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225209|回复: 1807

[番外] 《容博的故事》 [复制链接]

Rank: 2

UID
525304
积分
169
威望
232 ❤
匪币
695 枚
好感
32 ℃
贡献
9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2 13:22:1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众生繁华
详细描述: -
第一次见到容博,是在一个衣香鬓影的场合。
6 a2 \8 v5 s) U. A% L8 ]婚宴盛大而隆重,所有的来宾衣冠楚楚,新人相携踏入殿堂,在无数鲜花与烛光环绕中,如同一对神仙眷侣。晨珏喝了太多的香槟,胃里很难受,胸口发闷。最后当她伸手又去拿一杯香槟时,不小心带翻,结果洒在容博身上,他并不是那种很惹眼的男人,但是风度翩然,有一种妥贴而微妙的气质。 ( u) C1 S( h1 x1 Y) O4 A
表面上看去,他是彬彬有礼,其实他有一种难以觉察的疏离冷漠,就仿佛整个世界其实与他隔着一层厚重的玻璃,而他,只是冷眼的俯瞰着众生繁华。 8 b& w2 I. a2 }4 U
意兴阑珊,或者,偶尔会有兴味盎然。
5 y" Y* Z7 |4 `# v晨珏并没有被他吸引,同样,他也没有。
0 v9 ?* ?! h; N9 K) e% _0 a- g但他们颇谈得来,婚宴结束后他送她回去,在公寓楼下,或许是香槟的缘故,或许是车内音乐的缘故,亦或者是楼隙间那一点淡淡月轮的缘故,道别时她突然吻了他,他在第一秒钟有些意外,但旋即回吻,他技巧实在娴熟,她无法把持,事情就发生了。 , |8 f' T/ h* J' X$ V
晨珏并不后悔,她已经打算把这一意外事件当成one night stand。
( |# q! b" X1 w, j' u# T% ~% Z但他们还是同居了。
9 S9 b6 m, x! L$ [) a0 n1 z+ s' m* k其实也算不上同居,他偶尔会给她电话:“晚上有没有时间?”
" {  e& x8 l* r) a晚餐,音乐或是其它。去看小剧场话剧,在黑暗的剧场内,并肩而坐,无声的看舞台上的戏剧人生。甚至开车去很远的郊区吃农家饭,回来的时候满城灯火,明亮的霓虹滟滟的光流在两人脸侧,仿佛漫天烟火溅落。 & V, p, U! u& U, Z8 K7 L
她从不曾想念他,但偶尔的情况下也会给他电话:“今天有没有空过来?”
) X4 U! w; a9 q& X; r' j. P4 k8 b他在繁华的市中心有一套公寓,晨珏去过几次,他偶尔也会到晨珏的公寓里来,两个人其实都有一点轻微的洁癖,对酒店永远没有好感。
$ k3 P  h1 b2 v# ^4 b* j7 Y" N熟睡之后,永远背对着背。容博似乎并不习惯与人同睡,她亦是。
7 c2 m! X5 w, j2 v3 A' Q2 _这种关系晨珏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方便而且安全,她并不是豪放的女性,容博甚至是她生理上的第一个男人,但这并不能让她就此爱上他。 8 I) j" X* O1 T; b5 R. _, O0 r
这个世上是没有爱情的,即使有,那也不会长久。至于婚姻,那更是无聊透顶的一件事情,有段经典的话说得好,如果不爱一个人,怎么可能跟他结婚,可是如果真的爱一个人,怎么忍心跟他结婚?
$ N9 [4 W. v- W+ g晨珏一直计划要一个小孩。   l2 S2 C' T3 Q0 f# f+ L
不谈恋爱不结婚,只是生个小孩。因为晨珏喜欢孩子,想做母亲。 ; E& o& h# u: N3 z# G
她没有勇气更没有时间精力面对婚姻,所以自私的计划,当一个单亲母亲。她挣得钱并不少,经济上允许她可以。虽然许多人相爱并且结婚,幸福的拥有家庭与孩子,可是几年过去,也许爱情消磨殆尽,于是分手,重新将孩子置于两个新的家庭之间。
: `/ T: W8 ^$ y9 x晨珏觉得那样更自私。 , o0 P8 S+ F1 b8 F- O/ U' [9 i; `
这个计划很小言,所谓的小言,就是小言情的简写。在言情前面加个“小”字,旁人觉得是轻篾,晨珏觉得是亲切。学生时代哪个女生没有看过小言情?里面什么都有,王子很帅很痴情,总是会来吻醒公主,可是,那都是童话。   u' s5 w/ l# F
晨珏觉得容博十分合适。 $ w" e) v& ~' [
于是她用了一点小小的手段,算计了一下他。
2 F& q/ H, F! ~4 I9 q# |他并不知情。
4 x, ~7 i0 |& X确认怀孕之后她立刻辞职并且搬家,换掉手机号,从此消失在这个偌大的城市。
: G3 G8 P' i* ]7 ]茫茫人海,她没有机会也没有打算再遇见他。 - G' T2 Y* o, ~( s8 s  e
产前培训班里,许多许多的准妈妈,都是由丈夫陪着去上课,只有她一个人是独来独往,培训班里的准妈妈们都小心翼翼的并不敢多问,只跟她谈起腹中的胎儿。她微笑,像所有即将做母亲的人一样,幸福而平和。
6 W9 K1 ]( k" C. x2 p2 `1 W# H& ]
# d1 {6 B- m4 S1 @  |$ }[ 本帖最后由 ┽枫→ 于 2007-12-1 16:49 编辑 ]

Rank: 2

UID
525304
积分
169
威望
232 ❤
匪币
695 枚
好感
32 ℃
贡献
9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2 13:22:4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怀孕八个月后腿脚开始水肿,只能穿拖鞋,每餐饭量惊人,永远在下午四点就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这天她突然想吃海胆饭,就想着那间餐厅的海胆饭,馋得要命,只好立刻开车去吃。 3 P6 U2 t; @( Z7 g1 o* H) ^
她太大意了,一时竟忘记那间餐厅起初是容博带她去的。
# J: F- K5 m& m# ~6 w( c遇见容博的时候她正吃得痛快,海胆饭又辣又鲜,她吃得酣畅淋漓,根本没有留心到身侧走过的人。
2 E' ~, O# N+ j, l5 |谁知那人突然停下,又几步走了回来。 9 ?, R) ^( o1 J3 D: ]/ M2 I4 E
有巨大的阴影,遮住天花板上的柔和光线,她抬头看见容博,她知道自己这时的样子并不漂亮,因为长胖了三十斤,连胳膊都几乎肿了,脸也圆圆像包子,而且脸颊上还有淡淡的斑。自从怀孕后她就不再化妆,连粉饼都不再用,素面朝天,头发也只随便扎成马尾,照镜子时她几乎都已经不认得自己,可是没想到他会一眼把她认出来。
( J7 U( G3 ?. S) R6 l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点心虚,做贼心虚这回事原来是真有的。可是她很快镇定下来,微笑:“是你?” ( j3 U9 R$ ^. {3 V9 b/ R5 `# `7 [
他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奇异,只过了几秒钟,他似乎也镇定下来,问:“你一个人吗?” 0 J. h% X5 s) @$ Y! \+ X
她依旧微笑:“是啊,我饿了,所以一个人跑出来吃点东西。”
) c4 r% U9 A" w. r6 t6 s他问她:“预产期是几月?”
4 Q7 S. e/ h& W: k) a- f3 T她说:“十月,我先生说可以给孩子取个乳名叫国庆。”
2 m0 Z* r. b& ^9 E! z& ^其实预产期是在八月底,但她说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孩子却在肚皮里动了动,踢她。
# |# ~) I: Z* O他说:“还没有恭喜你结婚。”
, V3 |) r! V' F3 x$ m. L话说的很客气,从前他们的交谈没有这样吃力,也许是因为她多少有点心虚的缘故,而他又有点不太自然,其实他是风度极佳的人。 $ e% T  Q7 @1 _( ~# ~$ G% g; J" `& c+ I
她叫过侍者结帐,他很绅士的替她拉开椅子,并且问:“你自己开车来的?太危险了,我送你回去吧。” 2 j8 `( m$ }% K$ g! [& N. L1 G
她很想拒绝,但找不出正当的理由。 * c9 c( i7 e4 q" D- E( R& |
在路上他很沉默,并未问起她为何不告而别。他的电话响起来,他说了声对不起,将车先停到一旁然后接电话。晨珏无所事事,只得从后视镜里端详他,他瘦了一点点,也许是因为她长太胖了的缘故,所以觉得这世上的人都瘦,而她挺着大肚子,已经习惯了像恐龙一样大摇大摆,占据太多空间。   K) [, s& g2 ~8 y1 y* C3 X
接完电话他继续开车,一直将她送到,并且替她停到车位里,她在心里想,是不是得再搬一次家。
% X& i9 W2 b* c* Y4 \) \: d但已经这样不方便,她实在没精力再搬一次家,每天除了吃,就只想睡觉。 0 b% }  j1 J( `& J
孩子比预产期提前半个月降生,是个男孩,折腾她整整六个小时,真的是筋疲力尽,当助产士把孩子抱给她看时,她亲吻那红彤彤的小脸,觉得一切辛苦都是值得。 % A) d9 h, E8 ?. u9 s* s6 _
再次遇见容博的时候,她正抱着小海从急诊室出来,她心急如焚抱着孩子要去取药,匆匆走出来,结果遇见容博。 6 c2 O  ]; `# A. W' I; B7 d' B
他是到医院来探望病人,遇见她与小海,不由十分意外。
) ?2 ]* H6 k% i4 I* ?! [! B两个人还是伫足交谈,他问:“孩子不好吗?” 7 R1 M+ D8 K; o
她没来得及答话,手袋里的手机一直在响,他把小海接过去,让她接手机,她十分感激,也来不及道谢。电话是助理打来,公司最近是多事之秋,合伙人与她意见相左,许多事情令她头痛无比,她耐心已经快消磨殆尽,只能尽量的安排:“我三个钟头后回公司。”
- \  A! H, [2 n匆匆挂断电话,又接过孩子,向他道谢。他问:“怎么你一个人带孩子来医院?”
2 a4 p9 y7 w* R8 Y1 x6 \她说:“家里的保姆请了假,回安徽老家去了,真是越忙越添乱。” 4 }/ Q) x% m$ o. [3 C# [+ j. w
他替她拿处方,并且去取药,小海不肯打针,哇哇大哭。她耐心哄着孩子,最后还是他把自己手机拿出来给小海玩,才算哄得他没有哭了。总算打完了针,她重重松了口气,又向他道谢,这才抱了孩子离开。 / ]% a7 c1 m, t# `& G
小海伏在她的肩头,小脑袋一直昂着,她只惦记着公司的事情,轻轻拍着孩子的背,步履匆匆的穿过走廊。 : F8 B2 k% t! u0 }* Y/ Y
一直快走完走廊了,小海突然叫了一声:“爸爸!”
4 }, H1 g( B3 d: ~. Z童音清脆响亮,整条走廊的人都不由望过来,她本能的回头,却看见容博站在原来的地方,他竟然还没有走,正站在那里望着她们,听到孩子的叫声,他似乎一震。 ; v& F& ~0 {$ O  v% l/ ]! V* p$ ^
“爸爸!”
  M% x: j! q' f: r" J: K1 {) |5 T小海又叫了一声,伸出胖乎乎的小胳膊,她心头一震,抱着孩子加快脚步,小海在她身上扭:“要爸爸。” 6 f% d% {3 U8 Q( k5 U
她从来没有教过孩子“爸爸”这个词,也许是保姆教的,可是家里连容博的照片都没有一张,她也从来没在孩子面前提过容博这个人,她不知道孩子怎么会突然蹦出这么一句,只觉得心慌气短,连步子都乱了。孩子却带了哭音:“爸爸!要爸爸!”

Rank: 2

UID
525304
积分
169
威望
232 ❤
匪币
695 枚
好感
32 ℃
贡献
9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2 13:23:0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她几乎是逃到车上去的,刚刚启动了车子,容博已经追上来,“砰”一声两手已经撑在她车前盖上,拦住了车子。刚才走得太快,她的胸口剧烈起伏着,隔着挡风玻璃,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也在喘息。他的目光犀利而森冷,她下意识抱过孩子,紧紧的拥在怀中。
% k* n: i2 v# M  S7 H+ p" J他终于拉开车门,声音还算镇定:“你下来。”
% K4 K" I) z( H小海在她怀里探出头,像只无辜的鸡雏,而她就像是护雏的母鸡,全身的羽毛都已经竖了起来:“你想干什么?”
) ?3 p! E. i# Z! `  |- S他终于失态,咆哮:“那你告诉我你都干了些什么?” . L% a3 l. A/ C3 d; @
母子两个都吓坏了,她本能的身子一缩,孩子哇一声哭了。停车场里有人在往这边张望,他用手按在额头上,过了几秒钟终于冷静下来:“对不起。” + M& m0 i- s7 r% i- ]  Q0 r
小海还在哭,乌溜溜的眼睛湿润润的,小嘴扁扁,望着他。 # f) f( P: p5 T% C/ s
他一直觉得不对头,从见到这孩子的第一眼起,就觉得不对头。总觉得这孩子眼神很特别,目光像是软软的,可以一直让人软到心坎里去。他并不是喜欢孩子的人,但不知为什么,今天一看到这孩子就觉得心软。起初只是觉得大约是这孩子实在长得可爱,可是后来看着晨珏抱他走,他竟然站在那里,眼睁睁看着,孩子伏在晨珏肩头,眼巴巴一直望着他,那小模样可怜到了极点,他形容不上来那是怎么样一种感觉,只觉得仿佛是牵肠挂肚,他眼睁睁看着孩子,孩子也眼巴巴一直看着他,一直渐渐的远了,快要走得看不见了,谁知孩子竟然突然会叫“爸爸!” , E! T, U" F+ w. D8 P/ ^2 C
那一声仿佛一道电光,劈开沉寂的黑暗,一个念头突然在他脑海中一闪,他不知是愤怒还是兴奋,是茫然还是惊觉,只是一口气追上来,当隔着挡风玻璃,看到她惊惶失措的表情,他突然明白,自己猜对了

Rank: 2

UID
525304
积分
169
威望
232 ❤
匪币
695 枚
好感
32 ℃
贡献
9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2 13:23:2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花园里种着郁金香与英国玫瑰,在绿丝绒似的草坪上,形成大团大团绚丽的颜色,从一扇扇乳白色的落地长窗望出去,像是一幅水彩画,明亮而愉悦。
: t. i8 _& F! D7 J; |0 N$ Y0 B容博微微有些失神。0 ?1 e' k& `" K6 a
有亲切温柔的声音叫他的字:“博予。”
: m) w0 ~+ O8 r1 u! s: |除了最亲密的几位长辈,很少有人会叫他的字。他回过头来,微笑:“妈。”
, f* `1 h4 T5 ~7 F容夫人在家穿得十分闲适,颈中只系了一把珠链,珠光圆润,叫容博想起小时候,母亲有一条项链断掉,珠子滚在地毯上,到处都是,他帮忙一颗颗捡起来,装进盒子里。0 M. U7 i, ?* h% o# s9 y$ a1 B& ^
圆而凉,在掌心里。
6 ?( o* P) e8 I$ H& P  P1 d容夫人微笑:“你这阵子像是有心事。”
6 @: i* k, q9 y% y% ~“公司的事情有一点忙。”; x0 S9 H  Z) Q5 k. v0 l8 Y: c( H% Q4 ?
容夫人长久的凝视他:“是么?”
: g3 ]) @6 b! Y4 _他没有作声。" o& Y8 z5 _! h- [5 V% \% s/ K
“你父亲明天从香港回来,如果有时间,安排岑小姐与我们见个面,方便吗?”
0 N# @6 f1 T! ?0 B2 ~! R容博觉得有些意外,但仍旧没有作声。& g3 j" `+ W/ i& C
“有人偶然两次遇见你带同一个孩子吃饭,还有人上周见到你买了不少玩具。”容夫人闲适的往牛奶中加红茶:“为什么不早一点对我们说?我与你父亲,似乎并不是不开明的家长。”
2 N' i$ R, N6 V1 ]1 c容博终于说:“事情比较复杂。”
2 A0 O+ `6 O( W$ ?1 O容夫人有疑惑的表情。* }8 B3 y) w6 d
“她坚持不让我打扰到她与孩子的生活。”5 t' ]$ g- ~- r; P  N
“你难道没有向她求婚?”
/ k8 X  {# S2 W“我很有诚意,但她拒绝。”
& x4 q$ `6 }$ l1 r容夫人微微意外:“为什么?”, i8 p3 t/ q/ S) `$ J
“她只是看中了我——她也不是看中了我,她就是看中我这个人。”容博第一次觉得自己难以表达:“或许是我犯了错误,令她误会我想得到监护权,其实我只是觉得应该承担责任,当我得知这一切的时候,我就应该承担道义与法律上的责任。可是她十分反感与抗拒,我们没有办法协商。”
' e9 g" F2 S9 i+ v6 W/ @容夫人缓缓的放下茶杯:“那是容家的孩子,而且是长房长孙。”
' Z6 p; N* w- I$ T* J容博终于叹了口气:“妈,您当年毕业于剑桥圣三一学院。”
/ F( h. A* P/ a3 G' s% o0 P+ V8 e$ b“但我是中国人,我们家是中国家庭。”容夫人十分不以为然:“你父亲十分震怒,我不认为你可以逃避他的责罚。”
, z7 V1 T; c9 R5 Z# k5 b  {# J1 r容博想到不怒自威的容之余就头皮发麻,容家家教严格,虽然百年来数世子弟皆从西式教育,但仍有所谓家法。阮正东就总是笑话他:“就数你们家规矩最大,哪像我们家老头,想打就打,打完就算。令尊每次动手之前,还让你背家训,打完还得背。”
- Y$ `+ x5 h/ i" t2 U, b/ |家法是藤制的软鞭,容博仿佛已经听到鞭子击在空中忽忽虚响,这次是大错,父亲没可能手下留情。* ?2 J5 ?7 v# g, ]4 W
没想到他以三十高龄,还得吃这样一顿家法。9 g' r) j, O* p
“再去和岑小姐沟通一下,我们想见见孩子,她应该能理解吧。”( H8 _% }* r/ A' c  D
容博觉得非常头痛,因为很难联络上岑晨珏,她的秘书永远说她在开会,手机也关机。$ p  m# n1 R8 @& I. U/ d5 O6 l
他认为她非常有可能再次逃掉,就从他的眼皮底下。
  f" D$ t6 `, Q$ \6 y) y6 u他下定决心,在她公寓楼前一直等到午夜,终于等到她回家。: m( k1 p2 f5 ^( b0 U  M- K
她从车上下来,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拎着公文包,只得用手肘去关车门。他连忙下车去,她见到他自然有点不高兴,可他十分自然的接过熟睡的小海。
& Q; k1 R4 s. A/ {: z( z. G- G1 F孩子睡出了一点点汗,额发濡湿,看着格外乖巧,抱在怀里沉沉的。
2 ~( ~" b% v' B: q* i6 y电梯里只有他们抱着孩子,她脸上也有深重的倦意,忍住呵欠。
' V# R1 M* t- Y她住的地方很精致,孩子的房间布置的更是妥贴,他弯腰小心翼翼将孩子放入小床,再盖好被子。孩子舒展四肢沉沉睡着,其实长得有六七分神似他,轮廓分明,有容家特有的挺直鼻梁,睫毛秀长浓密如女孩子。
1 B  l* L# u. k* b/ s$ O, {: `她在客厅打开笔记本做公事,明显的逐客令。* E% X1 y9 y% f* A% k! Y% _
“我们谈谈好不好?”他也觉得困倦,也许是夜深人静,也许是这事情困扰他实在太久:“我父母得知了这件事,他们想见见孩子。这礼拜六你有空吗?”9 ^8 u; R2 m  S+ p
她停下触摸板上的手指。; t+ C3 L: E  G5 o3 Z
“我并不是要争监护权,”他的声音低下去:“只是我的家庭十分传统,所以我的父母很渴望能妥善的解决这件事情。”6 g  G# b1 n5 C
她仍旧不作声。* W- n) K; T/ f3 \3 n( L
那天他说了很多话,把谈判桌上的技巧基本上全用遍了,但完全得不到任何回应。; I$ Z; a9 {6 }, n5 D0 _) x( L& X
他一直强打着精神,可是最后还是睡着了。
! o' h0 j4 E% X0 I! [- Y" n他已经连续四十多个小时没有睡眠,去她家之前,刚刚处理完公司在日本的贸易纠纷。9 {/ c9 k/ B# h/ x' {! v4 z- S
那一觉睡得很沉,醒来时才发现身上盖着毯子,就那样歪在沙发里。
, Z/ {8 r" q, N5 c. K# V8 A天还没有亮,但他素来都是这个时间醒,坐在那里发了一会儿怔,轻轻走去房间看孩子。  Z8 z. C& {% `
小海睡得正酣。1 \& q: B" e3 ?6 u; F+ ~
他不知道自己在房间门口站了多久,直到听到身后有人说:“周六我有时间。”# x" b! N- z0 N  w- c: \
她也刚刚起床,还穿着睡衣,他不是没见过她穿睡衣,可是无端端就觉得紧张,于是连说话都觉得不利索:“哦……那真是谢谢,洗手间借用一下,我还得回公司上班去。”5 T# I5 Y* K" q
小海醒来见到他十分高兴,跟他一块儿吃早餐,然后非得缠着要他送自己去幼儿园。
' H. N  a) k3 t% _6 P+ d趁着晨珏不注意,偷偷告诉他:“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只有我没有,现在我也有了。爸爸,你跟妈妈离婚了是不是?那你们什么时候再结婚?”3 }- p) D6 O$ u: r/ T
他心中抽痛,越发觉得舍不得。
' o1 c  V& F1 [, m9 t* b# U' Y那天他上班迟到四十分钟,下午到了四点多,又扔下大堆公事全交给助理,自己开车去幼儿园接孩子放学。晨珏本没想到他会去,却也没说什么。两人带着孩子吃完饭去看木偶戏,结束时已经很晚了,回去车上小海已经一个呵欠连一个呵欠,口齿不清却还说:“爸爸,明天你还送我上幼儿园……”一直等到他答应,才渐渐睡着了。
* f* r8 Q$ q# W, B0 z还是他抱孩子上楼去,但犹豫了好久才开口:“能不能让我再在这儿住一晚,我睡客厅沙发。”7 D' f0 I, }5 W& c1 y/ |6 Y, x( u' p) I
她想了想,给他一床毯子和一只枕头。
! V& E% Z( _/ c& w! c9 {$ X2 A" b3 y他在她公寓只住了两三日,三个人相处已经天衣无缝,早晨他开车送孩子,然后晚上她负责去接,她不甚会做饭,于是总是两人一块儿带孩子出去吃。邻居在电梯里遇上,跟他们打招呼:“呀,小海爸爸回来了啊。”' b: ]+ Z7 [3 `8 V
他挺自然的微笑:“是啊,回来了。”+ c2 r, w8 C& }' }4 R
第四个晚上,半夜里空调突然停了,将他热醒了,开灯折腾了半晌遥控器,也没能让空调再次启动。他热得实在受不了,抱着枕头跑到主卧去,她迷迷糊糊的问:“你干嘛?”# h  x' S% S3 p. g: b
“外面空调坏了,好热。”8 P" L2 T0 c) ?. `4 s! y
她哦了一声继续睡,过了大半个小时,他却又爬起来,窸窸窣窣半晌找不着拖鞋,她转过头问:“你又干嘛?”
% N2 Q5 e# B/ x$ f' l; V他睡眼惺松的样子,仿佛有一点孩子的稚气,倒有几分像小海,闷闷不乐的说:“我还是出去睡。”2 v. ]7 b0 d5 Y% ^
“你不是说外面空调坏了?”
5 I# R% V. G6 K) w$ w* ~# ?. x$ S他忍无可忍:“你故意的。”3 m7 _$ O8 k$ a7 F
其实她倒真不是故意的,但他的技巧真是好的没话说,令人神魂颠倒,但残存的理智她还是有的,最后她又累又困,疲惫到了极点,他还轻轻在她耳边嘘气,在陷入最深沉的睡眠前,他问:“我们结婚好不好?”
4 c3 ^" Z, `% C3 I4 b* M. ~" W* z“不。”
9 X- t  M( \: o; b# d, B她还记得自己能够斩钉截铁的拒绝。& D2 _. v. n9 Z+ z
在那样的情形下,她也不得不佩服自己的立场坚定。' W9 y& I$ c4 I6 `, S3 e
其实第二天早晨他们睡过了头,还是小海自己醒了,赤着小脚丫跑到主卧:“妈妈,妈妈,要迟到了。”$ [5 B; w/ b$ N9 J3 ~2 c( c+ R
结果孩子上幼儿园迟到半个钟头,他们上班也全迟到了。0 {- b0 n0 T# {! L& k1 a( v" m' }
不过令容博觉得欣慰的是,总算不必再睡又窄又软的沙发了。
$ b8 F9 u; @2 r/ U. P而且几天的适应下来,晨珏明显对三人共同生活不再反感。
- ]# O( [7 E+ C余下的一点说服,只是说服她接受婚姻,反正他们现在已经在一起,婚姻只是多了一纸证明。
. o5 `/ \9 I7 I* _最艰难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他自信满满的想,余下的都好办。, E/ q* G& H0 f! A0 K
只有礼拜六的见面令他有点紧张,虽然是约在城郊一间僻静别墅,也没有旁人,可是因为家教严格,从小他比较敬畏父亲,只怕父亲生气。: ]0 }! E+ V2 J1 m* q
谁知小海见到容余之,脆生生叫了声:“爷爷!”6 f: E  w/ b# y9 U9 B! g; _
老爷子顿时笑得连眼角都弯了,抱起来亲了又亲,再不肯放。一点不快全抛到了九霄云外。容夫人趁机在一旁道:“六月里太热,办喜事不方便,不如放到十月。现在准备还来得及,亲戚朋友虽然多,但还有三个多月时间。仓促是仓促了一点,不过应该没有大问题。”' I+ G2 X. W9 W
老爷子哼了一声,正要说话,结果小海在怀里扭:“爷爷,我要吃点心。”一句话就调虎离山,老爷子只顾一迭声问:“点心呢?点心呢?有没有蛋糕?快拿来。”6 D% b! t8 M7 q8 W3 |0 L
立刻打岔了过去。
% Q8 T* C. F4 E6 ~( d7 K8 R回去路上他才松了口气:“可算是把老爷子这关给过了,我还真怕他气上来抽我一顿。”
4 J) }' r  [3 o8 h+ t( b( V一路上她却没有说话,一直到回到家中之后。

Rank: 2

UID
525304
积分
169
威望
232 ❤
匪币
695 枚
好感
32 ℃
贡献
9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2 13:23:58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孩子在路上就睡着了,他也觉得很累,所以洗完澡出来就打算睡觉,谁知她却叫住他:“我们谈一谈。”
/ e# C% F$ n" z* @4 s她已经卸完妆,干干净净的一张脸,脂粉不施,像剥了壳的鸡蛋,又滑又软,他忍不住俯身亲吻。1 t/ W! Y- j, B: s+ P
她却推开他。4 c) n; I& t! b. u' _6 g
“干什么啊?”他十分委屈:“都几点了还不让亲?”
# p  l% N& F# {0 w+ M0 Z她看着他,一直看到他渐渐敛起了笑意,终于问:“你怎么了?”
3 Q" J% H* h6 [$ V0 `! K“我不打算跟你结婚,所以我希望我们中止这种不正常的关系。”; j9 K0 t2 j- A2 S/ j8 d0 ]
他沉默片刻才问:“那小海怎么办?”6 U" {: a3 }  o7 j3 d0 e
“你若有时间可以过来探望他,如果爷爷奶奶想见他,你也可以带他回家住几天。”# ]2 `" J$ n0 y& J+ K
他开始动气:“小海应该有正常的家庭生活,”
. Z0 ]* ?2 q5 k# t  R3 |“我不认为我与小海之前的生活哪里不正常了。”
2 l0 ~  c' |0 c0 S- h“那是你一厢情愿的看法,单亲家庭必然会对孩子有一定的影响。我们应该结婚,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你肯替我生孩子,却不肯跟我结婚。”! r; D# G2 t' e+ D/ M3 Y; C
“容博,”她的表情十分平静:“我不是替你生孩子,我是为我自己生孩子。”
0 S; g+ G. v: W5 D/ f! J4 s) Q“可我是孩子的父亲,你之前没有征询过我的任何意见,之后又不肯结婚,我真不明白你到底想怎么样。”# P1 O% t4 h/ `# ]4 x9 a! [' ^$ a
“你也仅仅只是孩子的父亲,容先生,请你认清楚这一点。我从前没有爱过你,现在也不爱你,将来更没可能爱上你,所以我们之间没必要谈到婚姻,就是这样。”* g2 H$ x  T4 H
他怒极反笑:“岑晨珏!你不要太过份了!”# I5 ~* ]* p  V; }: D4 X
她很自然的将脸一扬:“你想怎么样?”/ G! W$ u" q3 e
他想怎么样?他还能怎么样?他还可以怎么样?
: f: z/ Z( |2 H* _气得糊涂浑身发抖,不由狠狠的大口喘气,他只想一把掐死面前这个女人,如果真的可以的话。他只想永远不曾爱过她。
- u' _6 E0 D. k8 a! Q咦?
! u, `0 j1 U; \爱?
* c4 m1 B6 l1 M+ K# f' e% o他一准是被气糊涂了,一定是,肯定是,绝对是。" g  C# B6 d' U' X/ g
抱起被子,他就去睡沙发了。5 V" X8 C( q1 s
沙发太软,又太窄,反正害得他一夜没睡着。+ n$ }# W+ U/ i
他从来没有跟人冷战过,从前他与女友,都是合则来,不合则分,绝不会勉强自己,所以更不会冷战。2 g7 o) q; Z, W- K/ R. E
可是现在他知道了什么叫冷战。
% }. H+ N* k1 Y( ]) h* s冷战就是明明在同一个屋檐下偏要视对方如无物。
0 f$ Z: P4 O  K( D, ~% s难度是一点高,尤其还有小海在中间。1 r) ]- N  V5 H5 u
孩子非常敏感,敏感到令他心疼,第二天早餐的时候看到大人的脸色,就知道不对,下楼时在电梯里悄悄问他:“爸爸,你是不是跟妈妈吵架了?”) n8 F8 l2 d/ f! V, ]6 s& c
“没有。”他矢口否认:“只是妈妈心情不好,我们要体谅她。”
& p( B3 Q' I, h' M9 Y; n口是心非,尤其是对着孩子天真无邪的眼睛,说谎真是一种高难度的动作。" t8 U8 p/ |0 r2 @0 V( Y1 W
一家三口还是同进同出,只是她不跟他说话,他也就不跟她说话,这样一僵持就是两个礼拜。6 g! D; o$ s  M1 i" d0 y; s5 ?
到了小海的生日,三个人一块去郊区的森林公园,他负责开车,她抱小海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他们之间还是不说话,连孩子都无精打采,低头只玩着自己的手指,丝毫没有过生日的兴奋,他只好打开CD听歌。2 X' y& E; a" Z( v
车刚刚转过一个急弯,突然对面车道有辆大货车失控,直直朝他们冲过来。
0 c. ?+ M& d5 G4 Y* }他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只本能的踩下刹车,在尖利的刹车声中,庞大的货车车头已经朝他们直冲过来,他本能的斜扑过去护住她与孩子,在巨大的撞击声中,安全气囊嘭嘭的弹涨开来。
1 V1 L2 j) X4 q* m3 \: F- J3 v/ M他一直没有醒,眼皮很沉重,身畔有人一直在哭。
) B5 r7 H: x2 N( _有人抚摸他的脸颊,也许是小海,小手又轻又暖,唤他:“爸爸!爸爸!”+ A+ j+ [: g- ~0 \; Y
也许是母亲,一直伏在他身边嘤嘤的哭,一直哭,一直哭,哭到他厌烦不己,用尽了力气,终于睁开眼睛来,喃喃想说:“好吵!”9 ^  Z/ g* A% v0 Z8 P' b6 W
可是却发不出声音。
( M% }- b9 i3 }2 e% D身体不能动弹,双眼渐渐有了焦距,这才知道是在医院里,医生护士顿时全涌上来,惊喜:“他醒了。”6 ^& m8 H/ P" x3 o: |( f
小海却哇一声哭了:“爸爸!”
3 L" e+ R% o: P0 h/ T8 g% l5 r/ Y原来一直在他身边哭的是她,两只眼睛肿得几乎睁不开,还在哭。
& C4 [/ H3 [" F$ @8 N他很费力气才能说话,护士连忙帮忙移开氧气面罩,他问:“你——哭——难——看……”# m  B% Q  a3 Q
结果她哭得更凶,害得孩子跟她一块儿放声大哭,病房里场面顿时失控,主治医生焦头烂额:“这个……容太太,容先生醒了就渡过危险期了,别哭了,这个是好现像啊,别哭了……你已经哭了一天一夜了……再哭下去身体会受不了的……”
4 Z6 K! j7 C, P  F: W结果母子两个根本不理睬,一直哭得令医生害怕:“容太太,容太太,您别哭了好不好,容先生已经醒过来了……您别哭了啊……”
' I  _" e  v" I) r: f% `& x7 h他们这家医院有容氏的大半股份,老板娘在这里哭得肝肠寸断,主治医生垂头丧气的想,万一她哭晕在这里,他们还要不要混了?
% y" c# v8 R. `容博咧开嘴极力想笑,她的脾气那样倔强,她要哭的时候,谁敢拦住她。
$ k) ?' K+ d& m8 |, q! n9 i5 _最好还是容夫人来,才把她与小海劝出去,他抓紧时机:“结——婚……”3 `7 E" R, O; O
她一边拭泪一边答:“好。”
' }& {6 e9 J  [伤口疼得厉害,他一时撑不住,眼前一黑又晕了。
. [) c( Q- K- \( e- |! O; |在陷入昏迷之前,只听她跟孩子一样,哇一声又哭起来。
& x; F- u) Z3 X7 B; n7 p  M0 Q真要命啊……, e) V5 f* L8 j9 Q& y
不过……幸好这求婚是成功了。0 A* {8 [4 w. D/ P# o  a
他十分欣慰的想。$ v6 k: b+ d  f) g" @+ {' [1 u
总算是大团圆结局。

Rank: 3Rank: 3

UID
525225
积分
221
威望
114 ❤
匪币
1040 枚
好感
15 ℃
贡献
1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2 13:25:1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啊,还以为这里的都要被匪大来贴呢。。。LZ辛苦了。。。估计很难找。。。。:handshake :handshake

Rank: 2

UID
525304
积分
169
威望
232 ❤
匪币
695 枚
好感
32 ℃
贡献
9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2 13:26:2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原帖由 叶暖殇 于 2007-3-12 13:25 发表( u& L3 h4 Z0 x1 f) p
啊,还以为这里的都要被匪大来贴呢。。。LZ辛苦了。。。估计很难找。。。。:handshake :handshake
7 C. D9 T4 ^: n. ]; M
大家来自五湖四海,为了共同的喜好,走到一起来了 呵呵~

匪帮骨干

阮正东,我为你钟情!

Rank: 5Rank: 5

UID
525394
积分
1477
威望
1496 ❤
匪币
8089 枚
好感
15 ℃
贡献
25 ❀
精华
1

冬菇

发表于 2007-3-12 13:34:34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容博真是好福气,又想起阮GG了~555:'(
纵然这世间有风情万种,而我只对你情有独钟~


        

Rank: 3Rank: 3

UID
525225
积分
221
威望
114 ❤
匪币
1040 枚
好感
15 ℃
贡献
1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2 13:36:2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回复 #7 tulip 的帖子

恩 恩  恩~~~:handshake :handshake 么么~~`

Rank: 2

UID
525381
积分
154
威望
153 ❤
匪币
347 枚
好感
70 ℃
贡献
9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2 13:51:5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呵呵,终于看到:lol

Rank: 3Rank: 3

UID
525288
积分
385
威望
393 ❤
匪币
1593 枚
好感
17 ℃
贡献
15 ❀
精华
2
发表于 2007-3-12 16:20:3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看了这么多,只有这篇让我舒心啊!匪大加油:victory: 多做亲妈啊:D
太美好的东西总是留不住,不过总有些幸福是真实的~~

Rank: 2

UID
525304
积分
169
威望
232 ❤
匪币
695 枚
好感
32 ℃
贡献
9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2 16:26:4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小爱妹妹很可爱 呵呵

版主

重返莆田的美猴王

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525127
积分
774
威望
849 ❤
匪币
2462 枚
好感
46 ℃
贡献
38 ❀
精华
2

冬菇

发表于 2007-3-12 16:27:3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黑社会,黑社会呢

Rank: 2

UID
525304
积分
169
威望
232 ❤
匪币
695 枚
好感
32 ℃
贡献
9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2 16:32:3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黑社会的晋江有     大家想看我就转过来  反正是匪匪的小窝   应该可以吧:)

Rank: 1

UID
525402
积分
27
威望
44 ❤
匪币
109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2 16:43:38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总算在这里看见《容博》的全部了,感谢tulip:handshake

Rank: 2

UID
525304
积分
169
威望
232 ❤
匪币
695 枚
好感
32 ℃
贡献
9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2 17:10:20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原帖由 末天 于 2007-3-12 16:43 发表- a  `+ l# [: L7 b4 C
总算在这里看见《容博》的全部了,感谢tulip:handshake

5 e2 _3 \! o" Z+ a6 o6 ]% m( @不要客气拉 大家都是因为喜欢才走到一起的~

管理员

举世无双滴亲妈!

Rank: 12Rank: 12Rank: 12

UID
525119
积分
2446
威望
2361 ❤
匪币
358265 枚
好感
1183 ℃
贡献
214 ❀
精华
7

十周年1 十周年2 5周年 湖北匪徒 摩羯

发表于 2007-3-12 17:18:07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谢谢这位MM,这两天忙得焦头烂额,所以有些文都没来得及搬……

Rank: 2

UID
525375
积分
58
威望
74 ❤
匪币
176 枚
好感
15 ℃
贡献
7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2 17:27:4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这个文章看了几遍了!
/ S# a* j1 M' r! L* d就俩儿字:喜欢!
幸福就是现在拥有的这些平常而真实的日子。

Rank: 1

UID
525248
积分
20
威望
35 ❤
匪币
95 枚
好感
10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2 18:35:38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为什么只有容博幸福呢,而且还要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做匪大的男主都不容易啊!小海好可爱呢!

Rank: 3Rank: 3

UID
525209
积分
292
威望
200 ❤
匪币
540 枚
好感
159 ℃
贡献
17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2 19:06:5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 呵呵 好看!!!!!!!!!!!!!

Rank: 1

UID
525240
积分
28
威望
49 ❤
匪币
168 枚
好感
7 ℃
贡献
5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2 19:09:31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一直没看过前半部分,终于看全了...
我会像一只拖鞋爱另一只拖鞋那样爱你

Rank: 2

UID
525406
积分
80
威望
122 ❤
匪币
131 枚
好感
9 ℃
贡献
7 ❀
精华
0
发表于 2007-3-13 16:15:23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哈,终于看到上半部了,谢谢了

Rank: 4

UID
525593
积分
548
威望
689 ❤
匪币
1521 枚
好感
18 ℃
贡献
15 ❀
精华
0

玄铁

发表于 2007-3-13 17:47:45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谢谢LZ,在匪大的博中看了中、下,一直在找上部,终于在这里看到了。:D :D :D

Rank: 4

UID
525593
积分
548
威望
689 ❤
匪币
1521 枚
好感
18 ℃
贡献
15 ❀
精华
0

玄铁

发表于 2007-3-13 17:51:19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请问还能找到有关老麦的故事吗?我记得在博客中看到但现在找不到了。:o :o

版主

重返莆田的美猴王

Rank: 10Rank: 10Rank: 10

UID
525127
积分
774
威望
849 ❤
匪币
2462 枚
好感
46 ℃
贡献
38 ❀
精华
2

冬菇

发表于 2007-3-13 18:02:12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这里的番外黑社会不就是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匪我思存官网 ( 京ICP备09033787号-1 )  

GMT+8, 2019-2-22 13:12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