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290419|回复: 2627

[连载] 《萧二》(补全) [复制链接]

管理员

举世无双滴亲妈!

Rank: 12Rank: 12Rank: 12

UID
525119
积分
2446
威望
2361 ❤
匪币
358255 枚
好感
1183 ℃
贡献
214 ❀
精华
7

十周年1 十周年2 5周年 湖北匪徒 摩羯

发表于 2007-12-7 01:37:58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我爱HSH
详细描述: 本文出版于《桃花依旧笑春风》
  “森哥!”黄毛在外头探头探脑:“还没完呢?”
  v8 a# [6 ^( a2 K- j  王森不说话,直接指了指门,意思很明白,叫他滚。
* h0 H+ N# @1 f, ^& ^9 z. ~  i' X) t  黄毛身子一缩退了出去,楼梯底下一帮人看得分明,顿时哄得一笑,闲极无聊,于是七嘴八舌拿他开心:“黄毛,你要是能让阿森开金口,你丫也是个人物了!”
: r; C! k8 w# C& o6 d+ \' U  “哎,咱们二爷说过什么来着,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阿森开口说话。哈哈哈……”
7 W1 s" {* T4 _, T  一帮人很放肆的笑,黄毛被笑得下不来台,两只眼睛滴溜溜乱转,看到远远角落里的人,于是问:“那妞是干嘛的?”
" h. v! y+ ~) h, ?! `6 k  “要见二爷,在这儿等着呢。”
2 C$ D6 f' E) f3 Y# R  “哟,真稀罕,还有妞找上门来,一准是咱二爷的风流债。”" p, ?/ J( A/ }8 L) b8 W% J5 ]( B9 Q
  一帮人不怀好意的吃吃笑,都转过脸去打量那女人,其实谈不上很漂亮,穿件灰色风衣,身材什么都看不出来,而且脸色苍白得近乎透明,头发剪得很短。跟平常在这里进出的女人相比,简直是判若云泥。" C5 z' V# W7 W% b$ G& e
  林云翌被他们看得有点不安,站起来走到窗下去。9 t2 V* U& W; P' g3 ^
  窗外有两株樱花树,正开了花,浅浅的绯红色,如云如霞。4 F' P" \: |! }4 ?5 [$ b
  在那一刹那林云翌有点恍惚,仿佛想起了京都,成千成万株樱花树,风吹过,乱红如雨,是真的像雨一样,花雨,万点飞红成阵,落在发间,脸上,痒痒的,闭上眼睛,仿佛有风。; B5 N" V. `' v6 _  `& W
  身后有人叫她:“喂!”) `9 j' f! j' O: U/ Y( [5 D
  是个黄毛小子,剪得板寸还全染得金黄金黄,指手画脚:“跟我上去吧。”
0 z* ~; l+ L, l5 @% P  她被带到楼上去,穿过走廓就是一间会客室,会客室走进去,王森像尊铁塔似的堵在那扇橡木门前,看到她也没什么表情,仿佛连嘴皮子都没动,可是黄毛清清楚楚听到他说:“别多事!”
6 j% B  E% Q' U4 M' ~  我靠!
1 M) w$ q$ a4 N0 }8 u4 Y  黄毛吓得差点一个筋斗:要王森开口说话,简直比登天还难!王森跟在二爷身边形影不离,从来就是一言不发。自己跟了二爷快三年了,加起来一共没听到他超过十句话,今天竟然开了金口!% e6 e* H7 {( B
  还没等他想明白,王森已经推开门,于是黄毛只能眼睁睁瞧着林云翌走进去,心里翻江倒海,佩服得五体投地。
0 [2 h& s0 S0 Y  s2 \( {  屋子里很黑,窗帘拉上了一半,林云翌从亮处进来,走得有点犹豫,空气里还有一种奇妙的香气,她知道那是什么,所以步子更迟疑了。9 c/ I7 `6 P: e
  床上一片凌乱,被子枕头掀了一地,倒没看见人。浴室里水放得哗哗响,她终于站在那里,眼睛已经适应了光线,转过脸才看到躺椅上半倚半靠的高大身影。8 _5 i) z1 D/ a3 s4 z( w) V- [  @
  黑色浴袍敞着,可以看到胸口刺青的龙,青红紫绿,蜿蜒狰狞。0 e) f. Y4 T4 B% n5 W& d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去,心怦怦的跳,一步比一步慢,仿佛明明知道前方等着自己的是什么,但没有办法。头皮忽然一紧——他抓着她的头发,然后颈中一窒,下巴被迫抬起来,疼得她不敢挣扎。
& D9 r$ {% ~# M1 Z7 Q6 k  那股奇妙的香气喷在她脸上,他声音里透着冷笑:“你胆子不小——”
4 ^9 L' y7 `2 X  眼泪在眼眶里转了几转,最后还是忍下去:“萧勇……”  F0 Z3 ^8 A" ^7 v( c
  他脸色微变,手上已经加了劲:“你叫我什么?”1 S7 f, N$ _' S8 f- g
  她透不过气来,脸都憋紫了,非常艰难的才叫出一声:“二爷……”
* \# }  h* b9 K+ r$ @5 k. o! |  他放开两根手指,冷笑:“你当我说过的话是放屁?”0 T! o7 M4 p9 p3 X7 e) h
  他说过要再让他瞧见她,就一枪打暴她的头。
  s2 M+ k9 S( Y  她眼泪漱漱的落下来。
( |0 b" y% e2 f* F1 ^8 b  他一把将她摔开,自顾自又点上支烟:“林警官,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老子忙得很,没空陪你玩!”  R6 {! [4 k# n) p, D% u
  “我辞职了。”
* j* ?7 }! {) H' m  l* P0 o$ f  “哦?”他微眯着眼睛:“你巴巴儿的跑来,就为告诉我这个?”他冷笑:“好得很,今儿就算把你活剐了,也不算袭警。”
& C6 ^7 D2 d2 j4 ^& q6 b  “五年前我就辞职了。”她有点疲倦:“要杀要剐随便你——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R" L5 l, q! o2 ^3 E
  他笑起来,笑得通体舒泰:“你以为你是谁?来跟我讨价还价?”他弯下腰来,重新捏住她的下巴:“你是什么东西?配跟我谈条件?我当初那他妈是瞎了眼,今天你竟敢来,待会儿我一定好好招待你!”
- a7 q; l/ f* l5 T/ t& W  她的声音很低:“我有一个女儿,名字叫小美,今年四岁了。”) \4 y( W5 \% ~& x. ]. S8 g
  “哦?”他冷笑:“还没恭喜你,嫁人生子,小日子过得挺滋润的。”7 Z5 i( m6 ^% g1 l$ R/ G
  “我没嫁人,”她的声音低低的:“那是你的女儿。”
0 r4 {* J; o% D( Y/ l$ j) @( e. ^  他的手僵在那里,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笑起来,笑得仿佛很愉快:“行啊,你,这事干得漂亮,真漂亮——你张口说是我的女儿,你也叫我能信?”9 ?- V* Y. O! |
  “你可以去做DNA鉴定。”
; G2 V$ m0 _; c5 U* K/ `& D$ W0 n  他的声音里透着森冷的寒意:“外头想给我生儿子女人可以排两条街,你生一丫头片子,你当我稀罕?”7 w6 B8 ^1 e8 U/ E
  “我活不过三个月了。”她微微仰起脸,终于看到他的眼睛,可是他的脸是逆光的,看不清楚。于是她重新垂下了头:“乳腺癌晚期,医生说不能动手术了。我死了不要紧,可是小美……你知道我没有父母,小美才四岁,我没有办法……只能来找你……”4 o4 J5 a/ F! ^+ @
  想到小美那软软的小嘴,亲吻她的脸,叫她妈妈,她几乎无法忍受,一大颗眼泪滑下来,然后又是一颗,她有点狼狈的转过脸去,不想让他看见。0 s6 }. ?# i  I/ n
  他有点粗鲁的一把将她拽起来:“你胡说八道什么?老子不信!”. i7 c: W$ W5 j; q+ \( ?- w4 K* u
  她默默流着泪,把诊断证明,小美的出生证明,一张一张取出来给他看。
+ y  S, n7 v4 ]5 |/ N$ X  “你要是不信,可以做一次亲子鉴定。”她眼眶里含着眼泪:“我知道你恨我,求你看在那孩子是你的骨肉,她很乖很听话,你只要雇个保姆照看她就行了,不会给你添多少麻烦,真的。”
. Y, D8 ]& n( ~( M  他的胸口在剧烈起伏,过了半晌,突然狠狠将她一掼:“你给我滚!老子不信!我不信!”
& N8 \& B3 S5 e- k0 d  她被他推了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可是胳膊被他抓住了,他把她拉回去,带着一种几乎凶狠的力气:“那丫头在哪儿?”
* H0 a- e) X& {. B% E0 c$ E5 q3 @% t  “幼儿园。”她隐忍的吸着气,他抓得她很疼——他终于松开手,吼着叫:“阿森!”
+ F, G, _* e  b" `0 ]: h0 K  U  王森几乎在下一秒钟就出现在门口。
' i$ ~6 y; O  K/ q# f  “叫司机!去幼儿园!”9 e$ a" W: z+ x2 S
! Z: k3 \2 k3 ^6 O0 U5 e
  小美第一次被妈妈提前接出幼儿园,显得很高兴,林云翌有点担心,蹲下来替女儿整理衣领:“妈妈前几天跟你说,爸爸要回来了,你还记得吗?”
& e3 |: F' j  h$ m$ U% i$ i" O. @  “记得!”小美水汪汪的大眼睛盈着笑意:“妈妈说爸爸要从国外回来了,会给我买洋娃娃,还有巧克力。”( W8 _6 ~  k! w
  “爸爸已经回来了,今天他陪妈妈一块儿来接小美,爸爸就在外面车上,小美等会儿要乖乖听话,让爸爸喜欢你,知道吗?”
+ y) ]4 g6 M- U$ _! q. M0 v* z: f  小美重重点头:“我知道。”
$ }+ V; @) g6 @4 N  e  “好孩子。”林云翌拥住女儿,久久亲吻着她的额头,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站起来,牵着女儿的手走出幼儿园大门。! I4 t; h/ o0 F. X9 r: W
  出乎意料,他站在车边,而王森跟尊铁塔似的,就伫立在他身后不远处。2 J1 j4 A+ t& V; _
  司机看到她们,赶紧下车来开车门,小美有点紧张,看看萧勇,又看看王森,最后抓紧了林云翌的衣角。林云翌提醒她:“叫爸爸啊?”0 \1 R$ a4 h% k
  小美望了望萧勇,又望了望王森,最后终于鼓起勇气,怯怯的朝着王森叫了声:“爸爸……”! i7 v. r" m6 ^% N
  话音未落,小小的身子一轻,已经被一只大手拎起来,小美吓得连哭都忘记了,只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横眉冷对:“你再叫一声试试!”
) B! k5 H. b7 ]' ~  林云翌扑上去:“别吓着孩子!”( z- i- r/ P% R5 t
  他将小美往她怀里一扔:“跟你一样笨!”) O7 [9 S  q& O/ u9 r$ J
  母女两个都睁着惊怯的眼睛看着他,他只觉得火大:“上车!”( C" f, [7 k6 p4 m, l7 K8 ?
  小美第一次坐这么大的车,驶起来平稳极了,根本没有感觉。车厢内宽敞得跟她坐过的的士都不一样,甚至还有冰箱。
! ~0 P  A* P( V' c: A, ~1 i8 E  “妈妈……”她有点怯意的扯了扯母亲,指了指冰箱:“我想喝可乐……”1 ?& a, m' H' y& [
  小女孩的声音小得简直像蚊子在哼哼,可是萧勇还是听到了,冷着脸说:“没可乐!”
0 p! @. A9 _- M/ ~) i& ~: p3 [  他的车上只有酒,哪里会有那种甜不拉叽的东西?7 h) R2 O. d3 t% x) f0 x
  林云翌低声对小美说:“乖,听话,过会儿妈妈给你去买。”
, m/ f! A( a$ \7 l! j, ~" F  萧勇敲了敲椅背,告诉司机:“去超市!”
* D1 b+ z1 _  Z  司机没有多话,在下一个路口立刻转弯,直奔最大的超市。4 m3 }& t# L* _
  萧勇觉得滑稽,他几乎没有任何超市购物的经验,所以只管在货架间大步流星穿梭,身后跟着林云翌,小美非常开心,因为那个铁塔样的王叔叔把她搁在手推车上,一路推着亦步亦趋的紧紧跟着爸爸妈妈。; o5 d/ k- s1 H* Y5 j
  多好!
0 |' N3 n/ \* v3 e  跟爸爸妈妈逛超市,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每次跟妈妈出来买东西,她总是羡慕别的小朋友,可以跟着爸爸妈妈一起逛超市,但妈妈总说爸爸在国外,好忙,一直没有时间回来看她们。
& a& o0 a- L, H" S/ _& X  可是今天爸爸终于回来了,虽然他样子凶凶的,跟她想的不太一样,不过她已经很高兴了。
( k3 k, M& C8 }  更让她高兴的还在后头,爸爸一只手就从货架上抓了六大瓶可乐放进推车里。整整六大瓶啊!放进推车里像一座小山,她数了两遍才数清楚。她可以喝好久好久了。本来爸爸还要抓第二次,妈妈在后头小声说:“够了!”
6 C- a, `# u4 m: ]9 R8 f7 X  路过玩具架的时候,她竟然看到那只好大好大的绒毛熊,好久好久以前她曾经在离家不远的超市看到过。可是她没有跟妈妈说过,因为她知道这样大的绒毛熊好贵,妈妈会觉得为难。妈妈的工资要买菜、替她交学费、还要给她买新衣服,因为她长得快,衣服老是得买新的,而妈妈自己都很少穿新衣服。所以她看到那只绒绒的大熊,只是扭着小脑袋,一路眼睁睁的看着,其实她只要多看一下就很高兴了。) V/ L+ \! z# O* M
  没想到爸爸竟然注意到了,他弯下腰,问:“你想要?”. W9 I8 k$ @$ {+ D& E% }
  她吓了一跳,因为爸爸弯腰下来好大一片黑影罩住自己,仿佛一座山要倒下来。. b5 `, F) N' q
  她怯怯的看着他,他会不会像刚刚一样突然生气,把她又拎起来?
, {$ v0 a0 D/ Y  结果他竟然说:“叫我一声爸爸,马上买给你。”2 l+ D' R/ G" y/ k
  她偷偷望妈妈,妈妈轻轻点头。
' g2 ~" [8 [) ~  于是她嘴角一翘,非常高兴的叫:“爸爸!”; Q2 e; s" F/ `- F: A4 j
  她小小的身子一轻,果然又被他拎起来了,她吓得差点要闭上眼睛,结果他一手抱着她,大步走到玩具架前,一伸手把那只大熊拿下来,塞给她。
9 q) Y# ?7 n- u4 P" N0 z# ?  那只熊比她还要大,她抱不住,笑得咯咯响:“妈妈妈妈!大熊!”
" w& T4 O9 Z0 C. U  爸爸腾出一只手来帮她拿熊,问她:“还想要什么?”
9 J9 w8 h# U6 ?$ O9 ~  她不知道,乌黑的大眼睛滴溜溜乱转,只觉得满架子玩具都漂亮,不知道选哪样才好。最后爸爸问她:“这架子上你不喜欢什么?”  Z( X' w1 \  B; ?
  她指了指几把玩具枪,还有奥特曼她也不喜欢。
/ R' q  t7 m4 a1 U5 \; x$ J  结果爸爸叫了超市的售货员阿姨来,告诉她:“这几样不要,其它的统统打包,都要了。”
) L, x. K1 J* }8 j; \$ Q  售货员阿姨微张着嘴,像愣了一样,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去叫了几个阿姨,拿了纸箱来,一样样先替他们装起来。
  `& e% e% \# c$ K  他们走VIP通道付款,两个收银员帮忙扫描,然后打包成一箱箱装到平板推车上,替他们送到停车场。' f; j3 M& h# W  E+ p
  后备箱装不下了,司机一看这情形,立刻打了电话回去,叫了一部面包车来接货。
* d# j( u: c) g8 u) z' ~  小美搂着大熊,心满意足:“妈妈,晚上你做鱼香肉丝吧,我觉得今天好幸福。”7 C' H+ f2 D+ ^3 V9 K  f0 u
  林云翌眼眶发热,忙忙的转过脸去。1 R. R+ W! |3 |
  买玩具的时候她本来想阻止,可是看到小美欣喜的笑容,终于没有开口。
. w* s  y" C3 O+ |  孩子已经快要失去她了,为什么不在这仅有的日子,让孩子能高兴一点?
$ |& L8 D% n( `% a  司机一直开到了东郊湖畔,这片全是高尚别墅区,一幢幢漂亮的花园别墅,背山面湖。
5 y/ ?7 X$ U) \/ a" ^8 e  没想到他还在这儿有房子。1 l  V1 u) d2 Y. {+ B8 B
  白色的三层建筑,掩映在数十株樱花树中,美得几乎如同明信片。
6 O" ?# G+ _) S  樱花……
  P) L# T9 F  A/ [& t0 z  她下车的时候正好有风,风吹过乱红如雨,有几片落在她脸颊上,似曾相识的清凉触感,几乎令她微微觉得眩晕。
$ u+ F$ E' S, s  偌大的三层别墅装修的很奢华,厨师工人一应俱全,穿白衫黑裤的阿姨就有三个,好像拍港片一样。而楼上竟然有婴儿室,一共六间,走廊尽头是主卧室。
1 R& p8 i4 e: {# ?  她有点无力的靠在走廓墙壁上,小美只顾着欢天喜地:“爸爸!你给我准备的房间全是粉红色的!好漂亮!比芭比的房间还要漂亮!”( @7 m5 d% K! Q* l
  当年他曾经说过,要生五个儿子,正好一支篮球队。7 v! d! q, d6 |7 ?
  明明知道是饮鸠止渴,她偏偏还要笑:“要生的是女孩子呢?”) b, Q0 s6 u$ {. z/ t
  他嗤之以鼻:“怎么可能?我这么能干,一定全生儿子。”过了一会儿,才说:“生完一支篮球队你再生个女儿吧,长得像你一样漂亮,然后等她长大了,迷倒一大票臭小子,可是只敢看不敢动,我的女儿!眼馋死他们!”
+ U  |# B2 v4 n2 n" Y  这是什么古怪的思想?
- m0 h5 k7 i5 b  u  当年——0 q' j2 T+ x- @4 n* b( {0 N
  当年那样的话,明明知道是痴人说梦。% q  a) e( G  R' L) A
  可是她一句句听到耳中去,听到了心中去。
3 A/ y- d9 C5 c! d$ K* |/ Q  他没有说话,站在楼梯口点上一支烟,大半个身子背对着她。走廓那端的窗子开着,窗外是云霞一般的樱花,走廓里回旋着风,吹得他衣袖微鼓,露出他手腕上的表,还是她送的那块。* x$ M4 }2 r. ?7 N8 @" u7 K
  走的时候他明明把这表砸了。
/ M  \! a; _/ n) x9 U; T! k  掼在地上碎得零件飞溅,像是她的一颗心,只以为再也补不起来。/ q3 ]6 b3 O) T; k- y& x3 ]# ?! S& _
  她不敢动,怕一动满眶的眼泪就要流下来。
1 \" }+ E, x" {8 l" P  她曾经那样痛苦地割舍过,把人生最重要的一部分割舍,没有办法,走到绝境,筋疲力尽。明明那样爱过,但却不能不放手。
& j2 Q/ Y5 K! M; ?. ?! M: A3 j  直到这一刻,她才敢正眼看他。$ y5 q( u  n2 ]6 a. z
  整整五年,他没有老,可是比从前更森冷,仿佛浑身上下都透着寒气。+ ]) t  j" {) i8 D" o: U
  其实他的怀抱是很温暖的,只有她知道,半夜她会本能的偎向更温和的地方,第二天早上他总是说:“烦死了!下次你再挤我就把你扔下去。”
2 c8 a& _, B* F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臂弯却紧紧搂着她,那样熟稔,那样契合,就像生生世世,他们从来都是一对。0 B' p8 E! |* T" V) ]1 }, h
  她抬起模糊的泪眼,终于叫了一声:“萧勇。”
. U" ~. b, l8 z% j% D8 i% n' C  他没有回过头来看她,这样也好,因为她将要说出的话,她根本没有勇气面对他说。如果没有看到这一切,她也没有勇气说。: y  n5 |' k+ q; g  a' @- n+ w3 \
  可是眼前的这一切都给了她奢望,是的,奢望……
( _2 }+ A) x" E' I# }  “重新再爱我一次好不好?只在这三个月,可以吗?”* Y, `% C9 |, H, W

. l- d5 m$ |/ L! J* V; N  “重新再爱我一次好不好?只在这三个月,可以吗?”
5 {  ?8 E, D* q( J2 p3 _  他的身子一动没有动,明明是她的声音,很轻微,像是在梦里常常梦见的那样,只要自己一动,就会醒来。! v, O& m+ x& s4 B% p& r& R
  然后她就会消失在冥冥黑暗中,剩了他一个人,独自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 S/ }3 F3 k8 u  重新再爱她一次?0 f8 I7 J" p9 k# M% q
  他办不到。
, b" e% g" e1 e+ g' [  手里的烟慢慢的燃,仿佛时光一寸一寸的,悄无声息的蚀尽。  `: J7 o' E4 u
  他跟她的时光,总是这样短,短得他觉得,好像只是一个恍惚。
' }! B3 f8 v9 }, Q% l  A  十五岁的少女穿着一条淡蓝色的裙子,其实裙子洗得泛白,又短,并不合身,每次在街坊公用的水龙头那儿遇上,他却总想起桅子花。幽幽若有香气,他从来没有跟她说过话,却知道她是孤儿,跟着姑姑姑父住。; }6 [9 M2 n; |5 L$ l3 {* w) g, I8 R
  她姑姑有病,几乎起不来床,家里所有的家务活都是她干。他每次路过公用的水龙头,总看到她在那里洗衣服,包括她姑父又厚又重的帆布工作服。
: K: ^0 U+ ?; u( B$ i, N  很专注的样子,认真的搓洗着,他想她的蓝裙子,就是这样被她一点点洗到泛白。仿佛月光,在厚重的云层后渐渐透出皎洁。$ H! Y; v. [- f; Z" Z% g, ~
  她成绩很好,街坊们都知道,后来她考上重高,有天晚上他有事出去,正好遇上她下晚自习走回来,被两个小流氓堵着。
  }. ^" Z6 o% B; [, B" [. f4 I  她很倔强,没有哭,他走过去又回头看了她一眼,只看到她的眼睛,明明泪光盈盈,可是偏偏咬着嘴角,就是不肯让眼泪掉下来。
, e; e7 d2 }6 [" p* V* d' l  她的眼睛很漂亮,水汪汪的,明明是单眼皮。可是那样美,泪光盈盈。
! y) ]: e% z2 s; E  后来他一直喜欢单眼皮的姑娘,连手下一帮人都知道,进酒吧妈妈桑一迎上来,就笑着告诉他:“二爷!今天新来的小槟一双清水眼,可漂亮了!包管你中意!”
8 J: {2 V) y$ z) ?  他把那两个小流氓赶跑了,还是没跟她说话,她也没跟他说话,只拎着书包,默默的低头往前走。而他不远不近的跟在她后头,一直看着她进了院门,才又掉转头出去。
/ B' f0 O* U! n  X# r6 G  第二天差不多的时候他又走出去,只觉得有点傻,可是等到了她。她拎着书包,低头默默往前走,而他不远不近,跟在四五米开外,一直到她平安回家。7 i' t  g$ ~2 M( s; r3 m' T4 R
  就这样差不多一年,刮风下雪,风雨无阻,一到了时间他总是身不由己,非要远远迎出几条街去,然后再跟着她走回来。
" q; P  x3 E' k1 G& o  直到她姑姑去世,她住校。
1 g: C( u* u% T( p: N- z  他连着两天到时间了,仍旧打开门下楼,往往走到楼梯口,才想起来,她已经住校了。
* o& i# |* z5 o0 y# Y3 B  星期天她回来一次,他最后一次看到她在水龙头那儿洗衣服,是洗床单,她赤着足踩在盆子里,很白很秀气的足踝,仿佛如玉一般,五瓣小小的脚趾,像是花骨朵,他简直不敢看。而她低着头,只是踩洗着,专心致意,根本没有留意到他。/ L1 X9 Y# \4 ^- n
  后来,他就离开了那个狭小嘈杂的大杂院,他跟了麦哥,去了广东。. X- ]  M+ [. P6 K
  再见时已经快十年了,他回到这城市也有四五年了,半个城的娱乐事业几乎都属他照应,地位显赫,手下有着大队人马,声势浩大。3 E4 c3 ~  ?& ]0 g2 q( C6 C
  没有想过会再见到她,她横穿马路,他的奔驰车正巧等在斑马线外第一个,开车的彪子吹着口哨不耐的打着拍子,脚还踩在油门上,引擎声蠢蠢欲动,仿佛随时都要闯过红灯。9 B) X9 J- K8 J5 W/ [2 d* {$ g
  如果他的车闯过那个红灯,他就见不到她了,如果他不是正好一抬头,他就见不到她了。7 N: l7 n7 ^2 a
  可是没有早一步,没有迟一步,她从车前走过去,他正好抬起头。
+ P1 O6 X2 m1 X' l; _  只一眼,他便认出来,那是他的那朵桅子花,隔了近十年,依旧绽开在天涯。2 c; g3 V4 V1 k+ _; l, Y7 W
  他没有多想,打开车门就下去了,把彪子跟王森惊得脸色都变了,那时候风头正紧,很多人想要他的命,他们都以为他见着了什么不寻常的事。
. v: E: F7 M. j& \: O+ ~' l  滚滚红尘,漫漫众生,而她只是他的不寻常。8 Z0 B' O: k% p, r8 f
  他追上她:“林云翌!”
5 o6 i7 m! `6 P8 h. x  {5 A  他从来没有叫过她的名字,但他知道她的名字。没想到脱口叫出的一刹那,如此顺畅,就像唤过她千遍万遍,而他自己不知。
. V5 E; X) I% m2 i( a) L: j  她转过身来,很多年后他仍记得那一刹那,她身后是浩浩的车流,而十年光影流转,她的脸庞依旧清晰皎洁,岁月的那朵桅子,竟然仿佛没有丝毫改变。
6 N* t$ ]' H, G! P! ]3 y! Z8 w  她的样子十分震动:“萧勇?”
) q4 M4 }8 E. n  [+ k! C8 X  他没想到她也记得自己的名字,两个人站在街头,仿佛天荒地老,只在那一瞬。
# C" H5 r8 K9 S. ]  他只要她从此和自己在一起,所以不管不顾,没去考虑任何事情。# @+ l* q0 c5 T4 r& ]* w
  他这次问到她的手机号,然后一次次约她出来,最开始她不肯,后来终于答应他的约会。
" ]) ]) Q9 a; ?, _8 Y  他像毛头小伙子一样谈恋爱,去餐馆吃饭,看电影,陪她逛街。而只觉得欣喜,他只要有她在一旁就觉得万事足矣,再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别的。2 C/ J% N) q6 W  v  Y  R6 [9 V8 s
  他没想过她念的是公安大学,他没想过她会是警察,他没想过她当时能一口叫出他的名字,其实是因为她管理的就是重案组档案,而他实在榜上有名。+ s/ c# c' p% I" Q0 ]
  发觉他试图约会她后,整个重案组行动起来,把她的警察身份抹除得干干净净,重新给她简历,安排她住处,给她假的工作,甚至有假的朋友、同事。2 b  [- F, l+ O# o7 o
  他们布好了天罗地网,等着他一头扎下去。
+ ?+ O" f) H0 S  他本来以为兜兜转转十年,他遇上的会是一生。没想到短短几个月,换来的却是撕心裂肺样的背叛。! H7 \* U2 O4 Q# \; H) Y7 R
  再没有一种痛楚,更令人绝望。/ M3 d6 j7 k6 ^; r  {- d
  最后她绝望了,一直说:“萧勇,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4 N) c( L8 {& \4 K: A) @& H
  而他扣着她的脸,咬牙切齿般一字一句:“你也配?”
1 l* p0 z( |# ^% K, N* r  只有他自己知道有多痛,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有多痛,像把一颗心生生剜出来,只有他知道,到底有多痛。2 @8 d7 e% T/ Z( X
  而他竟然思念她,哪怕再痛,他却思念她。9 R5 {$ S) ~, x2 }& X! B, v
  他把砸坏的表送到香港去修,终于修好了,戴在手腕上,滴滴答答的走,就像她的心跳,从来没有离开过。
8 ^7 z, @, o$ L- j$ m  再多再好的东西也不是她,可是他却没有了她。
$ B& l$ E! f! c! e# a+ H+ z  五年,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五年是怎么过来的,她却回来,那样平静的告诉他。
9 i' {2 [. t7 \/ T" e/ {4 V  他们有一个女儿,而她,只活不过三个月。5 q$ c7 n/ l% `8 u6 T$ R" _$ X
  五年,他用了五年把相思煎熬成仇恨,他从来没有这样恨过一个人,恨得如此彻底如此强烈,恨得几乎想要将她挫骨扬灰,是不是只有这样,才可以忘记?
6 j; s3 S' ?6 \1 n. ?  可是,她连他恨的时间也不肯给他了。
, T! c  [% t; R1 n. ~  她就这样回来,问他:“重新再爱我一次好不好?只在这三个月,可以吗?”' N9 a+ Y1 t$ \+ d$ X
  重新再爱她一次?9 J# l4 P. A8 S* m
  他办不到。
+ H( v5 a  r5 h  因为他从来没有停止过爱她,第一次都还没有结束,他怎么能够重新再来一次?
  g* ?  _3 _& p& e# j
9 }$ g8 S, `( |1 L- o8 v  小美睡到很久才醒,自从爸爸回来,妈妈就不送她去幼儿园了。每天和爸爸一起带着她,去游乐园、动物园、海洋世界……去吃快餐,看马戏、看木偶戏……一家三口形影不离,恨不得连一秒钟都不分开。
3 h5 M, Z$ E9 Y4 @  有几个晚上她睡着了,偶尔醒来,还看到妈妈坐在床前椅子上,就那样看着自己。1 ~& r$ @* Z1 z3 T6 H" w6 ^
  而爸爸站在她身后,默默的看着妈妈。0 ?4 O9 Z% |' j3 p
  小美前不久刚学会一个词:补偿。
% m" g4 e; c( S. z  v$ N5 t  小美觉得,爸爸是在补偿自己。2 q$ C* G/ o, S9 j# K6 `- A
  他离开她太久,一直没有回来,所以他想补偿自己。
$ u; g( ]7 R. ?* N1 z( H  可是他的眼睛总不离开妈妈,仿佛如果一秒钟看不到她,他就会再也见不到她似的。, o( F9 t) @! m' |) [0 T
  小美在心里暗暗的舒口气,其实之前她一直担心,担心爸爸妈妈是离婚了。何小雷的爸爸妈妈就离婚了,何小雷的妈妈骗何小雷说,他爸爸去出差了,其实离婚了。
7 A0 [( o: y4 [* p# }- ]$ R1 c  何小雷很难过,她也很难过,那是她第一次想到,自己妈妈说爸爸在国外,是不是骗自己,其实他们已经离婚了。9 U4 m- p, T; {) W: F1 \0 e% h
  幸好没有,幸好爸爸回来了,而且这样疼她。; J. o1 }. U: R1 u
  虽然爸爸样子看起来凶凶的,其实他最喜欢她,因为有次他大发雷霆,楼下一堆人都吓得屏息静气,她跑下去叫了声“爸爸!”
2 u$ R0 a9 V) J* F* a4 O. z. R  他转过脸来冲她笑,那帮人看到爸爸突然这么一笑,简直像见到鬼,然后一块齐刷刷盯着她,瞧她仿佛瞧着个小怪物。# a8 }. j/ w' u3 j4 `
  她只想翻白眼,难道这群人从来没有见过爸爸笑?
" {0 r8 e' g/ n$ K3 b  黄毛叔叔有次跟她讲:“你爸爸对你最温柔!”2 \5 J6 G1 X- ?8 d& h4 A1 M5 B- o
  于是她又学到一个词——温柔。2 Q# h8 n; c4 ]& }6 w$ w
  其实爸爸对妈妈才最温柔,他跟她说话的时候,似乎连大气都不敢喘,总是小心翼翼的慢慢同她讲。
& ]2 M* e2 h( k/ `; N3 q! G$ D  那是因为妈妈身体不好。
4 V% X5 h4 I$ b- f( n+ q. D/ O  不知道为什么妈妈最近总是身体不好,妈妈不肯到医院去,家里就跟病房一样了,天天有医生来,还有护士来给妈妈打针。打完针妈妈就吐,她再也吃不下什么东西。+ _- a3 r; f( b0 ?# M
  犯疼的时候妈妈在床上翻来覆去,而爸爸紧紧抓着她的手,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给她一点力气。
/ }. _3 n. i0 U4 f  妈妈变得很瘦很瘦,最后她连针都不肯打了,她说:“算了,萧勇,让我过两天好日子,好不好?”
8 ^9 R& P* r2 {! Q' f9 N6 h  每次她叫爸爸的名字,跟他说话,爸爸就一定肯答应她。/ S! t. L7 j0 n  Y' Q
  那天爸爸也答应了她。- f8 z9 s4 z! e6 ]3 q9 A
  妈妈吃了药终于睡着了,爸爸走下来,小美看到他站在窗户前点着烟,却没有抽,他在流眼泪。
6 ]) S2 }* T  x( C) _6 ]  她以为自己看错了,6 K" x/ S7 o, ]! f1 h+ A" F0 Y
  爸爸那样威风凛凛,连铁塔样的王叔叔被他眼风一扫,也会乖乖的低下头,他怎么可能流眼泪?
# ^# P: j) p% Y' j+ |3 I2 f  可是她明明看到,他没有出声,眼泪就那样落下来,淌得满脸都是。
2 }. z6 m$ j  f6 \  她没有走上去问,也知道妈妈的病不好了,不然为什么爸爸竟然会哭?
! e8 a/ M+ ~1 T4 L3 K; `  她天天呆在妈妈的病床前,连睡觉都不肯走,终于明白爸爸为什么总看着妈妈,因为每过一秒钟,他能看见她的时间,就少了一秒钟。. s4 R* X; n2 a
  她没有哭,她很乖,妈妈生病了很痛,她不能哭,不然妈妈会觉得更痛。
: o/ H" y3 y- [2 L5 Z; \/ H  天气渐渐热起来,妈妈一天比一天虚弱,她起不来床。% N3 C/ D- O* r% C8 g. t
  这天她精神好一点,爸爸抱她下楼去庭院里。/ j1 K" G! }7 y* r. k' ?
  樱花早已经全谢了,树上长满绿油油的叶子,爸爸将妈妈放在树下藤椅上坐,妈妈想喝桔子汁,爸爸没有叫人,自己进屋去拿。
+ ~3 E" B2 t6 D3 h  妈妈叫小美过去,摸摸她的脸,还对她笑了笑,跟她说:“乖,妈妈说一句话,你要记得,好不好?”8 N8 ^; L) |' U: @2 Q
  小美重重点头,不管妈妈叫她做什么,她一定都会记得。
+ s. ^9 O% d, _- F6 s  “今天晚上……”妈妈似乎有点累,声音也很小:“小美,记得叫你爸爸一定要吃饭。”( w  t9 q+ K) w# g
  她以为是什么要紧事,原来妈妈只是叮嘱她这个,她牢牢记住:“妈妈,你放心吧,我记得。”
" X' _( j* f) M, `6 j4 H  爸爸拿了桔子汁出来,一点点喂给妈妈喝。
+ `3 i6 F4 g; ?2 e4 p' _  小美坐在草地上看着爸爸妈妈,爸爸低声同妈妈说话,妈妈一直在笑,他们两个真幸福。
1 e% K& F- g7 `3 `  有蝴蝶从小美眼前飞过来,她都没有起身去捉。
" p$ v( W3 a1 h( k  那天没有任何人来,只有他们一家三口,坐在那里,从早晨到中午,然后再到黄昏。
+ P  @* _: R& k! X; ?/ n; _1 E; G  妈妈最后睡着了,爸爸还是抱着她,一动没有动。
6 I$ j- }' v7 I& {! O8 Y* F  小美觉得肚子好饿,可是没有出声,乖乖坐在原地,一直到天黑透了,她想起妈妈的话。
% b6 l0 r  ^' Z( `0 Y9 [  走到爸爸面前去,他还是一动没有动,她轻轻拉着他的衣袖:“爸爸,妈妈叫你今天晚上,一定要吃饭。”
: o4 ]3 D9 N. B  他只读过中专,但五年前她离开时,曾经有本书留在那里,书签上印着一首诗。1 f4 X" H, Q+ D
  她没有别的东西留给他,五年里,那本书他看了又看,包括那枚书签,上头的每个字他都滚瓜烂熟。7 }0 b+ X8 Q$ |' Q4 n
  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
' Z1 S; Y) h% {  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 ]- ^4 s9 m+ y$ `
  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
6 m* ^& [$ C& H$ n8 w+ u5 e  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
3 F# b2 x% ]' W6 w7 _  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
) u1 s" B: @+ p, o9 t" I  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返。
/ J9 |6 N* b' |3 N2 e  F8 ]( O' v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暮。
$ q7 V/ ]: e4 j( M5 E9 G  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
9 j1 b2 d- Q6 u / D, d% [* s0 I6 S5 o* D3 U3 Q+ b
  直到今天,他才懂得。
9

查看全部评分

2013年好运滚滚来!

管理员

举世无双滴亲妈!

Rank: 12Rank: 12Rank: 12

UID
525119
积分
2446
威望
2361 ❤
匪币
358255 枚
好感
1183 ℃
贡献
214 ❀
精华
7

十周年1 十周年2 5周年 湖北匪徒 摩羯

发表于 2007-12-7 01:40:2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半夜没人抢沙发,先占了再说!

点评

冰无影  还是好虐啊,嗯,果然是匪大,赞啊  发表于 2011-7-30 22:20:52
2013年好运滚滚来!

Rank: 1

UID
528871
积分
59
威望
98 ❤
匪币
66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12-7 01:43:2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写吧,再虐也看!!!不会是沙发吧?

Rank: 1

UID
528871
积分
59
威望
98 ❤
匪币
66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12-7 01:44:3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啊~~~还我的沙发,就晚了3分钟啊!!!!:Q 8 w! D, p- l& p5 D3 ]
能给个大团圆结局吗?误诊什么的

Rank: 1

UID
526704
积分
49
威望
67 ❤
匪币
101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12-7 01:53:5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写吧' ]# x  w! i0 C: ?: M9 T  x

. R9 P3 E( M4 e献花~~~~

Rank: 1

UID
534557
积分
15
威望
32 ❤
匪币
74 枚
好感
4 ℃
贡献
3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12-7 02:04:0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哇,排在这么前:loveliness: 2 w. P/ ?+ L8 r/ k
写吧写吧
4 n- V, y! c3 ^  c( N虐也比坑好~

Rank: 1

UID
531734
积分
37
威望
54 ❤
匪币
87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12-7 02:06:1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呵呵,匪大也有不忍写的时候么。。。。。。。

Rank: 2

UID
531139
积分
65
威望
89 ❤
匪币
96 枚
好感
9 ℃
贡献
7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12-7 02:10:5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大虐也要看, 快写
5 T$ }6 `  H6 `3 ^5 `. r2 V4 u. s不过弱弱的问, 能不能结局别挂掉女主

Rank: 2

UID
525956
积分
89
威望
127 ❤
匪币
117 枚
好感
9 ℃
贡献
7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12-7 02:14:3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虐吧虐吧.好好的虐虐这个萧二........................
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

Rank: 2

UID
530405
积分
79
威望
101 ❤
匪币
137 枚
好感
12 ℃
贡献
7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12-7 02:18:2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占个位子先:victory:

Rank: 1

UID
527979
积分
33
威望
37 ❤
匪币
66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12-7 02:23:1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回复 #1 匪我思存 的帖子

呵呵, 没想到我也有沙发做。呵呵~~~~

Rank: 2

UID
530405
积分
79
威望
101 ❤
匪币
137 枚
好感
12 ℃
贡献
7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12-7 02:26:4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对孩子都这么粗鲁。匪,好好虐他!!

Rank: 3Rank: 3

UID
525368
积分
230
威望
150 ❤
匪币
167 枚
好感
292 ℃
贡献
11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12-7 02:49:1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能不能放女主一条生路啊?一家团圆多好!:lol

Rank: 3Rank: 3

UID
531181
积分
269
威望
255 ❤
匪币
648 枚
好感
111 ℃
贡献
13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12-7 03:01:57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嘿嘿
# j8 n4 W6 h  j. Q1 M难得上第一页
/ c' z* G8 S  H虽然没有沙发,板凳,甚至没有地板坐

Rank: 1

UID
526678
积分
26
威望
31 ❤
匪币
65 枚
好感
24 ℃
贡献
3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12-7 03:44:4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第一页?匪,你只管写。

Rank: 2

UID
526769
积分
79
威望
75 ❤
匪币
201 枚
好感
9 ℃
贡献
7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12-7 03:55:4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啊。。。真虐啊。。。。$ X5 C, r( a; d7 J# C; J% W: x
匪大没有虐虐男人的打算么?
一切都好,不缺烦恼~

Rank: 2

UID
526064
积分
191
威望
222 ❤
匪币
756 枚
好感
16 ℃
贡献
13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12-7 04:00:28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跟你一样笨"0 x) S1 f4 d) F
+ Y9 w2 S/ B4 x! ~. M
:lol  这话说的, 多温柔哦

Rank: 1

UID
534352
积分
14
威望
31 ❤
匪币
79 枚
好感
4 ℃
贡献
3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12-7 04:04:0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期待后文,大爱大爱!

Rank: 2

UID
526064
积分
191
威望
222 ❤
匪币
756 枚
好感
16 ℃
贡献
13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12-7 04:05:2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大虐是来真的吗? :'(

Rank: 2

UID
529592
积分
92
威望
41 ❤
匪币
40 枚
好感
31 ℃
贡献
1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12-7 04:14:5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虐吧虐吧,后妈小宇宙爆发一下~~~~~~~~~~~~

Rank: 2

UID
526064
积分
191
威望
222 ❤
匪币
756 枚
好感
16 ℃
贡献
13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12-7 04:15:28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
1 w) S. z0 N- @, y) P6 V
8 u! M9 R4 o) _再认真的看了遍, 原来萧2不信的是女主的病情诊断啊0 u; s& {' o. f9 z9 z" M$ q
+ O8 }6 M0 G3 Q" _; y5 u
:'(  我也不信

Rank: 1

UID
531334
积分
40
威望
57 ❤
匪币
75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12-7 06:03:2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sigh,虐文有毒,我算是体会到了!
* w% p6 ^) _: H$ {' h  y) l
2 }( x# z( J, }1 O以前看虐文好爽,
* e5 J: C1 H# M* g& E/ v0 v可是谈恋爱明明是遇到了极品被他自私的玩弄的死去活来,
: p, O' Y) F' \" ^# O我自己虽然痛苦得要死还是觉得好像奉献很爽的样子。。。。。5 ^, b# ?" K2 ^2 {- j
mmd后来醒过来一看,那人就是一变态嘛。。。: H7 g4 o% l+ ?% u- u
所以虐文还是少看点好。。免得被洗脑,把变态当深情。。! j' Y6 M" H9 }/ }! |" ^4 d. n4 r& L  J
  J; n* U% |# d3 e# [( ~
555,虽然虐文很爽,可系,大大可不可以加一句,纯属娱乐,不要被影响正常的恋爱观啊。。。:'( , M2 l. D9 a% K+ Q: R5 B
:'( :'( :'( :'(

Rank: 3Rank: 3

UID
526103
积分
272
威望
294 ❤
匪币
594 枚
好感
15 ℃
贡献
23 ❀
精华
0

HSH

发表于 2007-12-7 06:24:4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第一页么?
/ @6 z2 X& m4 F5 e- D/ L哇哈哈哈
我发誓要做左拥右抱的墙头草!

Rank: 3Rank: 3

UID
534015
积分
251
威望
307 ❤
匪币
735 枚
好感
30 ℃
贡献
13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12-7 06:28:48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不能 不写,大大的文字是痛苦生活中的唯一乐趣,甚至为你的文流的泪水也是肆意的,幸福的.

Rank: 3Rank: 3

UID
526103
积分
272
威望
294 ❤
匪币
594 枚
好感
15 ℃
贡献
23 ❀
精华
0

HSH

发表于 2007-12-7 06:42:0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这篇。。我完完全全无语了。。
  r* R- H  v% b6 h" R* q. `6 O话说沉默是金啊沉默是金。。
我发誓要做左拥右抱的墙头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匪徒家族

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匪我思存官网 ( 京ICP备09033787号-1 )  

GMT+8, 2018-9-25 02:26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