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116259|回复: 813

[番外] 《青衫磊落离歌黯》 [复制链接]

管理员

举世无双滴亲妈!

Rank: 12Rank: 12Rank: 12

UID
525119
积分
2446
威望
2361 ❤
匪币
358255 枚
好感
1183 ℃
贡献
214 ❀
精华
7

十周年1 十周年2 5周年 湖北匪徒 摩羯

发表于 2009-2-5 17:21:0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弹指芳华
详细描述: -

& J4 E/ U# K# W- `4 p/ \5 @* o
0 @/ P  {  Q9 F6 D+ @$ J
  [- d0 J9 C9 H& a/ d# y! g# @, [* d# @4 W( b2 Y

; Z. q$ a+ M* h% h, E0 I9 x. f7 |5 D0 r4 k# t1 h4 R7 D
! b2 Z1 H, c( |& v
  月亮又大又圆,每逢十五的时候,粼粼的月色倒映在湖面,湖畔的涵碧、探秋二楼桂华流瓦,如若浴在月光中的楚楚佳人。每逢此时,阿爹会命人放了小舟,伎者坐在舟首吹箫,箫声在月下更显宛转,而隔水听来,飘渺迥然如同仙乐。我不过陪阿爹吃一杯酒,伏在楼头看月,只觉得醺然欲醉。每逢此时,阿爹便会笑我:“南蛮子。”
- w! U* {7 M6 O6 S' H  哥哥也叫我“南蛮子”,这三个字可是骂人的话,我每每变了脸色就对他拳打脚踢。我的功夫虽然不好,可是绝不会吃亏,因为哥哥总不敢还手。可是阿爹叫我“南蛮子”,语气怅然而无奈,似带着一种宠溺。我从不对阿爹生气,因为朝中也有人暗讽阿爹是“南蛮子”。
! A2 \$ x+ U' ]$ o6 s- |  因为阿爹对汉人的那些事儿都很精通,他会说汉话,写汉字,还会作诗。  l/ b! J' R1 g4 h5 u3 D/ \6 m
  我一点也不喜欢作诗,府里请过好几位老夫子来教我,都被我气跑了。0 o) \" O+ @# F, c! s! \6 {0 t4 s
  老夫子摇头晃脑的念:“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
" E" @" U6 r5 l! A* l% @! Z& n  而我摇头晃脑的答:“老对少,拙对巧,腹饥对馋虫!”
. E  z7 k9 T2 `# T5 j( \" n7 k( ]/ G  老夫子气得吹胡子瞪眼,我一脸无辜看着他:“我饿了,我要吃点心!”
: |, _) a3 B8 _, `2 A9 w  几次这么捣乱,老夫子再也教不下去,每每愤然辞馆:“学生才疏学浅,恐耽搁了小郡主前程,还请王爷另请高明!”
5 P$ X  ^. p+ @( k  拂袖而去。
4 B+ L6 I6 ^' T4 z2 X) E  我躲在阿爹身后扮鬼脸。0 G& C/ F0 \3 a$ N  i3 a( X
  阿爹倒从来没有骂过我,他待我总是和颜悦色,府里的人都知道,阿爹宠我宠得哪怕我要天上的月亮,他也会摘给我。1 h8 l* Z5 I$ @2 U8 ~" j# a& ?
  那时我也不过六七岁,夜里我喝得很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箫声萦耳犹未停歇。阁中却空无一人,阿爹不知去了哪里。那箫吹得真好听,我想着府里什么时候又来了新的伎者?# t+ K# F4 u9 N$ L: {; O
  我起身四处寻找,箫声却不是从湖上传来。我推开窗子,抬头却远远望见涵碧楼顶,竟然有人坐在檐头吹着箫。
# m7 {" c8 w1 m1 ^. I' ^( v/ K* O2 K! e  青衫磊落,月下分明。5 `8 Z( D# i( q% ]* r7 t4 j7 W
  原来是阿爹。
" b% A4 r$ |+ ], p  我从来不知道阿爹也会吹箫。
1 i9 z3 {+ `) C, v  涵碧楼的飞檐,在月下如巨大的翼,而阿爹就坐在那一角翼尖,明亮的满月被他遮在身后。我看不清他的脸。而箫声凄清如水,似乎将眼前的一切渐渐浮起。
4 T# w- r8 w. \" V2 H8 u1 `  Z  我大声叫:“阿爹!”$ b5 X) m3 x- `# k! j* u% A
  阿爹没有理我,我昏头涨脑,伏在那里听着箫声,渐渐又睡着了。
9 z# l3 \: ]* P! C% N  那之后我也再没见过阿爹吹箫,我一直疑心那夜是我记错了,又或者是喝醉了做梦。可是梦里那轮满月如此清晰,月光映着阿爹的影子,落落寂寥。' U! M, N3 ?. y
  阿爹从来不是这样子,他统辖重兵,权倾朝野,连陛下都忌惮他三分。
6 G  [; D* z, C7 ^) Q2 s  有一回阿爹带我去围猎,我带着几个卫士追一只小鹿,一直追到了密林深处,却不料惊动了一头熊。那是头母熊,还带着幼崽,顿时狂性大发,一巴掌就将挡在我身前的卫士拍得脑浆迸裂。
+ _, W% P& d! i* N  我都吓得傻了,眼睁睁看着高大的巨兽伸着黑乎乎爪子又朝我拍过来。' I9 ^: b9 r% ~" s4 u) q( h: [
  “咄!”利箭破空的声音几乎是擦着我的耳畔过去,劲风竟令得脸颊隐隐生疼,我只觉得眼前血雾迸散,后面的连珠箭几乎是瞬息并发,那头熊最终咆哮着摔倒在我马前。6 O7 u/ k- }- u) P; r
  是阿爹赶过来救了我,大队的卫士此时才跟上来,阿爹摔下弓,远远就朝我张开双臂:“敏敏!”5 U( x7 P- S' d; O
  我扑到阿爹怀里,才知道害怕。( ?+ O9 l/ M. C0 Z5 i' T
  后来那头熊的皮被剥下来,做成了熊皮褥子,就铺在我住的屋子里。
- }, g3 S! b# v5 {  阿爹虽然射了十余支箭,却支支都攒在熊心窝处,整张褥子没有其它的箭洞,哥哥每次看到,都羡慕得要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练成和阿爹一样的箭法。”
! V2 X/ e% k% r  U% ~  天潢贵胄虽多,却难得有阿爹这样的盖世英雄,所以连陛下都如此倚重他,令他统领天下兵马。# v0 Z9 }" e: N1 ^; o9 e
  这样一个人,怎么会独自坐在月下楼头,寂寞的吹着箫管?" [" P( j' I1 O, d* [7 a
  我决意自己是记错了。1 ~9 {5 c$ h7 n. X: G& U! _' J
  当我把第七个老夫子气走的时候,阿爹终于对我叹了口气:“你要是学不会作诗,我怎么向你娘交待呢?”
' T9 `! N" p, ]% `# u  @  这是阿爹第一次提到我娘。& G2 P8 X. g3 W- P$ R
  他有王妃侧妃,府里还有不少美貌的姬人,可我知道那些女人都不是我的娘。% p0 Z& Z& M+ q6 y# ~& {
  我娘是个南蛮子。, e% O" K' L( l( d$ |- {
  哥哥第一次对我这样说的时候,我气得眼睛都红了,一把将他推进了湖里。阿爹自幼延请名师教我武学,哥哥虽然比我高,又比我力气大,可是竟不是我的对手。他不会游水,在水里呛得没顶,被府里的亲随卫士捞上来的时候,差点没被淹死。哥哥很讲义气,既没有向阿爹告状,从此也不再拿这种话惹我。( ^  N' y( h; c& Q0 U3 R, S; Y
  我不知道作诗和我娘有什么关系,可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阿爹的眼神那样伤心,我不愿意让阿爹觉得伤心。  c4 M9 E" Y, J2 }5 m
  阿爹又请了个老夫子,据说是什么博学鸿儒,学问特别的大,脾气特别的好,我不愿意再惹阿爹烦恼,所以老实跟着他念书本儿上的话。我的汉文突飞猛进,连律诗也能写得像模像样了,老夫子摇头晃脑的拈须微笑:“郡主天资聪颖,悟性极佳,假以时日,必成大器。”6 r4 g4 Z! `% {2 [
  成什么大器?我朝又没有八股科举,还学那些陈酸腐调作甚?
1 g3 N" d: _* Q% b  Z& d  幸好我学会了作诗,阿爹就不再在读书上为难我,任由我成天带着人围猎游乐。自从那次遇熊之后,阿爹便将他身边箭法最好的八个卫士调给我驱使。这八个卫士都取的汉名,分别叫赵一伤,钱二败,孙三毁,李四摧,周五输,吴六破,郑七灭,王八衰。都不是什么好名字,我问过阿爹,他也只是笑了笑。0 o, K) v: Q* a- @9 x- y
  十四岁的时候我领着神箭八骑和梁王世子打了一架,梁王世子飞扬跋扈,贪财好色,竟在街头当众欺凌弱小,我一时看不过去,就出手多管闲事。虽然对方人多,可是我身边的八骑连珠箭发,逼得对方狼狈不堪,落荒而逃。没过几天梁王府里就遣人上门来,我和哥哥成天在外头跟人打架,阿爹见得惯了,并不当回事。谁知梁王此次竟然是遣人来替世子提亲,送走使者后哥哥偷偷溜到后面告诉了我,我立时就想要藏起双刀,打算去梁王府割掉那个胆大包天登徒子的耳朵。
. s( v" p" \5 c. `  哥哥急急拉住我:“阿爹托辞说你还太小,早把人拦回去了。”
# p( ?+ ?! `' g" G+ C4 F% n  还是阿爹知道心疼我。
( \$ d0 d( B9 @5 o8 E, K, w, ~8 g5 W  那天晚上,我陪阿爹在湖畔听箫饮酒,阿爹没有提到这件事,不过他说:“你也长大啦,以后再在外面走动,还是穿男装吧。”) c0 k6 u7 `# T0 D
  穿男装会少很多麻烦,阿爹慢慢的叹了口气,似乎是自言自语:“一转眼你都已经成大姑娘了。等你嫁了人,阿爹也就放心了。”& e. k& f% S( X$ K% r4 p( {5 u5 i
  “我才不要嫁人呢。”不知为何我觉得好生难过:“我一辈子陪着阿爹。”4 Y/ P* \( g& v$ ?6 U6 ]' a
  “瞎说,女孩子家哪有不嫁人的。”
& A+ l/ y& _. k( L/ ]8 X# U) R: p  “那些皇子、世子看着就讨厌,我才不要嫁给他们。”2 h/ F  M* K( ~0 v
  阿爹哑然失色:“那你要嫁什么样的人?”. P5 j2 O- ~+ B; V
  “我要嫁就嫁给盖世英雄,”我只觉得憧憬:“统领雄豪,莫敢不从。”4 p. b# p5 {7 i2 K3 O
  阿爹笑了笑,隔了很长时间没有说话。他的眼睛望着湖边上迷朦的水雾,月色如乳白的轻纱,浸得楼台馆阁都似浮在雾气中隐隐绰绰。他的声音也似隐隐绰绰:“你知道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色云彩来娶你……”1 G  C8 J2 r$ l% ]. n& ?4 Q
  我拍手笑起来:“阿爹说的是!”
$ R, F4 [2 T( `8 a! W  阿爹没有答话,我转过头来,才发现阿爹看着湖面,那眼神既像是惆怅,更像是伤心。
6 k9 @( e7 A' M! n: D3 H, O  我叫了他一声,他才转过脸来,笑着摸了摸我的头发,柔声说:“敏敏,你真的长大啦。”顿了一顿,又似是叹喟:“和你娘那样像。”
! X3 k/ _$ m1 D& c0 f- z% `  女儿像娘难道不好么?7 Z/ Q/ }2 M; `& A, X! ?- z
  阿爹断不会嫌弃我娘是南蛮子,我就是知道。! v8 M! @. E, Y9 y7 a1 z  a9 E
  阿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告诉我说:“你娘嘱咐过,若是以后你遇见一个叫张无忌的人,可要仔细提防他。”* p* a2 h8 D2 e- R$ s6 `
  我心下大奇:“张无忌,他是什么人?”# Y8 G. \: X5 n3 g
  阿爹说:“我要是知道他是谁,我早就派人去将他杀了。”一瞬间阿爹眼中锋芒毕露,如同乌云移开而金光夺目:“这世上若有人敢对你不利,阿爹一定杀了他!”
: H' B: h: C2 `& t, U' a  我没追问我娘还说过什么话,因为每次提到我娘,阿爹都会很伤心。
+ F, V/ x# t' C( c1 v: r  府里来了位苦大师,是花刺子模送给阿爹的勇士,武功绝世,可惜就是个哑巴。我成天缠着他学武,天下盗贼渐起,爹爹带着哥哥常常征战在外,再顾不上约束我。8 Q! H0 _9 R6 P
  苦大师对我着实不坏,这个哑巴虽然面目丑陋满脸剑痕,可是教我武功的时候总是倾囊相授,从未藏私。
. I% B8 \  f; Y5 Z- I; D  而且私下里他也待我着实不坏,我最爱吃街头拐角那家小铺的蜜饯果子,府里下人都不愿担责,怕我吃了拉肚子,只有他肯偷偷替我买来。/ z! Q$ a( M9 v; `* l* O! r' y" a! f
  每当我坐在墙头吃蜜饯果子的时候,苦大师就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我。
6 M# Y1 o3 x( K/ P# C7 m2 Q9 ?4 a  那眼光和阿爹还真有几分像。6 o& h- y3 j/ a
  我觉得苦大师也怪可怜的,他虽然是一代高手,可是容貌尽毁,又不曾娶妻生子,每日总是孤伶伶一个人。% {$ O" g, s6 F* `( L0 d+ M
  如果他有个女儿,也会如我这般年纪吧。
; ~, X7 H2 g7 _+ T. c  中元节的时候府里出了一件大事,阿爹最心爱的一柄宝剑被人盗走了。
# @0 E* x+ [* V  那剑名“倚天”,我曾见过多次,确是世上无双的利刃,阿爹珍爱无比,每每携在身边,亲为拂拭。
. q% j1 y4 v/ L1 X  王府禁卫森严,倚天剑竟然被无声无息的盗走,查不到任何痕迹,显是绝世高手所为。阿爹震怒无比,斩掉了卫士队长的头,又出重金招揽高手,想寻回倚天剑的下落。6 b9 q. V- L3 l8 ^2 @4 o* R
  府里出入的江湖人物渐多,各式各样奇怪的人都有,这些人总在议论江湖事,我听他们讲了许多故事,不由得兴致勃勃,想要闯荡江湖。
/ B, n, P+ q8 q+ y( M  阿爹忙于军务,也没有阻止我,只是嘱我多带人手,以策万全。
0 P3 u. U0 N' D. `" E% E5 ?  我让阿爹放心,我有神箭八骑、玄冥二老、阿大阿二阿三,最重要我还有苦大师,有这些高手在我身边,谁敢找我的晦气?5 H5 R2 o) u  M3 B' Y; y
  我行走江湖很开心,江湖比王府有趣的多,天天有人对我说江湖险恶,我可一点也不觉得。; @' ]  P1 U: Z( v( m
  我带着人夺回了倚天剑,喜孜孜交还给阿爹。阿爹拿着这柄绝世利刃,轻拂良久:“故剑情深……”他似是微笑:“我原是想把这剑带到坟墓里去……”
/ }% I: |" a1 f* H0 M- K9 r  那天晚上我睡得迷迷糊糊,又听到箫声。披衣起来,侧耳细听那箫声却又没有了。9 L. O& l* `  g" Y. e  |) K
  如果吹箫的人是阿爹,他一定又是想起我娘了。
0 B* E8 V) c1 Y! x  `/ E( x% j  第二天阿爹将倚天剑交给我,说:“你独自在外闯荡,拿着这剑防身吧。”  c& `4 t7 O3 T- z5 J1 a" V
  阿爹终归是最疼我,有什么好东西都会留给我。; c8 u7 C5 b  x; p( q% F
  我建了绿杨山庄,在北地甘凉之地,却筑起江南娟丽的水榭亭台。我知道我的血脉里有一半是大漠的苍凉与骄傲,有一半却是南蛮子的精致小巧。我每日耽在绿杨山庄中,开始徜想我的母亲,她会是怎么样一个人呢?
! j4 E4 |  w1 Q( a( C9 v  我并没有耽搁正事,江湖似小小的池塘,我平静的观察我投下的颗颗石子。
$ L5 u! P( K4 B+ j8 ?2 ~  明教新任的教主,名叫张无忌。- N4 s% g6 A' Y; e( P' W& p$ e  X
  明教乃天下第一大教,数十年前人才辈出,极是声名显赫,自从前任教主失踪之后,方才一蹶不振。这次竟然选了个少年来做教主,而且这个少年的名字叫张无忌。9 `3 A; p- p3 |! Q
  我娘在十几年前就曾叮嘱过,让我千万小心这个人。阿爹郑重其事的说出来,绝计不会有错。7 D4 S/ ?$ X" N& t! \) \7 ]& E$ r' `
  莫非我娘在张无忌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见过他?可是那时候张无忌年纪应该还小,就算我娘能看出他是个练武的奇才,又怎么知道他可以平安长大,且对我有不利之心?
+ a; m4 l/ i$ p  我生了好奇之心,决计一定要会一会这个张无忌。
% P# V  X9 {% Z2 Z  在甘凉道上,我带着神箭八骑,坐在柳树荫底,摇着扇子,漫不经心等着那个张无忌。* f: y: m5 G2 t) Z0 w8 V
  谍报绝不会有误,他带着明教教众,一定会从这里路过。
, t5 Z0 U5 D6 h* a/ |2 [5 L2 Q  远处马蹄腾起烟尘,赶路的人行色匆匆,在骄阳下匆忙奔着前程。/ A  f$ b" k2 C/ }4 q, q
  来了。
5 S# X3 U; r3 ]; q0 M3 h$ a6 H, Y% V) s7 K8 G% v+ a

& w/ H2 c. D) c7 ]3 S————————————————————————————我是下集的分割线—————————————————————————" I' b6 x% n: [2 Y6 y) t2 r
  ?# Y6 O. z" U  O4 M, Y: _
# B9 ]6 u- `  h+ ?* u. c3 @  o3 A
  从甘凉道上回来,我觉得妹妹似有心事。虽然她从不对我说起,但我也知晓一二。闲暇的时候她坐在湖边看水,云影倒映湖面,日头照在湖中,粼粼的波光反射她衣袍上,她袖上刺金的绣花灿然生光,而她只是托腮沉静,若有所思。
$ R3 |, Y! G% [( h  以前她很爱闹,小的时候又特别爱哭,真是一点也不像她娘。
5 A- R( R) K9 ?9 `/ o  不过她娘长得可没有她漂亮,那时候我还挺小,那个女人成天就爱捏我的脸,一边捏还一边笑:“宝宝好可爱,真是像苹果!”! K! d) s' w" ]3 K
  我顶讨厌那个女人,虽然是她把我从死人堆里救出来,虽然是她给我东西吃,给我衣服穿,可是苹果是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
8 X: w. ]: e- \7 A( ]  每次她捏我脸的时候就笑得贼兮兮,我就想苹果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 X# o; l# r+ K
  那时候妹妹已经快要出生了,她成天挺着大肚子,一边做小衣服,一边跟我讲好吃的。说实话她的手艺挺差的,给我做件衣服针脚都歪歪扭扭,跟我娘比差远了。每次我这样说的时候,她总是懒洋洋的说:“凑合穿嘛,我又没当过娘。”
5 C. Q/ }3 t0 U8 h0 h2 h  D- L) |  她给妹妹做衣服的时候,针脚也歪歪扭扭,真不像就要当娘的人。* a4 k) k- G7 y0 b& q$ a0 Q; O
  只有讲起吃的时候,她才不会是那幅懒洋洋的样子。0 M+ J0 }- A# _0 K3 L5 Q
  “那时候学校西门外的烤鸡翅可好吃了,我一个人能吃五串特辣,号称医大无敌。”她一边说一边口水都要流出来的样子,不住的叹息:“可惜这里连辣椒都没有。”; k  ^7 k0 O- i2 Q) s1 ^
  有时候她说的话我不大懂,比如特辣,医大、辣椒什么的,她提医大提的最多,每次提到就神色怅然,我想那一定是世上最好的地方。
" M7 V" M- s5 K2 g0 D  有时候我替她去镇上买东西,她总是叮嘱我:“别理漂亮女人啊,这世上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会骗人。”+ _' B: `% X  O9 ]# S
  次次都要交待,说得我都烦了:“你还不是女人?”5 n5 N  U: l2 j+ X& H( Q2 P
  她笑嘻嘻:“我又不是漂亮女人。”1 i: J1 Z8 ~/ B
  她说这话的时候,笑得像只小狐狸。+ Q2 M1 F5 `# |4 n# y
  后来我才知道,虽然她不是漂亮女人,可是也会骗人。
5 y5 o8 W* ^, \  有天夜里她肚子疼得紧,是我去请的产婆,我在灶下烧热水,听到屋子里响起孩子的哭声,然后产婆笑呵呵来告诉我:“你添了个小妹妹啊。”7 B# O3 J2 Y+ T: T9 i5 J. ?3 k
  我一点也不喜欢小妹妹,我宁可她生个男孩子,这样长大了我可以跟他一块儿玩。不过抱到小妹妹的时候我还是觉得挺有意思,她只一点点大,穿着她娘亲手做的丑丑的衣服,脸红红的,张着嘴只会哭,像只小猫儿。3 z! y7 Q6 O8 S: @4 j" I0 g
  妹妹满月的那天,镇上来了很多人,那些人都带着刀剑,一齐聚在镇上最大的那家客栈里吃酒。我从客栈门前过,见着那群人里头甚至还有和尚尼姑,真是令人好生奇怪。我回去当作一桩稀奇事告诉了她,她怔了怔,然后进去房中,拿出来几十个铜板,对我说:“宝宝,帮我去隔壁镇上买条活鲫鱼,我突然想吃鲫鱼汤了。”
6 ]+ Z; x4 `( r% _% L9 r1 F  她一直很馋,成天不是想吃这个就是想吃那个,我想是因为妹妹要吃奶的缘故,她才这么能吃。; J2 G8 u) G- }* L: A
  没想到她竟然把妹妹交给我:“抱着妹妹一起去吧。”2 |- v' i2 x2 c5 V' `2 g- e
  我不肯:“妹妹这么小,吹了风会着凉的。”
7 ~/ {9 T7 l3 d0 J3 e  她说:“呼吸一点新鲜空气,才不会着凉,你抱她一起去。”* G- d% P. U5 ~
  我骂她懒,说:“没见过你这样当娘的!孩子离不了娘,过会儿妹妹醒了,见不着你一定会哭。”
5 \. {, k. k" O) R) [  她怔了怔,忽然慢慢叹了口气,说:“是啊,孩子离不了娘,让妹妹留下来陪我,你先去吧。”4 y  r0 ?2 \# E  ]2 K% w8 ^% F
  有时候她就是这样奇奇怪怪,我换了草鞋出门。她照例叮嘱我不要招惹漂亮女人,不要贪便宜,还有走路的时候别东张西望,上山时要留神脚下,别又磕伤了膝盖。我觉得她很烦,一点小事都这么罗嗦,不过看在妹妹的份上,我还是拿着铜板去替她买鲫鱼。; q- J2 t) r1 ?4 J  a7 B
  隔壁镇子很远,要下山走很久,才能走到河边。' b& \+ N9 z2 I% M. K
  河边其实就是个码头,所以市集上才会有鲜鱼卖,卖鱼的小贩用柳条将两条鱼串好,我将鱼拎在手里,一路小跑回家。
' r+ p* g1 B  g+ I6 n1 K  活鲫鱼煮汤才好吃,我一路飞快的跑着,只盼到家之前鱼不要死掉。5 {0 F' `7 Y+ o/ b: `& b
  上山有条很隐秘的小路,连那个女人都不知道,如果她知道她肯定不会让我走了,因为那条路在悬崖边,而且时常还有蛇出没,那个女人平常见着蚯蚓都要大呼小叫,更别提蛇了。有很多事她都不让我去做,她老说小孩子要远离危险,可是说实话,只是抄个近路,有什么危险?再说我七岁了,早不是小孩子了。
- U$ S' |# R9 p. h0 Q  我从小路爬上山,比平日回家可以节省大半个时辰,两条鱼还在柳条下挣扎摆动,远远已经可以见着山坳里升起的炊烟。
& \$ G7 R& p5 [  山坳里只住了我们一户人家。4 ~3 V( e8 i1 a; t4 f. Z7 N
  我心里很高兴,寻思待会儿她要是问我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就说山下的大叔正好也在隔壁镇上赶集,让我顺便搭了他的大车。
. E+ v8 B: ^; x8 m( c  我手里的鱼挣断了柳条,啪一声落在地上,我也顾不得去拾,因为我已经看到那不是炊烟,而是屋顶上冒出的火光,山坳底下整个屋子都烧着了。我跌跌撞撞狂奔着,被树根绊得摔了一跤,尖利的石头狠狠硌着了我的膝盖,我也不觉得疼,爬起来又朝着家里狂奔。等我奔到山坳中,整个房子已经烧塌架了。屋前的谷场上死了很多人,都是被箭射死的,地上横七竖八的丢着好些刀剑,血水浸润了谷场,连稻草垛都落满了箭。我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会有这么多的人死在这里,那个女人呢?她难道也死了?还有妹妹,我的小妹妹……我的眼泪噼里叭啦的往下掉,就在这时一只大手拎起了我,我看到原来还有好多人活着,他们都背着弓箭,个个凶神恶煞。7 e+ N! J- Z. y4 q4 k+ R6 ?
  我听到有人唤我:“宝宝……”
; v' _* T' S7 X  我回过头来,才发现她原来躺在青石下,胸口插着一柄剑,一个陌生的男人抱着她,她正对着我笑。
4 \: l, j% r( H& [8 L, ~  谢天谢地她没有被烧死,可是血正顺着那柄剑缓缓渗出来,那个男人一手抱着她,一手抱着小妹妹。看着我的时候他神色黯然,似是对我说,又似是对自己说:“我来得太迟了。”
9 b9 x3 a- N0 ]" C3 U  抓着我的人放开了手,我不知道怎么才扑到她面前,她伸手握着我的手,说:“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 O  T; ]; g3 w% `  她的声音和平常一样,带着责备的语气,可是气息微弱,我路上想好的那篇谎话一句也说不出来,因为我忽然明白过来,原来山下那群人是冲着她来的,她把我支开了,她骗我。
  o3 S9 V- E6 ^; Y' [- Q  她没理会我的指控,只是很开心的笑了笑,然后指了指抱着她的那个男人:“这是干妈的大哥,快叫舅舅。”7 ~; {3 A2 K, |+ q  Q2 o' N" e. b
  她一直要我叫她干妈,我总是不肯。7 ?9 W: Z6 |) X# y
  我这才看了那个男人一眼,我压根都没心思听她说话,我要到镇上去,请潘大夫来给她看伤。可是她摇了摇头,说不必了。* j8 f" Z4 U  o9 n: ^# y
  我大声的骂她不听话,上次我伤风不肯喝草药,她就是这样骂我的。
% w6 Y. g: f  n) }: N8 M( q/ p' c  她笑眯眯的听我骂,小妹妹也醒了,一直在哭,因为那个男人抱小妹妹的姿势一点也不对,我把小妹妹接过去,哄了一会儿,小妹妹就不哭了。$ X1 f( @6 _6 b* |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她对那个男人说:“我把两个孩子托付给你了,你带他们走吧。”, ^6 ^+ m4 K" Z2 a$ p( ?5 g
  我大声说:“我哪儿也不去,我和小妹妹就在这儿,和你在一起。”
8 A" C9 s0 p3 y/ p' x7 s) z  她先是笑,然后就咳起来,嘴里有血流出来,我伸手去替她拭,却有更多的血从她嘴角涌出来,怎么拭也拭不完,我忽然恐慌起来,可是她还在笑:“我是不成啦,你带着妹妹,跟舅舅去吧。”9 V+ L/ J2 K! R+ S
  我哪儿也不肯去,我伤心到了极点,大声叫了她一声:“娘!”2 g* u! ]" |5 J5 l3 B4 V* f  A! e( c
  我娘死后,我本来是不想再叫任何人为娘,可是她待我比亲娘更好,我怎么能不认她。. z7 O/ g$ ^7 m/ I9 @. Y( }
  可是她不再理我,那个男人也拦着我,他只是对她说:“我带你去治伤。”
0 M7 W/ A$ N' N  可是她摇头不肯:“不成啦,就算是胡青牛在这里,他也救不了我的伤,你把孩子们带走……”
* v: F: h" `0 {4 y0 c* r  那个男人紧紧咬着牙,可是他抱着她,她柔声说道:“大哥,我真的很快活,没想到你还会赶来救我,是我对不起你,你别这样伤心。”0 ~0 I+ y  R6 B- ?. r7 G7 A
  她一说话就急促的喘气,然后更多的血从伤口里流出来。那个男人声音暗哑:“别说傻话了,我说过了,这一世我要护你周全,是我没有做到。”8 K- v5 J! r1 s" f8 O
  日已黄昏,她望着天上漫天的紫霞:“可是你是被我骗了,从前的事我都是骗你的,我骗了你很多次啊,结拜的时候我就是骗你,连同那次放杨逍走,我也是骗你的。”6 `1 \: x+ Q7 F
  “别提这些事了。”- v& ?9 h1 e) Q5 z7 g5 c9 I
  她笑了笑,然后剧烈的咳嗽起来,很多血从她嘴里涌出来,她指了指我怀里的小妹妹,对那个男人说:“大哥,你替我把她好好养大……要是你真把她当成你自己的女儿看待……千万要记得,让她提防张无忌……提防张无忌那小贼……”
7 p  X6 M0 D/ o: @1 O" {  她的眼神渐渐涣散,精神也委靡下去:“她要是长大了,要教她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文韬武略……这样才不会被她所爱的人瞧不起……”说到这里她忽然又笑了笑:“大哥,他从来瞧不起我,可是他不知道,在我们那个地方,我可是高考的状元……一直念到了博士……”
: z! w1 v. Q2 \  他紧紧抱着她,她的气息渐渐微弱,精神撒漫,似乎已经神色恍惚:“我要回去啦,说不定还能见着我的爸爸妈妈……大哥,你一直问我俗家的名字,我都不肯告诉你,因为我叫赵敏,我不乐意你占我便宜,虽然你不会知道……好巧是不是,我姓赵,我出生的时候爸爸翻《论语》,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所以给我取名叫赵敏……我爸爸他可从来没有看过《倚天屠龙记》……
: f4 h: I% a) C' Z  我根本不知道她最后说的这段话是什么意思,那个男人只是紧紧抱着她,她眼睛微闭,喃喃的说:“这里真黑,我好怕……”
4 l; s" w2 p; [" \  C  “敏敏别怕,大哥在这里,”他紧紧抱着她,喃喃的说:“我在这里……”
; w( k. O" U, c  她的手落在血泊的泥泞里,一动再也不动。
, j8 {7 {" E5 s9 t2 }$ p9 r  过了很久很久之后,他才又轻声的唤她:“敏敏……”
! w+ C. `  T. \' q  她不应声,神色安详,似乎是睡着了。
/ \' c( F( Z3 ^& s. h  X6 X  “敏敏……”他抱着她,只是一遍遍唤她:“敏敏……”可是她不应声,而那个男人抱着她,一直没有撒手。! y. s6 f4 B/ ]2 U8 i4 y
  天色渐渐黑下来,小妹妹饿得哭起来,我怎么哄也哄不好了,我终于走过去牵动他的衣袖:“舅舅,妹妹饿了。”
6 ]! o4 f0 q1 J! [+ J' O9 K  有两颗眼泪噗的落在我的手背上,原来是他哭了,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哭,也是最后一次。
/ J/ [6 a$ Y; R, [7 g  
9 r. G, X* ]' j! b
4 Z' |1 T% f" W0 i. s- Z7 s) ~" t- d
  舅舅带着我和小妹妹回到大都,我才知道原来他是蒙古人,而且是朝廷很大的一个官。镇上也有蒙古人,总是凶巴巴的,但是从前她教过我:“别岐视少数民族,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
/ X4 _; H8 K2 ~( ^. _  她说过的每一句话,我都牢牢记得。
+ U. T, V1 ~* h: b8 T  a3 V  府中锦衣玉食,什么都有,奶娘将小妹妹照顾得很好,舅舅每天都会来看我们。
1 e: c/ J' S: D3 U5 x' N* [% c( P  小妹妹抓周的时候,府里来了很多客人,都是达官显贵,舅舅和很多汉官都十分要好,大家涌出来看小妹妹,还有人问舅舅:“不知郡主有了汉名没有?”8 G& D4 ^3 b$ v3 W0 u1 ?' q
  舅舅微笑:“赵敏。”
6 Z* E% F/ [" z' Q( r- p( P  我蓦然睁大了眼睛,看着舅舅。
: L. y( S8 C. n  他也回过头来看我,只有我知道这名字原来是属于谁的,舅舅对着我笑。# m' k; x: z! @
  后来朝廷敕封妹妹为绍敏郡主,据说就是从这个乳名上来的。! Y  H8 c( E3 C, M
  舅舅一直没有自己的孩子,他将我和妹妹视若己出。我十二岁时他上书朝廷,将我立为世子,从此我不再叫他舅舅,改口称他为阿爹。, A1 f2 {* N, J; J5 O2 v
  其实阿爹更疼妹妹,尤其他唤妹妹乳名的时候,总是那般宠溺:“敏敏……敏敏……”3 O% _6 D; K0 ^
  每次我都想,阿爹一定是想起妹妹的娘了。
; Y. ?& L) T! H3 N; }  说实话,我也真的很想她。$ r5 M5 q% o# z0 X$ [
  虽然她说话老是奇奇怪怪,做事又懒懒散散,可是在最危险的时候她将我骗出去买鱼。4 O" p! @# I5 r+ o/ D
  妹妹渐渐长大了,她生得眉目如画,真是个美人,可是长得并不甚像她娘,而且特别聪明,只是十分淘气。有时候我偶尔逗她玩,她总会用阴谋诡计找回场子,还让我抓不着把柄。- l3 M% g5 v# q1 a- F* J
  果然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
" U1 r6 `$ E+ c7 ~, Y  我走过去跟妹妹说话,问她:“你怎么把绿杨山庄烧了?”& E/ r1 ~% F: f! B8 @
  妹妹手里折了一支垂柳,她把杨柳叶子都揉碎了,忽然对我说:“哥哥,我见着张无忌了。”
0 t& ?* M3 p' d" P* ]/ e, |  我吓了一跳,忙问她:“他有没有欺负你?你有没有受伤?”
5 w& h  q9 ]4 y  妹妹摇了摇头,她转过脸去望着湖水:“原来就是个寻常小贼而己。”$ X! x$ l% H* r- U
  我知道妹妹在撒谎,她平常撒谎我都看不出来,可是今天她脸颊晕红,眼波微微闪动,我觉得一定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才会教她这样心神不宁。
2 z) H. P- [$ t  我也心神不宁,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只会哭的婴儿就长这么大了,原来她成天烦我,跟我打架,欺负我,骗我,可是现在她有了心事,都不对我说了。
; _1 P1 [6 ^  G( b8 _  晚间的时候我去向阿爹请安,我告诉阿爹妹妹遇上张无忌的事情,我打算暂且不回到军中去,我要留在妹妹身边保护她。. o) u, o7 D' l2 E: ~9 Q: \
  阿爹看着我好久没有说话。
3 n& }9 y, d: q. `: h% x0 L  我忽然觉得心虚。: l6 \3 p! `# r# m
  最后,阿爹叹了口气,对我说:“她只拿你当哥哥,你就只能是她的哥哥。”
$ e$ r& P+ o& W/ ~$ }  我捏紧了拳头,忽然觉得心底有个地方隐隐作痛。
5 ^( l( h+ X* I  ]+ L2 H  阿爹说:“她和你本来就不是一样的人,勉强不来。”% W) i; J4 ?1 [, u8 r5 J
  我大声说:“总要试一试!我要在她身边,照顾她,保护她!”
6 n% d6 G) E+ G  阿爹看着我,似是怜悯,又似是叹息:“再大的本事,再多的荣华富贵,又怎能护她一世周全?”
+ `& j9 ^* Y9 T! r' Y4 N  他的脸色黯然,我忽然想起很多年前那个漫天紫霞的黄昏,他抱着那个赵敏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当时他的神色悲恸,就像是现在一般。
' l, F% c( b$ q. }1 x8 n  我忽然就觉得气馁了。' t6 f# N; w$ P" ]2 h( X
  阿爹那样厉害,比我能干一万倍,他都没能做到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做得到?
/ y5 N6 ]( V4 Z' _# I& x. N  我去看妹妹,她果然还没有睡,坐在涵碧楼头的一角飞檐上,看着月亮。& M$ O# q8 h) B4 Q
  她就爱爬高上房,简直和阿爹一样。
, Y# W% [. L) D& c7 g  我坐到她身边,陪着她。4 W" d% w  x. V2 j# K
  湖中倒映着月光,水面月色闪动,仿佛有万千条银蛇。妹妹不说话,我也不说话,从这么高望下去,只见琉璃鳞鳞,一片迭着一片。) i9 n1 o- r3 L* n, z7 B
  妹妹忽然对我说:“哥哥,小时候你常常唱的那首曲子,你说是我娘教给你的?”
( J* H- d7 m/ u8 i# ?! A% ~7 M  “嗯。”) g/ _: T/ Z# u
  “那你再唱一遍给我听好不好?”8 c* n- k( ]9 ?& L- z
  我转过头来看着她,她也正看着我,目光竟似湖水般温柔,我忽然有点不敢正视她的眼睛。其实那首曲子根本不是她娘教的,只是原来我总听见她娘唱,所以偷偷学会了。小时候我常常唱给妹妹听,长大后我觉得那词不太好,所以再没有在人前唱过。2 W9 ?- H- x5 Q+ w* a% }
  但在这世上,无论妹妹要我做什么事,我都会答允的。, s0 X8 x$ Z1 h& c4 f( K$ I
  我开始唱那首曲子,这么多年没有唱过,我还是没有忘了那古怪的调子和词。
$ z* X; n8 S8 G! R! s  “走在你的面前
: ?! b# z8 @' j3 }  回头看看你低垂的脸  j1 N1 ^  S( q1 o7 r) {6 s) S2 f
  笑意淡淡倦倦4 E* k6 [4 m4 a& V6 G+ G
  仅觉有种女人的怨5 v8 y; k* m) q2 A% Y# G+ h) w
  想起了很久没有告诉你
  H8 v* S# X; |  对你牵挂的心从未改变
9 N, \- u6 O; _  N  外面世界若使我疲倦
2 W7 i; y6 P3 ]. M! g. c: J$ X  总是最想飞奔到你的身边
8 }$ S7 A& l1 ~) _  是你给我一片天
7 x6 t9 d$ u- z' P! l% v& p. M  是你给了我一片天: o2 C% D  V% M9 @2 S
  放任我五湖四海都游遍
) I% r0 a* r% P4 _  从来都没有一句埋怨' k) c" i* r& f$ {7 ]: F4 O
  是你给我一片天
* A- V3 B+ L! v& G  q" z$ q  是你给了我一片天
3 g' p3 m2 l3 e# c: u, o: l; D2 W  就算整个人间开始在下雪- G* b+ h" Z# G
  走近你的身旁就看到春天……
) W4 s4 p  B% t$ ]) R  我唱了一遍又一遍,歌声回荡在偌大的湖面,妹妹听得入神,她托着腮的样子真美,银色的月光在她的睫毛上跳舞,我知道她肯定是想起了那个叫做张无忌的小贼。! ?, J( T6 X% \- g2 [
  或许我永远也不会告诉妹妹,我是心甘情愿让她来烦我,跟我打架,欺负我,骗我。/ W4 @1 R% p0 V' q8 ?
  我永远也不会告诉妹妹,走近她的身旁就看到春天。

$ N3 y! b/ e' f# O
1 h0 }, @7 s* P* P5 W; I8 K- l& U$ r; I' n
(全文完)2 ^. A; n. c0 x: R1 Z5 X! j* I6 }
, W7 h' Q! m7 q  d0 h, O. v: o4 S7 E
/ m4 ]0 f: R3 f" n7 F3 t0 T
( j0 e2 P& z: R2 W
2013年好运滚滚来!

Rank: 3Rank: 3

UID
550423
积分
279
威望
407 ❤
匪币
288 枚
好感
100 ℃
贡献
22 ❀
精华
0
发表于 2009-2-5 17:22:0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shafa!!!!!!!!!!!!!!!!!!!!!!!!!!!!!!!!!!!!!!!!!
# g6 G. ?* @6 [* e0 \; J) Z# Q2 j/ V8 \" l7 I+ X3 g" h3 [

# Q2 G- r& y* _, H$ w- a. [' h天啊,这是我第一次出现在匪大文的第一页,而且居然还是第一个!
: \0 A! F# z5 s( k4 S2 p0 q。。。。。。  R1 u. p3 a5 [/ ]0 I3 x
。。。。。。
# j$ `9 j0 m8 y喜悦的心情无法用语言表达了。就让我躲在一边偷乐吧。
/ O- I6 w7 c8 G+ l
& b& H' d  o. B" D. J2 y4 W3 d% L恩,认识的人不多,就带上全体爱匪大的姐妹吧!6 O- |3 [2 D' I# |6 t

7 x8 M% U+ f: }) O( p. e[ 本帖最后由 zhu419 于 2009-2-5 17:40 编辑 ]
其实,我对你真的.

没有、很在意.

Rank: 3Rank: 3

UID
553737
积分
326
威望
434 ❤
匪币
682 枚
好感
44 ℃
贡献
28 ❀
精华
0

菠菜 姜饼 江苏匪徒 狮子 十周年1 十周年2

发表于 2009-2-5 17:22:1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默,还素板凳。。。。。。。LS的也忒快了点吧。。  ^8 D5 A' V& W' b8 X% f
带上上学去的爱妃花開如謊 ,带上偶的LP小丸子,带上达令沈洛,带上情人染柒,带上妹子阿夕还有偶亲耐的妹子儿儿。。。3 Y4 Y; o% G- B6 r
还有亲耐的公子,小七,佳佳,vela,靖儿,小司,还有上学去的锁心。。。
6 y$ V1 s. R2 _* F9 X! n还有偶最HC的阿笙,还有小红楼的幕后老板。。。;P - U; _  q" c2 Q# O4 ~: _3 k& M5 w
带上我们所有姜饼所有菠菜,YEAH。。。; w5 N% q4 X: l4 Y
敏敏他爹,实在恕我冒犯,我脑海中显现的全是苏有朋版的倚天,默,敏敏他爹。。。; e- R! y# @) y* p* d; m; n: x
默。。。。差距。。。
- b& l" _6 j3 e& Y0 Q$ f5 t' R: B/ k% a6 Z
更新好感人啊,心痛。。。。
& Y3 T! J2 V# s1 J7 ~
1 |' b8 l# i* a' R" v5 ~[ 本帖最后由 冷冽彼岸 于 2009-2-8 10:11 编辑 ]
静困入梦萌正太,清疲冥思阮正东!

Rank: 3Rank: 3

UID
550423
积分
279
威望
407 ❤
匪币
288 枚
好感
100 ℃
贡献
22 ❀
精华
0
发表于 2009-2-5 17:22:47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天啊!!!我也有今天!!!!高兴死了。。。。。。。。。。。。。。。。。。。。。带上全体姐妹们!上@
其实,我对你真的.

没有、很在意.

vip

Rank: 8Rank: 8

UID
556516
积分
1166
威望
1168 ❤
匪币
2264 枚
好感
256 ℃
贡献
67 ❀
精华
0

冬菇 南瓜 甜点 糖果 姜饼 饭团 菠菜 薏仁 玄铁 LOVE 江苏匪徒 天枰

发表于 2009-2-5 17:24:0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地下室,还是很满足的,带正在忙活头像的儿儿好了。。。
  Q0 K) T. R) d4 {: {# r0 v; b% y) B% `9 i- N; N& k, v! u
还有在忙活考试的丝丝和小楽子。。
- w2 h" |. q) Z  g
( p5 E$ \9 S6 B& T+ e* |0 r* N7 s还有我曾经一度想嫁的14
3 d: b$ p8 p9 M: E6 S* S0 S
( X5 Q' }+ j% E9 K- `( X- B最后带上所有太妃糖的JMS好了
; }4 |) h3 B' w9 Q2 |8 j" \! n6 j% k! R) _7 \3 r6 d( [, B  k( d: b
昨天在博客看过这篇; m& b2 u, F. |$ y( @' I9 L

; L. M" b# h& G' U3 I2 V; V7 k张无忌。初中的时候很迷他,后来才发现不是每个人都会遇见一个本本傻傻的张无忌
9 O* I+ r+ |1 G2 Y" U! _1 @6 y. U% r; y/ F% z
===================================我是祝福的分割线==============================
/ B' \7 _. l0 \; H0 M* J8 }% L& I; D: p) ~$ J
忘记和离歌说生日快乐了。。离歌,生日快乐哦,你很幸福哦
7 g2 z* r  m* [! ]
* ~9 C3 j# b1 i. Y[ 本帖最后由 荠茉 于 2009-2-5 17:39 编辑 ]
相亲相爱,不离不弃

匪帮骨干

乖乖学习ing

Rank: 5Rank: 5

UID
551799
积分
1366
威望
1724 ❤
匪币
3396 枚
好感
65 ℃
贡献
22 ❀
精华
0

菠菜 姜饼 糖果

发表于 2009-2-5 17:24:2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唉,可怜的偶,因为头像,错过了大好的前5楼。。。; W) Z- v7 c& N( c4 E
在此,感谢彼岸的板凳,荠茉的地下室,偶耐你们:kiss:
) p' j. r( T! R  G" m3 n* i9 }% ]( C
在此,再次祝福离歌生日快乐:victory:
* P( q9 b$ ?; v1 T: q. m因为乃,我们才有了一篇新文瞅瞅,嘿嘿:lol
3 U4 p- g0 U7 F6 ?7 e) W- ]/ w# f" a5 u6 m! G( |! a, V& p& n$ Z
. _1 w  d2 W* f$ w- N
这篇文,昨天已经看了,. B3 d3 b5 w% E5 d( c
一个可爱的赵敏,一个穿越的老娘,还有一个活在回忆中的老爹。。。
! v: K4 P) L; l! t2 Y# ]8 Z% _8 ]7 }% a, x" z
吼吼,期待下集,我要看张无忌的出场!!!
% H: D3 N: N# a0 b
8 u* g* w: M1 d, |[ 本帖最后由 梦的涟漪梦澜 于 2009-2-5 17:47 编辑 ]
当我们爱上一个人,在他之后,遇见再美好的人,也只是将就.所谓覆水难收,因为你不想亦无法将就...

Rank: 3Rank: 3

UID
534996
积分
308
威望
287 ❤
匪币
255 枚
好感
300 ℃
贡献
24 ❀
精华
0
发表于 2009-2-5 17:24:2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在博里看完了,MS我好靠前的说,呵呵。

Rank: 3Rank: 3

UID
528988
积分
287
威望
352 ❤
匪币
560 枚
好感
52 ℃
贡献
21 ❀
精华
0
发表于 2009-2-5 17:26:4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題目很沒啊啊啊
2 x; R' m* X1 P/ _3 W/ G$ D& x5 w" X- X) [5 v& C
真倖福 浪個珍貴滴生日禮物

Rank: 3Rank: 3

UID
527319
积分
208
威望
327 ❤
匪币
233 枚
好感
87 ℃
贡献
22 ❀
精华
0
发表于 2009-2-5 17:28:3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第一次在第一页出现啊:lol ,太激动了!!!

匪帮铁杆

专情的14

Rank: 4

UID
526858
积分
887
威望
1218 ❤
匪币
2077 枚
好感
48 ℃
贡献
26 ❀
精华
0

冬菇 南瓜 芋头 甜点 菠菜 姜饼 糖果 饭团

发表于 2009-2-5 17:31:0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唔,嘿嘿,小茉子,抱抱!多靠前呀,嘿嘿~~给离歌的生日礼物+ A+ P! W9 X; Z6 ^1 c5 x
大家都来生日吧~~~~~~
阮正东,你走之后,这世上,再没有一个人,能让我像爱你一样全心全意。

Rank: 2

UID
537526
积分
94
威望
116 ❤
匪币
72 枚
好感
61 ℃
贡献
7 ❀
精华
0
发表于 2009-2-5 17:32:1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赵敏他妈是穿越过去的??- s' C2 ]7 N, l2 Z" Y
/ r, M5 ^3 A& ?# C! N
太恶搞了。。。
没有什么过不去,只是再也回不去

Rank: 1

UID
526483
积分
55
威望
77 ❤
匪币
66 枚
好感
10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9-2-5 17:32:2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天呐!!还是第一页吧,太幸运了,哈哈!!

Rank: 1

UID
526483
积分
55
威望
77 ❤
匪币
66 枚
好感
10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9-2-5 17:33:4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小问题一个,赵敏的妈妈是谁呢?! [$ E& s0 i! {+ {
这几天在放射雕,没放倚天屠龙记呀?

Rank: 2

UID
546290
积分
136
威望
147 ❤
匪币
283 枚
好感
18 ℃
贡献
9 ❀
精华
0
发表于 2009-2-5 17:34:07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赵敏她娘是谁啊?~~~~

匪帮骨干

阿江,你是我的。

Rank: 5Rank: 5

UID
543213
积分
1920
威望
2533 ❤
匪币
4430 枚
好感
84 ℃
贡献
58 ❀
精华
0

冬菇 慕容 HSH 玄铁 芋头 甜点 菠菜 姜饼 糖果 元宵 饭团

发表于 2009-2-5 17:35:1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
+ _7 p/ n4 B, L# y. t; z4 c" i0 z& P3 j+ f8 \
$ T4 U5 Z% Y4 H4 U
我来了,就是昨天博客的哪一篇咩
0 A& i0 u5 _  u6 r. Q  |谢谢儿儿叫我让我拿到第一页。
5 _3 c8 y$ B$ r' d6 L谢谢达令的板凳* ~$ z# m( u  t, U+ n0 I: ?
6 w: P* h  v  p4 C
[ 本帖最后由 沈洛 于 2009-2-5 17:36 编辑 ]
注定——匪我思存《千山暮雪》5月中旬震撼上市

匪帮铁杆

雷二啊,禽兽啊。

Rank: 4

UID
532319
积分
621
威望
723 ❤
匪币
1063 枚
好感
29 ℃
贡献
42 ❀
精华
0

LOVE 苹果 芋头 柠檬 女主 莲蓉 甜点

发表于 2009-2-5 17:35:2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再给离歌说一下生日快乐~/ O7 \7 \3 S; k
Bon anniversaire !
& L! O& X6 @5 d! r' {mua~
le temps nous le dira.

Rank: 3Rank: 3

UID
554154
积分
492
威望
713 ❤
匪币
988 枚
好感
35 ℃
贡献
20 ❀
精华
0

姜饼 糖果

发表于 2009-2-5 17:37:5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瞬间…我来晚了。
3 g& o+ N2 |* x1 p- K, t+ ~* U8 C/ J4 E+ G# j8 `0 ^; d
话说,爪机居然也会出现乱码,默。
5 D6 B* ]. D7 R8 P: _$ w% @% R% _9 A6 ~: T
谢谢小茉的地下室,我会好好考的。. [0 |5 X$ H+ ~" E

: T& v2 _0 X, b稀罕少年张无忌,期待下文~哦也。

Rank: 2

UID
553363
积分
139
威望
202 ❤
匪币
334 枚
好感
22 ℃
贡献
9 ❀
精华
0
发表于 2009-2-5 17:37:5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为什么匪不再补吭。。。。。而一直挖坑。。。不过都好。。。。都喜欢
能够说出的委屈便不算委屈;能够抢走的爱人,便不算爱人

Rank: 1

UID
556020
积分
41
威望
66 ❤
匪币
83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9-2-5 17:40:5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哦也 运气太好了

没看就先留言了~~
2 X- c9 }$ j: ^, ]- F6 I! S哦也 ~~开心开心
我在过马路。你人在哪里?

Rank: 2

UID
555985
积分
98
威望
92 ❤
匪币
281 枚
好感
19 ℃
贡献
8 ❀
精华
0
发表于 2009-2-5 17:41:08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第一次这么近!新年第一更啊!!!

Rank: 2

UID
535844
积分
127
威望
175 ❤
匪币
131 枚
好感
38 ℃
贡献
12 ❀
精华
0
发表于 2009-2-5 17:42:4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太搞了~~~~~~~~~~~~老大~~~~~~~~~~哎~~~~~~~~~估计敏敏她妈也是穿越来的~~~~~~~~~~老大,你终于也时髦了开始~
行星B612上的骄傲玫瑰

Rank: 3Rank: 3

UID
538379
积分
227
威望
334 ❤
匪币
66 枚
好感
22 ℃
贡献
13 ❀
精华
0
发表于 2009-2-5 17:44:07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不会还在第一页吧?先签到再看文!:lol :victory:
5 {" T" w/ U. }2 A( h
- z* y1 c- b2 ]$ |  F[ 本帖最后由 blueice1 于 2009-2-5 18:44 编辑 ]

Rank: 1

UID
556020
积分
41
威望
66 ❤
匪币
83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9-2-5 17:44:3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貌似是赵敏敏

哦也 这大坑7 d8 G: W  l# m; m( @
莫非她娘是大仙
& a7 r7 }) L2 Q7 B早就算到她要遇见张无忌了?
我在过马路。你人在哪里?

Rank: 2

UID
527025
积分
109
威望
149 ❤
匪币
126 枚
好感
15 ℃
贡献
9 ❀
精华
0
发表于 2009-2-5 17:44:5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这就是昨天博客那篇??:victory: 我还在第一页啊
任何诺言在还没兑现之前都是谎言

Rank: 2

UID
539358
积分
154
威望
206 ❤
匪币
187 枚
好感
15 ℃
贡献
13 ❀
精华
0
发表于 2009-2-5 17:46:1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今年是一个坑接着一个坑对跳啊
( J( K9 k4 p6 }1 E  Y6 L8 n8 b:'( :'( :'( :'(

点评

38893531  不错不错,好多匪大的东东呀,都好看  发表于 2012-10-26 17:25:3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匪徒家族

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匪我思存官网 ( 京ICP备09033787号-1 )  

GMT+8, 2018-9-25 02:24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