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73106|回复: 0

[短篇] 《西瓜子和东京塔》 [复制链接]

Rank: 12Rank: 12Rank: 12

UID
525128
积分
22068
威望
5772 ❤
匪币
50147 枚
好感
15026 ℃
贡献
12858 ❀
精华
10

十周年1 十周年2 5周年 冬菇 HSH 上海匪徒 摩羯 LOVE

发表于 2009-6-29 21:00:2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其他系列
详细描述: 本文刊登于《仙度瑞拉》09.6月号
《仙度瑞拉》6月号短篇
, A# ?! i* N& k' Q$ w+ c) ^
+ N! b2 f& h8 h) `# s: ?2 ]
6 c7 d6 Q' ^* v  b! g+ @9 q0 q    章畅说分手的时候,韩多多气得浑身发抖:“把西瓜子给我,我马上走!”- B9 B' ?* J- N* ?) T
    韩多多生平第二次失恋,上一次还是在高中的时候。暗恋比自己高一届的帅哥学长,鼓起勇气向对方告白,结果学长说:“我们年纪都还小,学习第一。”# z) O  ^- }% n6 R- j
    这位帅哥学长后来直接去了美国读书,多少年后韩多多想起他来还觉得是五月杨梅刚上市时的滋味,酸是酸得来,甜是甜得来。( B8 {* _" R9 K* f6 O& ^7 `0 z8 R
    韩多多是乖囡囡,帅哥学长说了学习第一她就真的一心向学,大学时代父母说不要在学校谈恋爱,现在的男生哪里靠得住毕业肯定要分手,韩多多就真的没有在大学谈恋爱。等读完了小硕踏出校门回头一看,二十余年的感情竟然寒怆的只有一个高中学长,而且还是单恋。5 j  l2 |+ X! R8 Q
    进了公司虽然是女少男多,但韩多多性格并不活泼,除了做事勤奋没有别的优点,她是踏实的工科女生,从本科到直研做惯了项目和实验,上司交待下来的事,从来都是一丝不苟的完成。公司把她招进来本来是做高工的助理——当时那位高工还有点不乐意,女孩子娇滴滴,哪能那么如意地随意使唤。结果没一年功夫,那位高工就处处离不开韩多多,最后临跳槽还想鼓动韩多多一起,被韩多多婉言谢绝。韩多多父母给她付首付买的那套小公寓房离公司很近,步行只要十分钟,韩多多就爱早晨赖床多睡一会儿,要是上下班得跋涉半个市区换两次地铁线,哪怕拿再高的薪水,韩多多也觉得没有幸福感。& Y! V# `! k. Q" W
    韩多多没有跳槽却升了职,技术总监的秘书回家去生危机宝宝了,HR经理于是列了一个名单给总监,被总监一笔否决,亲自指定了韩多多。从此韩多多从二十三楼的格子间,一下子跳到了二十五楼的风水宝地。
* `. a: V' j3 ~9 M8 V6 Q    韩多多爱二十五楼,因为这里是公司高层的办公区,茶水间里的红茶是汀布拉,洗手间的洗手液是L'occitane,连从走廓的窗子随意望出去,都是这城市最幽静的旧建筑。高大的法国梧桐隔开一幢幢别墅,俯瞰仍可想见当初的繁华,数十载沉淀下来,从金粉黯淡里生出一种浑然天成的优雅。韩多多虽然一直念工科,骨子里却有着小女人特有的执着和细腻,文秘工作也被她做得如项目管理一般井井有条,再加上技术上她本身就是科班,大得总监的赞誉。二十五楼的忙是水飞河静,韩多多跟着技术总监成天不是开会就是出差,更没了功夫谈恋爱。! S0 O5 Z# x  H9 K
    韩多多能和章畅认识,多亏了西瓜子,西瓜子是韩多多养的哈士奇。韩多多升职后忙碌不少,回家通常都在晚上九点以后,幸好住得近。韩多多一般当成散步走回家,然后再带西瓜子下楼遛达。有天韩多多一个没留意,刚出楼栋就被它挣脱了绳子,西瓜子狂奔而去,一头就撞在了章畅腿上。
- y! d; z! r1 w+ \/ P4 G    韩多多回家后就摘了隐性眼镜,小区的路灯光线并不亮,她眼里的章畅就是个很高很大的黑影,就算戴了隐性眼镜韩多多也不认识章畅,她看这人差点没被西瓜子撞个趔趄,然后西瓜子已经扑上去,没头没脑兴高采烈的舔了章畅一身的口水。  J0 x6 K* a/ |+ ?3 u
    韩多多连声呵斥也叫不住西瓜子,西瓜子无限亲热伸着舌头仍旧扒在章畅的西服下摆上,最后韩多多挺窘迫的对着章畅笑:“我赔您干洗费吧。”9 y1 ]5 Y5 ?2 _8 n
    章畅只觉得这女孩子挺有意思,一脉斯斯文文的样子却偏偏养条哈士奇这样的雪橇犬。
: C: |8 k  I7 S0 n' D  c   “没事,都是邻居没必要见外,再说我也挺喜欢狗的。”) x0 [/ e$ t" ~" G, }3 J- X
    章畅是挺喜欢狗,他自己也养了一条拉布拉多,名字叫“东京塔”,倒是和韩多多的西瓜子相映成趣。后来韩多多遛狗的时候又好几次遇见他也在遛狗,西瓜子每次见了他就亲热的一塌糊涂,他也爱逗西瓜子玩,一来二去就挺熟了,闹得韩多多每次见了章畅都不好意思不打招呼。
6 t- e5 w. Z) c3 [9 \* J* w' T    没过多久韩多多的表姐给韩多多介绍了个男友,让她去相亲。韩多多虽然有十二万分的不乐意,可是父母自从她开始上班后就开始催她谈恋爱,一催催了这几年,韩多多明知道是父母托了表姐,只得打起精神前去敷衍。9 ?& h# o0 R: U* A" L6 O% W
    约在一间西餐厅,对方条件确实不错,可是韩多多在生人面前本就木讷,那人从波尔多的红酒一直讲到海顿的弦乐四重奏,韩多多插不上嘴也搭不上腔。最后终于熬到甜品上来,韩多多也没胃口吃了,一抬头却看见了章畅,难得韩多多戴了隐性眼镜,老远就认出他来。他似乎是和女朋友来吃饭,两人不知道起了什么争执,那女人端起杯子就将一杯红酒全泼在他身上。
8 [1 C0 k0 G& r% h3 `# ~    韩多多二十余年的人生头一次见着这么电视剧的场面,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看着章畅,没想到章畅一转头也看到了她,远远就冲她招手:“有没有纸巾?”
; z. S- S8 R8 t0 C6 {    韩多多江湖救急给他一大叠纸巾,还把自己的手帕也借给了他。
8 {' f  I& ?$ X9 x. O- z5 j) }    相亲自然没了下文,章畅去还她手帕的时候还特意向她道歉:“不好意思啊,那天打扰你和你男朋友吃饭。”
5 v3 T3 {$ }# F5 z5 _0 a    韩多多说:“没关系,他不是我男朋友。”+ M$ D& @: g+ `2 v
    章畅似乎踯躅了几秒,就问:“那你觉得——我当你男朋友怎么样?”
" V! b2 j& L1 J. Y: Y7 |    韩多多很意外,章畅并不是所谓帅哥,可是人长得高大挺拨,诚心诚意的看着人时,很让人觉得心动。
6 B; j0 ]( t( D    韩多多觉得很滑稽,几乎是对章畅一无所知的时候,自己就答应了和他交往。大约是父母给的压力已经到了她承受的极限,果然父母在她带章畅回家吃饭后齐齐松了一口气,尤其是韩多多的母亲,听说章畅虽然不是本地人,可是家在北京,而且父亲是公务员母亲是音乐教授,喜孜孜立时便将章畅看作半个儿子,再三叮嘱韩多多不要任性,要好好珍惜感情。9 ]: O$ p# {4 ?# Q7 q
    韩多多对感情其实一点也不任性,这个时代相爱太难能找着个不讨厌的人已经实属不易,她对感情的要求少,章畅觉得她心平气和不粘不腻实在是难得的女人,不像前任女友他一出差就狂打电话,动辄一点小事就指责他不爱她,章畅起初还有耐心哄,哄到最后就觉得累了。而韩多多压根就不需要他哄,她上班下班,回家遛狗,和单身生活并无多大改变。偶尔他约她就一起出去吃饭,他如果出差她很少主动给他打电话,章畅起初觉得很自在,后来就渐渐生了疑惑,出差在外打电话回来,问韩多多:“还好吗?”$ U  s! G; t+ s2 J! Z
   “挺好啊,就是东京塔老爱和西瓜子打架,我都管不住它俩。”
; s0 M% b% _# ?    章畅很想问一句你想我吗?可是三十出头的大男人,早没了毛头小伙子腻歪的那个劲儿,话没到嘴边就忍回去了。! }8 W% |) d/ k% {
    其实韩多多觉得恋爱还是有好处的,比如有时候卧室灯管坏了,就省得麻烦物业,章畅在家就替她换了。有时候她出差,也不用把西瓜子送回父母家受虐,可以搁在章畅那儿。
: P) \" [" e) D, Z5 U  S6 l: g    两个人第一次争执是因为休长假,韩多多哪儿也不想去就想在家睡觉,而章畅早就计划好了和驴友一起自驾去甘南,章畅坚持要韩多多与他同行,他的理由是难得放假两个人当然要一起出去玩,而韩多多听说一路上连洗澡都不能保证,更是兴趣缺缺。最后章畅带着失望独自驾车上路,而韩多多在家睡到天昏地暗。- ]1 g9 K+ q: v7 ]3 k1 z
    有了第一次争执就有第二次,章畅赫然发现自己和韩多多兴趣爱好全都不一样,当初自己眼中她的可爱却渐渐不足以支持感情的继续。就像东京塔和西瓜子,平常在外面还无所谓,可只要被关在一间屋子里就会打架。他失望之余不免有些心浮气躁,而韩多多待他还是那样子不愠不火,摆在他面前的选择似乎只有一个,等韩多多出差回来,他终于说:“我们性格不合适,还是分手吧。”而韩多多难得气得连脸都红了:“西瓜子给我,我马上就走。”* |8 A+ N1 w/ D  f4 h
    两人虽然分了手,可是住在一个小区,楼幢又相近,抬头不见低头见,章畅还是能遇上韩多多遛狗。西瓜子见了他仍旧也十分亲热,老远就拼命挣着绳子想要冲他飞奔。韩多多也并不翻脸,和从前一样跟他淡淡的打个招呼。
5 w5 d4 n. K, \+ }  i    章畅觉得总像是欠了什么,仿佛意难平。
. H; J! w* S" o6 ~& M9 t    有天半夜韩多多突然给他打电话,原来西瓜子突然上吐下泄,又发高烧,韩多多急得没了主意,大半夜的一时抓忙只能想到他。他穿了衣服下楼开车,送了韩多多抱着西瓜子去看宠物急诊,最后西瓜子打上了点滴,韩多多才打了个呵欠,头一歪就靠在长椅上睡着了。/ d' S1 o6 T3 R
    章畅看着她的小脑瓜一点一点往椅背外斜去,终究不忍心,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她的头最终滑落在他肩上,沉沉睡得很香。0 l: ^. V/ h# i# n' n
    西瓜子打完点滴已经是凌晨三点,韩多多坐在副驾上揉着眼睛向他道谢。他终于忍不住问她:“你一个女孩子,怎么想起来养这种雪橇犬?”
4 H  Z. r% n( ]  j' ~3 x    韩多多挺不好意思的告诉他实话:“我特别懒,什么锻炼都不爱,人家说养小哈吧,小哈特别活泼爱动,遛狗又特别减肥,所以我就养了……”她慢慢抚摸着西瓜子的头,语气温柔:“起初真不习惯,觉得狗狗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的,每天累得要死还要遛它,最后就想把它送人了之。可是时间长了就不一样,回到家再累再懒也觉得它在家关了一天,该带它出去遛遛,不知不觉就成了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她的笑意隐在车厢的黑暗里:“这大概就是所谓动机不纯,最后却日久情深。”
2 V# c( e5 e  E1 K. f: p6 V, {6 X    没过几天,早晨章畅要赶早班飞机,匆忙赶着出门,结果把钥匙和东京塔一块儿给反锁在家里了,等请了开锁公司来把门打开,眼睁睁就要误机了。他只得打了个电话给韩多多,好在她刚起床还没去上班,二话没说过来就把东京塔带走了。
* v( U4 R% c  [; o7 T9 Q3 P    他一出差就是一个礼拜,惦记着西瓜子一直和东京塔合不来,而韩多多工作也挺忙的,照顾两条狗肯定很辛苦,所以每天晚上都打电话给韩多多。韩多多仍旧是那种心平气和的口气:“没事,它们早不打架了,看来是习惯了。”( h% V7 I( Q( ?9 O# B
   “真是麻烦你。”  _# i8 r4 y2 h$ c1 Y
   “这么客气干嘛,你忙你的吧。”
* U; g: h8 a# T5 S) v& E    她素来都是这样直截了当,章畅却觉得有种异样的亲切,她拿他并没有当外人。做朋友的时候才蓦得明白过来她与人相处的方式,就像她平常对待西瓜子,看着接触不多,其实她尽了自己最大的心意。
5 V: j$ F1 i0 V3 X. a    有些风景是远了觉得好看,有些风景是走近才知道,而有些风景你离开后才会发现它的美。章畅认真的反思,自己是不是错过什么。
  L" Y8 l3 j; T0 u; M    他出差回来后,去韩多多那里接东京塔,两条狗同吃同住,早就好得似伙伴。西瓜子见着他照例亲热,弄得他一身口水,而东京塔则在一旁摇着尾巴,似乎乐见其成。韩多多蹲在那里抱着东京塔笑:“一住几天,还真有点舍不得了。我每天牵着两条狗,东京塔往西,西瓜子就偏要往东,两个我都拽不住,连物业的保安都笑我……还问我为什么两条狗都取这么奇怪的名字,一个叫东京塔,一个叫西瓜子,真是不搭调。”
' B- w2 J2 _, `$ v7 O' j    他牵了东京塔回家,一手搬着睡篮一手还拿着食碗,结果腾出手按密码开楼门的时候东京塔突然一挣,他一下子没拉住,东京塔掉头就跑了。原来是韩多多牵了西瓜子下来,东京塔很无知无畏的直奔西瓜子,和它玩在了一处。
( }8 Q, F  {" J& ?% e    韩多多见他站在那里哭笑不得的样子,忍俊不禁。她笑起来非常好看,脸颊上有深深的酒窝,章畅觉得奇怪,以前自己怎么没有发现?+ ?4 P2 ^0 n, J2 }' F$ S& x
    东京塔和西瓜子在草坪上撒欢,章畅和韩多多等得累了,索性坐到一旁的长椅上,章畅跟韩多多聊了聊出差地的风景特产,而韩多多说了说这些天来东京塔和西瓜子在一起的趣事,天色渐渐暗下来,物业里的保安巡逻路过,跟他们打招呼:“韩小姐,你男朋友回来了啊?”
: N8 W! [  b+ `1 @    韩多多还没来得及答话,章畅已经答:“嗳,回来了。”
$ j$ H. ~) }) W1 a6 R% W    保安走得远了,韩多多这才转过头来看了章畅一眼。章畅说:“我承认我动机不纯,可是希望你能再给我个机会。”/ U& S* R+ E, P5 Y- P
    韩多多说:“你不是说我们性格不合适吗?”
4 b& `2 A: _' L" h, v- i0 w) ~   “连西瓜子和东京塔都能日久情深,为什么不试试?”
, v( \/ M' m; ?% D; n' C! C    西瓜子和东京塔,或许,为什么不试试?' ^) k( b$ m& E4 X0 ?8 x" U'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匪徒家族

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匪我思存官网 ( 京ICP备09033787号-1 )  

GMT+8, 2019-1-22 19:42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