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263711|回复: 1522

[番外] 《老麦的故事》 [复制链接]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UID
525125
积分
462
威望
310 ❤
匪币
1429 枚
好感
187 ℃
贡献
35 ❀
精华
2
发表于 2007-3-12 19:36:4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我爱HSH
详细描述: -
钟瑞峰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将烟头弹出车窗外,轻描淡写的说:“哥,后头有雷子。”
' a; X; _4 B( a+ t$ ^0 C9 U/ q       麦定洛埋头看报纸,完全无动于衷。那是一部红色捷达,他早留意到了,跟了有大半个钟头,从他们出机场,就不远不近的跟着。他们上高架,它就上高架,他们超车,它也超车。他们减速,它也减速。 + ~, B: e! }) J6 z2 v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张前志取下墨镜,往上头哈口气擦得锃亮,然后举起来,眯起眼睛看着镜片反光出捷达的倒影:“他们怎么就越来越不长进了,看看人家香港皇家警察,还晓得隔半个钟头换辆车再跟,他们倒好,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合着怕咱们看不出来啊。”
3 ?/ R' l9 }7 x       “ 香港都回归多少年了,还皇家个屁。早和后头那帮孙子一样,叫人民警察了。”钟瑞峰咧咧嘴:“要不咱们逗他们玩玩,上立交兜一圈去?”
( e4 S2 W1 p4 ^! e- I5 J' g        “甩掉他们还用得着上立交?你开的是不是大奔啊?想当年你拿北京吉普就能27分钟跑完二环。”张前志连连摇头:“老九,你老了,不中用了啊,怪不得你的宋晓颖成天跟你吵架。” 9 b  h9 `% x! o4 K0 x
       钟瑞峰笑骂:“X你妈!”
! R2 s. ~. n* G& L       麦定洛终于抬起头来,瞟了钟瑞峰一眼,钟瑞峰从后视镜里看到他的目光,心里直发毛,赶紧认错:“哥,我错了,我这臭嘴就是他妈管不住。”
- V/ R* E" k- i" O       麦定洛一手扯开领带,一手翻看晚报的社会版新闻,随口问:“说吧,你们手下那帮人又干了什么好事?”
6 b) i2 B& X1 G) i2 U       张前志与钟瑞峰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张前志开口:“哥,我们真的没干啥,你走的这大半个月,大伙儿老实着呢,都跟猫冬似的,谁也没惹事生非。就连那帮东北孙子踩过界,老十三都只请他们喝了顿茶,好说好商量,大家握手言欢,真的。”   H, e( A" A; Y  A( O
       麦定洛还是心不在蔫,埋头看报:“那后头的人民警察为什么特意来接我下飞机?” " ^2 |7 P' I7 j% y: O4 f8 _. I
       “他们闲呗,”张前志讨好的笑:“再说你今天回来,就咱们接机,多单调多没劲,有他们就热闹多了。” . e: T" G1 k6 Z; A1 T
        麦定洛依旧埋头于报纸中:“珠宝城的持枪抢劫怎么回事?”
" u0 D' [/ ^9 d) `       “是两个新疆佬,耍单帮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磨磨蹭蹭最后还打死一保安。不过溜得挺快的,早跑出十万八千里外去了。”张前志嘻嘻一笑:“这不忙得满城的条子跟孙子似的,进城出城国道高速火车站码头机场,全设了卡子。  我猜后头那雷子就是因为最近这风声,所以照例来看看咱们的动静。”
( K" E' Z* A" G  f1 d       下了高速车流密集,红色捷达跟踪就不能亦步亦趋了。钟瑞峰又有意使坏,时快时慢,超车时欲超不超,凭着他的技术,将那红色捷达弄得进退不得。张前志吃吃的笑:“这雷子一准新手,真他妈初生牛犊,敢跟咱们老九开的车,他也不打听打听去,咱们老九十八岁就号称飙王,这全城的大马路上,就没一个人敢超老九开的车。” ! |& E, k+ [% [# R9 m, j7 D  L. r
       转弯应该减速的时候钟瑞峰却突然加速,等捷达也加速,钟瑞峰却猛然压速,捷达一时没把握住,跟得太近了,钟瑞峰忽然吹了声口哨:“是个妞儿!”   L# t4 a7 r6 j% h% K
       张前志也瞧见了:“真是个妞儿,可惜瞧不清脸。哟,今天对咱们挺好的呀,连女警都给咱们安排上了。”   U2 y0 L: q6 ?  b. C% a8 g" C
       麦定洛终于抬起头来,瞥了一眼反光镜,就这么一眼,突然嘴角一沉,将手中的报纸狠狠摔下:“逼停它。” ! O9 V- Q) L; |
       “啥?”钟瑞峰一时没反应过来:“哥你说啥?”
  P2 ?1 Z# l+ M, `! t# f       张前志见麦定洛眼角轻跳,这是他生气到了极点的表现,赶紧对钟瑞峰重复麦定洛的话:“哥叫你把那车给逼得停下。” * P. m( `) j, G4 Y/ |+ {+ r" n
       钟瑞峰也察觉麦定洛正在盛怒中,不敢再吱声,一脚踩下油门,速度直加而起,等捷达刚刚加速追上来,便一脚踩下刹车,奔驰车身整个打横,将后头的捷达逼得刹车不及,最后在尖锐的急刹声中,仍直直冲向奔驰。 * J6 _4 y- {0 ^: V/ v6 k  Q
       钟瑞峰却喃喃低数:“五,四,三,二,一!” ) G3 L, O% T4 q* c
       刹车声越来越近,在最后咫尺之间,捷达堪堪停止了滑行,硬生生停滞不前。后头的车全在紧急刹车,一刹那只听到此起彼伏的刹车声。而隔着车窗玻璃,犹可以看见一双黑亮如点漆的眼眸,有几分惊惶失措。 + [% u1 h& s+ d  X1 d
       钟瑞峰与张前志突然同时倒抽一口凉气。
% ]$ w& j8 j5 T2 u# e5 j, M       麦定洛打开车门,张前志赶紧跟下去,张瑞峰骂了一句娘,也跟了下去。麦定洛不由分说拉开捷达车门,如同老鹰抓小鸡,一把就将那女人拎出了驾驶室。半边车道上早塞成了一条长龙,所有的车全在按着喇叭,震天响的鸣笛声中,麦定洛狠狠盯着那张娇柔的面庞。 6 C& J0 F  Z/ j# K% h$ Y. Q0 b, g+ s! V
       过了半晌,他终于问出一句话,竟然是出乎意料的平心静气:“你在干什么?”
8 O4 a8 \4 C- \       “你放手,”她竟然比他更平心静气:“再不放手我告你性骚扰。” 3 @1 E; S9 Z0 e! z+ X
       他的嘴角绷得紧紧的,声线如渗了冰:“你是我老婆。” 8 w/ h9 M" o% {+ X
      “前妻。”
4 }- `3 v1 O6 U" k7 Z+ X       事隔多年他仍只想一把掐死面前这个女人,声音里透出连他自己都不明所以的阴狠:“那你跟着你前夫干嘛?”
- y' m: p6 H5 @2 ~- r6 o& _“你不让我看小嘉,我不跟你跟着谁?” 8 f9 X) m  t& ^, l2 I8 s  W
       他冷笑:“我他妈就不让你看儿子。” : i& ~: [1 i, ?
       她扬手就欲扇,被他轻轻一扭,双手就被牢牢的固定,风吹起她的长发,纷乱纠结,丝丝拂在他脸上,四周汽车喇叭按得轰轰烈烈,有沉不住气的司机已经破口大骂。钟瑞峰沉不住气,傲然环顾:“谁?谁?再敢吱一声我听听!”司机们被他的样子吓倒,一时噤若寒蝉。那样嘈杂纷沓的声音里,他突然恶狠狠的吻下去,她的嘴唇仍然柔软的不可思议,带着蜜样的芳香与清甜。在制服她激烈的挣扎过程中,他咬破她的唇,他近乎贪婪的舔吮着那腥甜,最后她却不再动弹,麻木的放任他。
! i" f" x5 G; ^       他放开了她,冰冷的唇凑在她嫣红的耳垂,刻意用了最粗鄙的字眼:“你再陪我睡一次,我就让你见小嘉一面,怎么样?”
/ z  m, n6 N  b6 h+ G/ T       她紧紧咬着牙。 1 U% Z' q( A& A" d4 d
       他恢复了平日的从容儒雅,冲她微笑:“好好考虑,趁我还没改主意。”
  g" f2 Y. z, M) ]  M       他扔下她扬长上车,剩了张前志与钟瑞峰面面相觑,最后钟瑞峰对她挤出一个笑脸:“大嫂……”她的目光泠泠如浮着碎冰,他想,这女人到底还是有地方与麦定洛十分相似,比如这冷得直叫人哆嗦的眼神。张前志赶紧改口:“小……小白姐,我们先走了啊。”
' C% M6 E0 B& j* t/ J       上车之后张前志与钟瑞峰都像钳子钳住了嘴,半声也不敢吱,麦定洛倒浑若无事,继续看他的报纸。回到别墅后,留在家里的唐少波早安排人张罗了一大桌子的菜,麦定洛淡淡说句:“不饿”,就上楼洗澡去了。唐少波一脸茫然的问钟瑞峰:“老九,哥这是咋啦?” % K. R- |* \, M
       钟瑞峰苦愁眉脸:“英雄难过美人关,咱哥啥都好,就是太儿女情长。”
  {7 a) y( Y+ u9 w9 Z       唐少波问:“哥又想着江欣白了?” - ^) W+ v" Y$ X% g
       “这回更糟,江欣白竟然开车跟在咱们后头,这女人,胆贼大,害咱们还以为是条子呢。把哥给气的啊,只差没掐死她。”
# O! ?2 e' W5 B       “那怎么不干脆掐死了她,一了百了。” * ~% L8 G7 r( K# E
       钟瑞峰直翻白眼:“他舍得么?” 0 i6 V' R+ K8 v0 B( H! ]1 b
       唐少波点头:“他舍不得。”寻思了半晌:“要不咱们想想办法。” ) Z$ Z4 |+ b, h* b; ]: i! h) w0 {
       “老十三,你少添乱了!”一直没作声的张前志终于开腔:“上次过生日就是你出的馊主意,把江欣白骗到东方君悦的套房去,还说给他一个惊喜。结果呢?哥整整半个月没露笑脸。”
, Q$ I/ h  Y' P, W$ h+ ?3 X       唐少波喃喃说:“这女人,心真是铁打的。” 8 _6 @) C! R7 U
       麦定洛洗完澡出来,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拿起手机,看上头有一个未接电话,号码陌生,想了一想,拨回去。对方刚刚喂了一声,他拿毛巾的手突然停顿,江欣白却说得极为简短:“我答应。”
# ~6 @3 r. W- o& w# \5 k! A       他仿佛是刚才在密闭的芬兰浴室里蒸得太久,有一丝神思恍惚,脱口问:“你说什么?” : O8 V. g) @# f
       她以为他是故意,咬牙重复:“我说我答应你的条件,只要你让我看看小嘉。” 6 W% L- j8 D; J" z3 I) b! V  N
       他长久不作声,她以为他反悔,于是急切起来:“麦定洛!你是不是男人?你到底说话算不算数?”
# U9 ^% l0 ~; P, f/ o       他终于说:“今天晚上九点,东方君悦我的套房。”
0 K2 `3 N6 |, l# t       她只顾追问:“我什么时候能看小嘉?”
; F5 o7 |0 X7 y       他声音里透出笑:“今晚上你要是叫我满意了,明天你就能看到儿子。”
- @' W% E9 }5 Y# ?+ o5 `% `       她咒骂:“麦定洛你这个混蛋!”
( j4 s2 c7 ~$ X9 h       “九点,你知道我从来不等人。” ( u, L2 M, x4 `9 l
       她把电话挂了,长久而空洞的忙音,响得人心里空落落的,一分四十六秒,通话时间,他觉得闷,随手撂下手机,推开窗子。 1 _0 A9 z# t, {" J: R
       花园里种着大片英国玫瑰,开得正好,浓香馥郁。 5 X3 C* q0 P" g; W5 O+ q2 L
       他从抽屉里翻出一包烟来,点上一枝,站在窗前才吸了两口,唐少波正好进来看到了,说:“哥,这玩艺儿虽然不像白面儿,但也伤身。” 9 {. C3 H" r) [; d% j
       他不理他,唐少波也没辙:“要不咱们晚上出去玩吧,老五念叨多少回了,说等你回来,大家一块儿热闹热闹。天上人间新来的一批小姑娘,一个比一个正点。”
1 k6 s2 m& c2 o- {* Z      “晚上我有事。”大麻的味道令人放松,他像是平和下来了,懒散而漫不经心:“你们去玩吧。”
. a& ^* `  N+ \% q/ Z$ r1 Q* I       唐少波笑容可掬:“要不——晚上找个妞来陪陪你?”
. A5 \9 z; F6 V2 G       麦定洛终于瞥了他一眼,指了指房门:“滚蛋!”
- U, ?7 S4 {- V/ A       唐少波悻悻的下楼去,张前志在客厅看球赛,嘲笑他:“又碰了钉子了吧?”
" ?) z$ Q7 `* h  d2 Q  o; X       唐少波在嘴边比了个抽烟的手势,张前志怔了一下,叹了口气,说:“让他抽吧,他心里难受。都多少回了,只要江欣白出点什么花头,他一准就抽上,那女人,祸水。” 3 }+ G! v' t, ?3 V$ L* i
      麦定洛到了酒店的房间之后,看了一次手表。 ! p# g+ u" N" k2 `' b7 j
      八点五十。
  y/ r0 R& }3 L9 {6 h      花瓶里有大捧的雪白玫瑰,气息香甜。 ; g! A' `3 ^1 G
      他没来由觉得头痛,也许是飞机机舱里闷得太久,然后刚才又抽多了大麻。
  J; I+ L3 R# f" ~7 y; @6 m% U% u3 v      出门之前他重新洗过澡,以免身上有大麻的味道。 + \9 A6 {  i/ Y
      他还是不愿意她知道一些事情,包括,他很想念她。 4 c4 p2 X8 ]' ]  W
       电视里选秀节目正紧张,如花似玉的女孩子们哭成一团,因为要PK。怕自己离开,至于是否真的担心旁人离开,那真是未知。 4 X7 ^' h  R- n7 q2 G5 X- Q3 w
       有人按门铃,他以为是她,结果是客房服务。 9 u8 e4 U9 w$ r6 M0 ], _9 @
       送进大捧的鲜花和香槟。因为他长期包住这间套房,服务生十分熟稔的问:“麦先生是否需要音乐?”
% u7 }. Y* P2 F# c* u: N, h       他摇头,随手给了小费,又看了一次手表,八点五十五,还有五分钟。
2 D$ \4 k# Y" i8 K: x       他打开香槟,给自己倒上一杯。
2 e- ^) u* R* s. a4 ^5 Y       酒气清凉。
& O' m; G9 ]# [9 Y% z* H- I* a. L       他想起那次自己生日,就在这套间里,她被唐少波派人骗来,结果见到他,扬手就将整杯香槟泼在他脸上,然后转身就走。 ! l2 X2 L- [: r
       脾气还是那样火爆,唇际不由露出一丝微笑,小嘉就是像她,性子倔,恨不得一个月换两个保姆,统统都拿那孩子没辙。 0 Q0 ?. F' ?$ r2 U& ]" P) F
       九点钟,门铃响起来,他起身开门,是她。 . a2 n1 n  a3 K+ \
       她瘦了一点点,脸还是只有巴掌大,穿着一袭长裙,长发全部绾起,露出光洁的额与颈。 6 x2 O% P( g5 y0 X
       她颈中有绒绒的碎发,灯光下越发显得颈间白腻如脂,他拼命抑住自己想要抱住她,狠狠亲吻她颈窝的冲动。 : I. Y7 L9 b- p" x: Q
       或许是真的太久没有女人了。 * q2 d) `7 ]# U5 W5 @
       “坐。”
/ P4 b/ U! O! S. G; u5 d       他指了指沙发,她没吭声,反手拉下拉链,脱下裙子,然后是内衣。然后抬起乌沉沉的大眼睛看着他:“你喜欢哪里,沙发?床上?” ; S8 d$ t+ Y7 a" I3 B1 r2 `2 a" |
       他压抑着熊熊的怒火,庆幸没带枪出来,不然自己没准真会一枪杀了这女人。 ' L& c5 {2 e, u" e1 B1 n- H* S
       “要不要?”她肆无忌惮:“不要我就走了。”
6 e+ x' f4 I! U  [' {5 ^       “江欣白,”他气极反倒笑了:“你犯不着这样,我告诉你,今天你让我不痛快,明天你一样见不着儿子。”
9 r8 Y- ~" p# e* k       她紧紧抿着嘴,过了片刻,终于踮起脚来,搂住他的脖子亲吻他。 3 S" p$ X9 ~& X( @% @
       他全身绷得紧紧的,隔着单薄的衬衣,他能明显感觉到她滑腻的肌肤,曲线的起伏,还有那熟悉的体香。
. K0 ]7 Z: D& ]       他觉得难过,只有用这样的方式,他才可以亲近她。可是他舍不得不要,就是这样可悲。 , j' N) }( e- v, p& w" B
       她还在很努力的亲吻他,挑逗般将手插进他的衣内,按在他的胸口。
& @+ J& p% M- S. u       她的手很凉,他想起很久以前,冬天里的时候,他去学校接她,替她暖手,就那样捧着,替她细细的揉着,看雪白的指端,一点点泛起红。
+ n( A: x2 K; @0 J% E9 g6 z0 q       他终于回吻她,两个人滚倒在地毯上,他动作激烈,像是要将她一口吞下去。
# U+ R  ~# E+ T' g       她艰难的挣扎出一口气来:“套子。” 9 V: p9 _4 Z: x6 X  Q, s
       他在情欲里完全蛮横:“不!” " v/ q6 p0 M4 V: O$ s5 x7 C, T
       她冷冷看着他,眼中又浮起那种寒冷的疏离,唇中只鄙夷的吐出一个字:“脏。” , h: e/ R3 `/ X
       这个字便如一把刀,生生的劈入他心头,她嫌他!她嫌他脏!
: R- u, ?, _# X. x0 W# c       他的瞳孔在急剧的收缩,最后一丝理智也被彻底激怒:“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我偏就让你也脏一回!”
6 O0 p6 p/ z6 c: z7 u) Q! g/ p. l$ F       她反抗,激烈挣扎,但不是他的对手,她一直不吭声,头被重重的撞在茶几柱子上,亦一声不吭,只是反抗着他的侵犯。地毯被她蹬得在身下起了褶,她抓伤了他的背,而他狠狠的咬伤了她。他试图以疼痛来唤起她的回应,但她死死的不肯发出任何声音,哪怕是最低弱的一句呻吟。这种麻木刺激着他,令他更疯狂的伤害她。
4 W2 A1 z7 z8 b# i4 X       最后一切都结束了,他在短暂的虚空里有一丝恍惚,整个人的身心就像被彻底掏空。 3 m4 @& S/ @! S6 e
       他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事。 3 r! Z0 k5 B8 u& Y- i0 F( W8 E& t3 Q
       她额头肿了一个包,肩上有他啃噬出的齿痕,那样深,一圈青紫的痕迹。可是她根本不在乎,慢慢的捡起衣服,说:“你说话要算数,明天你叫人把小嘉送出来让我看看。” $ {% e. z8 m' @' u  ?* k% k* c3 o
       他闭上眼睛,只觉得疲倦极了,连声音都透出深重的倦意:“你给我滚!” ( x  ]  H; T) Q: X6 Y
       她穿好衣服走掉了。 # N" D) O6 f# X) E$ p* X0 n  n
       他在那里躺了很久,才摇摇晃晃爬起来去洗澡。 5 r4 b% O+ G$ v0 W9 L2 R: h% W9 d
       把她残留的气息,一点一点的洗去,再不留一丝一毫。
! E/ f+ t+ s: Z* [3 \( Z% O: I' g& l       花洒喷出的热水浇在背上的伤口,引发细微的搐痛,他突然一拳狠狠捶在墙面的瓷砖上,砖咔喀一声裂开微小的细纹,血顺着拳头往下滴,渐渐融入脚下的水流。并不觉得痛,因为身体里有另一个地方,更椎心刺骨的疼痛着。5 e; C" r# \9 \+ J% ~

5 M# `1 [: p8 Y9 |/ k/ e  Y[ 本帖最后由 ┽枫→ 于 2007-12-1 16:55 编辑 ]
究竟是我走过路,还是路正走着我,风过西窗客渡舟船无觅处

是我经过春与秋,还是春秋经过我,年年一川新草遥看却似旧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UID
525125
积分
462
威望
310 ❤
匪币
1429 枚
好感
187 ℃
贡献
35 ❀
精华
2
发表于 2007-3-12 19:39:0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我只爱你,you are my super star……”唐少波一边跟着车内CD荒腔走调的哼唱,挂住倒档一踩油门,几乎斜穿半个街面,将车子稳稳的倒停。 " y3 F+ j) I' H% T7 P
       副驾驶座上的小嘉拍手夸赞:“帅!”
  l$ B6 s, H  O; c2 }! J“来,十三叔抱。”
8 S; R  P; Z: `# @2 G  s# X7 f       刚刚抱了小嘉下车,忽然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对不起,这里不能停车。” 9 y) @% A0 R6 v* G  Z. f+ t+ h1 j: s7 K
       大清早的就遇见条子,真他妈点背。 5 q& Z. R! J# V- \# l
       他忍住往地下啐口水的冲动,大喇喇的瞥了她一眼,身材倒是真不坏,穿起制服胸是胸腰是腰,脸也漂亮,白里透红,整个人仿佛有一种明亮,像是一道光。看在这么漂亮的份上他就不跟她一般见识了,懒洋洋指了指自己的车牌:“你自己看。”
# O" L5 O! l8 r" S; I. t* y       她认真的看了一眼,往罚单上填:“00013”
, W' @7 D3 Q( |. _" |      “靠!”唐少波终于忍不住了:“妹妹,你新来的,耍我呢?”
) g- V: \6 w* U5 n. `       她停笔看了他一眼:“嘴巴放干净点,还抱着孩子呢,怎么就没一点当父亲的责任感?” ! b+ _3 W- y) }, ?4 L* _: U
       唐少波一手抱着小嘉,腾出一手指了指自己的脸:“你认得我不?”
  v: y: W0 K( p+ L       她又认真的看了他一眼:“不认得。” 4 w' u: E; d  r2 R& e. I
      “你哪个中队的?不认得我也该认得我这车。”
9 X: O+ |# w9 L      她又认真打量了一眼那部十分骚包的宝马750,一百多万的车,倒真是不便宜,可是宝马就了不起啊?这大街上的奔驰宝马海了去了,于是平心静气的告诉他:“这里不让停车,不管是什么车都不让停。除非你在执行公务,如果是执行公务的特殊情况,请出示证件。” 8 M) k6 c7 W  N! b; V) [4 T
       这下唐少波相信她是真不认得了,于是坦言相告:“我是唐十三。” ; t+ L- X/ s3 \9 }0 f! l  I0 ^
      “你是唐十四也不行,不让停就是不让停,你再不开走,我就呼叫清障车拖走。”
$ h/ v; p6 n3 I3 e6 ?       唐少波哭笑不得:“狠!今儿算你狠,妹妹,不过拖车之前,我建议你打个电话回去问问你们队长,告诉他我唐十三把车停这儿了,你看他怎么说。” 2 T+ v) h+ y3 b) F- N" E1 H
       她写完罚单,往车身上一拍:“记得到中队去取车。”竟然真的毫不犹豫按对讲机呼叫清障车。
# E( i$ R% ^/ s' j( G" }       小嘉在他耳边悄悄的说:“十三叔,这妞儿比你还帅!” : @2 o) \: S9 f/ |7 l, s/ T$ x
       “重色轻友的小混蛋!”唐少波扬起大手在小嘉屁股上作势一拍,看看手表已经九点过五分,没功夫再耽搁下去了,朝那女交警比了比中指,呲出一口白牙:“你丫给我等着。”
: E: }& L  i+ l% o( o  c       抱了孩子进了大厦,搭电梯上楼,张前志站在走道里抽烟,看到他问:“怎么才来?” 0 r* ~* |3 |) j' Q
       “今儿不星期六吗?堵车,你以为我跟老九似的,堵车也能四十分钟就从城西跑到城东?” 1 t: O& Y% K  R
       小嘉童音琅琅的嚷:“还有还有,我们遇上一个女交警开罚单,帅!把十三叔给噎得,真帅!” ) Z4 v% L- }7 G6 p. H
       唐少波气坏了:“卖友求荣,小坏蛋!”
* N; }+ d. f+ X$ ~7 b, U, h& o      张前志哈哈大笑:“老十三,还有交警敢开你的罚单,竟然还是一女警?我今儿算开了眼界了,哈哈哈,哈哈哈……” # y. p9 x: q; B9 Q6 ], o% [6 f( `
       唐少波悻悻:“我连招牌都亮出来了,丫的就一菜鸟,东南西北都不认得。连我的名字都没听说过,也不知道她师傅怎么教的。这回我要不叫她认清楚我是谁,我就把这唐字倒过来写。”
) F" N  L# R+ w( f4 d0 I- T       “别胡扯了,进去吧,嫂子一直等着小嘉呢,你再不来,她又得跟哥吵起来了。”
. B7 |) q% i7 j       唐少波想想即将出现的场面就头痛,苦愁眉脸:“这俩人,怎么和冤家似的。”
6 t! x9 I; ~! f# L9 N$ l/ N9 d8 M       其实屋子里气氛还是挺不错的,江欣白安静的坐在沙发里,麦定洛则在窗前走来走去讲手机,茶几上放着大袋小袋的衣服玩具,想是江欣白买来的。
3 a) s! U; b2 e6 Q& q' R" t8 a       “妈妈!”
9 L2 O1 B! L  a5 {: G2 i7 |3 b5 Y      小嘉清亮的声音穿透了整间屋子,扑入江欣白怀中,乌黑的大眼睛泪汪汪:“你怎么老不回家?” 7 b) f% G% d9 Q- k0 m7 z" N% g& F9 I
      江欣白蹲那里抱着孩子立刻就哭了,唐少波见势不妙,马上逃之夭夭。 ( j) x. D& x: O9 K  G( \, s: F/ d
      张前志坐在安全通道的天台上抽烟,唐少波也走过去坐下来,接过他的烟,点上一枝。
# e+ x8 r6 {- `+ C9 Z) q1 _4 D' A( _       “嫂子这一哭,回头咱哥准又得受气。”唐少波仰起头来看天,这样高,仿佛伸手就可以摸到那纯净的蓝,风呼呼的从耳畔刮过:“真他妈一物降一物,你说咱哥那样的人,咋就拿这个女人没辙?”
% [) Y& U# _7 K  b" c) ]5 B       “这就是伟大爱情呗。”张前志轻描淡写的说。
$ d$ M( j8 W+ t1 S       “狗屁爱情,”唐少波发了狠:“我要遇上这么个狠不得凶不得就拿她没辙的女人,我丫的就先掐死了她,省得零零碎碎的受气。” + F, K; t& P  e+ W7 q
       张前志哧哧的笑:“真有那么一天,我还看你还说不说出这种狠话。” 1 `9 I# z% L( P% p! J4 E9 c: k
      “哎,你帮我想想,怎么整整那个分不清东南西北的丫头?叫一帮人全到她辖区里违章停车,丫的我给她停个大街小巷全满。她不是会开罚单吗?我叫她天天抄到手断!”唐少波口沫横飞,兴奋的比划:“要不每天早上划她警车轮胎,让她丫天天早上爬起来就得去补胎!再不然就叫一帮人,天天晚上堵她下班,吓也吓死她!” ! v. G0 t1 Z4 ^+ `, H; ~
       张前志拿手捂住脸:“老十三,我不认得你,太丢份了,跟个毛丫头一般见识。” 7 D0 x- a0 o0 J! Y2 \/ q' D, n+ C
       等到中午大家下楼打算去餐厅的时候,隔着大马路都能听见唐少波的怒吼——那小丫头片子真的把他的车给拖走了。
$ n3 Y2 b+ B6 w2 j/ N. X! \       张前志拍着他的肩安慰他:“被这种眼都没睁开的毛丫头辣一下,不算丢份儿,是艳遇。”
' o# T* u( f9 S4 X% W       “艳遇个屁!”唐少波咬牙切齿:“我要不整得她认得我是谁,我丫的就不是唐十三!” + i' h# u' y* p6 o
       “啊嚏!”
3 b/ X7 X: ?+ b1 V  X       小毛丫头交警打了个喷嚏,不由自主揉了揉鼻子。同组的师兄不怀好意的笑:“卓卓,你行啊你,上班第一天,就将十三少的车给拖回来了。” ) T3 @$ L3 [0 V2 Z0 j+ B
       韩卓卓又打了个喷嚏,她的鼻子一到春秋就过敏,今天巡逻正好整条道上的梧桐全在飘绒,害得她涕泪交加,痛不欲生。再加上她拖回的这牌号为13的宝马车,一回到中队,整队的师兄都慕名前来瞻仰她,个个夸她够狠够犀利。害她不停的拿着纸巾擦啊擦,都没听清人家在讲什么。
' X$ n) G; S9 X- q8 b9 k% C       一直到下班时分,她才有机会逮住同组的一位师姐,悄悄问:“那个唐十三是什么人啊?”
% I/ |7 {, m/ t      师姐倒也不动声色:“十三少啊,什么叫总瓢把子你知道不?”
; o, V* d5 ^2 j) Y+ B% U      卓卓十分老实的反问:“港片里那种?” / J5 T2 O5 s$ V+ t: P2 z& ]( i
      “咱们整个城东就是他了。”师姐语气轻松:“别那么黑白分明,有时候办起案子来,咱们还要和人家警民合作呢。” ; w3 _) e. B5 Y* B2 Q) h. u1 J9 R( N
      “阿嚏!”卓卓又打了一个喷嚏,握着纸巾顿时眼泪汪汪,师姐以为她害怕,连忙安慰她:“没事没事,回头请咱们赵队给他打个电话,十三少其实人挺好的。” , Q8 x% w1 L/ w( |- b" t
       人——挺好? & e0 k  ?& t3 s% }. C0 ?! ^' U
       打死她也不相信这三个字能跟那头黑社会恐龙连起来!
0 u+ a! p& C# E: e       她含泪看了看手表,已经六点了,男朋友何志融怎么还不来接她下班? 4 G  e; N, F) ~, E( s# W
4 d( n" u0 \" u* M6 g
      “你主宰,我崇拜,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爱你,you a my super star……”唐少波拿着咪筒唱得如痴如醉,一旁的小姐们又笑又闹,噼哩叭啦胡乱的拍着巴掌,姬娜端着酒直发嗲:“十三少,润润嗓子再唱嘛。”
2 P) i0 n, c) s" T, W      “去去,”唐少波直努嘴:“没眼色,大哥坐在那里呢,怎么不先给大哥去敬酒?”
' g  X& P$ _3 ]0 N/ x; o, Z       姬娜撅起嘴:“人家不敢嘛!”
8 s+ j1 A" Z6 E& T8 P* V+ \       麦定洛深深的陷在沙发里,四肢完全舒展开来,可有可无的瞥着巨大的背投屏幕,看起来懒散无任何表情,但他四周仿佛罩有无形的气,一片森冷肃杀,所有的小姐都避出他三尺开外,知趣地躲得远远的。 9 ]8 Y) c  X) m- V: S( C
       钟瑞峰对唐少波靠了一声,感叹:“咱哥哪像是出来玩啊,简直像是来砍人的。”
0 v7 O; b1 A* X8 v; F) H# S       唐少波说:“早上你没看见,嫂子脸上还带着伤呢,这两个人,到一块儿就动手动脚。临了咱们要抱小嘉走,嫂子那个哭啊,跟发了疯似的,要不是我跟老五拉着,准又要动手。我就闹不明白了,咱哥最见不得她哭,她一哭就够他难受十天半月的,干嘛偏又要惹她,连小嘉都不让她看,两个人见一次闹一次。” . [( ?, u. F; ~# e) x+ R' i
      “所以啊,女人可以哄可以玩可以骗,就是别宠,一宠她就蹬鼻子上脸。”钟瑞峰无限感慨的拿起杯子:“我跟哥喝一杯去。”
* P/ j. r( U# M; q6 I7 _; O) e       唐少波喝多了酒,有点上头,一个人出去上洗手间,正好看到一个年轻女人蹲在走廊里,大约是喝醉了。他没在意走了过去,等从洗手间出来,却见那女人被两个人围着,却在呵呵傻笑,瞧那样子醉得神智都不清了。
! u3 D! ?6 L* Q; k$ I      “妹妹,哥带你去个好地方,保管你快活!”路人甲一边哄骗,路人乙就一边上来搀她。那女人踉踉跄跄就被他们架着往外走,他本来丝毫没在意,忽然那女人回过头来冲他嫣然一笑,他猛然一激灵:毛丫头交警!
: [! i1 {$ j, S; o8 B, T' S       烧成灰他都认得她,瞧瞧她身上那件小吊带,露胸又露背,还跑到这种地方来喝得烂醉如泥,像个人民警察吗?
. E! h/ c3 i* `" s5 v$ L, g      “站住!”他脱口叫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他还没教训教训她呢,怎么能让别人先给架走了?
4 b3 L( P, j3 x! ?      “怎么着?”路人甲喷出一口酒气:“少管哥哥的闲事啊。”路人乙则十分配合的开始捋袖子,露出上臂的虎头刺青,炫耀一般:“你混哪边的?” 3 v' g& R2 _/ P9 S3 u* |4 C  C8 r
       遇上这种人真叫人舒心,比遇上那东南西北都不分的毛丫头要舒心一万倍,唐少波连眉光都懒得抬:“知道我谁吗?”
& k. W  d0 e$ h% D      “哥哥我还真不知道。”
3 Z9 j$ n0 }% T) {5 P      “十三连波青天碧,”他一字一句:“趁着老子还没发飙,快他妈滚!”
) y! k/ ~- \, p, }       那两个人先是吓傻了,紧接着真的抱头鼠窜,滚掉了。
0 Z; J- X1 ^* w: `, }% w       于是就剩了一个脸红得像苹果的毛丫头,傻乎乎笑着扑到他怀里来。   Q+ H5 p9 Q. r; D6 a8 r
       我靠!
) I  s$ i! ?- x% @9 J. \       唐少波一瞬间软玉温香抱满怀,触感倒真是不坏,起码也是个C吧,看不出来这毛丫头,真有内涵啊有内涵。 4 b3 ~! R. d/ c  s9 ^2 p
       没想到下一个瞬间,毛丫头抱着他,哇一声放声大哭起来,音量惊人,吓得妈妈桑都从走廊那头赶过来,一瞧见这场面,吃吃的笑,拿扇子敲着他的肩:“哟,十三少,这阵子改吃酸了?怎么把人家小妹妹弄成这样,哭得真叫人心碎啊。” & i) o% k* a* L/ {7 z* O2 ^; X
       “心碎你个头。”唐少波懒得多说,冲着那小毛丫头吼:“给老子闭嘴!”瞬间耳畔一静,唐少波刚刚缓了口气,谁知那小毛丫头哇一声,哭得更大声了。妈妈桑笑得花枝乱颤:“十三少,女人要用哄的。”唐少波喃喃骂了一声,随口哄了小毛丫头两句:“别哭了,别哭了。”谁知真奏效了,小毛丫头抽泣着停止了嚎啕,他一时高兴就揽着小毛丫头往包厢里走,心里只在盘算,该怎么样收拾这丫头。 # \4 P* x% T- L2 S
       最好把她捆成粽子,然后往郊外一扔。不过瘾不过瘾,应该把她剥光了拍裸照,然后发色情网站,可这也太损了,不符江湖道义,换一样换一样。他绞尽脑汁的想,结果进了包厢一看,小姐们差不多全喝得东倒西歪了,麦定洛却依旧清醒无比的坐在那里跟钟瑞峰划拳。 6 J6 i6 ^% h5 K! m, o3 g  W
       钟瑞峰都喝高了,舌头都大了:“你怎么又弄了个妞来,这屋里的你还嫌不够多啊?”
& \! [& ^% {! E* D: e7 }' a5 \       “你喝成这样等会儿怎么开车?”唐少波问,倒是麦定洛回答他:“我自己开车回去,老九,跟我走。”
4 P  H- s* Q: B       钟瑞峰摇摇摆摆跟着麦定洛往外走,还冲他挤眉弄眼:“老十三,悠着点啊,明天还有事,别整得爬不起来。”
. c1 s5 o5 o' Z2 p       唐少波拿脚虚踹他,他笑呵呵闪了。唐少波看看一屋子的醉美人,摇了摇头,拥着毛丫头也往外走。妈妈桑追上来:“十三少,好歹交待一声,你这带出去的是哪一个啊?”
5 q2 g; n2 V7 m2 k% \       “反正不是你的人。”唐少波捏着那张红扑扑的苹果脸:“瞧清楚了?”
: p9 m5 u3 J; k7 C       妈妈桑笑着推攘他:“没良心,都不肯给咱们一个面子。” ; [9 F! I/ T0 o) Z5 Q# ^
      “下回,下回。”唐少波心不在焉的敷衍。
: C% E2 K7 F) I; O- t0 K       出了KTV让夜风一吹,唐少波彻底清醒了,可小丫头却彻底迷糊了,抓着他的衣襟就是不肯撒手。他哭笑不得,到底该拿这丫头咋办,总不能真捆成粽子扔郊区去吧?
. F% X) l$ h9 L' t      “喂!”他捏着那张苹果脸:“你住哪儿?” " N9 V6 j' H; q: o5 _# X* `8 n1 e
      “你说我有什么不好?”苹果脸上泪痕满面,死死揪着他的衣襟:“你说我到底有什么不好?” : q' t) O# z6 @  L7 e8 |% T- [
真醉得连人事都不醒了,晚上的风吹得人透心凉,他忽然想起他的宝马被她拖中队去了,而麦定洛与张瑞峰已经开车走了。 ( o; y: v. j" S& ^" [9 l& Q
       竟然得打的回去。
0 t& X" D% f* B7 F3 e2 p- X3 A       靠! ) A3 M, u: b5 l% N0 {3 Y& f
       想起这件事就恶从胆边生,他得把她弄回去,然后把她身上的钱搜得一毛都没有,还有手机也不给她留,最后再叫人拿车把她扔到城外最偏僻的乡村公路边去,方才解恨!
, s3 J, p7 q$ O0 Q# H+ J' O4 a       拦了一辆出租,他就将她塞车上去了。
4 ?$ j6 p$ e8 S& n. q# {       没想到这丫头看起来苗条,喝醉了竟然死沉死沉。他抱着她按了半晌的门铃才有人来开,气得他恨不得踹人窝心脚:“都干什么吃去了?”
' H( o" x# P1 H3 `& c8 i       “在打牌。”开门的人怯怯的打量了一下,发觉十三少气短喘急的,连忙闪开,让他抱着人先进去。 7 s( a0 c: \" n/ {% m
       终于到了,将她往沙发上一扔,卷起袖子就开始搜她的衣袋。钱包,留下,证件,留下,手机,留下……
3 H1 C: \* t9 x. y' M8 ], O       正翻检着呢,她忽然唔了一声,伸手抱住他,酒气夹着她身上一种幽幽的香气,直往鼻端沁来。 " l7 X( ^, v2 i+ s' i7 s* |& Q# W) _; g
       他的身子一僵,手指下是她雪白的肌肤,突然觉察出指端那种凝脂样的滑腻,叫人心猿意马。 6 }. u1 K  u6 F, I. s
       见他妈的鬼! 4 }, C) _- K. ^9 ]+ s) ?8 v# ?+ \
       他口干舌燥的抬起头来,突然发觉偌大的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了,那些人看他抱着个女人进门,全都知趣的作鸟兽散,撤了个干干净净。
' q$ r9 _8 B) s8 s$ [6 |       她半睁开眼睛看着他,喃喃:“你说,我有什么不好?”
" E; r$ Y4 d0 _       又来了!他哭笑不得,这丫头一准是失恋了,所以借酒浇愁呢,谁知喝成这样。 & g7 y9 |6 n8 G" G# B5 ^0 x! ~
       他额头沁出细密的汗珠,她再这样抱着他,可真要出事了,于是扯她的手:“你放手!”
6 _3 S; {# e- s9 r5 S2 N1 Z" p      “我不放!”这下好,她整个人都缠上来,还哭得如梨花带雨:“你说!我是长得没她漂亮?还是胸没她大?腰没她细?”
- z- q" t4 Y& y7 z) j       这几句话问得他汗出如豆,只觉得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4 G; d" Y5 i. m- l# _1 _       他今天看来也喝高了,明明是个毛丫头,为什么……脑子里还没转过弯来,突然看到她吃吃的笑,学着他的样子,细小的舌尖舔过樱唇,笨拙得可笑,仿佛浑然不知这种情况下这种动作有着多大的诱惑性。他再也忍不住了,低吼:“你放手!再不放手我就亲你了!”
. V" v( [0 c- y* C" E       她将脸一扬,突然就吻在他的唇上,很软,很香。竟然跟他吻过的女人统统都不一样,仿佛有电流,一下子击中了他。 2 F, F; L; T, ?6 a
       他觉得脑中嗡得一响,就像是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 + C1 r2 u; K' r1 t: V* Z  u
       然后就猛烈而狂乱的吻回去了。$ k& H# E8 l' |, R, k6 z$ I: |' K
: a; k4 @  K$ `" @8 h  i) K
[ 本帖最后由 小白 于 2007-3-12 19:52 编辑 ]
究竟是我走过路,还是路正走着我,风过西窗客渡舟船无觅处

是我经过春与秋,还是春秋经过我,年年一川新草遥看却似旧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UID
525125
积分
462
威望
310 ❤
匪币
1429 枚
好感
187 ℃
贡献
35 ❀
精华
2
发表于 2007-3-12 19:39:4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钟瑞峰叼着烟,一边洗牌一边骂:“我靠,老十三你怎么魂不守舍的?老五明明是清一色你还喂他万字,你是不是存心呢你?” 2 L9 F  {& p& Z! E- d! W9 c: o: B
       唐少波连眼皮都没抬:“少惹我啊,烦着呢。你怎么不说说老五,他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听,是打牌呢还是在当接线员?”
6 q/ L2 J- B7 M8 a       “烦啊?找个妞出出火不就不烦了?”钟瑞峰突然笑起来:“我还没问呢,你那脸上的伤怎么回事呢?是哪个妞真够猛的啊,没把你给抓瞎了?” ; T9 w1 A9 L! J' `- g3 C: b6 u
        唐少波终于将脸一沉,啪一声将手里的麻将子拍在桌上:“你有完没完了你?!”
; ?+ X. n. i+ N* N$ {+ u4 w       “十三!”张前志终于挂了电话:“老九,你也少说一句。” 9 x0 d2 t5 I6 F# o; ~- G  h, g1 J% g7 [
       “我有事,不玩了。”唐少波将筹码拿出来,胡乱的算一算帐,将剩下的钱随手塞给桌后看牌倒茶的小弟:“拿去抽烟。”起身拿了车钥匙就走了。 / j3 p/ Y- a; T! B% r
       “这人……”钟瑞峰莫明其妙:“怎么突然变这狗脾气了?”
8 [* F& `# h7 a  |4 G. |       “我看老十三有心事,”张前志清理着筹码:“瞧瞧他那别扭劲儿,都快赶上咱哥了。” 0 T7 \; P" I* X- V' x: R7 h
       麦定洛终于笑了一声:“扯淡!” - u9 c3 g4 ?9 F
       钟瑞峰叫起来:“我靠!我怎么输了这么多?”
) k$ j2 m( K5 _2 @$ d9 g      张前志问:“你输的能有我多?你输了多少?” * v& U1 Q0 I% z. t7 a6 x
      “二十多万,你呢?”
' h! D/ G) O, i      “十七八万。”
1 l& H: S5 C1 ~' o      “十三是平手,那谁赢了?” 7 B0 @# Y) f) H  \: _5 n5 k
      “咱哥赢了。”
  c- p$ K: J2 Z8 w" h      “我靠!”钟瑞峰喃喃:“想赖账都不行,我又打不过他。要不咱们一块儿赖吧,他一个人不一定能打赢咱俩。”
, m5 x2 A) F) m9 A  ?      “想赖账啊,”张前志腾出手掐熄了烟头:“我得想想法子,叫他没功夫揍咱们。”
9 u3 D* p5 V: W& S% m       麦定洛慢条斯理的开始卷袖子:“我有的是功夫,这两天正手痒呢,要不咱们来练练。” " Z- A- S- O  S( H7 W
       张前志笑容可掬:“哥,君子动口不动手——”看着麦定洛的手已经伸过来,立马叫:“等一下,前两天你不是叫我派人盯着大嫂吗?刚刚他们打电话来,说大嫂今天没上班,请假上医院去了。” 9 k* j9 ~- B) N8 L! c4 \
       如愿以偿看到麦定洛的手定在了那里,张前志整了整衣领:“五分钟前他们打电话来,说大嫂挂了妇产科的号,正排队呢。后头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 C0 u3 S7 l* ^
       麦定洛气得拿手指着张前志:“你!在这儿等着!回头我再跟你算!” 6 C* p& F: v: x  h
       回头就找车钥匙,钟瑞峰赶紧抛给他:“哥,开我的车去!” ( n3 t2 f( r" D; a) k8 o& j
      “是XX医院!”张前志最后吼了一嗓子,麦定洛早就出了大门了。 5 n. r% L- d3 ]( y( R5 a  r; s+ {
       剩了钟瑞峰与张前志两个,捧腹大乐。
9 c0 c2 p  {& H; N, |! h! e# m* G: X$ W  x3 ~) K8 H/ Z; w3 ^% L
—————————————————————————————
2 E' j; Q# Q+ u! n& Q       另一间烟雾缭绕的牌室,麻将正搓得如火如荼,电话忽然响了:“超哥,十三少来了。” + h+ F6 `) l- M& K
       超哥叼着烟,含混不清的问:“来了有啥事没有?” ! J5 M- X2 ^% `% l
      “开着车在街上转呢,不像是有啥事。”对方有点迷惑:“超哥,你说十三少这两天怎么天天过来转悠?” % x' S8 Y7 s4 E' @" l. w
      “靠!老大愿意过来转悠,那是给你们面子。”超哥摸了一手臭牌,越发上了火:“你好好盯着就成了,别他妈给我丢人。前两天十三少的车在咱这儿被条子拖走了,害得我被隔壁区的孙胖子笑了足足几天,笑话咱们没处理好警民关系,竟然连一部车都看不住。我告诉你,要是再出这样丢人现眼的事,你也不用跟我混了。”
3 j+ U- Q6 H0 a7 V; _' K       刚过了不一会儿,电话又响起来,这次对方有点急了:“超哥,来了个巡逻的女交警,不知道为啥,十三少把她给拦着不放,两人吵起来了。” 3 p0 k/ F$ K# R
      “靠!”超哥把烟给啐出来了:“怎么回事?” # r7 J# n% L1 ]+ B& K- n; Q5 N+ y# _
       对方气急败坏:“坏了坏了!超哥!那女交警动手了!” 7 m0 J. f! m# o& p( i7 e: b9 `$ N
       超哥倒不急了:“动手?这世上还没哪个女人能打赢十三少,你们别去掺和,让十三少舒展舒展筋骨。可给盯好了,别让那女交警叫帮手来。”
% ]% V5 x3 P% q' H1 H      “超哥!”对方更气急败坏了:“不知为啥十三少没还手,那女人真狠,连擒拿手都使出来了,专往要害处踢。十三少只怕是受了什么伤,要不就是病了,蔫蔫地光挨打不还手,这怎么办?”
& K5 d' P0 r) Y! E4 J       “我操!”超哥冲着电话吼:“你还不滚过去帮忙!”转头就叫人:“兄弟们操家伙!”
: V; d) D" `. _) j/ L8 ~       电话那头忽然悄然无息,过了片刻才叫:“超哥!” ; n  f' Z% f0 }' A* v
       超哥气得直吼:“还罗唆个屁!去帮忙啊!咱们的人马上就到!”
( r0 ~8 G9 q4 t0 U( ^       “俩人没打了。”
6 y1 Y& O$ a/ ~- |" e       “啊?”   y( m6 C6 B& W5 F  n' e* A
       “十三少抱着那女交警,正亲她呢……”
6 x& A' l6 i5 ]1 p; i       超哥脱口骂了一句娘,过了好一会儿,才改口问:“那咱嫂子呢?” , j& L1 g- k3 x& z  @8 s- @( V
       “啊?”对方半晌才反应过来:“那女交警——啊,不,嫂子在哭呢。” 4 m  B7 q+ u$ i& V- {- ~
       “那你滚远点,别碍着十三少跟嫂子亲热,还有,仔细瞧瞧嫂子的脸,把人给我认准了。下回见着嫂子,记得让兄弟们叫人。”4 T: x' |- n  c
$ ~) j! E4 @" C0 C6 V
[ 本帖最后由 小白 于 2007-3-12 19:43 编辑 ]

点评

迷匪123  他们好可爱啊  发表于 2012-7-17 14:56:30
究竟是我走过路,还是路正走着我,风过西窗客渡舟船无觅处

是我经过春与秋,还是春秋经过我,年年一川新草遥看却似旧

Rank: 2

UID
525304
积分
169
威望
232 ❤
匪币
695 枚
好感
32 ℃
贡献
9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2 19:59:08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黑社会系列我最喜欢的 就是这个~

Rank: 3Rank: 3

UID
525288
积分
385
威望
393 ❤
匪币
1593 枚
好感
17 ℃
贡献
15 ❀
精华
2
发表于 2007-3-13 18:26:4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这篇我很早之前就看了,很喜欢上面的老麦,就是想问一下,他的前妻是因为什么要恨他入骨啊!:o
太美好的东西总是留不住,不过总有些幸福是真实的~~

Rank: 2

UID
525304
积分
169
威望
232 ❤
匪币
695 枚
好感
32 ℃
贡献
9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3 18:29:5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老麦是个帅哥  感觉他们以前感情挺纯粹的  怎么的就称这样了呢

Rank: 1

UID
525402
积分
27
威望
44 ❤
匪币
109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4 10:31:1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设想了好几个老麦和小白的相识,想和匪大的印证,请填一下吧!

匪帮骨干

阮正东,我为你钟情!

Rank: 5Rank: 5

UID
525394
积分
1477
威望
1496 ❤
匪币
8089 枚
好感
15 ℃
贡献
25 ❀
精华
1

冬菇

发表于 2007-3-14 10:55:5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喜欢苹果脸,喜欢看十三的戏,搞笑~:lol
纵然这世间有风情万种,而我只对你情有独钟~


        

Rank: 1

UID
525656
积分
41
威望
66 ❤
匪币
28 枚
好感
9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4 13:20:3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意犹未尽,静待后续!
8 w5 W' U8 N) ~+ l1 l& w$ P心好像被什么牵引着,期待着!

Rank: 2

UID
525680
积分
96
威望
93 ❤
匪币
484 枚
好感
11 ℃
贡献
9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4 18:49:5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好喜欢老麦,果然是男人越坏,女人越爱啊

Rank: 2

UID
525304
积分
169
威望
232 ❤
匪币
695 枚
好感
32 ℃
贡献
9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4 18:54:0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原帖由 楼雕月 于 2007-3-14 18:49 发表5 V, S) X: c! a' ~) `. Y% G
好喜欢老麦,果然是男人越坏,女人越爱啊
& l* C; L7 {# x8 S# ~
觉得老麦挺男人的

Rank: 1

UID
525246
积分
19
威望
36 ❤
匪币
99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5 19:50:5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哈哈
+ e  Q4 S# Q- ]! f: C喜欢喜欢.
..<每个平凡小事,
变成永恒故事.>..

Rank: 2

UID
525327
积分
88
威望
66 ❤
匪币
131 枚
好感
30 ℃
贡献
7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5 23:13:1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喜欢老麦,匪大更新吧
A rose is a rose.

Rank: 1

UID
525759
积分
46
威望
55 ❤
匪币
72 枚
好感
30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6 13:28:0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看了N遍,还是喜欢这一篇。

Rank: 1

UID
525743
积分
21
威望
38 ❤
匪币
110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6 13:41:4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loveliness: :loveliness: :loveliness:

Rank: 2

UID
525152
积分
103
威望
130 ❤
匪币
305 枚
好感
24 ℃
贡献
9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22 01:29:1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原帖由 楼雕月 于 2007-3-14 18:49 发表* \; V+ t# _5 B  N& a5 Z
好喜欢老麦,果然是男人越坏,女人越爱啊
8 [. W( J  d) Z& _1 L# `) c0 z
可是现在人家的前妻 恨他入骨啊~~~~
开始 盼望多过勇敢 起飞吧, 视野就不一样

Rank: 3Rank: 3

UID
525585
积分
284
威望
265 ❤
匪币
1149 枚
好感
15 ℃
贡献
1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22 23:49:4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还是喜欢十三少那样子的
! k& w9 l6 z( K: B! K4 |来 再一次HC一下:loveliness: :loveliness:
希望 在现实生活中 我们 要多幸福 就多幸福

Rank: 1

UID
526139
积分
14
威望
32 ❤
匪币
84 枚
好感
4 ℃
贡献
3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24 22:22:5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老麦真的好MAN....突然发现自己也爱黑社会
' B) r; T- i; p3 f" B$ {6 d:lol

Rank: 1

UID
525985
积分
19
威望
36 ❤
匪币
100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24 22:51:0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嘿嘿,我还是坚持不懈的喜欢阮正东啊,呵呵!:lol
-┢┦apΡy~~~~~m^_^?*—バΟ?]︵?]"ˋ★*8*☆<Ο☆↘

UID
526028
积分
35
威望
60 ❤
匪币
198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25 20:35:1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都好喜欢啊!!写完了吗?

Rank: 1

UID
525411
积分
26
威望
47 ❤
匪币
144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25 22:51:0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喜欢十三,超级喜欢!

Rank: 3Rank: 3

UID
525209
积分
292
威望
200 ❤
匪币
540 枚
好感
159 ℃
贡献
17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26 16:27:0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最爱着一篇阿:lol

Rank: 1

UID
526296
积分
36
威望
51 ❤
匪币
91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28 10:20:1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如果不是妹妹说麦定洛就是佳期的老麦,我真没弄清这篇怎么会是佳期的番外:loveliness:

Rank: 1

UID
526278
积分
29
威望
51 ❤
匪币
170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28 10:31:18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回复 #3 小白 的帖子

什么时候填坑呀!不要让我等到头发都白了呀

Rank: 1

UID
526385
积分
27
威望
48 ❤
匪币
159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30 00:29:1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连十三和苹果的后续都是通过第三人转叙的...匪大真是好心思$ R& X5 Z4 K+ p$ w
这样挺好的。.想象空间那个大啊那个大...
+ r/ S$ N7 V# H% t/ V虽然以匪大的文笔也足可以把这老掉牙的情节写好..) Z6 Q5 @9 h* {( |+ }1 E
但是看了这种叙述方式,忽然觉得,这样真好..(这就叫词拙啊词拙...让我好好想想。.恩,再想想)
8 B" m) E1 T0 Y+ R) f 4 W4 u2 z; U' i1 U( p( a
老麦和小白的纠葛..关键在那个"脏"字上吧...
& G" G, J/ R$ x( R2 @2 G2 Z这个脏可以引申成。..老麦赚滴黑钱..或者老麦逢场作戏被小白看到...等等等等....
$ S5 Q$ A) ~- m% b& i6 X
/ g) b& n/ j" \7 b7 |3 ?8过我还是喜欢十三少..十三少啊十三少....口水...
; d% y$ G6 R- w/ R
; s) \, Q7 q9 T6 i4 ]! W, r[ 本帖最后由 司徒未妨 于 2007-3-30 19:45 编辑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匪徒家族

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匪我思存官网 ( 京ICP备09033787号-1 )  

GMT+8, 2018-11-21 08:53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