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169834|回复: 0

[连载] 《倾国倾城》半夜更新一条大船在水中~ [复制链接]

管理员

举世无双滴亲妈!

Rank: 12Rank: 12Rank: 12

UID
525119
积分
2446
威望
2361 ❤
匪币
358260 枚
好感
1183 ℃
贡献
214 ❀
精华
7

十周年1 十周年2 5周年 湖北匪徒 摩羯

发表于 2007-10-31 04:06:2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其他系列
详细描述: -
前面的内容地址:
! R/ \+ F  i3 lhttp://www.feiwosicun.net/viewthread.php?tid=49&extra=page%3D2$ N; k5 G7 m0 @* \9 p; U9 D9 @9 R

- a; j- F$ L, y- t- V( z6 ^6 I
+ l7 ?& k! Q; R" E- y+ d睡不着写了一条大船,好大一条船啊,而且还素在水中,狂汗,头一次写这么BT滴船……
' R$ [, B# R8 b" }* ?6 T/ z8 F
* D, e! E- j0 Q4 [) R* g“啪!”, r* P& z6 \) B) L' C+ L. M* ]1 l
金缕披袍饰满捻金线盘绣折枝花样,份量格外沉重,扔在盆子里,溅起几点水花。她薄薄的裙角被打湿了,有一点凉。
6 j6 C* s& R4 f. a7 N自己从前也爱穿这种金缕披袍,领上饰以捻金线盘云纹,长长的衣裾拂过红红的宫锦,脚步轻盈似翩然燕子,而母后总嗔怪:“为何这般不稳重?”3 ~# [2 q- K' r% o) `) R+ Y, k
这么一愣神的功夫,翠娘已经拨下头上插的簪子就往她脸上戳:“不要脸的下作东西!这是什么地方,还敢偷懒!”
: v1 x) T- x% \# T她本能闪避了一下,差点没戳瞎她的眼睛,险险的划破脸颊,火辣辣的疼。可也顾不得了,因为翠娘见她还敢躲,随手操起洗衣用的木杵,没头没脑就打下来:“我叫你躲!叫你躲!你以为你还是公主殿下呢!我今儿就教教你规矩!”
/ l  R  g) J8 U; S% W没有人劝,旁边的人全都幸灾乐祸看着,她只用手护着头,默默的任由人踢打。
7 e3 |7 |' [% f这世上全是一双势利眼睛,她一个亡国之君的孤女,连这府里最下等的婢女都不如。同她一起被带回西启的还有东岷宗室、贵族的一些少女,景王拣姿色过人的分赏给了有功的将臣,还有几个收归己用。只有她无人问津,于是被发到洗衣房来干粗活。
( N; x6 n5 @/ F0 g7 H从前娇生惯养,做不了多少活,所以挨打、饿饭、罚跪都是寻常事。三九寒冬里,手浸在冰冷的水里,只是不停的洗,手冻得红肿,裂开一道道血口子,然后溃烂。她原以为自己活不下去,谁知道也慢慢熬到了今天。
' V0 t2 n- F1 I翠娘一脚重重踹在她腹上,她终于轻哼了一声,翠娘觉得有丝诧异,因为平日再折辱,她也一声不吭,那种缄默与沉静令翠娘更觉得火上烧油,下手越发不留情。但今天她竟然呻吟出声来,看她头上渗出黄豆大的冷汗,翠娘心头终于生了一丝快意。将衣杵往盆中一扔,只听“哐”的一响:“快洗!”7 a/ l6 X" q. Z# ^3 K7 M: e
勉强拿起衣杵来捶了两下,腹部的坠痛直令两眼发黑,像是五脏六腑都被人剜却,她怕再挨打,只好拼了最后一点力气,又捶了两杵。忍不住那疼,她把唇咬出血来。8 }7 A# W! Z$ y
旁边有人惊叫:“哎呀!血!”  U# ^0 h9 a. z3 Z* e: h
她疼得耳中起了微微的轰鸣,天与地都在旋转,蜿蜒的血顺着裙角一直渗到地上去, 仿佛一条狰狞的小蛇,吐着腥腥的信子,直向她扑过来。0 U9 e7 Z: @9 g( H" `: S
她在炕上躺了整整两个月,没人过问,没有药,更没有大夫。只等着她死了,就一卷芦席把她裹了抬出去。血淋淋漓漓,一直流,仿佛整个人都要被流干了,流尽了。她精疲力竭的想,如果就此死去,或许要少受好些苦。5 ^4 a2 z" R9 D* v$ h% h: m4 e7 C0 l; L
还是同被俘来的一个东岷女子好心,偷偷省点自己的口粮给她送来,有时是半个冷馒头,有时是一碗稀粥。她实在是吃不下去,她亦不劝,搁在她枕边就悄悄走开。
1 y# C: j$ M9 h但她终于有力气挣扎动弹的时候,她还是毫不犹豫的尽量吞咽下那些食物。% |& F6 f0 ~8 _  O% M( Q
夏天来的时候,她也渐渐好起来,虽然人瘦得被风吹一下就会倒下似的,可到底是活下来了。" T0 V2 t9 u8 ~& [
翠娘不知拨到何处当差去了,洗衣房换了个姓孙的婆子管事,孙婆子跟二门上的吴婆子最好,成天想着赌钱吃酒,倒也不甚用心这洗衣房的事。然而活还是得干,府里上下每日几百件衣裳换下来,全都得洗干净熨烫整洁,再交上去。夏天最难受的活就是熨烫,烧得滚烫的熨斗烤得人大汗淋漓,所有的人都不愿意呆在熨房里。最苦的差事,当然有她。8 ^, d0 K( n0 e4 p
这天她熨的是一件薄锦团窠盘龙蹙金绣袍,这样的衣裳,她知道普天之下,谁才可以有资格穿着。& p* i! ]0 u0 f& O% I* j4 T
熨斗里的炭滋啦作响,仿佛那烧着并不是炭,而是她贲胀的血脉,她拭了一下额头的汗,慢慢的熨平那蹙金花纹。
4 F: t( X. i) n- e4 `衣服是下午交上去的,到了第二天午后,只听到人声喧哗,步声杂沓,许多人涌进洗衣房院中来,众人簇拥着的是个面色白净的宦官,大热的天气,他白胖的脸上却一滴汗都没有,眯着一双眼睛,那细细眼缝中透出的目光,却仿佛刀锋一样。" c4 d% I$ ^7 ]
她被人推攘着跪倒在他足旁,那宦官接过方锦帕,按了按鼻尖,细声细气的说:“没想到你还真能耐。”
, c6 }, x, B* u, N: x& Q那根针有两寸来长,被她藏扎在蹙金盘龙下,那花样应该正对着胸口,她痛快的想,哪怕只是叫他疼一疼也好。1 _5 `3 J1 b& |1 `$ _
“带她走,看王爷不活剐了她。”% \0 J( W6 m" E& H6 {$ _( m: P) g
很快有人将她扭住了,送到后头去。) V% D! D5 Y4 L4 q) U! z
进景王府快有小半年了,她从没踏出过洗衣院半步,后头原来尽是些迤逦的亭台楼阁,园林恢弘壮丽,比之昔日东岷的皇家林苑亦有过之而无不及。" ~3 Z, b5 L2 y- K5 j3 x! X
“咚!”她被推倒在青砖地上,这处院落显然是景王的起居之处,一木一石都大见雅趣精致,连地上的青砖,都镂雕着精美的万年花样。1 F! d+ C( L# U. L+ l
她的嘴角微微抽搐,万年,他这摄政王看来早就打定主意要篡位了。
! y/ o& F+ e! {四面的人都跪下去,连那个白胖的宦官也变得畏畏缩缩:“王爷。”4 l% z% `  Z+ x: V4 l5 [+ r, `
月白地云龙纹缂丝,下摆的山石海水随着他的脚步微微拂动,绣样繁复华丽,薄底轻靴,不紧不慢一步步踱过来,仿佛漫不经心。
8 _) Y! z% [. x( g8 d! R7 e一根冰冷的手指托起她的下巴,四目相对的刹那,他的眼睛仍旧漆黑如最深沉的夜,眼底掠过一丝意兴盎然,仿佛是恍然大悟:“原来是你。”  v1 @6 F6 X6 {6 R3 s
他终于正眼打量她,时方盛暑,没有一丝风,烈日下走了这半晌的路,几茎乱发粘腻的贴在她脸颊上,一件薄绢衣衫亦汗湿透了,贴在她身上。他这样俯身望去,正好看见她微敞的领口,微微起伏的胸,腻白如凝脂,浑圆的线条尽掩在衣衫底下。
7 C! @$ |# J1 t7 |2 |* Q  b: S他于是招了招手,那宦官趋前一步:“王爷?”
% F2 t+ @- j9 Z% q" p5 b0 l他不耐的仍旧招了招手,那宦官这才发觉王爷招呼的并非自己,而是那名犯下滔天大罪的洗衣女。
  \/ `' w8 L9 I& J$ j9 u8 k那宦官有点摸不着头脑,只见那洗衣女却抬起头来,嫣然一笑,刹那恍惚日色忽炽,艳光绚丽几乎令人睁不开眼睛。
* \4 G3 s  Z  z0 l而景王依旧是那种漫不经心的声调:“带她去澄月池。”
. C0 p6 _% S6 r澄月池是一泓温泉,夏天里热气蒸氤,更显得水汽茫茫。水池四面都是山石相围,池底铺满雪白卵石,粒粒莹洁如玉。# x( u/ X" x" N* j9 L
她浸在池水里,低眉阖目,安静似一尾鱼。# D5 Q1 ?7 k+ v: B. |% |! \4 x
忽然间她睁开眼睛,因为有只手臂正用力将她拉过去。* z5 D# J3 k, K1 d# }$ R
她呛了很多口水,差点没被呛死。整个人被按在池沿的青石上,那嶙峋的石尖硌疼她,她几乎尖叫,可是他整个人已经压上来,更疼。, X/ k  r( r2 r7 T) R1 N! }/ Y7 W
她沉默的反抗着,两个人在池水中扭打,溅起水花四溅,池底的卵石太滑,她站不住脚,他将她推到水深处,她呛了一口水又一口水,他索性放了手,她不会游泳,沉下去两手乱抓,在窒息的最后一刹那,他亦沉下来,突然覆上她的唇。& K" k0 n. B2 q# n9 \' u1 Z
他的呼吸是唯一的一缕气,她贪娈的吸吮。两个人在水中纠缠着,她的长发散开来,仿佛柔绵的水草,绕在他指尖。她无力的攀住他的肩颈,像是一条软软的水草,亦绕在他身上。
* f% F7 w7 h2 ^) B太阳照在水面上,粼粼反光令人睁不开眼睛,她听到自己沉重的呼吸,短促而痛楚——是痛楚,他加诸在她身上的一切,都是痛楚。3 \& E. G2 y- Y3 u' e0 p8 ]- R
她又咬破了自己的唇,艳丽的血滴在碧绿的水面上,说不出的妖艳。; v, E4 s: C& |8 k+ {% t# |' u+ V
他满足的在她耳边叹了一口气。6 @: M1 Z7 g) S0 E- H' ~

; b$ w: y+ g& h2 {/ W" ^; Y) K8 B* j8 u

; g8 h& e# J& W2 a
2 B& x7 v0 `# j% t2 k8 S这两个人好BT,为什么我最近有写BT的趋势捏?
% U4 n$ \: N- E! W7 L. w: N8 F爬下去睡觉……
2013年好运滚滚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匪徒家族

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匪我思存官网 ( 京ICP备09033787号-1 )  

GMT+8, 2019-1-22 19:36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