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466|回复: 0

[COS] 《东宫》COS by 蒜瓣 [复制链接]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UID
932634
积分
477
威望
466 ❤
匪币
466 枚
好感
261 ℃
贡献
148 ❀
精华
3

十周年1 十周年2

发表于 2017-2-11 10:32:56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匪我思存官网管理员 于 2017-2-11 10:33 编辑
  [8 ?( u' Y7 \$ O% {4 |0 C) N: s# n+ J1 o


0 L+ O# X4 s" D3 n* ?& ?9 q6 P7 r& I


! Z" ~6 H) C8 ?cos正片-东宫
* {$ b: ^% V+ D+ b$ B& L2 @4 ` 我本是西凉国的九公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因为和亲踏上了中原之路。
* |$ Y% g1 n: A. H# @

4 _- A) Z( [# |8 X
9 K8 y7 E% p8 l" D3 y, E

* ]% Y- a* H8 h1 p


$ o- r$ G8 {# C4 z

他是当今太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储君,李承鄞。

他因政治联姻不得已迎娶了异域公主。他有自己的宠妃,赵良娣。

我也有自己的生活,偷溜出宫拦惊马、打恶少、追小偷、送迷路小孩回家,兼且喝酒、逛窑子。

我们本来,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

. |6 e$ ?" R7 m! N7 G* C


& g' b0 A2 j" \& k' d

: a* H. y$ I1 N

我第一回见他,是什么时候呢?

是大婚的晚上。盖头一掀起来,我只觉得眼前一亮,四面烛光亮堂堂的,照着他的脸,他的人。

我想我那时候是喜欢他的,可是他并不喜欢我。因为他掀完盖头,连合卺酒都没有喝,转身就走了。


6 T- Y. |. d& t; o

# H* y2 N  D) x" y0 }


$ R5 W% F( a; \5 G: k

有时候我真有点儿嫉妒赵良娣。倒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嫉妒有人对她这样好。

每当想起在上京举国无亲,孤苦无依,我就格外想家,想我热热闹闹的西凉。

我越想西凉,就越讨厌这冷冷清清的东宫。

1 [$ A/ Y, k! c3 m


' N3 H; X( @  x( ]7 G7 s7 q


4 T9 _# n5 j, X! {! H' H; ~

后来,李承鄞为了护我被刺客刺伤,整个东宫乱作一团。

我痛哭了一场,没有人来劝我。因为所有人都在关切他的伤势,他伤得很重。

9 E3 O7 A8 i9 S6 n4 s


& u2 v% q0 C+ N" f7 z

5 q' b* O- `8 ?6 c' H2 H( B

我只好衣不解带地守在他身边。过了好多天,他终于好了。

本来李承鄞喜欢不喜欢我,我一点儿也不在意,可是经过这次大难,我才觉得其实我是在意的。

现下他活过来了,我盼着他喜欢我。


" L- E; ?5 E. x# V  y( ?" R


* e1 b( J. J1 ]1 a* ~

% _& O& t# Z/ u* s

可是在他心中,只喜欢赵良娣吧?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发过愁。

吃也不想吃,睡也不想睡,每天就呆呆坐在那里。


$ V' f3 k: P. y( t& S* i- q4 M" k7 @- I


/ e  Q* w# t* [5 i: W4 O4 h7 N7 K

$ F5 O, ^$ q* W

后来我被刺客绑架,我听见李承鄞说:“你若是敢伤我妻子半分,我李承鄞穷尽此生,也必碎裂你每一寸皮肉!你立时放了她,我允你此时可以安然离去,言出必行!”

我想我会永远记着他此刻的脸,如果我死了。


! P4 [; j) o% @4 N& J


+ W! F8 X! C1 s

# c: [+ T1 q$ Z! g, P3 b

原来刺客是我的师傅,顾剑。他要带我走,我不同意。

他便说先跟他去一个地方,如果到了那里我还不改变主意,就放我走。

我从来没上过承天门,从来没同李承鄞一起过上元节,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每个上元夜,他都是带赵良娣,在这样高的地方俯瞰上京的十万灯火。

昨天被顾剑抓住时,他曾经那样看着我,他叫我的名字,他折箭起誓。

可仅仅只是一天,他就带着别的女人站在这,若无其事地欣赏着上元的繁华,接受着万民的朝拜。


9 Y. n0 I5 b  [1 q" J' A

8 b& ~! W/ ~1 P


. t: A; J0 S6 {5 n7 K

月色下的上京城,这样繁华这样安宁,可是这里终究不是我的家。

我要回西凉去。我要回家去了。

我积蓄了一点力气,往城西走去。喉咙里像是含了块炭,连呼吸都觉得灼痛。

我气喘吁吁地坐在路边,只想歇一会儿。没想到却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 v+ R# l' p2 o5 Q0 w

- z- F/ K& }9 m


" k5 T) C. [' \& J5 D4 {+ |9 |7 p9 B

记忆中有明灭的光,闪烁着,像是浓雾深处渐渐散开,露出一片虚幻的海市蜃楼。

我忽然,看到我自己。


  R) ~: x8 Q: d* c

: E4 X* g2 e% ?9 q

6 D, O( `: g5 i, s+ L( l4 Q

有狐绥绥,在彼淇梁。心之忧矣,之子无裳。

有狐绥绥,在彼淇厉。心之忧矣,之子无带。

有狐绥绥,在彼淇侧。心之忧矣,之子无服。

8 v; W/ N( o& ]1 f8 [2 E/ C4 P) V, e


$ g8 I+ Z) @; H5 X7 b


. S& \7 L* V+ O

他说他叫顾小五,他与我在沙漠里相识相亲。

他为我斩杀天亘山的白眼狼王。

他和我在草原举办了盛大的婚礼。

他还说,愿意为我捉一百只萤火虫。


. F' k# t2 [" g) W! r5 F

# R3 v$ R& a$ C6 j) Z


7 H* A  [; v  g$ k4 q+ i

想起河边那些萤火虫,从那时起我就下定决心和他永不分离。


/ D0 ?4 _8 T# f9 R) Y


" m$ K- t) B  [; C

. p( V! Q, [; t/ Q& C' P

成亲那天,月氏王举兵来犯,顾小五主动请战,他走得那样匆忙。

我却不知道,他永远不会回来了。

很多很多年后,我在中原的史书上看到关于这一天的记载:

“七月,太子承鄞亲入西域,联月氏诸国,以四十万大军袭突厥, 突厥阖族被屠二十余万,族灭。”


! G# q. a9 S) [( _( E! J

- m4 |# L# R9 P, R  ^' K


; J2 ^$ g9 l2 Q" L0 D/ C

“顾小五是什么人?”

“他根本就不姓顾,他是李承鄞,中原皇帝第五个儿子,也是当今东宫太子。”

5 F* |2 M- i# i9 n) u# K7 V


: n5 Q% P& S9 T& W2 N. C+ F/ j+ S( @
' j4 q* L6 b% ?8 P0 n

我慢慢睁开眼睛,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梦里发生了很可怕的事:

我被顾剑掳去了,然后站在承天门下眼睁睁看着楼上的李承鄞……

最可怕的是,我梦见我早就认识李承鄞,他化名顾小五,屠灭了突厥,逼死了阿娘……父王疯了。

而我被迫跳下忘川,忘记了从前的一切。

这个噩梦真是可怕。

" Q! e* G6 _/ B

( A9 q% v% f2 U5 U


: f: U1 r0 c3 |- Y0 C

从前我喜欢顾小五,忘了一切后,我又喜欢上李承鄞。哪怕他一次次骗我,我竟然还是爱着他。

忘川之水,在于忘情。可为什么我会在忘记一切后,再次爱上他?

这三年来,我们一次次推开对方,可为什么还是走到了今天?

' J  F% k  H, r1 L4 Q9 g. ?$ l' t3 x

: l+ X. |; Q1 r1 ?% Y; z

6 Y& V% V: o* Q

我曾经渴求白头偕老,我曾经以为地久天长,我曾经以为,这就是天神让我眷恋的那个人。8 T0 c% E+ \4 r. }1 n/ h

我们都是孤魂野鬼,我们都不曾活转过来。

在这世间,谁会比谁过得更痛苦?在这世间,遗忘或许比记得更幸福。

1 M. \+ t$ y0 N9 z7 T8 v


  ]/ [/ T& h5 T7 \


2 z2 w) h5 o2 ?

我仿佛看见当初大婚的晚上,他掀起我的盖头。

盖头一掀起来,我只觉眼前一亮,四面烛光亮堂堂的,照着他的脸,他的人。

那个时候,我以为我是第一次见到他。

却不知道,我们早已见过,在西凉苍茫的月色之下。

$ q2 Z! F+ R- o/ h1 w' k+ Y3 L

+ {5 }( w( J% M: {; F  }

* d, Y& I0 d& b  P

我努力对他绽开最后一个笑颜:“我要忘了你,顾小五。”

他凄厉的声音回响在我耳边:“是我……我是……顾小五!”

我知道他终于想起来了,这便是我对他最大的报复。

三年前他主持的那场杀戮,湮尽我们之间的情感,三年后我便以此,斩断我们之间所有的一切。


' P( x. u& m9 a/ P% ^

% _/ \$ ]% H/ Y" h4 w; k1 N1 x! B


5 l- O8 X6 T. J9 x) W: G% j, @2 a# Q

我最后看到的,是他眼底盈然的泪光。

我安然闭上眼睛,在急速坠落中,等待着粉身碎骨。

我知道,我终究是可以回家去了。

8 q3 i0 p  E9 d5 d! a0 Z

: u! _6 ]* F& X2 Z9 C

9 i9 \5 F! x) i

一只狐狸它坐在沙丘上,坐在沙丘上,瞧着月亮。

噫,原来它不是在瞧月亮,是在等放羊归来的姑娘。

一只狐狸它坐在沙丘上,坐在沙丘上,晒着太阳。

噫,原来它不是在晒太阳,是在等骑马路过的姑娘。

3 a2 z/ y( a- v

原来那只狐狸,一只没能等到它要等的那位姑娘。
+ r6 f- Y" Y4 @* L6 ^

1 ?3 I2 N: c6 D8 x: T$ e8 M

% i+ k* `5 z" _5 ~# z$ J, ^

====================================END===================================

$ n/ s, h6 h+ {. P% Q7 W5 h8 }

小枫cn:蒜瓣

妆面/造型:自理
6 N3 }5 \$ C+ t8 n1 `

摄影:核桃

后勤:豆腐 春

( t( f4 i: B/ u0 F# T

这个片子最为满意的就是文案的整理~太有画面感啦qwq
7 }& z; t8 ~: g+ x

片子还是一如既往地拖了很久才发出来,一两年前拍的了TAT

不足之处依然很多,但不少地方也算有所进步

总之,继续加油吧!!


( K7 P" D5 I. c8 Q3 Q- u7 U) j! u8 l6 F3 P. N+ g6 G' o. o1 Q% D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68314904137321#_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匪徒家族

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匪我思存官网 ( 京ICP备09033787号-1 )  

GMT+8, 2018-5-22 16:05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