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101683|回复: 1

[短篇] 《如果钻石就是爱》 [复制链接]

Rank: 12Rank: 12Rank: 12

UID
525128
积分
22068
威望
5772 ❤
匪币
50147 枚
好感
15026 ℃
贡献
12858 ❀
精华
10

十周年1 十周年2 5周年 冬菇 HSH 上海匪徒 摩羯 LOVE

发表于 2009-6-14 22:28:4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其他系列
详细描述: 本文刊登于《仙度瑞拉》09.5月号
本文刊登于《仙度瑞拉》5月号) ?% J! [( L. p6 p% P! s5 n

8 ?0 }  ^" H7 {0 L  y+ Q" I9 g- E2 j, ~
; \5 q& `$ B7 A; J; T& [0 `4 I% }% X* K0 N2 R2 j5 k, M; L
   宝咏走进VIP室的时候,Leslie趁机朝她使了个眼色。宝咏于是不动声色的朝前走了两步,客人是一男一女,灯光映着他们面前的黑丝绒,上面全是熠熠生辉的克拉钻。女客人非常年轻,手指柔白娇细,把偌多戒指逐一试戴,挑了半晌似乎不甚合意,径直问:“还有没有更好一点的?”
8 A; Y" A. E, h, W) I   宝咏微笑着柔声说:“我们还有五克拉以上的裸钻,不知道您对Color和Clarity有什么要求?”
4 x( e% O: c. q/ E, g/ v1 @+ q( W   年轻的女客人半是犹豫半是娇嗔的望了男伴一眼,他仿佛漫不经意的点点头:“拿来看看。”( Y/ C/ w/ d2 R9 H3 e8 G0 P3 D% c
   宝咏镇定自如,她入行不到五年升到做店长,什么样的客人会买什么样的钻石,一早心里有数。) V. A# t* F3 d8 L( z" c' S
   最后客人定了一颗3.5克拉的裸钻,虽然不大,但D色全美,价格自然十分可观,选了指环的样式约好镶嵌。宝咏亲自送客人出去,递上自己的名片:“谢谢王先生,如果有任何需要请您直接联络我们。”
7 E8 V4 B$ H+ o   听到宝咏说话的声音,男人才转过脸来看了她一眼。一刹那宝咏只觉得他双目如电,仿佛能劈开暗夜,但那犀利地目光只在她脸上一绕,就立刻收敛。
4 a3 A1 o$ j% C/ `   后来王励一直觉得她机智:“你怎么知道我姓王?”
% d8 k7 y: v8 [( F   宝咏微笑,并不答话。7 \2 T4 K9 L  y2 V
   那天他在店里只是陪在女伴身边,几乎没说几句话,虽然看上去衣着似乎寻常,宝咏却知道他那套看着毫不打眼的西服,是出于伦敦savile row的某间百年老店,因为那间拿了三个ROYAL WARRANT店里出来的西服,站得笔直的时候会显出特有的贴丝合缝。
9 I" U. C& v. {& i' Q& |   一个肯去伦敦试身三次、穿需要等待三个月手工缝制西服的男人,会送女伴什么样的钻石?2 w- L# ^6 j2 K; W1 r# }
   所以宝咏毫不犹豫向他推荐了价值百万的全美裸钻。
+ o- c/ g. Z! c: s( c   至于最后她大胆的那一猜,纯粹因为他西服手工钉缝的扣子上有姓氏的缩写。那家百年老店,素来不吝为客人订制有家族徽章或姓名缩写的纽扣。
$ N# ~4 `0 |4 j3 ?6 o: r   猎头公司来游说宝咏跳槽的时候,宝咏曾有过犹豫。她喜欢这个行业,或者说她喜欢钻石。小时候听外公念《基督山伯爵》,她最喜欢里面描述的宝藏,大颗大颗的红宝石与大颗大颗的钻石,仿佛收割后的葡萄一样盛在箱子里,朦胧的珠光宝气,一切这世上最不可思议的神话。- i, A/ |& h1 i$ F" I  {0 y
   在安特卫普总行实习的时候,人人都觉得辛苦,只有她不。从原石开始,标记、切割、成形、抛磨……亲眼目睹平淡无奇的石头变成璀璨夺目的裸钻,她一直兴味盎然。而猎头公司开出的薪水实在可观,宝咏思量再三,觉得不能免俗。: Y2 n1 u0 Q) I' M! x( M
   很多时候,人为了金钱不得不将就。
% K9 S( v4 f$ H( j" l9 L5 h" g8 D   宝咏的新工作是王励的私人助理,负责王家人的生活起居,听上去似乎只是管家样的角色,但却是比店长更有挑战性。她需要管理北京、上海、成都、深圳和香港的多处房产,协调二十多人的家务班底、四个司机、园丁以及家庭教师。王励离婚多年,至今单身,膝下只有一个八岁的女儿小瑾,而小瑾有着严重的自闭症和先天性心脏病,常年由私人医生和家庭教师照顾。
5 \) k! V( j, e5 J9 f6 ?! `  J   当王励在国内的时候,宝咏经常需要跟着他一起飞。有时候早晨在北京,下午在上海,晚上回到香港的大宅里吃饭。宝咏总能妥贴地安排好一切,大到在家里举行几百人的狂欢Party,小到什么时候安排牙医上门来给王瑾做窝沟封闭。
+ ]& C* y! O5 H4 @$ }  J# I   除了王励的秘书,她可能是与王励每天相处时间最长的一个人。偶尔得闲与Leslie通电话,Leslie大胆问她:“新工作怎么样?你有没有爱上那枚钻石王老五?”
4 ]* R: M1 T7 Y; a' `   宝咏很直截了当:“爱上他?算了吧,爱上这种人会比打磨3000克的原石还吃力。”
) U' g7 E5 ^% c   在外人面前王励是低调的神秘富豪,在下属面前王励是要求严格的老板,在合伙人面前王励是精明的拍档,在女伴面前王励是风度翩翩的绅士。5 Z( _  l& O: S! B* w
   而在宝咏面前,王励就是一个偶尔有起床气的挑剔男人。领带与手帕事先要搭配好,煎蛋要单面三分熟,不喝咖啡,爱喝红茶,每个周六既使再忙,也得抽出时间陪女儿去看海豚。8 l# d3 A0 N* Z, a; a, ?- u4 W
   很单调很乏味很严肃很无趣的一个男人。# L* [( x- W, s# m5 Y9 r- O! P: J
   王励却渐渐似乎离不开她,这种离不开也仅止于像他离不开他的秘书——宝咏有次见过他发火,是因为陈秘书因为高烧请了一天假,而临时借用的董事秘书又弄错了一个重要的合同。! ]8 K8 y6 [; A0 @' k, N: p$ j
   对一个出身和事业都如此优越的男人而言,操纵着复杂庞大的商业机构,所有的人最好都像是颗精密的螺丝钉,兢兢业业,永不生锈,永不犯错,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他身边呆得长呆得久。& @, T  n- a7 s9 F; v/ ~" a2 \
   他换女伴的周期大约在半年,抛开中间出国、开会等等被公事占用的时间,其实每个女人大约也就相处三个月左右。每次倒也是好聚好散,宝咏不动声色的想,大概每个女人他都会慷慨的送一颗昂贵的钻石。. e2 U, u1 z3 i$ y' g; B) E. @
   他倒也不是花花公子,只是工作多压力大,又受不了女人的不聪明。
2 b1 a# q$ C: n$ }   小瑾出事的那一天,王励在东京,赶回来的时候已经迟了。宝咏一直守在医院的急救中心,看着他沉默而又疲惫的站在女儿病床前,眉宇间竟然是一种茫然无措。她从来没有见过他有这样的神情,脸色苍白的近乎吓人,嘴唇紧闭,连下颚的曲线都似坚硬。陈秘书朝她递着眼色,她悄悄走出去病房外,他说:“回来的飞机上就知道不好了,一直都没有说话,麻烦你多费心,不要让他太伤心。”
9 `' r3 c5 ]. X   可是一位失去女儿的父亲,怎么会不伤心欲绝?1 L3 z) c1 b% Y9 m/ E, @1 z( S# j
   宝咏尽职尽责的安排葬礼等一切后事,却不敢去打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的王励。
( E  z  |0 v' e! _4 s   半夜的时候她还在核对细节,他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工作室的门外,嗓音透着沙暗的疲惫:“怎么还没睡?”% V. @( ^8 Z/ s8 f/ q9 B
   橙色的光透过虚掩的门,有一尺多宽的光正好投在他的身上,他的脸有一半掩在黑暗里,另一半在灯光下,却只能看出倦容。9 g- I# I! Y' s# _1 |- v) X, c
   她说:“还有一些事没有做完。”
8 Z. u6 U. J! J5 s0 b+ o$ A/ H- E  “宝咏,陪我聊聊天。”
0 A, M/ {4 m2 V9 |   如果不是太难受,他大约也不会找她聊天。宝咏在他面前向来不多话,此时也不过倾听。渐渐知晓这个出色男人心中最隐痛的一切,青梅竹马的爱侣,一帆风顺的婚姻,却因为小瑾的出生而毁灭。5 I* Z5 a+ s) T% P0 L
  “我们互相怨怼,互相敌视,都觉得是对方的错,才会给小瑾造成这么大的痛苦。虽然我们双方家族都没有心脏病史,可最后她忍不住崩溃,抛下孩子和我离婚,她说她再也受不了了。医生断言小瑾活不到三岁,我想了一切办法,找到这世上最权威的心外专家,会诊后确认无法进行心脏移植。医生说幸运的话她可以活到六岁……”
* v0 S9 `" U( L5 w6 c   他的眉宇间有倦色:“然后医生又发现小瑾有严重的自闭症,我觉得我也垮了。我从出生到长大,样样都做到这世上最好,可是我的孩子,为什么会有这样多的缺憾……”' j9 o0 f3 _% A; q- x( p
   宝咏没有安慰他,只是任由他说下去。那天晚上他说了很多话,大部分是关于孩子,关于小瑾,关于他觉得最遗憾的一些事情……他低沉而沙哑的声音喃喃的述说着,宝咏只是很认真的倾听。2 M, e. N# q9 z1 ^# T
   天已经发白了,他似乎筋疲力尽,就那样倚在沙发上睡着了。宝咏没有惊动他,上楼去拿了条毯子来给他搭上。; y; y6 i% Q: H- a2 @
   葬礼上宝咏见到他的前妻,果然是非常出色的女人。站在墓碑前,美丽的面孔亦是苍白悲恸。) `' }7 {6 N5 R2 F; }2 N, A, e
   宝咏自作主张在葬礼后安排了一点时间,让王励与她单独见面。宝咏不知道王励会不会觉得她多事,但她想这两个人需要这样一次见面,毕竟是他与她的女儿。
, s3 M. a+ Q. m; X' G   春季到来的时候王励交往了一位新的女朋友,姓周,在博物馆做研究工作。安静详和仿佛旧时代的女子,可是又娴然优雅,有一种从容淡定的气质。王励对她印象十分良好,宝咏也觉得这位周小姐是难得的女子。不拘小节,懂得进退,而且容貌美丽,处事大方。& `* ?7 ?4 n7 y. O( F2 o
   有天晚上宝咏陪王励从上海飞回北京,在三万英尺的高空,他忽然想起来问她:“如果我要结婚,你觉得怎么样?”" N' l4 {2 s' ^" _
   宝咏微笑:“您自己觉得开心就可以了。”- L# C6 ~1 {6 o6 [  W
   这答案不卑不亢。王励想了想:“有空你陪我去挑戒指,我相信你的眼光。”# ]8 m, u- t4 N3 J4 X& k# g
   宝咏第一次陪着王励出国,去安特卫普的加工厂挑钻石。安特卫普被誉为“世界钻石之都”,来自全世界的钻石原石有80%以上在这个城市加工,被打磨成裸钻,而有50%的裸钻在这里被直接交易。宝咏陪王励在霍文尼斯街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才挑中了一颗钻石。
' q2 u; W. u- d( C   试指环的时候珠宝店经理忍不住对宝咏说:“Vous êtes la plus chanceuse fille du monde4 H' y0 J. f+ J  H) ]3 Y! A
   宝咏微笑,这世上最幸运的女子?周小姐见到这枚戒指的时候,一定也会觉得幸福吧。% L% ^- ]/ J  ~: _% ~8 D+ ?
   选好钻石后留给珠宝商去镶,王励显得很轻松:“走吧,我们去游历一下安特卫普。7 f+ s( p9 R, L2 x; W$ d7 Y1 B, y
   宝咏很尽责的充当了导游,不能免俗的带他去了市集广场和大教堂。大约因为故地重游的缘故,她也显得比较轻松活泼。天渐渐黑下来,她大胆地问王励:“想不想试试这里的美食?”: s5 L0 v/ j3 \& A! u
   结果王励还真跟她去鲑鱼和羊腰,餐厅的气氛是闹中取静,坐落在小小的广场,坐在露台上,仰首便可以看到满天璀璨的星空。& \* p% B) Y7 e5 @$ K
   王励问她:“从前来过?”
& c" o( {# D8 f* @1 p  “跟前男友,”宝咏很大方的告诉他:“一个很帅的比利时人。”; a- B  Z( Q- J7 v( k/ I  ?
   她的神情惆怅而微妙,仿佛是唏嘘又仿佛是怀念,目光如水,倒映着餐台上的烛光,让王励想到今天看到的那些钻石,璀璨夺目,光影敛滟。" z0 m$ B+ |3 q9 u+ b* c( K- \
   夜风吹拂着她的额发,妆容不似平常那样无可挑剔,唇彩褪了一点点,唇角还有一点点鲑鱼的酱汁,并不显得失礼,反倒似有种小女孩的稚气。
( b! g! j' j; @9 R3 o/ A9 v% ?他似乎听到自己在喃喃自语。
3 K# M. g* V- K6 g( G. l# f! c   “王先生?”她没有听清楚他的话,所以很谦谨的追问。这是她的职业习惯,习惯了不错过他的任何一句话,因为他发号司令,向来都只讲一遍。& e9 @/ u) T0 r; ^5 }
没等她反应过来,他已经俯身,非常温柔的吻住她。' q1 c# |' o8 l; l1 F2 l
   比时利的凌晨三点是国内的上午十点,Leslie刚上班不久,躲在洗手间接她的电话,窃窃私语的安慰:“谁让你们单独去那么浪漫的餐厅,也许他觉得你有暗示。”
, g6 m' M& n: y5 {   宝咏觉得头很痛,仿佛时差没有倒过来。她不愿意失去开给她这么高薪水的上司。他连男秘书都不用,最反感Office romance$ ^) }  v  E# j1 {0 w5 z" D
   宝咏将这件意外当成职场危机来处理,幸好王励的态度很配合,在回国的飞机上,她已经若无其事,仿佛在比利时漫天星光下的一吻,根本就不曾发生。
5 |8 t0 Q# G. }6 j   周小姐当晚订了餐厅,说是替王励接风,宝咏觉得这是求婚的好时机,所以提醒王励:“王先生,您看要不要订花?”
3 r2 }8 ?( S9 k# d- N  l' @7 w  “玫瑰吧,香槟色那种。”
+ h% i9 }# z# u3 u# O$ L& S   宝咏暗自松了口气,去工作室吩咐助手打电话给花店。谁知没过一会儿,助手很为难的来告诉她:“方小姐,花店说因为航班延误,今天没有香槟色玫瑰。”
% v3 C% s% T! ?- l8 z) a  “其它店呢?”
; u% _" x" ]8 U- v0 ?  “都没有。”助手是她一手教出来的,十分机灵的问:“要不要给上海那边相熟的花行打电话,问问有没有这种花?”/ x; Z" j2 a9 Y$ _
  “来不及了,有也没有用。”宝咏很沮丧,任何工作到她手里她都可以做到最好,所以王励最信任她,把整个家都交给她打理。没想到这种关键的时候偏要功亏一篑。
% a  V: P3 K5 Y; a   宝咏走上楼去书房,门没有关,看到王励站在露台上吸烟。8 h; _& @9 h+ b- q1 x2 K7 T9 G4 B
   心情不好的时候,他偶尔会抽一支烟。4 h! i: ^6 c! v
   宝咏觉得雪上加霜,他最讨厌心情不好的时候又知道坏消息。# F) z+ _# P$ D% _; i* Q
  “王先生?”" x, l0 S. s8 e* W
   他转过脸来看她,后里还攥着天鹅绒盒子,宝咏知道里面是戒指。
7 c5 E- b5 H* d; V  o* N" ^  “宝咏,陪我聊一聊。”/ p! `$ Z$ [# Y
   他平常都叫她“方小姐”,只有小瑾走的那天他叫过她的名字,她很谨慎的坐下来,听他说话。! I, c9 |  D" j
   但他很长时间没有开口,坐在那里很久,又重新拿起烟盒,彬彬有礼的问她:“可以吗?”% {8 z- x9 u/ L+ v& P
   在女伴面前他从来都是这样绅士,宝咏却有点微妙的心慌。
+ J0 w4 @. Y8 [) D8 a   他点燃烟,吐出淡白的烟雾,过了许久才说:“你这样子,会让我没有自信。”
9 q1 H4 W' E- F% h) Q, I. G; _   宝咏笑得有点茫然,他把盒子打开:“你自己挑的,应该是很喜欢。”
0 U1 Y2 k6 G2 T) \' n18拉的全美钻石,在灯光下光芒璀璨。她亲自陪他在珠宝店取出来,光保险费就花掉四万欧。这样一枚戒指放在任何一个女人面前,她应该都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 f6 C- e. h5 w0 [2 w3 D7 T3 [   宝咏一动没有动,过了很久才轻声说:“周小姐应该会喜欢。”
( H6 W6 c2 P! _9 i6 m2 g   他是聪明人,只有几秒钟神色很复杂,渐渐变成失落地怅然:“为什么?”0 \5 E9 B( `& k  O* ^) |8 Z
  “这世上没有女人不爱钻石,可是我希望的那一颗,并不是18克拉的全美,因为它太大,戴在手指上我会觉得不安。”
8 U6 Q/ [: J' g: z6 m( h  “辛德瑞拉之所以会被王子看中,是因为她并不是灰姑娘,而其实是伯爵的女儿。这世上的婚姻,需要很多很多的爱才能应对婚姻的千难万险。”宝咏有些歉意的微笑:“我自认没有那个实力和勇气。”4 h. M% x( {- R( i" ~3 q
   过了很久,王励才笑起来:“宝咏,你真是我见过最有勇气的女人。”
. Y9 I3 Q/ _$ J3 k: ?2 R宝咏知道他终于放弃,于是坦然微笑:“拒绝18克拉的全美钻石确实需要很大的勇气。”9 S* [  I. Y% e7 i
   其实真正需要勇气的是等待真爱,在滔滔浊世,物欲横流的时候,保持一颗自己的心,不偏不倚,等着真正属于自己的那个人。5 c4 Q1 z" ?& Z6 F7 y+ Z( q
   就像钻石,颜色、净度、切割、镶嵌……每一颗都与另一颗不同。并不是最大、最闪、切工最好的那颗,而只是你一眼看中,最喜欢的那一颗。
, {) m$ B2 s/ j   仿佛爱情,注定独一无二。
2

查看全部评分

Rank: 12Rank: 12Rank: 12

UID
525128
积分
22068
威望
5772 ❤
匪币
50147 枚
好感
15026 ℃
贡献
12858 ❀
精华
10

十周年1 十周年2 5周年 冬菇 HSH 上海匪徒 摩羯 LOVE

发表于 2009-6-14 22:29:0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自沙米成功。。。。LS的你不能慢一点吗,我偶尔才自沙一下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匪徒家族

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匪我思存官网 ( 京ICP备09033787号-1 )  

GMT+8, 2019-1-22 19:45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