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153076|回复: 7

[中篇] 《琥珀》(坑) [复制链接]

匪帮骨干

孟和平老婆明小月夫君

Rank: 5Rank: 5

UID
525303
积分
1614
威望
1986 ❤
匪币
6057 枚
好感
83 ℃
贡献
25 ❀
精华
3

LOVE 苹果 芋头

发表于 2007-3-13 23:22:5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其他系列
详细描述: -
遇上施任年纯粹是意外,人人皆知施总并不常到公司来,可是办公室每日必须纤尘不染。法式书橱立脚上的雕花繁复如艺术品,颖珀半跪在地毯上,仔细的用丝绒拭去浮尘。每日清洁,翌日永远仍有浮尘,落地窗里望出去,笋尖样林立的楼宇,垂首才能瞧见窄河急流的街,所谓万丈红尘。
4 y- d% v; Q" P: l6 @0 m8 w0 S  刚刚起身,有枚硬币从制服口袋里滑出来,一下子滚到书橱下去了,是一块钱。她并没有迟疑,重新弯下腰去,够不着,还差一点点,只好单膝跪下去。姿势自然并不优雅好看,但专心专意只在那枚硬币上,指尖终于触到,心里一喜,握在手心之后,腿一软就半坐在了地毯上。
1 t3 }" d* b1 ], H6 d  起初,起初她亦爱曲膝坐在地毯上,偌大的起居室,到处是软枕与锦垫,阿拉伯的手工地毯,一脚下去深陷至脚踝,宽而大的白色晨褛,绸缎滑得一如她的肌肤。卧室内墙上比她真人还大的巨幅照片,照片里的她就斜卧在织金锦垫的堆垒中,看过的人都屏息静气,以为她身后会有天使洁白的羽翼。那样澄净的双眸,幽黑似最纯粹的宝石。
5 K0 H' l+ C9 i4 q  手心里还紧紧扣着那枚一元硬币,指甲是昨天在家自己修的,剪得很平,很齐,指尖上脱皮的地方,也仔细的剪过了。她自嘲的笑,原来再困窘,也不是活不下去。 ; ?/ @, M8 N$ j" R; o/ b
  虽然活得比她想像的更难,她三个月之内换了七份工,人家听说她连大学文凭都没有,首先便噫一声。如今寻常公司前台文员也得本科生,她没有学历,没有工作经验,更要命的是,还得瞒往对方,自己的身份证是花两百元在街头买来。 ( D( V  s! e# A9 E: Y
  也不算走投无路,世人眼里,她二十三岁,容貌虽不见得十分出色,但眉目清秀。虽然到公司来没有几日,但也有身为白领的男同事借故搭讪。她丝毫不怀疑,自己被录用是因为容貌,她连人事经理的面都没有见到,人事部的普通员工主持招聘,看到她时当场拍板。
0 v+ `: [$ ?0 [. l  毕竟只是聘清洁工人,虽然她的样子不像是能吃苦耐劳,但人心总是软的,那人定然在想,养眼几天也好。试用期这几天,她努力做到很好。
. @& ~1 s: B4 f. t  她将头靠在书橱上,凸凸棱棱的雕花,冰冷的木器,天花板上无数的灯,碎星一样璀璨的银光撒得满头满脸。施任年只看到她的侧影,很美丽的轮廓,走近才看到一双黑亮如水晶的眸子,并没有丝毫的温度,似浮着碎冰。
6 P4 _( ?+ X4 Z! j% m2 c/ a  她穿公司的制服——很明媚的珍珠红,而她肤色白腻如同凝脂,甚至叫人觉得苍白。见着施任年之后,仓猝得身子微微往后一缩,似受惊的小兽,连唇上最后一丝血色都褪去了。施任年不由觉得心中微微一扯,就像是有根极细极细的线,牵动着。不由问:“你是谁?”
( J2 i0 m  R) ?- K+ S  她已经恢复镇定,站起来从容的回答他:“我是清洁工人。” + v* H7 v; @5 M/ d9 U; g, g
虽然写字楼的物业管理方提供清洁服务,但他们公司一直另外聘人来清洁办公室。不过这样年轻的女孩子,很少做这一行,难道没有别的出路?
# K2 z% H% @- F: ^5 j& c  这念头只是一闪,施任年不是怜香惜玉的人,自顾自转身开写字台抽屉,下班时间早就过了,外面的大办公室静悄悄的,一路只有走廊的灯亮着。 3 g  @! g3 y% y" Q
  她擦完书橱想要退出去,反手带门时手里那枚硬币一滑,咕碌碌滚落出老远,一直滚到施任年脚下。幸好施任年只顾讲电话,她轻手轻脚走过去,刚刚拾起来,犹未直起腰,施任年讲完电话,一回头已经瞧见了。   d& ?! `" J. F( L8 d1 Q
  法式的古董大椅,他的背微微一僵。
& J: ~* m' J, N1 V  并不是因为她乌黑的发衬出姣好的侧影,而是她脚上那双鞋。鞋子七成新,看得出穿得很苦,有些地方已经微微磨损。可是这双鞋他认得,是意大利一个顶级牌子今年的新款,他陪珞珞在香港购物时曾见,珞珞喜欢得不得了,名店店员信誓旦旦的保证:“每款限量只此一双,在全世界,也找不出第二双来。” " L! G! v" R: c9 L6 b: |8 N
  独一无二的尊贵,可惜号码太小,珞珞穿不得,一直的念念不忘,但又无可奈何。
7 V5 n3 S5 H: s1 o* v# M% x  价格自然不菲,在五位数左右。 6 J; U# a" v4 v7 u8 f1 B$ K9 X
  她脚上这双绝不是仿制品,天然皮革与精致小巧的白金扣钮,浅色皮面上有细密的水晶,都是纯手工的精良。
1

查看全部评分

匪帮骨干

孟和平老婆明小月夫君

Rank: 5Rank: 5

UID
525303
积分
1614
威望
1986 ❤
匪币
6057 枚
好感
83 ℃
贡献
25 ❀
精华
3

LOVE 苹果 芋头

发表于 2007-3-13 23:24:1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他的目光再移不开,能穿这样一双鞋的人,怎么可能在这里做这样的工作。而且穿这样一双鞋的人,怎么会将鞋穿成这个样子,像珞珞,出入有车,她每款鞋直至过季送人时依旧崭然如新。
8 ?  }5 v) }1 _! i4 `: z  她垂头,这才发觉鞋上露了破绽,不禁微微想苦笑。到底还是给她惹了麻烦,原以为不会有人注意,更不会有人认出这个牌子来。如果有钱,她早就会去买双新鞋——如果有钱,三个月来,最要命的就是没有钱,她前所未有的感受到钱的重要性,这三个月,房租、水电、吃饭……每天坐公交也得好几块钱。 1 b  [4 M" E: K8 ?$ W
  他看清了她的胸卡,念出她的名字:“赵颖珀?” . _! n8 \5 }( t" j
  “这鞋……上个月我做家政,女主人不要,随手送我的。” / A* q5 U6 Q2 y: X
  不解释还好,一解释更坏,他眼中似有光微微一闪。 * n6 F" |/ [- {' T
  她懊恼,不该当着他面撒谎,施任年不是笨人,相反,他精明得很,偌大的公司,他一个礼拜难得上办公室一趟,但公司处处井井有条。 * v' A4 p. c% d
  她想,或者她应该换第八份工作了。
  h* u+ U/ E! X% b9 y  果然,他问:“你来公司多久了?” 2 l3 M- h1 h" t: ]  L
  说什么都枉然,她在心里盘算这个月的房租只怕又得泡汤,语气里不禁带了一丝气馁:“七天。”
( k4 z5 ^8 a: @1 n5 M$ j7 K1 j  他不动声色:“晚上我请你吃饭。” ; g; o+ a, s! k
  猛然才回过神来,眼睛迅速的浮起戒备的神色,她是惊弓之鸟,第三份工作之所以被炒鱿鱼,就是因为人事经理“太喜欢”她了。但施任年不像是猥琐的人,而且,像他这样的人,身边哪里会缺女友。 % K( G& H) _3 ?+ u2 u5 H8 m
  这么一刹那,他也已经转过好几个念头。最多的成份是好奇,她气质干净甜美,却给人一种奇异的魅惑。乍一看只是浮光掠影般觉得相貌端正,细细看来,眉目间的疏离,更生姿色。 : ]: I) t* z* {4 S! G' O3 ^: s
  应该拒绝他,可是再坏能坏到哪里去,她突然有了勇气。她一直也在等这样一个机会,三个月,她没有把握下半生就可以这样过下去。找任何借口都是枉然,她贪图安逸耽于享乐,这么多年来,不知道外面风狂雨骤,即使如今一无所有,也不打算营营役役。她只想卷土重来。
$ L" B! E% D) d! S7 m& @$ m  带她到餐厅,才知道并没有做出错误的决定。她看法文餐牌,礼仪优雅得无可挑剔,而且看得出来,她熟悉这样的环境。
6 M' z2 h- f4 ]5 s( v  黑松露菲力牛排,腌三文鱼塔配鱼子酱和鸡蛋,芭芭丽亚鸭特尼配黑菌、鹅肝、蘑菇色拉,法式面包卷配香煎鹅肝和焦糖苹果,炖小牛肉配金枪鱼酱和绿芦笋色拉,蘑菇煎蛋。
$ i& q  x1 t0 b8 e$ f  菜一式式的上,他突然微笑对她说出两个字:“豌豆。”
7 _' i& W  r3 V! `  E' l  童话里的碗豆公主,睡在二十床褥子之上,仍旧可以感觉得到床下有一颗豌豆。
" s/ J( X- Z6 [  不,不,她并不是公主,而且,谁曾经狐疑过,一个真正的公主,为什么要在深夜向陌生人借宿? ' i7 ]0 x7 R0 t
  童话其实比人生更要漏洞百出。 7 x- {5 I( ?, j" T1 ~. ?2 ?# o! d* k
  他仿佛随口问:“去过法国?”她点餐时对侍者讲流利的法文,带着迷人的巴黎左岸口音。她说:“在巴黎待过半年。”停了一停说:“十九岁那年爱上一个人,可是他不爱我。平生第一次失恋,立刻飞到巴黎去伤心。”
  q6 J# s8 K" Q2 u0 D  ]5 k  他有莞尔的笑意,她接着说下去:“住了半年,每天等他来,最后终于等到,他却是和旁人一起。”
- U0 \! S, b& v  他问:“后来?”
4 ^% c" a6 y3 m& h* M1 d. G  她垂下浓密的睫毛,有些怅然:“后来……后来有一天突然就明白了,强求不来。”忽然嫣然一笑:“小小年纪,以为爱情是天是地,连失恋都失得文艺腔,非要跑到法国去。”淡淡的说:“当年太不懂事。”

匪帮骨干

孟和平老婆明小月夫君

Rank: 5Rank: 5

UID
525303
积分
1614
威望
1986 ❤
匪币
6057 枚
好感
83 ℃
贡献
25 ❀
精华
3

LOVE 苹果 芋头

发表于 2007-3-13 23:25:2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她其实依旧年轻,施任东猜她顶多不过二十三岁。 # b( S# z. {6 ?
  他问:“不打算讲一讲,你的身世?”
  g0 y, C7 T$ n( D8 E  她笑了,头顶水晶灯的璎珞漏下流光溢彩的光缕,反问:“你想要听什么样的故事?家道中落?遇人不淑?或是其它悲情桥段?” 4 C6 [9 z0 H6 g  E9 T- {
  他静静的说:“你愿意说的桥段。”
8 \) }( X5 [/ ~" v! k  她眼波一闪:“我从家里出来,再不愿意回去。”
  u1 Y# F6 w/ i% w" N  仿佛就这一句就交待了,但看她并不像是会与父母闹别扭而离家出走的人。施任东若有所思的凝望着她,她的肤色极白,搁在餐台上的手臂如同象牙雕琢般完美,左手手腕上却有很细的一道粉红色疤痕,凝霜皓腕上突兀得实在刺目。她本能的将手慢慢缩回去,他突然的说:“这样不是办法。”
' b% {* ?; ]/ A  M& J: p  她抬起幽黑的眸子看他,他也不知为何,偏偏要讲实话:“逃避不是办法,不管你是在逃避什么。” * \! d7 k' V3 O/ u; W9 j; l, F
  她抬起手来遮住眼睛,双肩疲惫的松下去,这一刹那,她孤苦无依,像极小极弱的孩子,脆弱的令人心疼。过了几秒钟,她放下手,脸上已经恢复那种镇定:“我知道不是办法,可是我总得试一试,离开——并且活下去。” - N8 \, k- I8 `6 h5 S$ e9 t% j
  她并没有说离开什么,他亦并不追问。 ) e) g: h0 k0 ^7 E
  他开车送她回去,夹杂的里弄,里弄两侧疏疏落落乘凉的人,他开一部凯迪拉克的XLR4.6LV8,车子的样子并不招摇,弄堂口有几个老人摇着折扇在听收音机,并没有注意到他们。因为看不清路,他将车停在巷口,她说:“就在这里吧,里面很乱。” ) n9 U: h6 D& N) B+ x% g" u
  夜色深沉,头顶楼前正好有一盏路灯,聚光样的灯束投射下来,她依旧穿着公司清洁工的制服,可是她的整个人如明珠熠熠,他改了主意,打开车门:“我送你进去。” 2 V! F( M& m$ y- q: i- ]
  里弄幽暗迂回,两侧都是人家,电视声、麻将声、说笑声……蚊香与杀虫水的味道几乎从每一间门扇逸出来,他从来没有在这样的情形下来过这种地方,深一脚浅一脚走着,她走得也很慢,微低着头,最后停下来:“到了。”
6 z" N& v" d3 K3 l  J  他抬头望了望那扇钉着铁皮的木门,房子很旧,年代一定比她和他的岁数加起来还要老,二楼露台是精致的镂花栏杆,历经岁月,锈得看不出原先的颜色,上头搭着竹竿,晾着许多衣服,湿嗒嗒着往下滴着水。通往露台的纱门透出一方光亮,隐约听到屋里电视在唱评弹,娇嗲的吴侬软语,句句都像柔肠百结,就在他们头顶上方也有滴水声,那是一台空调的排水管,有水正滴在他的衣肩上,他转过脸去看她,她说:“只怕不能请你进去坐了,我住在亭子间里。”
: h* [" ], a& K# ~. @6 j  他虽然锦衣玉食的长大,也知道什么叫亭子间,就是一楼到二楼的楼道下,隔出来的小间,没有窗子,这个季节一定闷得像蒸笼一样。他问:“你住在这里多久了?”
3 W/ q' t# R; J2 S  “三个月。”
9 i/ u* y, R  j/ S! e: N# z; t) `  他叹了口气:“走吧,我找个地方给你住。” 1 W' M8 P1 o8 t- H- f
  她并没有拒绝,顺从的跟着他又出来上车,一路上两个人都是沉默的,街道两侧的路灯飞快的从车窗外跳过,他开车这样猛,叫她想到一个人。这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旋即就很快的被丢开了,他衣冠楚楚,风度翩翩,身上有好闻的古龙水香气,最重要的是,他恰到好处的出现,就像童话里的王子一样。她困倦极了,差点要睡着了。 $ q* U+ t6 Q! _0 S+ f, q8 i
  酒店大堂寂静得只听得到三三两两客人的足音,她坐在沙发上等着,CHECK IN之后,他一直送她到房间去,酒店房间中规中矩的富丽与舒适,他办事很细心,她并没有行李,他说:“我给你留一点钱。” ; B. x; R% o, H5 u, }
  结果他想了一想,最后给了她一张信用卡,她接过去,道了一声谢,抬头问:“先去洗澡?” 7 b7 }9 J1 y& A: i3 c$ c
  他的心砰得一跳,撞在胸腔上微微发疼,并不是没想到她会说出这句话来,而是当她真正说出来时,他几乎要把持不住。他的心跳得又快又急,她慢慢的将头发放下来,轻泻的长发如黑缎子般泛着光泽,一双眼睛幽暗似无星的夜空,只要他轻轻一伸手,这样美好的一切,都将被揽入怀中。 4 _" K0 q# O' E/ s% ]
  他说:“太晚了,我明天来看你。” 1 A( j& t6 s- Y2 @. m
  他是真的喜欢她,虽然只认识这短短几个钟头,可是他是真的喜欢她。他并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可是他竟然不敢留下来。 : J/ B/ {- Z/ k2 v% X
她已经知道,今后将衣食无忧。 3 w9 `" l# k, ~7 v; r2 S' S
  多好,年轻貌美所以手到擒来,她没有说一句话,他就心甘情愿的为她做了一切。 4 ]4 M1 b1 ~) I5 b1 X- N) w8 y" J6 l
  他第二天果然来看她,带她去看画展,法国几位先锋画家,他微笑:“你应该喜欢。”她摇头:“不,我不喜欢。”她很坦白的看着他的眼睛:“我宁可去购物。” # N6 C# E# \' [4 x$ v
  一走进名店,店员小姐看到她如同看到凤凰,笑吟吟的迎上来:“呵……赵小姐,好久不见,最近是出国渡假去了吗?我们刚刚到了新款。”
* n3 Q2 G. C* x! Q8 i/ u7 Y) r3 W" L. U  她漫不经心的挑,衣服随便指一件就要,连试都不试,买得更多的是鞋,一进店就一口气挑了十余双。她穿六号鞋,脚踝雪白浑圆,如最细腻的象牙,任何一双鞋子穿在她脚上,都出奇的好看。店员熟悉她的码号,笑容可掬的问:“赵小姐,还是送到府上去吗?” 1 |* g  z1 Q6 ~7 x. {4 T1 Y
  她答:“不,我现在住酒店。”将酒店名与房间号都留给店员。
2 S4 J* R* H* f% i) ?5 V' D5 L$ M  出来时,他问:“在三个月前你住在哪里?” * l! c3 D9 @; d
  住在哪里,而不是问她家在哪里,她想了一想,淘气的微笑,露出贝壳样光洁的牙齿:“城堡里。” ) H+ [# b8 f% f' l* x* t4 E* K
  施任年不是没有考虑过她的来历,他们的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这样一个女子,总应该听说过,可是没有,她像是小美人鱼,拿声音将尾换成双腿,走上岸来,无人识得她是谁。更像另一个童话里的女子,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几支舞曲后便倏然而去,十二点钟声过后,只余一只水晶鞋。 % K4 `+ ^3 _' O- s+ Q8 E* g
  他突然隐约生了惧意,怕她就此消失不见。可是明明她活生生在身边,她用的香水,芬芳特别,她有次告诉他名字,叫“一千零一夜”,他因此留心,才发觉她一直只用这只香水。一千零一夜,这款香水1925年即已问世,这么多年来,一直有售。她说:“这样长久的东西,叫人不得不爱。”说这句话时,她正伸出手去,往松饼上涂玫瑰果酱。
4 d7 F' K$ {& z  她像孩子一样爱甜食,可是秾纤合度,身姿妙曼得如同最完美的模特。
7 S* P! r4 M1 R3 z8 K  只是不爱拍照,哪怕是手机的摄像头对准她,她就本能的举起手遮住脸。
0 e7 N0 y( b  A/ H; D  施任年恨不得将她藏起来,可她到底不是他的。
- q' K) ~4 p2 W4 S9 ?5 ?  亲密点的朋友略有耳闻,和他开玩笑:“听说你最近叫一只狐狸精迷住了?”
: q" r* C' G. v( d0 [0 _  的确很好笑,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原来施任年也会踢到铁板,可是她真是一尾狐狸精,突兀的闯进他的生命,令他的人生訇然打开来,流光溢彩。
2 A+ e2 J7 Z, ~* Q6 |2 ~. W  曾经听一个老男人沙哑的声音唱:“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没有见过的人不会明了。”
, [, N$ S/ X. W8 z  鬼迷心窍,真的是鬼迷心窍,她并不是最美,可是乌沉沉的大眼睛望住他时,他立刻忘掉要忌惮的一切,带她去会所或是俱乐部。他自嘲的笑,这样寸步也不想放她暂离,大约过不久,就不得不带她开董事会了。很心疼,因为她偶尔一刹那,露出一种茫然的表情,总教他觉得不放心。 2 _; ~: ^- a) o
  好多年,不曾这样担心一个人了。还是念中学的时候吧,坐在他前排的那位女同学,母亲得了绝症。她每日从医院回来,听课的时候,总会有茫然的一种恍惚,下课时,一个人孤伶伶站在走廓上,看着大朵芬芳的桅子花,像是随时会落下泪来。很心疼,很让人心疼。

匪帮骨干

孟和平老婆明小月夫君

Rank: 5Rank: 5

UID
525303
积分
1614
威望
1986 ❤
匪币
6057 枚
好感
83 ℃
贡献
25 ❀
精华
3

LOVE 苹果 芋头

发表于 2007-3-13 23:27:2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她并不是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再遇上。 0 ~. m) }. T8 O9 B
    但看到那部熟悉的Chopster,眼睑还是轻轻的一跳。她抱着大捧的粉白玫瑰,碧蓝碧蓝的晴空,远处有云慢慢流过,微风拂过她的长发。这个城市的初秋,如同童话一样美丽,高大的法国梧桐,枝叶间漏下疏疏的阳光,印在车身上,斑驳的影。身侧的施任年顺着她的目光,也留意到了。在国内看到这款车,不由令人十分意外。他们圈子里,爱车的人不少,从国外整车进口,除掉运费,单只车子本身花上几百万,也算是寻常。
& r2 X7 {8 h- @; t) ~' t6 L    只是不会这样桀骜,虽然大街上一百个人里,难得有一个人可以一眼认出这款车来,可是,太桀骜了,哪怕这桀骜如此不动声色。他回过头去,才发觉她紧紧抱着那捧花,粉白的玫瑰,带着新鲜的水露。而她如天使般静默无语。 4 ?- }# v' r/ s3 \) E  ~4 L
    那个高大挺拔的男人静静的打量她片刻,终于将目光转移到施任年身上。施任年这才发觉他左眉眉峰上有一道伤疤,似是许多年前的旧伤,并不难看,疤痕使得他的左眉不再完整,而是中间断开来。施任年微微一怔,脸孔如此眼熟,倒像是从前在哪里见过。 / F, H3 }$ A5 E' o* @7 L# V
    他的眉头微微一挑,纯粹的北方口音,干脆而硬朗:“琥珀。”
5 B: l1 J2 o" w' o) E8 h    她像是突然有了勇气,整个人都镇定了下来,声音很轻,可是很清晰:“哥哥。”
5 c" i4 D5 L9 E, k! Z/ W   “跟我回去。” 1 C$ \/ j' [! _) U$ [
    她没有出声,浓荫如水,幽静无人的斜街,仿佛有水莲花缓缓绽开,清凉芬芳,在墨绿的幽潭。她慢慢伸出手去,施任年到底不忍,只得任由她握住。她的手指微凉,声音也仿佛带着一丝凉意:“我要和他结婚。” % e+ `0 ^$ H( w: w
    他的目光再次落在施任年脸上,不过一秒钟,重重一拳击在施任年脸上。
% l) C. ?( v% R: \3 L0 e    施任年猝不防及,只觉得眼睛巨痛,本能的用手捂住,她扑过来,瘦弱的身躯温软的拦在他胸前,他的胸口有东西硌得发酸,她也像是失了常态:“毕浩扬,你住手!” - b1 ]* ~6 L7 l$ j6 E
    毕浩扬,施任年终于想起来,原来是毕浩扬。 % z" y* E" x( o0 l9 m1 V
    他们打过一次交道,因为坯布配额,双方各取所需,席面上推杯问盏,也算是宾主尽欢。 2 Z4 z' d; S+ t% I
    没想到是他。
8 {* T; L) a6 u& M  M    他的眼睛一直流泪,睁不开来,她几乎是要哭了,紧紧的攥着他的手,毕浩扬却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腕:“跟我回去。” ( B2 r5 |. ?& X& ]* d9 b
    她挣扎:“别碰我。”施任年的视线全是模糊的,一只眼睛根本痛得睁不开来,他不知道自己伤得如何,只叫毕浩扬:“放开她。”
* ]: n: V, _( p+ M, w    毕浩扬的声音,带着讥诮:“这是我的家事,我是她哥哥。”
5 F) ~4 ^1 P, o* `    “你不是我哥哥。”
# Z. n5 q' }3 i8 r7 H! W' {! C/ g    她的脸色惨白,重复了一遍:“你不是我哥哥。” 8 B" x3 n+ L1 K) r& ?2 i
    他的眼里闪过冷冷的光芒:“就为了他,你不愿意回家?”眼中的轻贱令她浑身发抖,她口不择言:“不错,就是为了他。”他一把拽得她踉踉跄跄,施任年虽然眼泪直流,但本能的推开他:“你别碰她。” 4 `3 J+ p( U6 q( R- g+ W2 ^4 h
    毕浩扬手臂一扬,施任年早有预备,左肘一沉就格住了,毕浩扬身手颇为不错,一击不中,立刻反手又是一拳,施任年曾得名师指点近身擒拿,将他的手腕一扣,顺势一扭,右掌已经重重击在他胸口。毕浩扬飞起一脚,便要踹出,琥珀却一下子挣开了,挡在两人中间。施任年左眼巨痛难耐,只是紧紧攥着她的手,她的手在微微发抖。一直到了医院,她的身体还在微微发抖。
, F: ~* A) s, \
    施任年也没想到急诊大夫会报警,偏偏110的两名警察又特别尽职,三言两语并不能打发掉,施任年说:“这纯粹是误会,我和我这朋友,平时开玩笑习惯了,谁知今天下手重了点。”警察说:“有这样子开玩笑的吗?”施任年只好说:“我和你们龚局长是老熟人了,两位尽职尽责,回头我一定打电话给你们龚局。”
2 |7 U& b  ^- o9 z# H
9 i( p; H; `6 c# [[ 本帖最后由 float 于 2007-3-14 00:06 编辑 ]

匪帮骨干

孟和平老婆明小月夫君

Rank: 5Rank: 5

UID
525303
积分
1614
威望
1986 ❤
匪币
6057 枚
好感
83 ℃
贡献
25 ❀
精华
3

LOVE 苹果 芋头

发表于 2007-3-13 23:28:0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那警察软硬不吃,反倒嘿嘿一笑:“别说龚局,您就算认识我们贺厅长,也不能包庇打架斗殴。” , a* u$ Y. l+ t% n5 b1 c
       施任年本来不欲将事情闹大,心想贺少华的电话倒是容易打,只是这个电话一打,更不得收场。只得苦笑,毕浩扬倒是一言不发,直到最后警察要带他去派出所,他才冷笑一声,任由警察带着他,扬长而去。
% _, E2 U, f& C  Q% p. f) j8 S, N9 b       留院观察24小时。
. A) D8 k+ `' i* t8 f       还好没有伤到眼球,浅层角膜损伤,只是肿得吓人,让绷带一缠得更像是伤势严重,琥珀第一次送他回家,他住的虽然是老房子,可是风景绝佳。花园还是旧时风貌,从客厅里望出去,大理石的喷泉,汩汩的淌着水,绿草茵茵如画,极远处才能看到隐约红墙,这样的地段,真是奢侈,而且她知道,这样的房子,有钱也买不来。房子很大,旧式的美国南部风格的老别墅,布置得很简单,除了佣人,见不到别人。 , @: X# B8 [4 ~  k4 O9 w/ w
       他一个人住。 & U5 X# @( m: B5 C
       偌大的客厅里,一张照片类的东西都见不到,墙上只有油画。 / C! E( D. R; r( x
       他带她上楼去看,很多的房间,唯一新式装修的是他的睡房,单身男子的卧室,干净而简单,床头银相架里有张照片,黑白底子上色,数十年前绝美的女子,虽然没有笑,一双眼睛仍是盈盈欲流的眼波。 1 \% M4 ]: I5 m( K% Q0 x  ]
       “我的母亲。” ! a& e. Y+ g5 ]
       见她如此专注,他只淡淡说了一句。 % i4 N- e/ V: G
       那样美,注定了人生必是婉转的一声长叹,果然,他说:“我四岁时她服安眠药自杀,唯一这张照片,放大了做遗相。”
9 P$ l* [7 G% V7 f       他眉目生得如此俊美好看,多半遗自母亲,见她看他,他本能举手遮住:“肿得像猪头。”
: d, f0 ]$ F8 L( g+ h       她轻声说:“我喜欢猪头。”
+ V+ A: ^) @; X5 ^" [6 ^" G8 e       这一句不知道是真还是假,可是他愿意当成是真的。她将脸微微仰起,她唇上没有抹什么东西,干干净净,吻的时候,柔软馨香。
5 r# r7 [  Y4 s1 p5 _/ }       她生涩而纯净,比他想的还要美好。
- u# O$ L& o: @, i: b" I       睡着时像婴儿,他在沉睡中突然醒来,端详她的模样,几乎不忍呼吸。他知道自己卑鄙,不管她是不是毕家的女儿,他都只想要她。 / K1 g6 n% Z, v, [4 Q
       晚上有人来看他,她自作主张端水果出来给客人,地毯很厚,她的脚步又轻,他一回头见到她,十分意外,但只说:“这样的事情叫他们做好了。”
% H% a( Q" K( p4 h9 {& {. o       来人仔细而认真的凝视她,可是态度礼貌,只是一种客气的打量。她退出去时,模糊听到说“首长”两个字。
. Q! K# _, _( |' x2 {, W       施任年上楼来时,她正抱膝坐在窗台上,胡桃木的窗台摩挲了多年,温润如玉。庭院里亮着一盏盏的灯,像是洁白的荷。他从后面搂住她的肩,很削薄的肩,她问:“你父亲是谁?” 3 c! D* i, C1 ^9 b# x
       他的身子微微一僵,她轻轻叹了口气:“我不应该问,你也没有问过我,我是谁。” 1 G) u% ]  D/ @( U" @- i
       他说:“我们结婚吧。” . J: u3 s) s# N& v) `" y2 N0 ^
       轻轻顿了顿,说:“不管你是谁,我都要娶你。” 3 \1 |/ [  j1 L6 X* q' w" e
       她抬起脸来:“我从前爱他。”
: g9 N: r! O; z( N! W  w       忽然泪下如雨。
) ~+ K- I2 Z6 x: x6 N2 P5 p& y       “从十九岁到二十三岁,一直爱他。”她的声音小小的,像是做梦一样:“我十七岁遇见他,十九岁才知道自己爱他,可是来不及,他和别人结婚。等到他离婚了,还是来不及……我死过一次,从医院里出来,下定决心,离开他之后好好的活着。”
+ y  Z# L- q+ f" \8 s- p8 K       他只觉得心疼,她仰起满是泪痕的脸,他吻干那些冰冷的泪痕,她无声的饮泣,他说:“不要哭,从此以后,我绝不让你哭。” 3 o$ v' {5 Y% {  T9 d
       他的眼睛一个礼拜后才消肿,毕浩扬约他,他并没有迟疑。 5 [# @9 x; Z, S# T* Z3 v5 g' j
       他走进去,毕浩扬已经到了,立在窗前。
" e( N' l1 @+ H3 P' W       他是典型的北方男子,高大的身影,并不英俊,但是自有邪恶的引力。
" C5 {% l8 H# q/ ]       他凝视他片刻:“施总,这是误会。” ; A1 B; c2 m9 S" z+ k* |
       施任年不卑不亢:“我也认为这是误会。”
0 R' Y. E$ ?, T% Y/ ~2 v' |       他自嘲的笑:“除了小时候,我还是头一回动手打人,希望没有伤害你,或者,没有被你认为是匹夫。”; G2 O, I5 Z! D! B3 d9 K9 [
     施任年道:“毕先生有话可以直说。”
  b$ i& d7 h$ r( g4 M        毕浩扬说:“琥珀一定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我这个妹妹,从小就任性。家里人都拿她没法子,所以我想尽快带她回家。” ! p# X, f- Y3 ]
        有秋日轻薄的阳光,从他身后的窗间投入,无数金沙在空中旋转。仿佛今天早晨醒来,睁眼看到她独自伫立窗前,淡淡的日光给她发梢镀上一层金色,就像是舞台上的射灯,她总是安静淡泊,平和得如同误入尘世的天使,叫人心疼的怕呵口气,她就会化去。施任年道:“我和琥珀打算结婚。” 3 h8 n' Z8 V3 B$ Q/ S
        毕浩扬微扬起眉:“琥珀还是小孩子,她一定并不知道你是谁,正如你不知道她是谁,结婚是人生大事,施总真是浪漫,这么快下了决心,难道不必和长辈商量?”
4 y( O0 N- M8 h3 r' r        施任年突然笑了:“我们不用这样冠冕堂皇不着边际的假惺惺,说老实话吧,老爷子当然不会答应。可我和你不一样,我本来就不招他老人家待见,所以我反倒百无禁忌。”
7 ?9 S4 D4 s2 w/ K# u9 e        毕浩扬嘴角不由微微牵动:“咱们虽然向来没什么交情,我也听说那么多儿女里头,就数你最得他老人家重视,可是琥珀不适合你。”
& _* W, s( g2 w, v; ^% d# B: h# x/ C* s
[ 本帖最后由 float 于 2007-12-29 23:17 编辑 ]

匪帮骨干

孟和平老婆明小月夫君

Rank: 5Rank: 5

UID
525303
积分
1614
威望
1986 ❤
匪币
6057 枚
好感
83 ℃
贡献
25 ❀
精华
3

LOVE 苹果 芋头

发表于 2007-3-13 23:30:5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 u# A, W8 }+ [% f5 c栀子花/ f) O. {+ G- Y
: m! r- i  I$ }' j7 r* G+ n8 g1 C% v
[ 本帖最后由 float 于 2007-12-29 23:17 编辑 ]

匪帮骨干

孟和平老婆明小月夫君

Rank: 5Rank: 5

UID
525303
积分
1614
威望
1986 ❤
匪币
6057 枚
好感
83 ℃
贡献
25 ❀
精华
3

LOVE 苹果 芋头

发表于 2007-3-14 00:08:47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不是啦,小爱,是我发帖是文字格式出了问题。
" d, W$ g0 [9 `) ?+ ]/ |' d3 F: F* T
不好意思,不大熟悉这里发帖的情况。有字数限制,只能分开发,有时又不认word的文件格式,我改了好几回。不知道怎么搞的,不过现在弄好了。

匪帮骨干

孟和平老婆明小月夫君

Rank: 5Rank: 5

UID
525303
积分
1614
威望
1986 ❤
匪币
6057 枚
好感
83 ℃
贡献
25 ❀
精华
3

LOVE 苹果 芋头

发表于 2007-12-29 23:01:2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原帖由 gu84047 于 2007-12-29 16:44 发表0 D0 k2 D' I) X+ `5 Q
"匪大本人比较白暂"这点是肯定的!西西!本人看过匪的小手手,西西......贼笑中..............
: z0 J8 C+ g, l4 p3 ^; y
在哪里看到的?快说快说!
dear dennis, dear dennis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匪徒家族

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匪我思存官网 ( 京ICP备09033787号-1 )  

GMT+8, 2019-1-22 19:41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