来。皇帝拆看前线战报折子,一目十行,略略扫过,李德全见他神色凝重,猜测必不是好消息。哪里知道是裕亲王福全与皇长子胤禔在军中意见相左,以至大军在噶尔丹手下吃了败仗。
8 u9 p8 S! e* T# d) }8 q/ V. R: g2 s
李德全只大着胆子道:“皇上,奴才派人送八阿哥回去。”见皇帝略一颔首,便去搀胤禩起来,偏偏胤禩年纪虽小,性子却不易转圜,将他的手一摔开,不假思索道:“皇阿玛,儿子的额娘出身卑贱,皇阿玛嫌弃,儿子却不能嫌弃……”话犹未落,只听“啪”一声,皇帝将手中的折子掼在地上,上好白宣绵软如帛,哧得扑散开,如一条僵死的白蛇。
1 D2 e. Q( M. @" R5 i9 t+ `, ^* `; H
李德全瞧他扬手高高举起,吓得连忙扑上去抱住了皇帝的腿:“万岁爷!万岁爷!八阿哥只是孩子,说话不知轻重,万岁爷将他交了书房里的师傅们好好饬责就是。大热天的这样动气,八阿哥是该罚,您别气坏了身子。”只觉得皇帝的身子竟然在轻轻发抖,那胤禩终于似有了几分惧意,“哇”一声哭出声来:“儿子该死,惹阿玛生气……”哽咽着牵住了皇帝的袍角:“儿子是听人说,额娘病得厉害,所以才想着能请旨去瞧瞧。皇阿玛不许儿子去,儿子不去就是了。” ! P% T  N) |; t

& ]& T3 G( d: o" y6 O+ {皇帝的手缓缓垂下来了,殿中只闻胤禩轻轻的啜泣声。过了良久,皇帝对李德全道:“派人送八阿哥去瞧瞧他额娘。”
7 E8 r* j! h3 E, f" I# \; |8 d! u  g; }$ @. u2 s& N
李德全答应了,胤禩磕了一个头:“谢谢皇阿玛。”方起身随李德全慢慢却行而退。忽听皇帝道:“等一等。”忙垂手侍立,皇帝只是凝视他片刻,却温言说:“洗把脸再去。”李德全忙带了胤禩出来偏殿中盥洗,派了两名太监好好送去西六所了,这才返身进来,侍候皇帝去上书房召见奏议的大臣。
& y7 H- c4 J) d2 j- q
" W9 |. u( @* t! z
6 \2 p9 t/ l& P) f# {! Y9 F5 i0 u* U待得从上书房再回乾清宫,已是黄昏时分,各宫里正举烛点灯。小太监们将御案两侧的赤金九龙绕足烛台上的通臂巨烛一一点燃,殿中便渐次光亮起来。皇帝批阅奏折时,本来有小太监侍候朱砂,这日李德全却亲自调了一砚朱砂,换下那用残的来。见皇帝舔饱了紫毫御笔,却略一凝神望着自己,便低声道:“要不奴才去瞧瞧。” 7 A+ ^9 |6 B3 K/ s

/ _7 O  L$ \1 }) {% W这样没头没脑一句话,皇帝却明白他的意思,但只是缄默不言,沉吟片刻,在折子之后批了几个字,便将笔一撂,伸手接了宫女递上的茶碗。李德全偷瞥见是“知道了”三个字,心下略略一松,悄无声息便退了出去。嘱咐另一名总管太监张三德:“我有差事出去一趟,你好好侍候着主子。” 6 O, m- \" a. O5 m: Q

* e4 A. W3 o' l3 r6 t张三德不知端倪,只笑道:“老哥放心。”
9 l' \. E2 A  F3 {( L% ]% N3 R5 m8 ~) o$ p" i& V  g
[ 本帖最后由 ┽枫→ 于 2007-12-1 17:03 编辑 ]

Rank: 1

UID
525759
积分
46
威望
55 ❤
匪币
72 枚
好感
30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6 19:31:2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十年番外篇 (下)
- W0 k* d6 o! y" b+ S2 c6 h! z$ C0 H2 S' y- Z8 r& I. n) N
灯芯爆起一朵花,骤然璀璨,旋即黯然失色。小太监忙拿了熟铜拨子来剔亮了,皇帝只觉得双眼发涩,身后宫女轻轻打着扇子,那风却是热的,叫人隐隐生出几分浮躁。推开折子便叫:“李德全。” 1 v0 x$ b3 a) d- B7 c1 X

. F+ U1 V1 K* w: s$ a$ e却是张三德答应着进来,皇帝这才想起李德全适才出去了,原来此时还未回来,这样一想,却觉得殿中越发闷得透不过气来。身上的团福纱袍,本来已经轻薄如蝉翼,此时身上汗意生起,粘腻得令人不畅。听张三德问:“万岁爷要什么?”便说:“去沏碗茶来,要酽酽的。” , M! l/ Y$ k& `1 n- D( ~
! |; q+ r2 I- m# L9 j4 P% v7 W
张三德答应了一声退下去,他又看了几本折子,茶却仍然还没有送上来。抬头正待要问,却见殿门外人捧了茶盘,却是个衣衫素净的宫女,姗姗款步进来。待得走近,正巧一线凉风暂至,吹得她碧色的衣袖轻轻拂动,体态轻盈,宛若步步生莲。那风一阵阵吹进来,风里却幽幽暗香盈动,夹着一缕若有若无的茶香,他手里掣着的一枝玳瑁管的紫毫,不知不觉搁下来。
/ i5 ~' \1 W' u: r) n* N7 X" s, K$ O# F# q- h/ L
她走到御案之前,盈盈曲膝行礼:“皇上万福金安。”   W9 F( o; ]8 _6 @+ j4 E# x

* G0 q  ]% G# s, R5 S; \妃嫔见驾向例只是肃一肃,她久不面圣,所以按规矩跪下去。他不叫起来,她只得跪在当地,心里反倒安静下来。 " ^, _2 v$ E8 U
; }9 g2 G% a5 {# P  y
这一跪仿佛跪了许久,也只仿佛是一个恍惚,他就回过神来:“起来——不是说你病着?” ! D( S& n& `* D& E. J0 w

8 X6 s  U+ y( j- q9 A  f7 F夏日衣裳单薄,衣袍的下摆极小,花盆底的鞋子跪下去,等闲是不好站起来的。她谢了恩,心里踯蹰,况且手里捧着茶盘。他亦想起来——本来可以叫身后的宫女去扶,但不知不觉就起身伸了手,那手温软如同记忆里的一般无二,握入手中轻柔绵软,却不得不放开了,她轻声道:“只是身上有些不耐烦,万岁爷打发八阿哥来瞧我,我就觉着好多了。”
8 |% ?4 }4 i' ]' z
  A) X7 K5 |& ^9 q! B& n她那样爱孩子,那年他亲手从她怀里抱走,她不能争,不能辩,不能悲,不能恸,连眼泪都不能流,还要谢恩。那便是最后一面了,从此再没有见过她,除了阖宫朝觐的场合。那样多的妃嫔,依班行礼,花团锦簇里他从不注目,可是——总有避无可避,猝不防及,梦里总是惊恸那一双眼睛,哀凉如死水。 1 r$ }8 w5 D4 e* H

5 o2 X, E1 \" S5 I殿外隐隐有雷声滚过,许是要下雨了,一阵疾风吹进殿来,吹得案上的折子哗哗翻出轻响。她本能的放下茶盘,伸出手去按着,那衣袖轻轻拂过他襟前,袖间的幽香萦绕四散,熟悉而淡泊的香气,叫人恍惚就想起许多年前,她盈盈侍立御案前,亦是忙不迭伸手去按那被风吹起的折子,却不想衣袖带翻了茶,泼了他淋漓满襟。吓得一张脸雪白,只问:“万岁爷烫着没有?”倒是她自己烫伤了手,几日当不了差,身侧突然觉得空落落的,从那时方知晓,只是怅然若失。
  q5 c; D0 A' _
* h- H8 ~" a2 ~, y2 T, l2 L# C十年……十年……岁月荏苒,光阴轻浅,居然就这样过去了,藏得再好,隐得再深,忍得再苦,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只有他知道,原来从来不曾忘却,不能忘却,不会忘却。这一路走来,那样多的旁人都只是浅浅的影,而她,是烙在心上的印,痛不可抑,所以永不想再触。他忘了她十年,不如说,他刻骨铭心了十年,无望了十年,她却依然盈盈伫立眼前。 - E' t) B3 s& ^/ }/ _! @: W

5 F; g; q) C) R  r她轻轻理好奏章,熟练的将笔搁回笔山上,砚里的朱砂明艳如血,忽然忆起当年教她写字,琳琅……斜玉,双木,斜玉,良……朱砂写在柔软的上用露皇宣纸上,一笔一划,她的面颊红如朱砂,连耳根都红透了,神色认真如蒙童。玄烨……一点一横,一折再折……他的手下握着她的手,笔迟疑顿下,她声音柔柔低低:“奴才欺君罔上……”果真是欺君罔上,原来她竟写得一手簪花小楷。 $ {7 {9 r7 {: P5 [. Z  |& T& U4 |' \8 M

1 \; ?) v9 Z, q她藏了多少,藏了多少……不依不饶,罚了写字,“昼漏稀闻紫陌长,霏霏细雨过南庄。云飞御苑秋花湿,风到红门野草香。玉辇遥临平甸阔,羽旗近傍远林扬。初晴少顷布围猎,好趁清凉跃骕骦。”竟是写了御制新诗来应命,她就是这样机智可人,字迹那样清秀妩逸,功底必是临过卫夫人的《古名姬贴》,临过赵夫人的《梅花赋》…… 1 `  a0 E2 M! a2 I- G2 g
他提了笔在后头写:“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只这一句,她便微微变了脸色,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聪明如她,知道他真正要写的话,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烛火盈盈里垂下头去,他只以为是欢喜,却原来错了,从头到尾都错了……
2 F5 T# ~+ Y  X. Y, D2 |& z+ H1 l( B0 a0 Z5 x( u! N
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窗外雪澌澌下着,暖阁内地炕火盆烘着一室皆春,他微笑着道:“朕比义山有福气,起码更鼓初起不必应官入值。”却原来错了,从头到尾都错了…… - I, E+ |8 y5 i2 H
/ H. [) E# c8 G) L# {" I; S2 M% A
他在迷朦醉意里执着旁人的手说过:“我一路寻来,只是以为她是你。”只这一句话,令得宜妃那样刚强的人泪如雨下,感泣永生。他翻过身模糊睡去,唯有自己知道,其实这一路寻来,都是将旁人当成是她。 ! H8 K9 U+ U+ c* E& y* K5 Y# Q; T1 ~

1 n, z- Z/ U; q1 }5 `# ?# m  U7 s只是她,十年来只是她,这一世,只怕也只是她。 # V' h" {+ c' l( }7 |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九五至尊,天子万年,四海之内,千秋万岁。却独独有一个她是恨不得,得不到,忘不了。
2 t: a7 n, J5 f; a2 ?3 y这十年……这十年……他也只能问出一句:“你怎么来了?”
8 \; r: e: ^# A9 B8 ^7 T& Z- H
. Y. N& w! d( H4 C2 Q她道:“李谙达去瞧奴才。”突兀还是旧日里的称呼,做御前宫女时的恭敬顺婉。答非所问的一句话,他却突然不愿再去想,就算是李德全叫她来的,她到底是来了。他伸手揽她入怀,她顺从的依在他胸口,那里有最无法压抑的渴求。李德全远远在门外一闪,向殿内的人使着眼色。宫女太监们都退下去,殿外电闪雷鸣,轰轰烈烈的焦雷滚过,风吹得窗子“啪啪”直响,李德全将窗上的风钩挂好,退出殿外,随手关好殿门。
- ^( A% B% n3 R; }: g9 F; Q. i& D
下雨了,大雨哗哗如柱,直直的从天际冲下来,如千万条绳索抽笞着大地。四面只是一片水声,无数水流顺着瓦铛急急的飞溅下来,清凉芬芳的水气弥漫开来,将暑热消弥于无形。

点评

38893531  哎,可怜的小玄子,何苦呀  发表于 2012-10-26 17:46:00

Rank: 1

UID
525798
积分
21
威望
38 ❤
匪币
115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7 00:29:5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呵呵,沙发啊,匪大还有么我好像是第一次看到这篇啊:)

Rank: 2

UID
525304
积分
169
威望
232 ❤
匪币
695 枚
好感
32 ℃
贡献
9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7 09:56:3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第一次看见   不是琳琅重病了吗?

Rank: 1

UID
525845
积分
34
威望
53 ❤
匪币
160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8 12:04:1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  意犹未尽啊~~:Q

Rank: 1

UID
525853
积分
26
威望
48 ❤
匪币
125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8 16:35:4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不解ing

:o 怎么回事?继续滴说~
一无所有
   连孤单的权利也被剥夺...

Rank: 3Rank: 3

UID
525781
积分
495
威望
542 ❤
匪币
2816 枚
好感
15 ℃
贡献
1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8 17:08:5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这篇里的八爷,很有感觉

Rank: 1

UID
525292
积分
77
威望
102 ❤
匪币
308 枚
好感
9 ℃
贡献
12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8 20:03:3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一直都很不能明白为什么他可以保和妃周全即护不了琳琅。。。。。。

Rank: 1

UID
525907
积分
14
威望
31 ❤
匪币
79 枚
好感
4 ℃
贡献
3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9 13:24:2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这本书看了N遍,每看一遍都会哭,匪大的书写的实在是太感人了,不过希望以后能写几篇大团圆结局的:)

Rank: 1

UID
525898
积分
31
威望
52 ❤
匪币
176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21 12:38:1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看的第一个匪匪的文就是春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Rank: 1

UID
526118
积分
14
威望
31 ❤
匪币
81 枚
好感
4 ℃
贡献
3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24 18:55:3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如果每篇的结局都如番外般就好了.; e$ o2 ]& {2 b( o2 q4 z% n
这本书,看一遍痛一遍.

Rank: 2

UID
526163
积分
89
威望
146 ❤
匪币
213 枚
好感
16 ℃
贡献
7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25 20:15:1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就没了...
7 m6 g6 V5 p( X
4 I8 v- Z+ K% J' ~) x0 J% i2 i" I! P! A意犹未尽

Rank: 1

UID
526090
积分
24
威望
44 ❤
匪币
139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26 18:33:5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回复 #2 fsybb 的帖子

春晚我看了几遍了,每看一次,心里就觉得闷闷的,唉!

匪帮骨干

阮正东,我为你钟情!

Rank: 5Rank: 5

UID
525394
积分
1477
威望
1496 ❤
匪币
8089 枚
好感
15 ℃
贡献
25 ❀
精华
1

冬菇

发表于 2007-3-26 20:04:48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看到这个番外还是心疼呢!:'(
纵然这世间有风情万种,而我只对你情有独钟~


        

Rank: 1

UID
526241
积分
14
威望
32 ❤
匪币
84 枚
好感
4 ℃
贡献
3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26 22:02:5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触到了心底最柔软的部分

匪帮骨干

孟和平老婆明小月夫君

Rank: 5Rank: 5

UID
525303
积分
1614
威望
1986 ❤
匪币
6057 枚
好感
83 ℃
贡献
25 ❀
精华
3

LOVE 苹果 芋头

发表于 2007-3-26 22:35:4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他不是怕保护不了她,对于皇帝来说,她是毒品,他怕上瘾。

Rank: 1

UID
526522
积分
31
威望
44 ❤
匪币
139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4-4 15:11:1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原帖由 apple 于 2007-3-18 20:03 发表
, k% x9 I! X9 |6 C一直都很不能明白为什么他可以保和妃周全即护不了琳琅。。。。。。

+ g( l2 X4 [, E$ X" M他是故意的!!!!

Rank: 2

UID
526513
积分
185
威望
285 ❤
匪币
466 枚
好感
38 ℃
贡献
11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4-5 13:41:28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越看越心痛不已!只是觉得对琳琅的爱是康熙心中的瘤。留着吧,只会让他更加的痛;可是割了,心却空了!

Rank: 1

UID
526029
积分
30
威望
40 ❤
匪币
152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4-5 17:28:3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呃,<春晚>没看完..---为什么呢?!因为不喜古代文,所以大致粗略地看了下..(请各位别砍我..)6 t4 [- h# `8 _7 M7 j
急于种种缘由,就冒着被乱K乱P的危险问下心中的疑问:/ S/ L6 ?: @# H. f9 I& t
这文中的八阿哥是琳琅的儿子?!那个重病的人是琳琅?!!

Rank: 2

UID
526513
积分
185
威望
285 ❤
匪币
466 枚
好感
38 ℃
贡献
11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4-6 20:27:5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明知道会一次次地痛,却还是忍不住一次次地看!

Rank: 3Rank: 3

UID
525781
积分
495
威望
542 ❤
匪币
2816 枚
好感
15 ℃
贡献
1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4-6 20:37:0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看了寂寞空庭春欲晚以后,更加深刻地对小玄子米有感想……挖卡卡
三百年来成一梦,堪愁

Rank: 1

UID
527381
积分
14
威望
32 ❤
匪币
84 枚
好感
4 ℃
贡献
3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5-5 19:53:1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好伤心啊,  拜托不要这么悲伤啊!!:'(
# Q8 G# R, u5 @, X9 D% h2 H好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1

Rank: 1

UID
527429
积分
14
威望
31 ❤
匪币
79 枚
好感
4 ℃
贡献
3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5-7 15:37:0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简直让人心痛得无以复加

Rank: 1

UID
527430
积分
28
威望
47 ❤
匪币
160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5-7 15:48:2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爱极

都看过,爱极。没想到这里这么热闹

Rank: 1

UID
527120
积分
26
威望
48 ❤
匪币
159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5-9 12:45:27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要是再版能收进番外就好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匪徒家族

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匪我思存官网 ( 京ICP备09033787号-1 )  

GMT+8, 2019-1-22 19:46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